我是真君心上娇

作者:青草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妲己脑中只剩了一个念头:还是让我死了吧。
      
      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痛痛快快受了杨戬那一枪,也就不会再有之后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她生无可恋地瘫在床上,看着头顶的夜明珠。
      
      心好累,她都不想去问自己为什么又被杀了一遍,而这里又是哪里,是谁救了她。
      
      她只觉得身上好疼啊。
      
      真的好疼啊。
      
      我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会遇到这种血霉啊!
      
      门被推开,两只小草精走进来,“哎呀”叫了一声。
      
      妲己内心毫无波动。
      
      “她醒了!”一只说。
      
      “我看得见!”另一只道,“你去查查她伤怎么样了!”
      
      妲己:“……”
      
      打头的小草精便跑到她床边,伸手摸了摸她的腹部。
      
      “好多了呢!”它高兴道,“你不要担心,在这里好好养伤!”
      
      妲己有气无力道:“……如果我没记错,你们之前对我不是这个态度吧?”
      
      两只草精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声音清脆的那个答道:“反正,真君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喔,果然是脑残粉。
      
      话说回来了,又是真君救的她?
      
      “你们真君呢?”
      
      小草精正色:“你冷静一点,不要乱动,你现在不能见他。”
      
      妲己:……我什么时候乱动了我想动还没力气动呢。
      
      另一只接话:“真君现在很忙。”
      
      “嗯,确实很忙。”
      
      “三太子太凶了!”
      
      “嗯,确实好凶!”
      
      妲己:“……”
      
      “三太子……是哪个?”她迟疑道,“哪吒?”
      
      “对啊对啊。”
      
      “这关他什么事?”妲己不解。
      
      小草精们对视一眼,想了想,还是简明扼要地说道:“三太子想杀你,真君不让。”
      
      妲己恍然大悟。
      
      她就说当时怎么好端端地在路上晃悠就被一个东西给套住了,还没反应过来又被一枪洞穿,搞了半天,是哪吒想要她的命。
      
      她看着两个草精:“你们知道哪吒为什么想杀我吗?”
      
      小草精们摇头:“不知道呀。”
      
      妲己:“那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草精们继续摇头:“不知道呀。”
      
      妲己:“……”
      
      以她的经验来看,她多半是被哪吒发现了还苟在人世,若非杨戬出面阻止,她就真的要一命呜呼了。
      
      想到这儿,又不禁悲从中来。
      
      这天底下那么多人想杀她,杨戬还能替她一一解决不成!
      
      她拉住小草精,严肃道:“你们知道怎么才能让自己死得最快吗?”
      
      小草精想了想:“自毁元神?”
      
      “怎么毁?”
      
      小草精:“就……就动用内力毁啊!我傻吗还演示给你看!”
      
      妲己:“……”
      
      算了,这种和内力啊,修为啊,法术啊之类搭边的东西,她都是一窍不通。
      
      “那烦请转告一下你们家真君,不必为我费心了。”她一脸看破红尘、超脱世外的样子,“我已经看淡生死,彻底佛了。与其活在追杀中,还不如死了痛快。”
      
      两只小草精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佛是什么?”
      
      “好像是西方佛教!”
      
      “啊,我还以为她是属于截教的?怎么会是佛教?”
      
      “不知道诶,但真君是阐教门人,和佛教也不是一路的呀!”
      
      妲己:“……”
      
      它们小声讨论了一会儿,然后嘱咐妲己好好躺着,便出了门。
      
      -
      
      “杨戬,你是不是疯了!”哪吒气急败坏,连二哥都不喊了。
      
      “我说过了,她不是妲己!”杨戬拧眉。
      
      哪吒刺下的那一枪直奔她丹田而去,枪尖又酝着法力,若不是他及时握住了哪吒的手腕,让火尖枪偏了方向,怕是她体内的元丹就该碎了。
      
      元丹一碎,修为尽毁。
      
      “她如何不是!那么大的尾巴你看不见?”哪吒恼怒道,“你该不会也被她迷了心窍吧?这种欺上瞒下的事情也敢做?亏我一直以为你端正自持!”
      
      杨戬头疼地揉了揉额角。
      
      “她若真的是那九尾狐狸精,岂会乖乖束手就擒?”杨戬道,“我同你说了多少遍了,她是意外附身的一缕游魂!或许同那狐狸精有什么牵扯,所以才会不自觉地上了身,但是无论如何,能被夺舍,就说明那原本的狐狸精已经死了!既然已死,那又何必对着一个换了芯子的躯壳追究不放。”
      
      哪吒愣了一下,紧紧抿起嘴角。
      
      当时匆忙,他没有把那狐妖的反应放在心上,现在回想起来,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大妖怪,她的反应确实未免太过迟钝。
      
      “你说那狐狸精已经死了,又是什么时候死的?”他不甘心地追问道。
      
      “我不清楚。但我猜想……”杨戬沉声道,“是在斩妖台上,我过去监斩之前。”
      
      当时军士向他告状说:“这狐妖诡计多端,多次意图引诱我等!方才还装晕呢!”
      
      装晕这种伎俩对他们来说未免太可笑,所以很有可能,当时她的表现并非装晕,而是狐狸精元神破灭、游魂入主之际,身体短暂的失控状态。
      
      “太好笑了!行刑都没行刑,她元神哪会破灭!”哪吒对这种推测嗤之以鼻。
      
      “或许是自毁元神。”
      
      “怎么可能?”哪吒轻哼,“她要是想死,早就死了,何必等到了斩妖台上再死?况且我听说将士们多有被她迷惑下不去手,可见她并不想死。”
      
      “你说的不错,她当时的确不想死。”杨戬缓缓道,“那时还是雷震子监斩,他镇不住场,便换了我去。或许是听说由我监斩,她……”
      
      哪吒瞪大眼睛:“你难道想说,她听说是你监斩,所以觉得自己肯定跑不掉了,所以自毁元神?”
      
      杨戬点了点头。
      
      哪吒大笑起来:“太荒谬了,就算你的大名颇具威慑力,也不至于让她一个千年大妖吓到自绝吧?”
      
      “她不是吓的。”杨戬缓缓道,“她是怕我用其他手段报复她,令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所以才自毁了元神,给自己留了点颜面。”
      
      “……?”哪吒觉得自己仿佛嗅到了什么奇怪的气息,“报复?”
      
      杨戬冷淡道:“总之,现在的那个女人,并不是你要找的狐狸精。”
      
      哪吒:“你给我回来!什么叫报复?”
      
      “够了。”杨戬说,“你应当知道,我不是糊涂的人,更不可能包庇谁。她真的不是你要找的妲己。这件事你就烂在心里吧。”
      
      哪吒此刻差不多冷静下来了,他虽然很想相信杨戬,但仍然心存怀疑。
      
      “你和那狐狸精之前认识?”他琢磨道。
      
      杨戬:“剩下的酒你全拿走吧,以后不要再提此事。现在的她只是个无辜路人,你也不是什么心狠手辣之人,不如放过她。”
      
      听他这样说,哪吒觉得更诡异了:“你和狐狸精真的认识?”
      
      “哪吒!”杨戬隐隐动怒,“我同她先前有私怨,这样你满意了吗?”
      
      哪吒:“……”
      
      “这天下,除了那些被她害死、因她受罪的人,最想杀她的,当是我。”他冷笑一声,“她自毁元神,就是怕落在我手里。但如今……那皮囊之下换了个魂魄,我若再动手,就是枉断了无辜性命,你可懂?”
      
      哪吒:“……”
      
      周围的空气突然变得好冷怎么回事。
      
      杨戬从未在他面前露出过这般令人胆寒的表情,他当即决定信任这位与自己上过战场出生入死的杨二哥,并且会意地再不多问一句。
      
      临走时,他拎着最后两坛酒,为难道:“可是……全天下都知道妲己已经死了,她能被我发现,自然也可能被别人发现,你又能瞒多久呢?”
      
      杨戬垂眼:“我自会找到办法的。你只要保守秘密就好。”
      
      哪吒叹了口气。
      
      他这杨二哥啊,平时看着挺冷挺不好接近的一个人,尤其是在战场上,时常让哪吒觉得他就是天生的无情战神,但有时候,他又偏偏很好相处,对为数不多的朋友们赤忱以待,重情重义。就连一个素不相识的魂魄披着仇人的壳站在面前,他都能产生恻隐之心,让哪吒觉得委实是一言难尽。
      
      算啦,算啦,反正也不关他的事。
      
      哪吒摆了摆手,离开了真君府。
      
      哪吒一走,两只小草精立刻蹦到了杨戬面前。
      
      “真君真君!那个妖精说不想活了!”
      
      “真君真君!那个妖精是佛教中人!”
      
      杨戬:“……?”
      
      他皱了皱眉,快步往后院走去。
      
      他推开门,看见床上的妲己正一脸空洞地发呆。
      
      “你……”他突然不知该如何称呼她。
      
      妲己转过眼来,一声幽幽长叹:“真君啊,你不该救我的。”
      
      他怔了一下:“为何?”
      
      “这世上想要我死的人太多了,我又没那个精力一个个去澄清。唉,也是我倒霉,怎么就穿进了这么个身体呢……”她喃喃,“你不如给我个痛快吧,也免得被人发现,让你背个包庇之名。”
      
      “不。”杨戬拒绝,“我从不滥杀无辜。”
      
      “我自愿的,不是滥杀,也不无辜。”
      
      杨戬没有和她掰扯这个话题,转而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妲己眨了眨眼,无奈道:“我不记得了。我觉得……我伤了脑子。”
      
      “那你还记得什么?”
      
      “记得一些零碎的东西吧……反正我本来不属于这个世界,也从未想过世上居然真的有神仙妖魔这种东西。”她说,“我觉得你把我杀了,我搞不好还能回到原本的世界呢。”
      
      杨戬:“此举太轻率,不可。”
      
      妲己:“那好吧,既然你不想动手,那你有没有什么锋利点的东西,让我自尽一下?”
      
      杨戬:“……”
      
      他发现,面对她,他的心情好像总是很复杂。
      
      “只杀死凡身是没有用的。”他平静道,“你的元神和魂魄还在,需要用法术解决。”
      
      她呆了呆:“那你们在斩仙台上砍头是为了什么?”
      
      杨戬:“为了形式。”
      
      妲己:“……”
      
      我靠。
      
      杨戬问:“你现在感觉如何?”
      
      妲己奄奄一息道:“很疼。”
      
      “我并不精通医术,火尖枪的伤没法彻底治好,你只能慢慢养伤了。”杨戬说道,“哪吒那边我已经说通了,无须担心。”
      
      妲己不语。
      
      “你是我决定要留下来的,所以我会为你的伤负责,这你不必介怀。”他拢起袖子,道,“你想死,无非是觉得自己空有一身修为却不会用,还没法像个普通凡人一样活着吧。”
      
      妲己轻轻嗯了一声。
      
      “待你伤好,我会教你。”
      
      妲己愣了几秒,才终于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震惊道:“你、你教我?”
      
      “嗯。”
      
      “你亲自教我?”
      
      “不然呢?在你还未掌握自保技能前,越多的人知道你,你就越危险。”
      
      妲己咬住嘴唇。
      
      这这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圣父?
      
      糟了,是路人粉转粉的感觉!
      
      她定定地看着杨戬,觉得他整个人英俊到发光。
      
      “你、你不会觉得我鸠占鹊巢吗?”她小声道,“不必替她去死,却能占用她的修为。这是不是……不大公平?”
      
      杨戬默了默,说:“其实,师叔曾卜过一卦,卦象说你与那狐狸精有所牵扯。”
      
      妲己茫然:“什么意思?”
      
      “我最开始不信你说的话,也是因为你的魂魄和肉身融合得太好,要知道刚夺舍的时候,两者的关系是很不稳定的。但如果你真和那狐狸精有所牵扯,那么魂魄和肉身融合完美,也算是有理可依了。”
      
      妲己:“我还是没懂。”
      
      杨戬:“……”
      
      杨戬:“简而言之,就是你和那九尾狐狸精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你可以把附身于她当做是命中注定的缘分,不必想太多。”
      
      “啊……”妲己眨了眨眼,“可是我压根就不认识她啊。”
      
      难道前世看过的传奇故事也算吗?那能和她产生关系的人可多了去了。
      
      “你既然笃定自己与她素不相识,那不妨留待以后慢慢查探。”杨戬说,“正好此事过于玄妙,我也有探究之意。”顿了顿,他问道,“对了,你是佛门中人吗?”
      
      “啊?我不信佛啊。”
      
      “那为何……”
      
      “喔你说那个!”妲己想起来那两个小草精了,“他们听错了。我是说,我‘服’了,不是我‘佛’了。”她随口胡扯。
      
      杨戬:“……哦。”
      
      他看了看脸色苍白的妲己,不由道:“养伤约莫得有些日子,你有需要,就和草一草二说,它们还小,未定性别,你大可放心。”
      
      妲己:“……”
      
      这一句话里,槽点怎么那么多呢?
      
      “我时常不在府上,但我会尽量抽空回来看你。”杨戬道。
      
      妲己:“……”
      
      她真诚问道:“真君,敢问您有过心仪的女子吗?”
      
      杨戬:“……”
      
      看这样子就知道没有!应该是觉得单身这么久太丢脸了!
      
      妲己连忙道:“我并无他意,我是怕你我男女有别,万一被人发现,就算我现在顶着个普通人的面貌,那影响也不太好……”
      
      “不必担心。”他硬邦邦地说,“我不在的时候,真君府不留客。”
      
      “哦。”
      
      其实她刚才那个问题,是觉得他那些关怀之举太像撩妹了,情不自禁地就怀疑起他是不是有过类似经验。
      
      事实证明,果然是她想多了。
      
      男神怎么可能谈过恋爱呢!一定是自己粉丝滤镜太重了,看什么都像暧昧!
      
      临走前,杨戬问她:“你既然不是妲己,又不记得自己的本名,不如重新取一个,也方便称呼。”
      
      她想了想,却另外反问:“如今世上,有几个九尾狐狸精?”
      
      杨戬愣了一下,回答:“九尾难出,千年修为更是不易,现在全天下只你一个。”
      
      她深吸一口气,说:“既然全天下只我一个,那改名换姓还有什么意思……实不相瞒,我挺喜欢妲己这个名字的。”
      
      她说的是真话。
      
      她不喜欢那狐狸精,却莫名很喜欢这原主的名字。
      
      杨戬皱眉:“你还想用这个名字?”
      
      “反正也就你喊喊,无所谓了。我身份特殊,被人看出来不好,所以以后肯定也不能交朋友,那还要名字干什么呢?”她说,“你应该也喊习惯了吧,不用改了。”
      
      杨戬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她斜睨过去:“难道你想帮我起?算了吧。”
      
      就他那个“草一”“草二”的起名水平,她还是不抱希望了。
      
      杨戬沉默半晌,最终点了点头:“你休息吧,我走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