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乖乖

作者:君子阿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教室里闹出的动静太大,周泽磊一旁的兄弟惊住,被男生狠戾的架势吓到。

      沈清野没停手,紧跟着又是一拳直接砸得他偏过头去。

      张泽磊的脑子嗡嗡作响,被人打得压根没缓过劲,他吃痛地捂着太阳穴,鼻血瞬间涌了出来,他下意识一抹,脸上多了道血痕。

      看到有人鲜血直流,周围的学生目瞪口呆,还有女生大声尖叫。

      唐苗被眼前的状况吓住,半晌她猛地站起来,急急去拦沈清野。

      张泽磊周围的几个人坐不住了。

      有人居然打了张泽磊!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

      “我操.你妈!”张泽磊吼了一声,一脚踹开桌子冲了过来。

      沈清野眉眼沉沉,就在张泽磊扬手的时候,他勾住脚下的椅子用力踢过去。

      尖锐的刺啦一声,椅子重重地撞向周泽磊的小腿,张泽磊疼得闷哼一声,顾不得太多,他气急败坏地抓起桌上的水杯朝沈清野砸过去。

      唐苗颤抖着扑过去挡在沈清野身前,她吓得闭眼,等着水杯砸在她头上。

      顶多开朵花,她不怕的。

      几乎是同一时间,身后的少年低头,长臂环着她的腰际往后一带,力道极重。

      唐苗猝不及防地撞向他的胸膛,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少年身上清冽好闻的薄荷味一点一点刺激着她的感官。

      沈清野冷沉着脸将怀里的人护住,“咣”得一声响,玻璃水杯重重地擦过他的眼角。

      那一刻,唐苗的呼吸停了一瞬,她张了张唇,说不出话来。

      张泽磊的兄弟上前将两人团团围住,“你他妈谁啊,敢跟我们磊哥动手!”

      教室里静得出奇,被这一幕惊呆,势单力薄的两个人很可能要被群殴啊!

      张泽磊忙着止血,有人率先出头,蛮横地上前挥拳过去,沈清野推开唐苗,举起手臂挡了一下。

      唐苗踉跄着后退一步,她急忙看向沈清野,少年眼角一道明显的红痕。

      “你们在干什么!”教室里忽然传来一道严厉的声音,两名监考老师拿着试卷进来,一眼便看到横七竖八的桌子,倒地的椅子,还有一群气势汹汹准备干架的少年。

      一看到老师来了,围观的学生兔子似的蹿到自己的座位上,几个男生握着的拳头松开,不情不愿地停住。

      距离考试还有五分钟,看到这混乱的场面,一名男老师气得将试卷重重扔在讲桌上,“反了你们,这是考场!要打架的都给我滚出去!”

      张泽磊用纸堵住冒血的鼻子,目光阴狠地看向沈清野,眼底的怒意如一团火,他还是忍下了,带着身边的人走出教室。

      沈清野眼尾轻挑,眉目冷冽地扯了扯嘴角。

      唐苗的心直接卡在了嗓子眼,见沈清野也要出去,她急忙跟上去,指尖颤抖着去拉他的衣角。

      注意到身后的女孩,眉眼冷冽的少年回头,漆黑剔透的眼看她,薄唇动了动,声音低得只有唐苗能听见。

      他说:“回去。”

      唐苗愣住,面前的少年抽回衣角,头也不回地出了教室。

      那名女的监考认识唐苗,一看这架势,她皱眉拍了拍讲桌,“没事的人都坐到自己的位置上!马上要考试了。”

      唐苗咬了咬唇,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却在拿到试卷的时候,悄悄红了眼眶。

      因为是全市统考,考场居然出现这样的事情,高一的年纪主任听到这事立马取消了几人的考试资格,顺便将人叫到办公室批评教育。

      两个小时的英语考试,唐苗生平第一次飞速答完题,四十分钟交卷。

      监考老师收到试卷的时候也跟着愣了一下,她看了眼唐苗的试卷,皱了皱眉:“还不到一个小时,再去检查一遍。”

      面前的女孩抱着两个书包,手里拿着一件校服,她低下头抿了抿唇:“老师我肚子疼,想回家。”

      知道女孩在撒谎,老师看了唐苗一眼,皱了皱眉头放她离开。

      从考场出来,学校里出奇的安静,大多数人还在考试,唐苗先摸去了操场,只看到寥寥几个男生在打篮球。

      在操场转了一圈没看到人,唐苗的心忽的一沉,她掉头,朝年级主任的办公室走。

      三楼拐角的办公室,门紧闭。

      唐苗抱着书包做贼似的,趴在门口偷听。

      里面传来王主任的声音:“你们跟我拽什么拽,不想念的趁早给我滚蛋!”

      “检讨写不完,今天别回家!”

      “你再瞪我一下!明天把家长叫来!”

      .....

      猜测沈清野就在里面,唐苗小心翼翼地踮起脚尖,果然看到他的后脑勺。

      里面的男生都站着,像在写检讨。

      王主任气红了脸,背着手在几人身后踱着步,余光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晃。

      他警惕地抬头,便看见门上的窗户那,探出半颗毛茸茸的脑袋。

      唐苗只露出俩眼睛,本来想看得仔细一点,寂静中却与王主任四目相对。

      里面的人大步朝门这边走过来,唐苗的心咯噔一跳,抱着书包落荒而逃。

      王主任开门的时候,唐苗喘着粗气贴着拐角的墙壁,吓得心脏差点停跳。

      听到门再次关上的声音,吓破胆的唐苗有些腿软地往上爬去了六楼。

      她靠坐在楼梯口,那个位置可以看到教导主任的办公室,她要等着沈清野写完检讨出来。

      直到考试结束的铃声响了,那扇门也没开。

      唐苗沮丧地耷拉着脑袋,慢吞吞地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法式小面包。

      她掰了一小半塞进嘴里,一想到沈清野这会还在办公室里,唐苗鼓着的腮帮子不动了,有点难过。

      沈清野因为她而被取消了考试资格,这会还要饿着肚子写检讨。

      唐苗眼眶一热,良心不安地把剩下的半块小面包收好。

      她要陪着沈清野一起饿肚子。

      又是半小时过去,唐苗坐在台阶上,屁股已经发麻。

      忽然,她的头顶传来一道声音,清冽悦耳。

      “等了多久?”

      视线里多出一双白色的运动鞋,唐苗唰地抬头,面前的少年正低头看她,那张白皙清隽的脸神情淡淡。

      看到女孩微红的眼眶,沈清野微怔,眉头轻蹙,她肯定等了很久。

      “起来。”他压着嗓子,声音有些沙哑。

      等的人终于出现,唐苗吸了吸鼻子,准备起身,因为坐太久,她的腿脚发麻,根本使不上力。

      她急得皱眉:“脚麻,站不起来。”

      沈清野薄唇抿紧,心尖微动,他伸出手,像抱小孩似的,抱着她起身。

      唐苗的脚全麻,整个人的重心直接落在他身上。

      沈清野手臂用力,稳稳地扶住她。

      面前的少年垂眸看她,忽而笑了:“看到我这么激动?”

      唐苗脸蓦地一红,有些窘迫地推开他,“你怎么现在才出来啊。”

      沈清野松开她,眼睑微垂,长而密的睫毛覆盖下来。

      他的声音沉沉的,“你吃了多少?”

      唐苗扬起眼睛看着他:“唔?”

      他在说什么。

      沈清野深吸了口气,抬手,温凉的指尖蹭过她的嘴角,缓声道:“面包屑。”

      唐苗僵了僵,连忙伸手擦了擦嘴角,瓷白的小脸瞬间红了,粉晕一直蔓延到了耳朵根。

      “我、我就吃了半块面包啊......”

      沈清野唇角微动,弯出一抹浅浅的笑痕。

      静了半晌,唐苗抬眸,急忙去看沈清野的眼角。

      果然,那道泛紫的伤痕在他干净白皙的皮肤上,显得尤为突兀。

      她眉头拧在一块,懊恼地张了张唇,不等唐苗说话,沈清野接过她手中的书包和校服,双眸幽暗平静:“走吧,回家。”

      -

      回去的路上,唐苗依旧坐在后座,破旧的自行车每走一段路都会吱呀吱呀地响。

      身前的少年脖颈修长,脊背挺直,唐苗默默盯着沈清野的后脑勺看了半晌,还是没忍住,她偏着脑袋看他,小心翼翼地询问:“沈清野,你的伤还疼吗?”

      过了会,她听到沈清野冷冷淡淡的语调:“不疼。”

      一想到那个笨重的玻璃水杯,砸在太阳穴的位置,不疼才怪。

      唐苗抿了抿唇,还是不大放心:“我担心你脑震荡。”

      身前的少年没再说话,路过一个坑洼,唐苗垂着眼,下意识抓紧他的衣角。

      “沈清野,我要下去。”女孩开口。

      沈清野的头微偏,声音低沉:“别闹。”

      唐苗抿着唇,仰头看向沈清野,格外坚定:“我要下去。”

      说着,她伸手,捣乱似的在他精壮的腰际一顿戳。

      沈清野先是没有抵抗,任由她折腾,直到自行车不稳得晃了几下,他皱眉,立马扣住女孩那只为非作歹的手。

      自行车终于停下,后座的唐苗挣开他的手,蹦了下来,沈清野黑着脸回头,便见穿着蓝白校服的女孩像阵风似的,跑回到马路对面。

      “永康大药房”四个字,亮起了灯。

      沈清野眸光一滞,薄唇动了动,本来想叫她回来的话瞬间咽了下去。

      胸腔的某处沉闷的跳动,在夏末微凉的夜里悄无声息。

      很快,女孩拎着一个塑料袋出来,站在马路的对面,笑眯眯地朝他挥手。

      沈清野站在原地没动,一双漆黑剔透的眼静静看着她,女孩逆着光朝他的方向跑过来,眉眼弯起的轮廓竟让他的心尖有些发麻。

      唐苗拎着手里的药,看到不远处有长椅,于是拽着静止不动的沈清野过去。

      “你等等啊,先把这个药膏涂了。”

      面前的女孩低头,在塑料袋里翻找。

      沈清野垂眸看她,黑如鸦羽的睫毛覆盖下来,他顿了顿,叫她的名字:“唐苗。”

      唐苗抬头,眨巴着眼看他:“干什么啊?”

      女孩的声音很轻,软软的尾音上扬,更像一种没有杀伤力的武器。

      沈清野深吸了一口气,语速很慢:“为什么买药。”

      唐苗愣了愣,脸上的情绪慢慢收敛,声音闷闷地,满是自责:“脑震荡也是一种脑损伤,不喝药会有后遗症的。”

      唐苗笃定,那个水杯先砸到了他的脑袋,再从眼角擦过去的。

      沈清野明显愣了一下,接着笑了,开口:“所以呢?”

      唐苗忙殷勤地将袋子里的药推给他,“大夫说了,这个吡拉西坦片是用来喝的,这个是用来涂的。”

      说着,女孩将一盒药膏递给他,澄澈的鹿眼明媚生动。

      沈清野看着她,唇角不知不觉间噙着抹淡淡的笑意,他慢慢倾身朝她靠过去。

      两人的距离倏地拉近,轻浅的呼吸交融,少年身上冷冽好闻的薄荷味让她愣了一下。

      唐苗咽了咽口水,偏过脑袋,下意识地往后躲了躲。

      “说、说话的时候能别靠这么近吗......”

      只听面前的人轻呵了声,沈清野眉骨轻抬,把她的头转过来,让她看着他,语气莫名带了点笑意:“我就是让你看看,我伤得重不重。”

      唐苗一囧,有些鄙视自己的思想不纯洁,沈清野倒是坦然,他凑过去,在她面前侧过头,露出他眼角受伤的位置。

      不得不说,沈清野的长相非常标致,褶皱极深的双眼皮,鼻梁挺翘,薄唇抿着,侧脸的轮廓利落分明。

      近距离看到他的伤口,又红又肿还冒着血丝。

      唐苗愧疚地盯着他的伤口,唇角下拉,一脸悲怆。

      她小心翼翼地询问:“是不是很疼?”

      问完唐苗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这点皮肉伤沈清野根本就没放在眼里,疼得估计是断了鼻梁的那位。

      看到女孩眉头纠结,万分悔恨的神情,沈清野抿唇,嗯了一声,嗓音低低缠上来:“很疼。”

      语落,唐苗毁得肠子都青了,她忙拆了药膏递给他,“赶紧把药抹了,要不然时间太长会感染。”

      沈清野唇角弯了弯,尾音轻扬,“你帮我,我看不见。”

      他说的认真,即使淡笑着,唐苗也信了。

      “那你别动啊,我慢慢涂,要是疼就吱一声。”

      说着,唐苗用棉签沾了药膏凑过去,动作很轻地一点一点落在他伤口上。

      两人的距离再次贴近,女孩身上传来一股恬淡的薰衣草味,慢慢地融进清冽的薄荷中,沈清野敛眉,心跳声如雷。

      伴随着眼角的痛觉,女孩浅浅的呼吸像羽毛似的,掠过他的皮肤,沈清野慢慢抿紧了唇,喉结滚了滚,心头异样又熟悉的感觉再次袭来,他闭了闭眼,握紧的手泛着青白。

      时隔三年,沈清野不敢忘,唐苗那天红着眼对他说过的话。

      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这不是她解释的玩笑话,他很清楚地知道,唐苗怕了。

      他第一次将阴暗偏执的一面暴露,只是冰山一角,她便落荒而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素个小变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