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盛唐种牡丹

作者:又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秋院

      叶奴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道:“这是什么酒?”顾越道:“这叫乾和……诶,你额头怎么回事?”叶奴道:“不小心磕碰的,不打紧。”
      
      顾越又仔细地打量过一眼,站起来到柜子旁,七翻八找,找出一个小盒子:“喏,隔壁张郎配的偏方,用了你们岭南的鲸油,祛疤的,拿去抹一抹。”
      
      叶奴打开,看见里面是白花花的一团软膏:“你平时抹了这个,皮肤才这么好吗?”顾越咳了一咳:“我没用过。”叶奴笑道:“好,那我且试它一试。”
      
      他没说,其实他舍不得,长安最是繁华,却也最是等级森严,自己一去秋院,今后这样共处一室的时光就很难再有。
      
      叶奴把所有的土烙都留下,临走时交代道:“这些放到年底都不会馊味,下次发月钱,我请你吃好些的酒菜。”顾越闷了一口酒,没说话。叶奴又追问:“你怎么,嫌弃我的?”顾越回过神,摆了摆手:“怎么会,我会常去秋院看你,等你能弹琵琶曲,再请我吃酒不迟。”叶奴道:“一言为定。”
      
      秋院,集贤阁,双进的阁门,镂空雕刻忍冬纹案的轩窗,东西两偏房各摆有用于陈放私人物件的红木格子柜,屏风之后是三丈长的横榻,榻上有十铺。
      
      头夜,因新人不熟悉细碎,署里不灭烛盏,叶奴和贺连把铺位搬到一处,与几位同舍的早几年的师兄谈起心来,大多说的是家里的境况以及各自的经历。
      
      才知道,冬夏两院均为习乐之地,区别是冬院的乐伎先得练习基本功,经过太常寺的考核,才能进入夏院,学习诸如坐立二部伎的大曲,在这之后,若出类拔萃,礼仪得体,得到乐正的推荐,方可被安排去宫中奏乐。
      
      几位师兄中,年纪最大的许阔有二十六,通习龟兹曲,擅长打拍板,却仍没有通过考核。他祖上原本就是前朝乐户,因此也不求闻达,只想早日娶妻生子。
      
      还有一位奇人叫孟月,传言是某位王爷的私生子,主攻清乐,擅吹笙,不仅笙音如泣如诉,催人泪下,自己也成天孤芳自赏,酸不溜秋,见人就挖苦。
      
      贺连说,自己偏好吴音,曾经练过音声气息,只是后来嫌弃太苦太累,没有坚持。孟月就笑他,美姿容,善歌舞,并非好事,还是别学称心为好。
      
      叶奴和贺连听完,瑟瑟发抖,其实哪个又不是命如草芥,谁的身世也不比谁强,大家就这么你一言我一句的,直至戌时三刻,突然,外面的门响了三声。
      
      紧接着,榻上塌下的,全都收拾起自己的粗糙模样。叶奴道:“这么晚了,是谁?”孟月一笑,转过身,对着镜子照了照容貌:“还能是谁,月照红尘路,春篮家书长。”贺连耸肩膀,酸得鸡皮疙瘩起一身。
      
      许阔穿好了打底的白襦裙,回头见新人不知规矩,才解释道:“是顾郎,他每月都来秋院替我们和家里捎信,也能办些琐碎的事。”叶奴眸中一亮:“顾郎?”
      
      几人议论间,顾越已经进门,一袭素衫,左手秉火烛,右手提着盛放笔墨纸砚的竹篮子。叶奴就光着脚,笑道:“顾郎,我想你。”顾越放下篮子,在案前铺开纸页:“怎么不穿鞋,你过得还惯吗?”叶奴点头。顾越道:“帮我研磨。”
      
      许阔和孟月眨巴眨巴眼,下巴都要惊得掉地,随后,大家簇拥过来,先在竹篮子里找自家的信,不识字的找识字的念,念完之后,按顺序请顾越代笔回信。
      
      笔墨自然属于署里,而信纸就比较讲究,用的是经过均匀涂蜡和砑光的硬黄纸,看起来光泽莹润,且质地密实,不易损烂,绝非一般公署用的染黄纸。
      
      叶奴挤在最里面那圈,心想原来这就是孟月口中的“春篮家书长”,其中不光是家书,还有给教坊女伎的情书,甚至连禁忌的期约朝中官员春游的书信都有。
      
      集贤阁是个没有秘密的地方,大家乐同乐,苦同苦。下笔前,根据每个人的实际情况,顾越都会做适当的询问和修改,一旦文思成,连起墨绝不停顿。
      
      除此之外,还有人要托着办事的,譬如许阔,就想要一本春宫……反正不管邪的还是正的,当然大部分都是邪的,顾越都会很淡定地记在一本册簿上。
      
      叶奴托着腮,感叹这得背住多少人情世故,突然面前飞过墨汁。顾越怔住,呀了一声。叶奴道:“什么?”顾越笑了笑,索性在他的额头上涂画了一朵团花。
      
      旁人说传神,叶奴脸沉。顾越道:“你要不要也写一封家书?”叶奴回头看看,除了贺连和孟月两三个不书信,其他人似乎都已经轮完。
      
      “可是我家在岭南乡下,即使一路骑驴,来回也得要两个月,你写了这些,去哪里递送?”叶奴道,“就算递到,阿爹阿娘不识字,也不知何日才会回。”
      
      顾越道:“你信我,天涯海角都能递到,十载八年回信不丢。”叶奴脱口而出:“不必,你要帮我写,就只帮我一个人写。”顾越看他一眼,没多问,低头开始收拾篮子:“一封家书抵万金,岂是与我负气?这叫什么话。”
      
      叶奴一阵羞窘,要去擦额头上的花,却看到许阔去偏房的柜子里取来了三贯通宝钱。顾越自然地接过,一句没解释,塞进篮子下面挂的布袋里,飘身而去。
      
      这下子,各自钻各自的被窝,贺连摆出商户精明的模样,开始算账。统共是六封信,如何生生要了三贯通宝钱?有人还没写,怎么用的是集贤阁的公钱?
      
      “人呐,谁不遇十难八难?若没交这点钱,咱指不定受多少欺负呢。”许阔吹灭烛盏,娴熟地摸上榻,说道,“‘月照红尘路’,你们早晚会知道滋味的。”
      
      前年,许爹大病,许阔几人私自去崇仁坊卖艺赚钱,不想被崔立得知,只给两条路,一条是打死,一条是交钱,情急之下,顾越先是把此事捅到太常寺,钳住崔立,然后通融几家乐坊销账,给他们开了第三条路。
      
      得知这些,叶奴才打听到,两京流外吏在外经商的很多,顾越不仅在春院办差,还在皇城东门外的永昌坊中,开着一家名叫顾十八的茶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发点童年回忆的糖。
    《旧唐书》卷44《职宫三》记太乐署:令一人,从七品下,丞一人,从八品下。府三人,史六人。乐正八人,从九品下。典事八人,掌固八人,文武二舞郎一百四十人。
    简单来说,乐正是老师,协律郎是纪律委员,都是乐官
    乐工则包括文、武二舞郎和散乐成员。散乐成员从地方州县抽调而来,凡被征调者,名字皆被载入太常寺户簿,以服役形式参加培训与表演。
    所以,苏安和贺连的身份,在轻外重内的当时有一定的代表性,类似于,农村人口迁徙城市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