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盛唐种牡丹

作者:又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国色

      “那日曲江,娘娘为一曲琵琶停船靠岸,苏公子在万花丛中叩首,笑着罚顾郎,也不知道顾郎这琵琶学得如何,何时能曲成献给圣人?”
      
      牡丹坊堂中香烟缭绕,琵琶声起,雅间里,一方紫檀几案摆在铺软毡的榻上,四面屏风围拢,白帛画的是手执马球棍的一代战神平阳郡公。顾越和王庭甫合伙招待着幽州进奏院官吴定和信安郡王的郎子李峘,泡了茶水。
      
      待到《相逢乐》散序的间歇,顾越放下杯,回王庭甫道:“宫里的曲,若非是苏公子今夜把它偷出来,你我且赏不得,莫说学琵琶。”王庭甫道:“好,什么都好,只是茶太难喝,有酒或者羊奶么?”顾越道:“没有。”
      
      “都说在礼部待过的人,出来讲究,今日算见识了。”吴定满面红光,身穿精致鲜艳的丝绸衣衫,尽显久居京都的气派,“王郎啊,这个呢,叫品茗,不叫喝茶。”
      
      王庭甫道:“怎么顾郎一个校书,什么都学,连‘品茗’都拿手了?”顾越笑道:“我何止是茶婆子?兼管祠部、膳部和主客,合着三处公务都得办,凡五礼之仪一百五十有二,天文道佛,祭祀占卜,啊,还有,嘉礼五十仪,说白就是抄书。”
      
      提及此等张扬国威之事,角落里一直静心听曲的李峘整了衣袍,开口道:“嘉礼四十七曰遣使慰劳诸蕃,四十八曰遣使宣抚诸州,四十九曰遣使诸州宣制,顾郎身为状元,又兼礼部行范阳使,岁末,得要出使范阳道宣政罢?”
      
      顾越把茶水倒好,欠身行礼:“性命攸关,不敢儿戏,劳烦各位以实情相告。”
      
      顾越受韦文馗指点,判断幽州这摊子事有三方势力,一是想要掌控辽东的萧乔甫,二是已经功成名满而不想招惹薛公的行军总管即信安郡王李祎,三就是常年钳制地方,赖着不走的薛公。所以,为尽忠于萧乔甫,他必须从中做桥,借助李祎携部回朝的机遇,在幽州找到愿意接应他们的友人,才能确保出使顺利。
      
      王庭甫是范阳道出身,见顾越来请,立时就答应下来,正巧此前,他还说成一桩媒:张思行,新科进士,秘书省校书郎,性格安静沉稳,受圣人赏识,前程似锦;吴定,进奏院奏官,幽州刺史吴诜之弟,家中有位待字闺中的女子,貌美。
      
      双方大人一拍即合,据说是聘书已下,至今夜,又逢《相逢乐》二叠开始,吴定拉着王庭甫,很高兴地敬茶水,而王庭甫身为小辈,不敢多卖弄,只得就范。
      
      七盏茶后,谈天也谈得差不多,吴定清一清嗓子,面上变出忧国忧民的神色:“顾郎方才说性命攸关?”顾越赶紧接道:“是。”吴定又看向李峘,点了点头。
      
      范阳道下治七州,偏远而不贫瘠,为大唐北方的转输中心,商业贸易发达,物阜民丰,一向进贡的马络头都是用玉和黄金做的,还开设诸多供契丹、奚族归降部落自治的羁縻州县,血脉通融,文华繁荣。
      
      然,自营州陷落,七州之首,即最北部的幽州,直接与契丹接壤,虽有大片耕地,却因节度营逡巡不进,常年州政与军令混乱,加之契丹现任首领可突干年轻有为,其部族势力日益壮大,频频骚扰边境,致使百姓多失地而流亡。
      
      说到这里,吴定竟已面红耳赤:“不瞒诸位,薛公在幽州的声望怕是远高于朝廷,他仗着祖上平阳郡公威名,夺了北部七十县的官田,叫吴刺史是举步维艰。”
      
      王庭甫挑起眉毛:“吴刺史?”吴定叹了口气:“不仅如此,白山之战,薛公手下长史赵章对李郡王阳奉阴违,险些导致惨败,幸亏李郡王及时率部赶到,方才挽回局面,可,只要薛公还在幽州,这有一就有二,可突干又不是等闲之辈。”
      
      此时的屏风之外,六月凤仙花瓣纷纷扬扬,《相逢乐》的拍序结束,众宾客有说有笑,闻说是吏部李侍郎和徐员外亲笔题词,声音很轻,将迎“入破”。
      
      吴定看一眼顾越,又看一眼李峘,起身合拢四面屏风,指着画像,道:“薛玉虽为平阳郡公子孙,亦不该阻挠李郡王,悖逆朝廷,吴某为苍生计,就直说了。”
      
      顾越道:“请讲。”吴定道:“欲平契丹,先治州政,吴刺史在幽州多年,如果朝廷真想撤薛公,他可以出全力相助,只是有个心愿。”顾越道:“什么心愿?”吴定道:“他想入京为官,今后效力于李郡王。”顾越道:“这……”
      
      李峘笑了笑,道:“敢情你们‘牵丝线’,牵到家父大人身上。”顾越应道:“李郡王尊贵之躯,何必亲赴幽州去沾染泥泞?这些事,从来都是礼部的份内。”
      
      至此,皆是目光如炬。吴定道:“顾郎,在下不才,愿意修书去和家兄招呼。”顾越道:“如此,顾某的一条命就交给各位了。”李峘虽觉得是浑身不适应,却也再三思量,而后,把腰间玉佩摘下,丢在案前,起身告辞。
      
      谈完事,舞乐仍未停歇。
      
      余下几人商量一番,决意从侧门离场。王庭甫断后,在廊下走着走着,耳边听见大曲的第三部分“舞遍”已过,便是突然止住了脚步,叹道:“顾郎啊。”
      
      顾越道:“作甚?”王庭甫道:“苏公子卖茶不卖酒,是怕你醉了伤身吧?”顾越道:“你且别管我,说说你自己,何时续弦?”王庭甫挥手而去:“再说。”
      
      送别匆匆人影,顾越回到正堂时,《相逢乐》只余尾声。他一个人,推开雕花屏风,走到角落坐下,和江湖过客一样,屏息凝神,看着流光溢彩的台面。
      
      引人注目的莫过于舞姬的四水袖——扬州芙蓉绫,苏州冰梅缎,蜀中香樟绸,长安彩云丝。她们当空作画,画去,乱花凋零,才知是无乐不起舞。
      
      苏安坐得偏后,在贺连和许阔之间,弹的是最拿手的五弦。他的眉毛修成一柄长剑,锐利而阳刚,那坐定的身姿,透出山峦的仙逸之气。
      
      他挑弦,弦音的张力十二分足,卷尽世间风云变幻,到了末了,并未取林蓁蓁的广陵之风,也不从雅乐之色,而在瑟与鼓的狂风骤雨中,突然,归于一宫音。
      
      只是曲终,没有人喝彩,没有人鼓掌,场面有些闷,也因是——其实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诸如裴延,二叠便先行告辞,又诸如林逸远,看见李林甫就溜了。
      
      苏安笑笑,收起琵琶,独请留下的几位喝茶,一是李林甫,题完“开化兴邦”四字之后,回去换身破衣,又跑来听,二是徐青,用笛子补正了收尾的宫音。
      
      那时,顾越站起来,满心壮志,想去抱一下苏安,就看见苏安、卢兰和贺连三人,一并同李、徐走入正厢,有说有笑,竟然是完全忽视自己的样子。
      
      廿五路过,看见顾越闷闷地品着一杯苦茶,小心问道:“这位客官,怎么说。”顾越道:“新来的?”廿五琢磨片刻,恍然大悟:“是顾郎?!”顾越点头。
      
      廿五道:“顾郎,苏公子知道你来了,特意吩咐,”顾越迅速拿茶水作镜子,照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廿五:“吩咐顾郎去侧厢听谈。”顾越:“……”
      
      正厢内,几道影子映在素白的屏风。李林甫是知音人,先评道:“苏公子此曲,张弛有度,把四方乐风融合得几乎完美,只可惜,词不配。”苏安道:“词是顾郎填的,规矩有余,才思不足,我们几个都说像是公文。”徐青道:“哈哈。”
      
      顾越:“……”
      
      徐青道:“却不知牡丹坊下首大曲,何时出炉?”苏安道:“未定。”徐青道:“是这样,某寻了一位高人,其貌,龙章凤姿,其才,堪比七贤,愿为填词一曲。”卢兰笑了笑:“那不就正是李侍郎么?”徐青道:“哟呵。”
      
      李林甫不是白来,也不是白给题字,他觉得苏安有才,入梨园是早晚的,又听徐青说,这人聪明,于是,想要牡丹坊今后的曲子全给“桂园子弟”填词。
      
      苏安也没有慌张,如此引狼入室,自有一番主张,提出改编《秦王破阵乐》为《破阵子》、《□□》二首在民间演出,以歌颂朝廷功德,请李林甫奏上。
      
      皆知,《秦王破阵乐》以雄壮的龟兹乐为基调,为太宗皇帝为表彰出征将士的英勇而编撰,若放在眼下,禀奏此事,就等同于赞誉萧阁老的东出大计。
      
      一时堂中空寂,谁都不吭声,顾越捏紧茶杯,心中是疾风过岗,正要掀桌去救场,便听见李林甫意味深长地,问了苏安一句话:“苏公子可是在规劝老夫?”
      
      苏安道:“不敢,我是乐人,不懂国政,只听朝中各位王公大人说,吐蕃之乱时,朝局尚不稳,情况比如今东出契丹还更艰难,上罢相燕公,又召萧阁老进议政堂,调兵遣将,三年终定河西边陲,正如龙标诗为‘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可见,无论再难,只要上意已决,没有人可以阻拦。”
      
      “今夜牡丹坊,好乐即为友,文舞郎苏安不才,斗胆有一个心愿,愿歌颂朝廷功德,请李侍郎呈奏圣人,若能得恩准,曲成自然由李侍郎填词,无人敢争其二。”
      
      李林甫道:“苏公子,谁教你说这番话的?”苏安道:“虽是我自己说的,却全权为李侍郎而考虑,不是么?”良久,李林甫一声笑叹,手背在身后,说道:“当真为国色天香,好,老夫答应你。”徐青也就不敢再卖弄。
      
      临走,李林甫抬头,看了一眼在牡丹坊堂上高挂的“开化兴邦”,问徐青写得如何,徐青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称赞,于是二人都很感慨,大步流星而去。
      
      夜已深,左右街巷灯火不熄,四处还回响着马蹄踏地的嘀嗒和少女婉转的莺歌。廿五招呼楼上楼下收拾齐整,把关张的红木门栓递给苏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唐第二次对契战争背景开始,之后说明。
    明天的作话里会有个互动哈,评论发红包,中午12:00存稿箱发文。
    感谢何夜皎皎浇灌的营养液,谢谢支持,一枝红杏出墙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