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掌中娇

作者:晓庄入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这,这是在....杀人!
      
      佛门清净之地,竟有人敢!
      
      苏慕媛被吓得全身血液往头上涌。腿脚发软,动弹不得。
      
      “姑娘小心!”只听小桃一声惊呼,将她拉远了两步。
      
      眼看那男子挥剑,白光一闪,地上之人甚至来不发出一声完整地呼救,就当下被割断了脖子。
      
      源源不断溢出的鲜血耀花了沈慕媛的眼,鼻尖充斥着铁锈的腥味让她更是头晕目眩,几欲作呕。
      
      她面上惨无人色,生平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杀人!
      
      魏霆衍处理好地上的麻烦后,熟练地将佩剑上的血污擦拭干净。
      
      他昨日刚回京不久,面圣后急急又接到了一封密旨,要求追拿悄悄潜入京中的南朝余孽。眼下看见了这两个缩在树下,抖如筛糠的姑娘,不由眉头紧蹙。
      
      “方才,都看到了?”他的剑明晃晃的耀眼,就像是一块儿寒铁,苏慕媛打了个激灵。
      
      “对,都,都看到了!”她艰难地启齿承认,一旁的小桃吓得心提到了嗓子口儿,不顾规矩地抓住了她的手。
      
      这么一抓倒给生了她几分勇气,她强忍着不去关注地上那副惨不忍睹地模样,对上男子阴鸷的目光,继续开口道:
      
      “不过这位好汉,你,你放心!我们,绝不会说出去一个字的!”
      
      “哦?我怎么能信你?”魏霆衍挑眉,手依然握着佩剑。
      
      “我家是城里三台街西片儿的沈家,好汉若是不信,可问问这寺中任何一个僧人。他们皆是识得我的!今日之事,我,我若是透露出去一个字,好汉大可以直接找上门来。”
      
      眼前的姑娘一身素色的裙装,明明是最简单的款式颜色,却衬得她如出水芙蓉般,娇艳欲滴,亭亭玉立,令天地都失了颜色。
      
      魏霆衍自诩走南闯北也见过不少女人,但这样惊鸿一瞥就足以让他记住的,却仅有这一个。
      
      苏慕媛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心里也是怕的要死。
      
      万一这厮担心夜长梦多,还是想要杀人灭口,她可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可有信物为证?”魏霆衍见她怕的厉害,暗想她定是把自己当做歹人了,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让她将错就错。
      
      他此次行军风餐露宿,来不及修整仪容,故现在看上去竟是五大三粗,满脸胡渣,像极了那些草莽匪寇之流。
      
      苏慕媛暗道这次是碰上个难缠的了!
      
      普通的贼人,若是劫财还敢说,但方才他是亲手取了人性命的。
      
      这等亡命之徒,若是真的拿走了她的信物,日后图谋不轨恐怕是要出大乱子了!
      
      “这,我…”此时此地,真是应了那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苏慕媛急得涨红了脸,勉强捋直了舌头回道:
      
      “好汉,我今日,出门匆忙!身上并未带什么物件儿,只有,只有这支刚刚求到的签子,你若要就,就拿去吧…”
      
      “这又何用?”他看了一眼那签文,小女儿的物件,不由侧头嗤笑一声,下巴上青黑色的胡渣沾染了血迹,看的苏慕媛手又是一抖。
      
      “我,我愿刺破手指,以血指印为证!可否...?”她小心翼翼地试探道,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女孩伸出左手,另一手拔下头上唯一一根簪子。她葱白的手指细细的,软软的,在阳光下好像透明色,好像他只要稍稍一用力就能轻易折断。
      
      沈慕媛心一横,咬牙猛地朝自己的左手指尖刺去。
      
      “够了!”魏霆衍不喜这一幕,一扬手打掉了她的簪子。要是真扎上去,那双好看的手上就要多出一个血窟窿。
      
      他不愿将人真的给吓坏了,收下了那张姻缘签子胡乱往怀里一塞,随后单手拎起了地上的那具尸体,扛在肩上,转身就走。
      
      确定他真的是走远了,苏慕媛完全瘫坐在地上,后背已是冷汗连连,风一吹,她不由打了个寒颤。
      
      “小桃,我们走…”良久,她惊魂未定,抓着树干手脚并用地爬起来,带着小桃起先走的还是磕磕优绊绊 ,到后来索性拔足狂奔,像是身后有恶鬼来索命。
      
      走到大路上后,两人才慢慢停了下来。
      
      “小桃,此事不可伸张,除了老太太谁也不要透露!明白吗?!”苏慕媛喘着气,身形一顿,惨白着张脸郑重道。
      
      “是!奴婢定把此事烂在肚子里,谁都不去说!”她也是吓得不轻,说话时上下牙齿仍在打颤。
      
      刚才那贼人目光凶悍,竟敢在佛门圣地动刀子,定是个无法无天,荤素不忌的。
      
      若不是刚才她一狠心,想着索性破釜沉舟,眼下还不知道是个什么光景呢!说不定早就成了那柄剑下的亡魂了。
      
      两人惊魂未定,相互扶持着回了禅房。老太太一见她二人空手而归,又面色有异,心知定是出了什么事了,遂问道:
      
      “怎去了这么久?可是出了何事?”
      
      苏慕媛不答,看了看周围这几个伺候的婢女犹豫着不便开口。
      
      老太太一见她如此郑重其事,心中担忧,屏退众人。
      
      苏慕媛回忆起那一幕刀口逃生仍是觉得惊心动魄,她歪坐在一张圆凳上,冰凉的手抓住老太太地衣袖,嗫嚅道:
      
      “祖母,我们,我们遇上贼人了…”
      
      “什么?这,这佛门圣地怎么会有贼人?”老太太也是大惊。
      
      她将这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一说明了,又将自己的所思所虑如实禀告。
      
      末了,眼中已是银光闪烁,道:“祖母,孙女…孙女已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老太太心中大动,面上却是镇定。她沉吟许久,开口分析道:
      
      “这事儿你做的对…若是当时不自报家门,许那贼人不放心,早就要了你的小命去。如此一来,看似虽暴露了,但好歹能回家保住一命!”
      
      “嗯,孙女也是这么想的!”她吸了吸鼻子,忍住泪意,点头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就算那贼人以后真的摸过来,好歹还有家丁顶着呢!实在不成还能报官!”
      
      “我回去后就和你父亲说,让府里多安排些人手,但不能借这件事情!”
      
      老太太一顿,细思了一会儿有了主意,道:“就说我最近夜里睡不安稳,总觉得家中进贼了!”
      
      “祖母...”苏慕媛明白老太太的一番良苦用心,含泪握紧了老太太的手,像只迷路的小羊羔,看的老太太心里又是一阵不忍。
      
      如果这事真的张扬出去,不仅袁氏会借机大做文章,诋毁她的闺誉,便是父亲也会责备她给家里招来祸端。
      
      但若是不采取措施,由着日后贼人寻上门来,那也无疑是自掘坟墓。
      
      两者相较,唯有老太太那个折中的法子最是稳妥。
      
      “来人!快去备上洗脸帕子,再熬一碗浓浓的安神茶来。”
      
      老太太扬声,传唤来守在屏风外头的一干丫鬟婆子,众人得令后又是前前后后地一通忙碌。
      
      洗了脸,服了茶汤,困意很快就上来了。待袁氏带着一干女眷回来时,她已和衣睡在了罗汉床上。
      
      “母亲,这....”
      
      “嘘!”老太太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侧靠在床头,亲自给慕媛掖了掖被角,压低声音道:
      
      “才睡下的,别再闹醒了。”
      
      袁氏点头称是,问了原由,老太太叹了口气,眉头紧锁:
      
      “四丫头平日里就不爱坐马车,今日颠了一路身体不适,原想同我一并到这厢房休息,却不料刚在外头摔了一跤,受了好大的惊吓!”
      
      “竟有这种事!眼下四丫头可有事啊?”在婆母面前,袁氏做足了母女情深的样子,满脸关切道。
      
      “刚喝了安神茶,到底如何还要等回府后叫郎中来细细看过了才知道。”
      
      “母亲谁说的是”袁氏福了福身子,转而看向小桃目光一凌,斥道:
      
      “这身边的人都是怎么伺候的?自家姑娘都扶不住吗?回去后统统打十记板子!”
      
      可怜的小桃刚刚收到惊吓又被这么一瞧当即吓到在了地上。
      
      “好了好了!要发作也不看看地方!”老太太不怒自威,一句话当场灭了袁氏的焰气。
      
      她低头恭顺道:“是,我这就叫人来将四丫头抬回去。”
      
      苏慕媛这一觉睡的是噩梦连连,一会儿梦见那个黑衣男子半夜爬进了她的屋子要杀她灭口;一会儿梦见厉鬼索命,地上那男子面目狰狞地质问她为何见死不救!
      
      好不容易摆脱了这两个恶鬼,镜头一转又见自家继母笑的扭曲癫狂,口出利剑指责她不守礼法,早就被那贼人玷污了身子,要将她随意打发了给东昌伯府做妾。
      
      如此一连接着一连,苏慕媛身上一身的冷汗,便是在梦中也翻来覆去,苦苦挣扎。
      
      “姑娘,姑娘,快醒醒!”青杏大力推了她两把,她一个激灵,眼睛猛地睁开,惊魂未定!
      
      “我,我这是在哪儿?”她微微喘气问道。
      
      “自然是在您自己的院子。”青杏拧好了帕子,将她额上的冷汗细细擦过,一脸担忧道:“我伺候您换身衣服吧!这样穿着是要着凉的。”
      
      “嗯”苏慕媛木木地点头,心思还在刚才那个梦里,太过真实,搅得她心头不安。
      
      “诶?小桃呢?”她突然意识到,之前这些洗脸擦手的活儿都是由小桃做的,现在却不见了人影。
      
      青杏经此一问,心中一痛,紧咬嘴唇答道:“夫人说她伺候不力打了她十板子,现在在床上休息呢!”
      
      她和小桃自幼入府,感情好的和亲姐妹一般,如今看她受难自是难受。
      
      “什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苏慕媛大惊,不明白小桃如何会得罪了大夫人。
      
      青杏将这来龙去脉一一讲了,苏慕媛眉头紧锁,良久才开口自责道:
      
      “她受这份苦都是因为我......”
      
      大夫人想动手收拾她们院子的心思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只是因着苏慕媛平日里一向安分守己,装痴卖乖不好发作。又看在老太太的面子上袁氏这才迟迟不动手,现在竟是得了这么个机会......
      
      身边人受害,苏慕媛又气又恼,道:“你去把我这儿最好的治伤药全部给她送过去,还有叮嘱她好好养着,我这边儿不用她记挂!”
      
      “诶!”青杏高兴地爽快答应了,心道,能跟了这么个仁义的主子,是她们的福气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可爱们留下你们的评论啊!会有红包掉落哦!
    不过最近要压字数,年后才上第一个榜,所以会边存稿边隔天更得,可爱们可以收藏后养肥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