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掌中娇

作者:晓庄入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魏霆衍这次是真的喝醉了,前半夜被底下的兵灌得不轻,他又是个不显的,还真以为是千杯不醉。
      
      月亮偏西了,他有些难受地揉了揉太阳穴,在其他人一阵东倒西歪的呼噜中,身板子却还是走的格外笔挺,只是走着走着,就走成了斜线,很容易栽进田间泥地的沟里。
      
      走着走着,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了,只觉得这个地方自己似曾相识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进去了。
      
      沈家庄子上的围墙对他而言自然是形同虚设,那几个老弱病残的守门人平时里睡得又早,他一路畅通无阻。
      
      “滋嘎....”门突然响了。
      
      “谁?”房里,沈慕媛今天睡得晚,一听到声音,她警觉,放下手中的书,立刻站了起来。
      
      “我。”
      
      听到这个声音,她浑身汗毛直立,血液倒流。待那张记忆中的脸再次出现在红木雕花的隔断后头的时候,她不自觉攥紧了手心。
      
      “来,来,来人啊....”她下意识地就想叫,却发现自己紧张到嗓子哑了,根本叫不出声。
      
      “嘘,别吵!我不是坏人。”魏霆衍伸出一根食指靠近自己嘴唇做了个安静,严肃又诡异。
      
      沈慕媛害怕地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废话,哪个坏人会把坏字写自己脑门儿上的!
      
      “你,你干什么?”她问。
      
      “随便逛逛。”
      
      逛逛?有正常人会半夜三更逛到人家姑娘的闺房的吗?除非......他还是个采花贼?!一想到这个猜测,沈慕媛脸色更是吓得煞白,更是防备地靠向了桌那边的瓷器。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对上一个身上背着人命的江洋大盗兼采花贼,今天晚上要是没发生点什么沈慕媛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
      
      魏霆衍对此当然是毫无所觉,他像一头大熊,木木地站在沈慕媛的面前,眼神空洞:“我不认识回去的路了,你知道我家怎么走吗?”
      
      ......这个问题你问我?她怎么可能知道!沈慕媛心里几乎都想骂娘了,这人怕不是今天发神经病吧,大半夜不睡觉来她闺房找家?吃错药了这是!
      
      不过她面色不显,本着快点赶走这尊瘟神的原则,她咽了咽口水,壮着胆子道:“我不认识你家你走错地方了,出门左转走五里路有房子,你赶紧去找别人问问吧!”
      
      “我不!”
      
      “为什么?!”
      
      他似是纠缠上瘾了,嘴角一挂,像是耍无赖的娃娃,道:“我就认识你 ,我要你带我去找我才放心。”
      
      沈慕媛嘴角不自觉抽了抽,今天是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啊?她是撞邪了吗?这个男人很不正常,非常不正常!
      
      她大着胆子上前了两步,仔细看了看他。一身藏青色劲装 ,宽肩窄臀 ,还是同样深刻的五官,只是今天的眼睛里好像蒙了一层薄薄的雾气,显得有点.......懵!
      
      对,他喝醉了,沈慕媛闻到了他身上的酒气,下意识的蹙起了眉头。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是不是也代表了现在的他更好糊弄了呢?
      
      “你,喝酒了.....”她小心试探道。
      
      “嗯,喝了一点点。”他压低了声音,做了一个一眯咪的动作,就像是一个偷喝了酒不敢告诉大人的孩子,样子居然有些,嗯...搞笑!
      
      “噗”沈慕媛憋住了笑,心里确定了他的想法:“那,那你快点回家睡觉吧!我也要睡了!”
      
      “好!”他乖巧点头。
      
      看他这么听话,沈慕媛露出了满意地微笑,准备送客,
      
      “诶,你不是要睡觉吗?为什么一直看着我?”良久,魏霆衍眨巴眨巴了眼睛,呆萌反问。
      
      “我...不是你说好,要回家睡觉了吗?”沈慕媛被他这么看的都有些结巴了,他该不是酒喝多了还会暂时失忆的那种吧!
      
      魏霆衍点点头,承认道:“对啊,我同意你回去睡觉了!”
      
      “那你呢?!”
      
      “我找不到家了啊!我之前和你说过了。”他一本正经道。
      
      什么鬼?!真的岂有此理,喝醉了逻辑还这么清晰,真的是...沈慕媛气结。
      
      “好好好,今天天很晚了,要找的话我明天带你去找好不好?今天我知道有一个专门收留找不到家的人的地方,你今天去那里睡好不好?”她故意哄着他,只希望他能快快离开。
      
      魏霆衍又岂是这么好蒙骗的,当即摇了摇头:“唔,不去!”
      
      “为什么?!”
      
      “你去我就去!你陪我一起去 。”他唇角一动,对着沈慕媛勾起了一个大大的笑。
      
      沈慕媛还是第一次看他这样笑,没心没肺的,他又长着一张好皮囊,实在是讨厌的令人发指。
      
      “你,你做梦!”她气急败坏,“这里是我房间,我要睡了,你快出去!”
      
      “我不!我也要睡了!”他完全无视了她的警告,看到了正对面的那张宽阔的软塌,眼前一亮
      
      “等等,你想干嘛?”沈慕媛心头一惊,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
      
      魏霆衍径直往前走,打了个哈欠道:“睡觉。”
      
      “不行!谁允许你睡这儿的?你不能睡!”见他居然想睡在自己的床上沈慕媛心中大惊,连忙挡在他和床之间。
      
      魏霆衍面色一沉,样子一下子变得有些唬人。
      
      “干,干嘛?这,这是我的地方。”她眨眨眼睛,面对这样的实力差距还是有些气短。
      
      “哼!你不讲道理,你没有同情心。”魏霆衍突然一瘪嘴。
      
      什么东西?沈慕媛顿时觉得三观尽毁!
      
      这个江洋大盗在撒娇?!今天晚上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受了多少次这样的刺激了,她现在已经不能把喝醉的魏霆衍当成一个正常人来对待了,这就是一个疯子,一个智障!
      
      “你再赖在这儿我就报官把你抓起来了啊,关到监狱里去天天受虐待!”沈慕媛威胁道。
      
      哪知魏霆衍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笑:“好啊,你去啊!你看看他们谁敢抓我?”
      
      嘿,脑子不清醒了吹牛的本事可一点儿不耽误,还没听说过哪个做贼的不怕官府的。
      
      沈慕媛心里给他翻了个白眼儿:“我告诉你,我们这里来了一个魏将军,我要是把你送到他那里去.....”
      
      “呼呼呼......”
      
      “诶诶诶,你,你别倒啊,站稳......”话刚说一半眼前这人直直的栽了下去。
      
      得亏沈慕媛身手敏捷,要不然这么被压一下滋味可是不好受的。不过现在看着倒在自己床上的这人,她又是一阵头疼。
      
      这床自己万万是不能再睡的了,要不然孤男寡女的成何体统!她今天还是凑合着去小桃那边过一夜吧,等明天这混蛋走了再从长计议。
      
      沈慕媛站在床头看着在床上呼呼大睡的魏霆衍恨不得把这货当场给扔出去,奈何敌我力量悬殊过大只得作罢,良久,她终于还是懊恼地往房外走去......
      
      *
      魏霆衍今天回神机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靖康看见了他很是诧异,问道:“世子爷今天怎么是从外头回来的?”
      
      他脸色铁青,提及这个话题的时候嘴角还是不由自主地抽了抽:“昨天晚上府里有些急事后来回去了一趟。”
      
      “那您怎么没叫上我?昨天这么晚了城门还开着?”靖康挠挠头,总觉得有点不太对。
      
      “问那么多干什么?”魏霆衍不愿再多说,冷声道:“今天的训练都太轻松了吗?那就都再加一倍。”
      
      周围一片躺枪吐血声。靖康顿时感到自己的后背深深地中了无数箭,士兵幽怨的眼神能杀人的话,他坟头上的草早就冒到三尺高了。
      
      不要啊,早知这样,下次打死他也不多这个嘴了啊!
      
      “将军,将军那天那个姑娘又来了!”门外执勤的士兵进门禀告道。
      
      “还是因为上次巨寇的事?”魏霆衍蹙眉。
      
      “听她的意思是希望我们神机营能赶紧给个交代。”
      
      魏霆衍点头,算是知道了。
      
      “靖康”待人走后,他看向了一边的靖康道:“你的差事,自己解决。”
      
      靖康还沉浸在刚才被深深套路的恐惧之中,再次被点名冷汗连连:“回爷的话,我这儿其实已经有线索了,那天那个姑娘给我画了一幅歹徒的画像,只要他再敢在我们京郊出现,保证能被一举拿下!”
      
      “嗯,抓住以后严惩不贷,这样的人就应该永绝后患。”魏霆衍冷冷吩咐了一句,便不再关心此事。
      
      “是!”
      
      “还有,”魏霆衍突然停住脚步,脸色露出不自然的神色:“等会儿抽空去给沈家庄子上送两床被子。”
      
      “啊?为,为什么?”靖康疑惑了,自家世子爷和沈家也没交情啊,何况送被子算怎么回事?
      
      “沈家在朝廷里还是能说得上两句话的,他家来人在我们的地盘我们应该尽地主之谊。”魏霆衍一本正经道。
      
      “哦...”果然世子爷就是世子爷,就是比他要深谋远虑的多,靖康钦佩地想。
      
      诶,不过为什么要送被子呢?他还想再开口却被魏霆衍冰冷的眼神给吓了回去。
      
      算了算了,世子爷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问了也是白问,说不定这一多嘴又能领到体能训练加一的大礼包。
      
      沈慕媛一夜未眠整个人恹恹的提不起精神,但一想到那个越发肆无忌惮的巨寇心里就和扎了根刺似的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所以一大早就又吩咐小桃去神机营催问进度去了。
      
      “姑娘你也别太担心,那边已经说了快了。”小桃见她愁眉不展的也觉得心疼。
      
      “可昨晚他还...已经胆大妄为到如此地步不抓住他如何泄愤!”
      
      沈慕媛提及昨晚的事情就是一脸愤怒,恨不得把那个混蛋生吞活剥了,还睡她的床,今天床单被褥统统扔出去!
      
      最可气的是她从沈家出来也就带了两床换洗的被褥,今天扔了一条日后就只有一条了。她现在手上的资金又十分拮据,以后这日子更是难熬了。
      
      想想心里对那个巨寇更是又多记恨上了几分。
      
      “姑娘,神机营的人来了,手上好像还带了东西!”青杏端了茶上来通报道。
      
      “好,快叫进来吧!”沈慕媛收了收乱七八糟的思绪,准备见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