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掌中娇

作者:晓庄入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沈家,臻蕊居里烟雾缭绕,浓郁的熏香味道很是冲鼻,袁氏坐在其中恍若未闻,她眉头紧锁,一双手把贴身的绣帕攥的死死的。
      
      “夫人”刘妈妈一脸担忧:“您都三日了,这样忧心忡忡的也怕是会生出病来啊!”
      
      “你叫我怎么不担心啊?!”她一拍桌子,情绪突然激动:“那件庄子当初里头有些什么事儿你也清楚的,现在东西一下子一股脑儿都受到老太太那里去了,你说她要是彻查起来......”
      
      “夫人放宽心,都过了这么几天了,寿安堂那边儿不是还没动静吗?老太太都不问世事这么多年了,这次说不定也是雷声大雨点儿小的。”刘妈妈倒是不以为意,自家夫人嫁进来这么多年,早就根基深重,老太太也不是想动就能动的。
      
      “可是...”袁氏还是觉得不放心:“那些田契地契都给了四丫头那个小蹄子了呀!前几日派庄子上的曹婆子去要,你忘记她是怎么回来回话的了?”
      
      “我自然没忘!可是夫人啊,您就是太过多虑了。”刘妈妈宽慰道。
      
      “四姑娘从小是什么人您还不清楚吗?胆子小又没主见的,她能拿得出什么大主意?何况现在她还得了时疫,能不能活下去还是两说,八成真如那曹婆子所说的是觉得房契老旧不好去钱庄抵银子了吧!”
      
      “放屁!”袁氏猛地一拍桌子,茶水杯抖得嗡嗡响,她心中恼怒,厉声骂道:“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蠢货!又老又蠢,半点用都没有!”
      
      刘妈妈当即吓得双膝跪地,抖抖索索趴在地上:“姑娘息怒 ,是奴婢,奴婢最笨人蠢说错话了,您息怒,息怒......”
      
      她是袁氏的陪嫁丫鬟,如今改口唤了“姑娘”,就是希望她能记起从小长大的情谊。
      
      “那四丫头再愚钝,老太太身边那个窦妈妈难道是死的吗?!她既然后来不肯给曹婆子肯定是看出了什么端倪来了!你不在我什么给我出主意,反而叫我和你一样抱着肚子傻乐,坐以待毙,你是何居心啊?啊?!”
      
      袁氏毫不留情,尖刻的嗓音震得刘妈妈头皮发麻,连连在地上磕头:
      
      “是是是,奴婢蠢笨,奴婢说错话了,姑娘息怒,姑娘息怒......”
      
      “没用的东西,去,滚出去!叫王妈妈进来!”袁氏心烦地摆摆手,看都懒得再看她一眼。
      
      “是。”
      
      那王妈妈是袁氏最近才提拔上来的新人,做事果决有主见,很受袁氏的重用。眼下如今风头正盛,在臻蕊居里怕就要赶超刘妈妈数年的积威,成为第一人了。
      
      “夫人。”王妈妈进来后规矩地站在了一边,等待吩咐。
      
      “庄子上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说说看,你有什么办法吧?”袁氏扶额,这两天已经为这件事熬得心力憔悴。
      
      “奴婢倒是有一个主意,就是不知道夫人愿不愿意去做了。”
      
      “你说说看?”袁氏抬头,眼里有了丝希望。
      
      *
      用过了午饭,沈慕媛本想亲自把那件黑披风给埋了的,但转念一想,这倒也是个关于贼人的线索,就吩咐小桃再跑一趟把东西给神机营送过去。
      
      “小桃,你这三天两头的往外跑什么呢?”二门外,一姓黄的婆子看见了问。
      
      在沈慕媛来之前,她也算是个人物,仗着自己在庄子上的时间最长,倚老卖老,拿住了不少的人,何况张管事年事已高,所以她说话也抵得上些分量。
      
      可现在沈慕媛来了,虽说她是不受宠的女儿,但毕竟身份摆在那里。第一天来就修整房屋,承诺了庄户们一大笔的银子,大家都是穷种地的,苦了这么多年了,现在突然有了额外收入,怎会不高兴 ?
      
      还有她带过来的那三个小丫头,虽说年纪小,但为人处世都是滴水不漏,不做声不作气地一番部署,就收了庄子上大半部分的人心。
      
      黄婆子越发觉得自己没有立足之地了,忍了这么多天,好不容易给她抓住了把柄,想借此机会重新在庄子上立威风。
      
      小桃一根筋惯了,当然是不会怕她,顶道:“怎么?姑娘的吩咐,我还用得着和你汇报吗?”
      
      “我当然是用不着,可是府里,哼哼,你可别忘了,姑娘上头还有老爷、大夫人,要是姑娘叫你三天两头往外跑的事情叫他们知道了,你说,他们会怎么想?”黄婆子不怀好意地笑了。
      
      “啊呸,你拿老爷,大夫人来吓我?我们行的正坐得直,有什么好怕的?!”小桃气愤,淬了她一脸唾沫。
      
      “好啊!你个小蹄子,老爷夫人你都不怕了!真的是胆儿养肥了!走啊,有本事这话和我到府里去说啊!”黄婆子惯会胡搅蛮缠,此刻说着竟要来拉她。
      
      “你干什么?你放手,你放手 !”小桃一手护着披风一手与她推搡,行动不变,竟被她扯住了衣服。
      
      “跟我走 ,我们去府上说个清楚,你个没大没小的,看老爷夫人怎么教训你!......”
      
      听到这里的动静,周围围观的人倒是越来越多,一个是新主子带来的得力丫鬟,一个是庄子上的老人,大家谁都不敢得罪,所以没一个愿意上前帮忙,都观望着这两边势力的缠斗。
      
      “住手!都愣在这里干什么?!”沈慕媛一声娇喝,声音里带着恼怒。
      
      这黄婆子不过是一个粗使婆子,居然敢动手到小桃这里了,就算她是大夫人的人,也实在是欺人太甚。
      
      众人见她来了,纷纷都低头让出一条路。
      
      “给四姑娘请安了,只不过姑娘不是病了吗 ?不在屋子里养病还跑出来吹什么风啊?”她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挑衅的嘴脸终于彻底地激怒了沈慕媛。
      
      “怎么?难道我病了,你这婆子就敢骑到我的头上作威作福了吗?”沈慕媛脸上虽带着面纱,但露出的那一双眼睛里却是前所未有的凌厉。
      
      “哟,姑娘说的严重了,那奴婢哪儿敢啊?只是这个丫头她不把老爷夫人放在眼里,奴婢这才看不过去,准备拉着她去府上评评理。”
      
      黄婆子也是伶牙俐齿,听说这个沈家的嫡姑娘是个软柿子,自然没把她放在眼里。
      
      沈慕媛冷哼一声,道:“沈府离庄子路程实在是太远,依我看也不必麻烦了。你刚才说小桃有什么犯了事儿的地方直接回禀我就是,我来处置。”
      
      “这...”黄婆子讪讪一笑,满脸油腻道:“只怕是不能吧!难道姑娘你能做的了老爷夫人的主?”
      
      不过是庄子上一个资历稍微久了一点的婆子,现如今也敢油嘴滑舌,卖弄聪明到她的头上了。
      
      今天黄婆子也只是个打头阵的,庄子上其他的眼睛都在观望着风向呢,若是沈慕媛就这么一味地忍让了下去,那今后的日子底下的人还不得跟样学样,那还得了?!
      
      她当即桌子一拍,上头的茶盏都震了一震:“放肆!老爷夫人不在,如今这里谁是主子?一个个的都尊卑不分,拎不清规矩了是不是?!我沈家好吃好喝地养着你,难道就是让你存心留下来气我的吗?这样的奴才还留着做什么?!咳咳咳.....你....”
      
      “哎呀姑娘,姑娘你可千万别动怒,大夫说您这病可是急不得的啊!”青杏眼疾手快,立刻配合地上前去帮着又是端茶又是给她顺气,像是沈慕媛真的要被黄婆子气的病发要随时晕厥一样。
      
      “这...奴才也不是这个意思,姑娘多心了...”见她露出这番模样,黄婆子也不好再拿出一副理直气壮咄咄逼人的样子,气势一下子又弱了下去。
      
      “合着你这意思还是怪我们姑娘冤枉你了咯?”小桃不饶人道,“你看看你都把我们姑娘气成什么样儿了?啊?你好意思吗你?我反正是没见过哪个奴才能有这么大的本事了,今天可算是开眼了。”
      
      “咳咳...”沈慕媛看了眼近旁的青杏,假意又咳嗽了两声,整个人单薄的好像真的风一吹就能乘风而去了似的。
      
      “啊...姑娘的意思我明白,不牢您开口,就由我来代传吧!”
      
      底下的众人:啊?明白什么?
      
      “我们姑娘说了,像黄婆子这样的我们庄子上是不敢再留着用了,今天就去账房那儿结了工钱走人吧!”青杏头一抬,字字清晰。底下人俱是心里一惊。
      
      “这,这怎么行啊?四姑娘,你这是要逼我上绝路啊!”黄婆子眼睛瞪得老大,根本没想到这个不受宠的丫头敢这么处置她,她好歹也是府上的老人了,仗着资历自以为也是能说上两句话的。
      
      “四姑娘,你这么做事我老婆子不服!不止我,相信底下很多和我一样替庄子上卖命一辈子的老人也一样不服!哦,我们辛辛苦苦一辈子,到头来,你四姑娘一句话就把我给打发了!这不就是仗着你家权势欺负我们乡下人老实吗?!我不服!”
      
      看她还敢颠倒黑白,煽动其他的人一起造反,沈慕媛觉得她这处罚还是有点太轻了。
      
      “嗯哼~....”她眼睛一眯,目露精光 。还敢再多嘴,她今天非得制服了给下头人好好立立规矩。
      
      “黄婆子,你好大的胆子!想撒泼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青杏会意,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眼睛瞪得和个铜铃似的,用沈慕媛的话说,拿出了她大丫鬟的气度,地图炮一开大杀四方。
      
      “想和我们家姑娘辩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配吗?你连给四姑娘擦脚提鞋都嫌你粗手粗脚的呢!看看今天你都把我们姑娘气成什么样子了?姑娘不怪罪你是她心好,你呢,把运气当福气是不是?还有你们剩下的这几个,现在是谁给你们发工钱的自己心里都没点数吗?主子在这儿呢,摆这么个倒霉玩意儿放在这儿不知道该怎么做吗?还不赶紧扔出去啊!”
      
      她一通训斥,就算是下头那几个身经百战,从小在乡间摸爬滚打的婆子也是被骂懵了,看她指挥这才后知后觉,赶紧去扔那黄婆子。
      
      黄婆子也算是个结实的,身上做惯了活儿有把子力气,可就算这样也架不住两三个青壮男子和几个粗使婆子的搬弄,被抬出去的时候人还在挣扎,嘴里骂骂咧咧的不干净。
      
      “等等!”人刚要抬出大厅正门的时候,沈慕媛突然唤住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小甜甜,希望你们喜欢收藏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