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娇宠录

作者:晓庄入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现在夜深人静,这地方又位置偏远,就算周围有几家农户也早早就落灯睡下了,是以即使是在这儿被杀人灭口了,沈慕媛清楚也绝对不会有人发现自己。
      
      她悔不当初,怎么就好端端的好死不死的跑了出来呢!如今落到了这个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手里,谁知道他会不会一时看自己不顺眼就将她灭了口!
      
      沈慕媛心里怕得不行,使劲儿想拽回自己的袖子,但奈何自己那点儿力气在魏霆衍眼里实在是无异于以卵击石。几下大力挣脱不成,她面上急的发红,人已经微微出了薄汗,可那半片衣袖还紧紧地攥在他的手里。
      
      “你放开!放开!我,我真的可以自己回家,不,不用你送的!”情急之下,她的保证苍白又无力。
      
      “不行。”魏霆衍冷冷拒绝,但还收收了抓着她衣服的手。
      
      女孩儿在他的面前显得格外娇小,黑夜里,一双眼睛被月亮照的湿漉漉的,洁白的肌肤,秀气的眉头轻蹙,有说不出的愁怨。
      
      他突然有些恼了,索性自己干脆些,把真实身份袒露了,那便能换她个安心了。
      
      只是若是这样做,从今以后怕是有无尽的麻烦!魏霆衍转念又一想,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当初他接皇上的密旨去云济寺捉拿逃亡的奸细,这种事情不让沈慕媛说出去其实也是对她的一种保护,毕竟政治机要知道的还是越少越好。
      
      沈慕媛不解,为何这个男人已经愿意放过云济寺的事情却还是不愿放过她?
      
      她慌张地看着自己那半片被他攥出了折痕的衣袖,心底的不安越来越大。
      
      魏霆衍板着张脸,心里总有些话想对她解释,但此时此刻又不知从何开口。一阵夜风吹过,沈慕媛背上的汗珠被微微风干,不自觉打了个激灵,手臂上起了一排鸡皮疙瘩。
      
      刚才倒不觉,现下倒是感觉有点些冷了。她藏在宽大袖口里的手紧握成拳,想要快点抽身。
      
      “这位好汉,你们江湖中人不是最讲究一个“义”字吗?”她哆哆嗦嗦,刻意稳住心神,对上了他的眼睛:
      
      “我当初许诺于你的如今统统都已经做到了,你我之间现在是两清了,可如今你这样纠缠不放,岂不就是蛮横无理的不义之举?”
      
      许诺?证明她还是想起了云济寺的事情了,夜色中,魏霆衍的表情越发紧绷。那就更不能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他一脸韫色,看着她因为寒冷冻得有些发白的唇色,不自觉蹙眉。
      
      “披上!”魏霆衍单手解下自己身上的玄色披风,往她怀里一扔,语气有些烦躁:“冻死在路上别再赖上我!”
      
      ......沈慕媛呆呆地看着他,哑然。
      
      她,她分明是在和他谈判啊!现在这样又,又算什么?!
      
      “自己不穿难道还等着我伺候你穿吗?”魏霆衍以为她是在嫌弃,越发没好气道。
      
      沈慕媛更是又惊又怕!
      
      一个之前还喊打喊杀,说要取她性命的匪寇,现在居然把自己的披风给了她!
      这种突如其来的示好又何尝不诡异?
      
      她哪敢轻易接受怀里的烫手山芋,推拒道:“不,不用了,谢谢这位好汉的好意,只,只是,我,我不冷......”
      
      死鸭子嘴硬,都冻成这样了脸都白了还说不冷!魏霆衍懒得和她废话,索性一把又夺过自己的那件披风,长臂一展,亲自给她披在了身上。
      
      “我,我.......”沈慕媛立刻变得更加无措起来,即便自己的左手终于得了自由,但整个人笼罩在他的衣物之下,这种感觉极度慌张。
      
      她觉得自己甚至都不敢自然地呼吸了,因为周围瞬间被男人陌生的味道所包裹,这种感觉,她从未,从未如此紧张过,全身上下,连一根头发丝儿都是绷紧的......
      
      “披好它,回去!”他黑着张脸,语气不可抗拒。这还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伺候人,她要是还敢嫌弃......
      
      沈慕媛愣愣的,得了特赦后,当即扭头就跑,仿佛后面有个魔鬼随时随地都会扑上来。
      
      这个喜怒无常的匪寇,她从今往后定要躲得远远的,最好是再也别遇见了!
      
      月亮不知不觉已经偏西,她跑的气喘吁吁,回到后门,四下仔细瞧了瞧,确定没有被任何人发现了,才悄悄开了锁走了进去。
      
      不远处的一片阴霾之下,确认她安全到家后一个身影闪过,随后快速消失不见了。
      
      魏霆衍一路偷偷尾随她回来看到她自己进了院子才转身离开。
      
      职责所在,这算不得什么!他同自己如是道。
      
      回到驻地时天色已经不早了,靖康睡了个囫囵觉忙从被窝里爬起来,伺候他洗漱。
      
      “不用麻烦烧水了,我烫个脚,躺一个时辰也就差不多要起了。” 他吩咐下去。
      
      “是。”靖康应道,低头继续为他宽衣:“奇怪,我记得将军您出门时穿了件那件披风的呀!”他皱眉思索,喃喃道。
      
      魏霆衍一下被提起了心事,当即脸色又十分难看,不耐烦道:“随手丢了!这种小事,少了一件柜子里不是还有许多?!”
      
      “......是是是”靖康一愣,丢了就丢了嘛,好端端的将军突然发什么脾气啊?
      
      “行了行了,你下去吧!”他有些懊恼,用力揉了揉眉心,自己也说不清理由。靖康求之不得,乖乖告退。
      
      魏霆衍躺在床上,头脑有些发涨,不肖多久就沉沉睡去。
      
      梦里,他又梦见了那个像兔子一样的女孩。
      
      她被他压在大树下,一双水汪汪的鹿眼里满是他的影子,她害怕地在发抖,哭着求他放了她。
      
      她身上甜软的香气充斥了他的整个鼻腔,很好闻,就像一块甜甜的糖,让他不由整个人身体发烫。
      
      身体相贴,不过隔着薄薄的衣物,魏霆衍甚至能感受到她微凉的肌肤,顿时口干舌燥,心里仿佛的架起了一团火,烧的他喘不过气来。
      
      放了她?他不过是想告诉她自己不是坏人而已,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妖魔鬼怪,谈什么“放”字。
      
      只是无论他怎么解释,怎么证明,身下的女孩儿都一概不听,只是放声大哭。
      
      魏霆衍不是个有耐心的人,被她吵得心烦意乱,实在是没辙了,情急之下,他看中了她那张红润的樱桃小口。
      
      是不是把它堵住了,她就能听他好好的讲了?心底里突然起了这个念头,他的眼神也慢慢变得幽深,身体随着心,他下意识地舔了一下自己的唇,随后对准了她那张半张的红唇,突然猛地靠近......
      
      “将军,将军,时辰到了,该起了。”门外传来靖康的声音,眼前的一切瞬间消失了……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祝大家儿童节快乐啊!记得点点收藏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