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掌中娇

作者:晓庄入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魏霆衍不知道自己最近是怎么了,自从那日从崔家回来以后,他的心里就仿佛被装入了一个朦朦胧胧的影子。
      
      它躲在他心底最深处的地方,忙起来的时候不觉有异,但一旦经人提起却能跑出来扰乱他的思绪。
      
      而现在,一向沉着冷静的威北候世子就被扰乱了,案上的公文有一点没一点儿的根本看不进。
      
      说起来,他和那个沈四姑娘不过堪堪只遇见两次,第一次他未显真容,第二次在崔家他索性没露过面,人家根本就认识他,可他却忍不住想出手帮她。
      
      可能这只是出于对一个弱者的同情吧!魏霆衍暗自想,毕竟依据上次听过来的那点消息来推断,她在沈家过的也不容易。差点被嫡母卖给了崔家,丢了名声,还遇上了韩君那个无赖。
      
      而现在,那个女人居然又得了时疫!
      
      也只能算她自己命不好了,他忍不住蹙眉。
      
      魏霆衍从来不是个感情泛滥的人,他有自己的雄心和企图,对这样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能帮到这个份上已经算是超出他自己意料之外了。
      
      至于剩下的,听天由命吧!
      
      将心底最后那一点异样的情绪压制下去,他又再次恢复了原样。
      
      夜色下,案桌上一盏油灯溢出明黄色的光,将他伏案专注的身影拉的老长。只是,在案牍下的抽屉里,一片浅黄色的,明显被撕扯开的裙裾下摆正安安静静地躺着……
      
      小桃听了沈慕媛的吩咐将那满满一箱的药材拿出去典当。只是那里头东西多,若一下子都卖空了实在太过惹眼。
      
      她有个从小交好的杂役叫刘杉,也是沈家从小买进来的,如今大了,渐渐跟着外头的管事出去学学采办的活计。小桃思来想去觉得还是找他最为稳妥,便将此事给沈慕媛报备。
      
      "嗯,你信得过的人应该也错不了。”她点头,别看小桃平时大大咧咧,口无遮拦,但单单在看人一事上却独具慧眼,若是品行靠不住的,她是绝迹不敢说到她眼前的。
      
      “只是,刘杉说您要的那个数目他一时半会儿换不到,还需多等待些时日,月底最多只能换二十五两。”小桃道。
      
      二十五两?沈慕媛听后微微蹙眉,庄子上的这场修葺她没打算弄得多铺张,所以才请了些庄户帮忙,但即便如此零零总总也还需要五十两。她每月的领到的份例只有十两,这样算下来,等到月底结账的时候还差将近一半的银子!
      
      自己说出去的话没法赖账,钱,总是要想办法去筹的!
      
      次日,赵大夫来庄上给沈慕媛请脉。她昨晚为了钱发愁翻来覆去一夜没睡好,今早起来脸色却是有些惨白了,眼下一圈淡淡的黑青看的整个人恹恹的。
      
      “四姑娘还是要多调理好自己的身体啊!切不可太过操心劳累。”赵大夫诊脉后道。
      
      “我之前给您吃的那个痘丸本就属于虎狼之药,天天仔细调理着,控制好用量是不会有什么不妥,但若是您像现在这样体虚了,便极易可能被那药反伤了根本!”
      
      “这…谢赵大夫提醒!”沈慕媛也浮现一抹忧色,难怪她说今天早起就觉得浑身真的不大舒服了,原来是这药的副作用。
      
      “姑娘也不用太担心,今日您停药歇息歇息,便无大碍了。”赵大夫给她又写了一张这两日调理的方子,沈慕媛吩咐下去配药。
      
      “那我这一身疹子什么时候会好呢?”她问。
      
      “等你不用药了它自然渐渐会好。”
      
      “谢谢赵大夫了。”她起身送大夫离开,只是却做不到真正的安心调理。
      
      工钱的事情还没有着落,她怎么能放心?而且,是药三分毒,眼下她一直靠痘丸瞒着,但却也不是个办法,她总是得好的,至于选什么时机好?也是个问题……
      
      “姑娘,”待人走后,青杏进来手里拿了封信“老太太那边来消息。”
      
      离开沈家后,这是她和老太太约好的,每隔三五天会寄来一封信,以此来了解沈家最新的近况。
      
      只是这第一封信却来的有些晚了,比约定好的整整晚了五天才到。
      
      她压住心头困惑,伸手露出一截皓腕,洁白如玉的羊脂嫩肤上布满了星星点点的可怖红点,看上去甚是吓人。
      
      青杏看了不由心疼,好好的姑娘,愣是被逼到这个地步。手上也就算了,她知道,身上还有更多!
      
      也不知停药后会不会留印子,一想到沈慕媛玉一样的一身肌肤可能会留下痕迹,她的心里就有些难过和担忧。
      
      沈慕媛自是不知道不过伸手的功夫,自己的小丫鬟已经想了这么多,她打开信件,慢慢读了起来。
      
      根据老太太的消息来看,沈家如今还算太平。一开始听说爆发时疫后,不单单是沈家,整个京城的名门贵府都人心惶惶。袁氏闭门锁户,大力彻查了一番府里以后并未发现有其他感染者,这才放下心来对外宣布了这个好消息。
      
      这几天也陆续有不少人家对外官宣安全无事,豪门贵府这才渐渐恢复了人际往来。这正是如此,这封信才晚了点。
      
      沈慕媛想明白了,又继续往下看。后头的内容倒是有关袁氏的了。
      
      说袁氏近日和崔家走动地格外频繁,好几次的书信往来自然逃不过看门小厮的眼睛,窦妈妈稍稍一问就问出来了。
      
      而袁氏最近的脾气却不大好,动辄惩罚府里的奴婢小厮,稍有不顺心的就是一通谩骂,依老太太之见,怕是崔家那头出了变故。
      
      这倒是在意料之中,一个得了时疫之人,能不能活命还难说呢,更何况是继续谈婚论嫁!万一没治好再带了病气嫁过来,可不就是祸害崔家一门人了吗?别说是一个小官家的女儿,就是公主郡主,崔夫人都是万万不敢再继续要的!
      
      沈慕媛唇角不自觉地弯了,这倒算个好消息,总算是摆脱了一个隐患。
      
      至于那个让她最最害怕的韩君,她一直以为等他醒来后,依他那种张扬的性子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很可能问了崔家夫人后,直接上门到沈家来滋事,所以出府前她再三请求老太太帮忙留意着,可是没想到信上却说并无动作。
      
      这倒是奇了怪了?难道那天人多眼杂,崔家夫人也没能辨别的出她的身份?还是韩君知道了沈家最近闹时疫,怕被传染,不敢前来,想等风头过去了再找她秋后算账?
      
      不管怎么说这桩心事不调查清楚,她是无论如何也没法子安心的。
      
      信中最后还表露了老太太对她的关心和思念,让她在庄子上好好保重身体,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开口。
      
      另外,信的最最下方,还补了一个消息,应该是老太太写到最后才想到的,所以才写在了此处,说:
      
      皇上下令,已经派威北侯世子魏霆衍,魏将军来城西郊接管神机营,驻扎的地方就离她住的庄子不远,接下来她最起码的人身安全是能得到保障的,让她不要太过担心。
      
      沈慕媛看了信后心情并未好转多少,唇角紧抿,心事重重的样子看的青杏不忍,道:“姑娘快别费神了,大夫才说您要好好的静养呢!”
      
      “算了,拿下去吧!”她把信收好后给青杏后,又一个人靠在桌子上发呆。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解决庄户们的工钱问题。她刚来这里没多久,还没有和大家熟悉,要是就这样落了一个拖欠工款的名声,以后的日子里就算别人当着她的面不说,那看自己的眼神肯定也是有怪异的,所以,那剩下的十五两银子,她无论如何也要赚到手!
      
      算上之前沈家带出来的几件首饰,典当典当也能再凑个五两,还有十两的话.......
      
      沈慕媛当了十几年的沈家小姐,第一次真正知道了钱的重要性。
      
      难怪老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呢!从前她还觉得市侩,如今结合到自己倒是一点都不错。
      
      午膳时,小桃见她正在整理自己的妆匣,不禁疑惑道:“姑娘从前不是很少戴这些的吗今日怎么都拿出来了?”
      
      “喏,这个 ,这个,还有那几样,你都替我包好,这两天和药材一起一并给了刘杉帮我一同卖了。”沈慕媛坐在镜前,手指了几个珠钗镯子。
      
      看镜中人两颊微红,身形消瘦,模样却是无比坚定不似玩笑,小桃急了,道:“姑娘你是为了庄子上好才叫人来修缮的,怎么还需你自己掏钱呢?不如我们禀告了老爷夫人,让他们走公账?”
      
      这话小桃憋在心里早就想说了,今日看她居然开始典当自己的东西凑钱,实在是替她不平,忍无可忍了。
      
      沈慕媛听了这话只是轻轻摇头,暗自叹了口气。她如何想自己掏腰包?还不是因为袁氏不肯!
      
      “傻小桃,若是父亲和大夫人有这个心,之前我住进来的时候为何不派人来修缮?”
      
      “这.....”
      
      “好,就算是当时忙着排查府里的疫情疏忽了,那后来呢?”她冷冷勾唇笑道:
      
      “后来府里不是没有派过小厮前来,庄子上的秦管事也是去过府里回过话的,父亲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这里的情况,不动手修缮,还不就是想看我自生自灭吗?”
      
      小桃听了惊得张开了嘴,说不出话来:“这,这,怎么会?...好歹您也是老爷的亲生女儿啊!他怎么忍心?”
      
      “他子女众多,有何不忍?”
      
      “那,那咱们可以去求助老太太啊!”小桃突然想到了一线希望。
      
      “不可!”却被沈慕媛果断地拒绝了。
      
      “祖母她年轻时已经为沈家殚精竭力,如今年事已高,留的那些钱都是自己的保本钱。大夫人不是个好相与的,祖母自己有银钱傍身便能过的更好些。”
      
      见小桃还是一脸有话要说的样子,沈慕媛催促道:“好了好了,你快去把这些东西带出去吧!我意已决,剩下的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她说着便自己走到餐桌前,拿起筷子一口一口的吃着今天兰草做的饭。
      醋溜丸子,清炒时蔬,粉蒸肉片加上一道去了油腻的老母鸡清汤,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倒是让她的心情缓解了不少。
      
      吃圆了肚皮后,沈慕媛满足的靠在床头,心思飘得老远。
      
      她也是该去做些什么了,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自己多挣些银子好日后傍身。无论日后会怎样,这个世道上,总是没有人会和银子过不去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收藏收藏,评论评论,涨涨涨~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