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掌中娇

作者:晓庄入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魏崇德十四年,已是初春时分,院子里的花草已是透露出了丝丝绿意,便是闺阁绣房里的角角落落也是掩藏不住的春意与生机。
      
      一生的圆滚憨实的小丫鬟抱了个铜面盆闪身进了房门,满面笑容:“姑娘快起身去瞧瞧,外头可算是暖和了,冻了这么多天,人都僵了。”
      
      床前的女子不过十四五岁,尚还带着一身婴儿肥,裹在半新不旧的葱黄陵棉裙里看着倒像是十二三岁般稚气未退。
      
      早起看到天放晴了,心头早就痒痒了,点头道:“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呢!等用了早膳后,我就去向母亲请安。”
      
      “姑娘还是要仔细些;老话说倒春寒倒春寒,便是这过了三月还是有几分寒气的,外头到底不比屋里头,您又正在长身体的头儿上,逛一会儿便可。”身旁伺候衣裳首饰的到底看上去年岁大些,低头整理衣领时一通话也是说的条理清晰,层次分明。
      
      女子听了也觉得有些道理,道:“嗯,那把那件冬天新做的灰鼠毛披风给带上吧!”
      说话的女子正是如今鸿胪寺少钦沈宏盛的嫡女,沈慕媛。
      
      沈家祖祖辈辈是走仕途的,虽说当的官儿都不大,但盛极时也出了个沈老太爷(沈宏盛的爷爷),官居一品,位列四辅。读书人家,爱羽毛,重官誉,这样兜兜转转几代下来也算是子孙贤德,家底丰厚了。
      
      沈慕媛本是长房嫡女,阖府最是娇宠,可偏生却是命不大好,早早死了亲娘,家中一母同胞的兄弟姐妹全无,亡母只留下她一根独苗苗现下在沈家仰仗着继夫人度日。
      
      沈宏盛的这个继夫人沈袁氏,原本是虞平伯府的嫡出三小姐,打小长在双亲身边眼高于顶,骄横惯了。要不是当初一连说的两门亲事都徒生变故,生生错过了谈婚论嫁的黄金时期,熬成了老姑娘,又怎么看得上给沈慕媛她老爹一个区区的正五品文官当继室。
      
      所以既然是低嫁了,骄傲的伯府三小姐一进门就立志把这沈家牢牢地攥在了自己的手心窝子里。
      
      接手了管家大权后,立刻就将沈老爹屋子的几个有颜色的妾身给收拾了,发卖的发卖,扔到庄子里的扔到庄子里,只留下了些资历老,人听话的。
      
      待扫清了这些障碍后,沈袁氏一鼓作气,又三年抱俩,入府十年已有两女一子,算是彻彻底底在沈家站稳了脚跟,近年才松口给沈宏盛添个通房妾氏。
      
      沈慕媛作为原配留下来的血脉身份原本比继室生的两个妹妹更高一筹,但她的生母不过是一个七品小吏家的女儿,因容貌出众,性情温顺,当年被老夫人一眼相中娶回去当儿媳,和这位出身高贵的伯府千金自是没法比的。更何况一个如今权势滔天,执掌中馈,另一个早就化为了一杯黄土了。
      
      孰高孰低,沈慕媛有自知之明。要还想在这沈家有立足之地,就要学会投其所好,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继母既不喜她出头冒尖,她便痴傻粗笨些好了。
      
      “青杏,还是给我梳个双绺吧,盘髻子太费簪子了,戴在头上也怪沉的。”沈慕媛看着头上刚刚插好的双碟振翅流星簪翘了翘嘴。
      
      “姑娘平日里就戴一两个还嫌多啊!隔壁院子里的五姑娘,恨不得天天把整个匣子里的首饰都戴在身上呢!也没看她压断了脖子啊!”站在一旁的小桃忍不住叫道。
      
      “胡说!越发没规矩了!”青杏皱眉,正色道:“你这话被有心人听了去又是要给我们姑娘惹麻烦了!”
      
      她是当初老太太赐过来的丫头,老实持重,替沈慕媛管着敛芳居时间不短了,也是颇有威信的。如今几句话下来小桃心里已经是怕了:“我不是这个意思,这...姑娘,我...”
      
      “我知道你是个心直口快的,不过这话你说给我听听就好了。我就喜欢吃吃喝喝,没什么大志向,五妹妹性子喜好和我不同,喜欢戴这些金银珠宝也没什么。”沈慕媛面色如常,依旧是一派温温柔柔的微笑,她满意的捋了捋胸前的一绺发丝,起身:“走吧!”
      
      头上配的珠花还是年前沈袁氏赏的,家中姐妹们各有一份。她的这份一定是五妹妹,七妹妹挑剩下的,所以今天戴出去就不怕被惦记了。至于刚才那根双碟振翅流星簪,呵呵,母亲留下的嫁妆,她还想以后带了走呢!
      
      沈府不算大,敛芳居到臻蕊居也不过半柱香的时间,沈慕媛到的时候正赶上袁氏在摆桌。“请母亲安。”她顺手将披风递给了小桃,自己规规矩矩地低头行了个礼。
      
      上座的妇人头戴袁氏看了她几眼,心下满意。这样一个老实本分的丫头就算是嫡女又能怎么样?和她的慕珍,慕雅比差远了。说到底还不过是个没用的丫头而已,没有兄弟帮衬,没有外家依靠,翻不起什么大风浪。
      
      袁氏这般想着就露出了几分慈爱来,语气也软了几分道:“四丫头一向孝顺勤快,起的这般的早用过早膳了吗?”
      
      “还没呢!”沈慕媛的目光似有若无的飘向了桌上的点心,模样却还是十分的恭敬。袁氏自然发现了她的小动作,不怒反而心情更好,笑道:“我就知道四丫头饿了,那便与我一起吃吧!”
      
      沈慕媛也面上一喜,当即谢道:“谢母亲关心。”好像真的迫不及待般。
      
      其实在来之前她已经吃了些东西了,并不怎么饥饿。只是怕袁氏会把自己留下,无论做什么,总能垫个饥就是了。没想到袁氏今天心情大好,是留了她的饭,现下要吃双份的慕媛也不好明面儿上拂了主母的意。好歹她之前吃的也不算多,待会儿多消消食就是了。
      
      “五姑娘,七姑娘来了。”说话间,一石青色褥子的妇人来报。袁氏的脸上这才真正是开云见日,眉目舒展了:“快请进来。”
      
      来人一前一后,走在前头的一个头戴红玛瑙宝石镶金的簪子,挽着攒珠的珠钗,身披大红羽纱面白狐狸里的鹤氅,里头是一件桃红色攒花袄,行走间红艳艳的一片,热闹极了。
      
      后头的那个头上挽着漆光描油的髻儿,一身蜜合色棉袄,玫瑰紫金银鼠比肩褂,粗看上去不觉奢华,但手上戴得那对羊脂玉的镯子看品色就价值不菲,腰间坠的竟是一支通体碧绿的细玉管子小毛笔,行走间摇曳摆动,别出心裁。
      
      沈家大房的孩子共有七个,除却沈慕媛外,前头还有三女一子,都是原配在时妾氏生的。
      
      大姐儿慕文去年已经嫁给了一个年纪相仿的秀才。二哥儿平芝深得父亲真传,是断文写字的一把好手,去年秋闱也已经过了乡试。三姐儿慕宁养在自家张姨娘身边,身体不好也不大爱说话,除了逢年过节,沈老爹特赦已经免了她的晨昏定省。
      
      自从袁氏进门后,除她的肚子,其余的女眷皆是无所出。五姑娘和七姑娘,一个叫慕珍,一个叫慕雅,一干的个性喜好倒也应了这名字。六哥儿钰芝过了年也要参加童试了。
      
      行了礼后,沈慕珍先挑了座儿在了袁氏的右手,看了一眼还站在一边的微低着头的慕媛,出言讥道:“四姐姐好快的脚,伺候母亲比我和七妹妹的还卖力呢!”
      
      沈慕媛讪讪一笑:“我的院子比两位妹妹的远些,生怕来的太迟了,所以才出发的早些。”
      
      袁氏点点头,转而又假意板着脸嗔了慕珍两句:“亏你自己还知道,你四姐姐勤快孝顺,哪像你们两个懒骨头。”
      
      “娘就是偏爱四姐姐,比我和七妹妹这两个自己的还要亲呢!”慕珍说着抱住了袁氏的手臂,靠在她肩头亲昵地撒娇。
      
      “越发地浑说了,阖府上下哪个孩子不是我自己的?”袁氏虽嘴上斥责,但到底没推开她,抬眼看向一旁一直闷声不作气的沈慕媛道:“你也别拘着了,快坐吧!你五妹妹嘴里没个规矩,你别往心里去。”
      
      沈慕媛哪有计较的资本,低头称是,找了个慕雅下手的位子,大大方方的坐了。随即垂眼,光是捡着桌上喜欢的几样吃。
      
      食不言寝不语,四人一顿饭吃的是安安静静,各怀心事。
      
      漱完口服侍帕子擦拭过后,慕珍亲昵地拉着袁氏的胳膊撒娇道:“娘,女儿今天来还有个小小的请求,还望娘能成全。”
      
      “是何事啊?说来听听。”袁氏眉头一扬。
      
      “我听说过两日在南边打了胜仗的任老将军和威北侯爷就要回京了,女儿也想上街去热闹热闹,长长见识。”慕珍说着兴奋地两眼放光,面上泛红,好似迫不及待了般。
      
      袁氏脸色一沉:“不成!”
      “我们家好歹也是书香门第,满门清贵,怎能容许你一个女儿家家的上街去胡闹!”
      
      “哪里是胡闹了?我不过是看看罢了,身边又有家丁丫鬟护着,这天子脚下能出什么乱子啊?”
      
      见她不依,沈慕珍急了。从小到大,凭借母亲对自己的宠爱向来都是要什么有什么,顺风顺水惯了,一下子碰了壁心里自然是接受不了。
      
      “你是不晓得到那日街上的情况,里里外外那还不得被那些平头百姓围的像铁通一样啊,万一有个下人看护不利再出什么岔子,我的天爷啊,到时候你想哭都没地方哭去呢!”袁氏点着她的脑袋苦口婆心道。
      
      慕珍心里头还有不服,开口准备辩两句,只听慕雅柔声劝诫道:“姐姐就听母亲一句吧,母亲见多识广,她说的定是不会错的。”
      
      袁氏听了她这话心里头像是被熨过一样舒坦,眼角眯出了条小褶子,赞道:“到底还是我的慕雅懂事,知书达理,人又通透,这才是我们沈家的好孩子嘛!”
      
      “哼,”沈慕珍轻哼一声,被落了脸面,小性子就上来了,指着斜对角的沈慕媛说:“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想去,四姐姐也想去的。四姐姐,你倒是说句话啊!”
      
      “啊,啊?......”此时被点了名字的沈慕媛正龟缩在桌子一角慢条斯理地解决那只水晶蟹粉汤包,贸然被点到了名一脸茫然。撞上对面慕珍愤愤急躁的表情,木讷地眨了眨眼睛。
      
      “四丫头也想上街去看热闹?”袁氏将目光集中向了她问道。
      
      “我...我本来是想的,”慕媛放下碗筷,认真地点点头说:“只是后来知道了,过不了几天全家又要去云济寺烧香了,就不想了。”
      
      “为何?”
      
      “连续出门玩几天,太,太累.....”苏慕媛声音越说越小,低头红了张脸,用这个理由颇有些不好意思。
      
      “哈哈哈哈,出门玩还有怕累的!母亲你瞧见了吧,刚才你还说四姐姐勤快呢,其实啊,分明是个烧香都嫌累的大懒人!”
      
      苏慕珍毫不客气地笑了起来,乘机将此事悄悄掀过。慕媛也不再答话,只是继续低头,用眼睛去看桌上的点心盘子,数数里头还剩几个小包子,一个小包子有几个小褶子......
      
      袁氏母女三人又说了会儿话,这才把沈慕媛放了回去。
      
      园子里许多枝条都抽了芽儿,点点新绿,看上去十分可爱。
      
      “哼,这五姑娘真是讨厌,做什么都不忘要拉我们姑娘下水!”小桃边走边愤愤道,说罢还踢了一脚路上的小石子。
      
      “不过是讨些口头上的便宜罢了,无妨无妨。”沈慕媛轻轻摇摇头,并不往心里去。自从袁氏进门那天起,她就知道,面对这位出身高贵的新夫人她该换一种活法了。
      
      骄傲骨气,体面尊贵都是给掌权者留下的东西,她这样的只要里子好,关起门来,小日子过得温馨自在就应经是很不错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欢迎小天使们收藏支持啊!期待地搓搓手~
    推荐隔壁坑《冰糖爱美人》
    淮南王府的嘉禾郡主从小就是众星捧月般长大的存在,在京城顺风顺水了十几年,什么男人不是她勾勾手指头就能屁颠屁颠地滚过来?
    可回江南老家的第一天,有个白衣胜雪,不苟言笑的二愣子就让她碰了壁!

    几次撩拨不成,薛嘉禾觉得无趣了,拍拍屁股回了京城,恢复了男色环绕的生活,自然把当初那个二愣子抛之脑后。
    后来,王府被抄,薛嘉禾一下子跌到了泥里。走投无路的她被世俗的磨平了棱角和骄傲,当初那个男人高高在上,似笑非笑地盯着她,问:“薛嘉禾,你从前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我...不,不是,我只是觉得好玩...”她硬着头皮说了实话。
    男人旋即脸色铁青,一双大手捏的咯咯作响,大怒甩袖离去。
    几天后,那个说再也不想看见她的男人又出现在了她家门口,第一次破口大骂道:“薛嘉禾,给老子滚出来!老子让你玩!”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