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拜后神尊想拜天地

作者:邵年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小姐

      傍晚溶金时,人影瘦长,晏临乖乖地坐在路边,搭小石子玩,叶危时不时瞄两眼,看看他在干嘛。
      
      王政瞥他一眼:“你怎么老看你弟?专心扫地啊。”
      
      叶危拿扫帚舞两下:“昨晚你有没有听到声响?”
      
      “没有啊,怎么了?”
      
      “我房里闹鬼,撞门破窗,喊的撕心裂肺,你们都没听见?”叶危故作摇头,叹了一气,“现在的子弟也太不关心创道教主了,平素里白疼你们了。”
      
      王政颇为鄙夷地看他一眼,回忆起叶危揣手修道的懒散模样,不爱理他。但此事确有蹊跷:
      
      “那院子就方寸大,这几天来的仙道学子全住那儿,有点声音大家早起来了!你撞邪了吧?要不,去院前的庙里拜拜佛?”
      
      叶危摆摆手,自家后院都能闹鬼,说明那神佛也不可信。忽然之间,他闻到一股烟味,猛地抬头,赶紧喊道:
      
      “前面的好姑娘!小心烟灰掉地啊,这边不能抽的……哎,是你?”
      
      那天王家马车出事,有个姑娘好心帮叶危捡扫帚。此时,她慢慢走来,夕阳下,投着一抹窄瘦高挑的美人影。足蹬一双重台履,跟底很高,长发及腰,一步三停娉婷婀娜,左手端一杆花枪,神仙似的吐出一口白雾:
      
      “你就是叶危?”
      
      叶危点头。
      
      “城东庙那个人道,你创的?”
      
      叶危不好点头了,私创教派这种事有风险,他还想保留一个环卫仙的正经身份。王政拉一拉面上口罩,想溜到他身后。
      
      姑娘睨着一双凤目:“躲什么躲,王政,把口罩摘了。”
      
      叶危一惊:“你俩也认识?”
      
      “嗯……”王政只好露脸相认,“这是,姚家大小姐,姚冰,以前……订过娃娃亲。”
      
      后来王家发迹,父亲嫌姚家不能相配,又把婚约退了。姚冰个性极强,两人从小打架,每每都是他输,以致王政现在都有点憷。
      
      老是败给自己的王政突然赢了仙道大考,姚冰稍稍一查,就查出名堂了,她抽一口烟:
      
      “让我入教如何?我也想修道。”
      
      姚家只有一个儿子,父母觉得她女流之辈,早点嫁人得了,修什么道,故而不肯送她去仙道院学,她就在外边自己琢磨旁门左道。
      
      姚冰见叶危不答,也不多说,她一磕烟,草灰齐落,即将落到地上时,食指一抬,那点烟草灰便浮在空中,乖乖顺顺地凝成一团,自觉投入桶中。
      
      叶危眼前一亮,顿时求贤若渴,赶紧招揽:“姑娘这是无师自通修来的木灵气?厉害厉害!来我这当副教主如何?”
      
      王政戳戳叶教主的脊梁骨:“喂,副教主不是给我的吗?”
      
      “能者上位嘛,你就去……当个左护法吧。”
      
      “不——”王政想起童年被姚冰呼来喝去的恐惧,拼命挣扎,“叶教主,你再设一个副教主位呗,反正是副职,有多少都不稀奇,再不济,我当准教主、候补教主、教主继承人,都行的。”
      
      “你想当教主继承人?行啊,乖儿子,叫声爹来听听。”
      
      “滚滚滚。”
      
      日暮西山,环卫仙收工,叶危和王政在路上一言一语地辩起来,姚冰沉默不语地跟在后面,忽然看到身后还有一个同样沉默的白净少年,一时有点亲切,便去打个招呼:
      
      “嘿,你……不会是那个右护法吧?”
      
      晏临轻轻摇头,柔声柔气地回道:“姐姐说笑了,我哪有那么厉害?不过是教主的贴身侍从,每日干点杂活,端茶倒水暖被窝什么的。”
      
      姚冰看看唇红齿白的少年郎,再看看风流倜傥的叶危,顿时一脸了然。
      
      四人回到城东庙里,教里难得来了个姑娘,叶危将最东边最宽的厢房给了姚冰,带着晏临正准备回房,王政拍拍他的肩:
      
      “今晚不然先睡我这,你房里不是闹鬼吗?”
      
      “也是,小临危,过来,那就三个人挤一挤吧。”
      
      晏临委委屈屈地走过来,王政转身要去拿被褥,突然,后衣领被姚大小姐一指勾住,低骂一声:
      
      “人家俩人,你瞎掺和什么?”
      
      就是。晏临低着头,小小声地嘀咕。
      
      王政一头雾水,接着就见姚冰笑得眉眼和善,对叶危道:“三个人睡这么点地方,太挤了!不然他待我那儿吧,我俩从小长大,这么多年没见面,正好想叙叙旧,是不是呀,小王政?”
      
      王政背后一寒,那股寒意顺着脊梁骨冒上来,催逼着他的颈椎,点了头。
      
      叶危自然不会棒打鸳鸯,笑笑地应了,王政和姚冰走时,他懒懒地倚在门边,对王政使了个眼色:加把劲,青梅竹马,破镜重圆,好好把握。
      
      王政看不懂。
      
      晏临也站在门槛处,肤白貌美,盘正条顺,像个甜软娇糯的瓷娃娃,微笑地朝他们挥手:“姚冰姐姐,再见。”
      
      姚冰对他露出一种高山流水遇知音、唯有我懂你的笑容,手肘一用力,拽走了没眼力见儿的傻王政。
      
      叶危和晏临独处一室,共枕一床,夜里,叶危拿出行军时的作息,每一个时辰醒一次,观察躺在身侧的小子,发现他没什么异动,再倒回去。
      
      第三次醒来时,叶危看着小临危,这次他俯下了身,凑近一点,几乎贴到这小崽子的眼皮子上,仔细盯着这小鬼有没有异动。
      
      果然,不多时,就见这孩子肩膀僵硬,睫毛不安地翕动,耳根都泛起红来,叶危心中嗤笑,果然还是个毛孩子,被他这样一看,就憋不住了,他附在小崽子的耳边,冷不丁地道一声:
      
      “装睡。”
      
      热热的气息吹进左耳,晏临藏在被子里的手一下子攥紧,指甲扣着掌心,掐出四个月牙印,最后手指一根一根松开,他睁开眼睛,埋怨道:
      
      “是哥哥……哥哥一直偷看我。”
      
      “呵,还成我的不是了?”
      
      晏临低头不语。
      
      “醒了就起来,我问你,从哪来的,到我身边来做什么?”
      
      晏临还是不语,不敢说。
      
      窗外月明,皎洁的光洒在被褥上,像水银,好看、有毒。
      
      “不想说就睡觉吧。”
      
      叶危重新躺下去,盖起被子背过身去。过了一会儿,感觉身后靠了一只小毛团,奶声奶气地服软:
      
      “哥哥,相信我好不好,我不是坏人的。”
      
      叶危闭眼不答,上辈子信过太多小崽子的鬼话了,挫骨扬灰,这辈子,就不信了罢。
      
      一夜无事,晨间早起,四处走走,叶危在庙前看到王政烧香拜佛。
      
      “你求什么呢?这么虔诚。”
      
      “求你别撞邪,别闹鬼,赶紧哪来的回哪去。”王政紧张兮兮地打量叶危,评估这家伙到底有多少道德心,“你们昨天没那啥吧,那可是我的房间,要是那啥了你让我以后咋睡啊。”
      
      “啊?你大早上的说什么疯话,被附身了?”
      
      王政见叶危跟他装傻,想来应该是没那啥,心中松了口气,再看叶危,暗叹难怪,此人扫个地眼睛也要往他弟弟那儿瞟,而且两人长得又不像,却成天哥哥弟弟的腻在一起,好不肉麻。
      
      香炉燃烟,袅袅而袭,破庙里,几个斑驳的佛像耸立,来都来了也该拜拜,叶危点起一炷香,鞠了三下,抬头凝视,神佛高大,拈花微笑,慈祥地俯瞰世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桥桥执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