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拜后神尊想拜天地

作者:邵年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夜道

      夜深欢饮,大醉酒酣,三百仆从东倒西歪,睡在院落里,叶危将他们分成五组,拖进五行阵中。
      
      “王政,来,你站到中间去。”
      
      月色入户,步于中庭,王政立在阵里,金木水火土,脚下是他从未接触过的符纹。
      
      “别紧张,没什么高深的。”叶危站在他对面,盘腿而坐,托腮打量着这个舍友,“我瞧你命带富贵,就给你练金气好了。”
      
      王政赶紧摆手:“不必不必,我精气挺足的,练那么多夜里燥热。”
      
      “……黄金的金。”
      
      “哦。”
      
      五行阵启,夜风飒沓,两袖飞扬。王政抬头凝望,广袤苍穹,银华如练,月光照在庭院里,宛如积满了一池清水,澄澈透明,浸没了他,霎时间没过口鼻,却毫无窒息感,如鱼入水,周身有小小的金鳞鲤,摆头晃尾,好奇地朝他游来……
      
      一时间,王政看不见那三百人仆从,看不见叶危,也看不见王家的回廊厢屋,所见者唯清风明月,天地一我。
      
      月光如水,水中藻荇交横,原是院中竹柏影,再睁眼,金鲤化作丝丝金气,盘绕周身,王政沉息入体,眼前清明,符纹阵中三百人,月明星稀夜莺歌,远处屋脊上涂了一丝银光。
      
      初次入道,王政神清气明,正欲大发感慨,忽听一阵咯嚓咯嚓,仿佛小老鼠吱吱吱,他抬头一看,看到对面的叶危,逆着满天月华,在……
      
      嗑瓜子?!
      
      叶危坐在五行阵中,面前摆了一块小碗,时不时拎起一粒。
      
      “你在干嘛?”
      
      “啊?”叶危理所当然道,“嗑瓜子啊,我饿了。”
      
      王政几欲翻白眼:“咱这不是修道吗!你瞧瞧这清风明月的,再瞧瞧你,一点也不虔诚,我在仙道院里修道时都要焚香沐浴,盛装出席……”
      
      “你们那是后宫选美啊,还盛装出行。”叶危咬开一粒瓜子,扔进嘴里嚼起来,“民以食为天,清风明月,我磕瓜子,正好正好,修个道不要那么严肃嘛。”
      
      王政:“……”
      
      月下小鼠,咔嚓咔嚓,王政看着叶危吃瓜子,很稀松平常的样子,但他隐隐感觉到,叶危周身有四股灵气,汹涌澎湃,木水火土在空中相互撕扯,如怒号的风泼天的雨,要将阵中人吞没,却在叶危身侧神奇地互克互制,伤不到他分毫。最后打累了,变作四只小羔羊,乖顺安静,月光里,融进那磕瓜子的左右手,消失不见。
      
      叶危把瓜子壳垒成一堆,指了指:“记得啊,湿垃圾。”
      
      “用得着你说?你垃圾分类还是我教的。”王政道,“好了好了,你吃饱喝足快睡觉去吧,这里我来收拾。”
      
      “哎呀!那真是太谢谢了。”叶危笑兮兮地站起来,拍拍尘土,“对了,你待会再扫扫地,把这五行阵擦了,明天徒儿要好好考啊,为师等你好消息!”
      
      王政嘁了一声,拿出院角扫帚,开始收拾院落。
      
      叶危大摇大摆住进王家最华贵的客房,从怀里掏出储物戒:“小家伙,快出来,你哥给你留了点瓜子,要吃吗?”
      
      白嫩嫩的小少年钻出来,懵懵懂懂,有点害怕地望着陌生的屋子,他转过头来,唇红齿白,白里透红,乌黑羽睫直望着叶危,脆生生地叫:
      
      “危哥哥……”
      
      叶危心脏一窒,这可真是要命了。
      
      化身小孩的晏临趁他不备,一下子钻进怀里,搂着哥哥的胳膊,叶危把瓜子递过来:“要吃吗?”
      
      “我不吃瓜子。”晏临把自己埋进哥哥的衣襟里,“我想吃哥哥。”
      
      “嗯?”叶危一怔,想想可能是自己听错了,笑道,“你想要哥哥剥给你吃啊?”
      
      晏临抿抿嘴,沉闷地嗯了一声。
      
      “哎,真是个小娇气。”叶危叹气,任劳任怨,“好好好,哥哥就剥给你吃。”
      
      夜半中庭月来风,闲敲瓜子落灯花,窗外凉风吹起叶危的发梢,有几缕飘到眼前,晏临忽然羞了一下,他伸手捏住那几根发丝,偷眼望叶危,悄悄地想:
      
      其实,我想剥了哥哥吃。
      
      一无所觉的叶危,剥出白生生的瓜仁,喂到小少年嘴边:“啊,张嘴咯。”
      
      晏临故意把嘴张大一点,凑上去,含住瓜仁,再含住一点叶危的指尖,又快又轻地吮吸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嚼起瓜子:
      
      “哥哥真好吃!”
      
      “是吧,王家这瓜子炒的真香,还要吗?”
      
      “要!”
      
      晏临缠着叶危,要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把那瓜子一粒粒都吃完。
      
      叶危指尖微湿,拿巾帕擦拭了一下,不以为意。
      
      入夜时分,叶危脱去外袍,忽然,袖子被小临危扯了扯:“哥哥,这里没有别人,能不能别把我关到储物戒里,那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好害怕……”
      
      晏临低着头,像耷拉耳朵的小兔子,眼睛都要红起来:“我……我能跟哥哥一起睡吗?好吗,危哥哥?”
      
      叶危心想,这谁顶得住啊,他把被子掀开:“好好好进来吧,哥哥抱着你睡就不怕了。”
      
      “嗯!”
      
      晏临开心地钻进被窝里,像他小时候那样,抱住哥哥。叶危只穿了一件单衣,很薄、很薄,晏临紧紧地贴着他,几乎能勾勒出哥哥的一切。
      
      黑夜里,他睁开一双雪亮的眼睛,悄悄把手移到叶危的腰上,头埋进他的颈窝里,大口汲取哥哥温暖的气息,不知不觉,偷偷露出得逞的微笑。
      
      次日,叶危难得睡了个懒觉,醒来时,暖光照床头,怀里粘着一只乖巧弟弟,恬静可爱,他捏捏他的小鼻子:“小家伙,起床了。”
      
      晏临一夜没合眼,哥哥紧紧贴着他,那么近那么近,闭着眼睛躺在他怀里,他已经无法再像幼时那样睡着了,此时故作睡眼惺忪,迷蒙姿态。
      
      王家仆人端了早茶点来,在门外候着,见了叶危,喜笑颜开:
      
      “二少爷今早儿真去仙道院参加大考了!您是他朋友吧?哎呀,还是朋友说话少爷会听!您且在这待一天,等少爷考回来,我们老爷重重有赏!”
      
      叶危笑一笑,晏临故意做出怕生的模样,用被子把自己紧紧包住,躲起来,过了一会儿,那仆人便知趣地退下了。
      
      “出来吧,茶点很不错,你尝尝。”
      
      晏临打开被子,冒出一个头,看到叶危半倚着雕花窗,慵懒地曲着腿,发未梳,随意地散在身后,单手握着青瓷盏,腕如玉,茶盏上白气如雪,哥哥低下头,轻轻吹了吹,浮起的白气氤氲着,眉眼朦胧,就在这时,叶危转过头,朝他一笑。
      
      咻地一下,晏临把被子一合,又钻回被窝,像缩回洞里的小兔子,他双颊绯红,心跳飞快,整个人腾地热起来……
      
      哥哥真好看啊。
      
      外边的叶危,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过了一会儿,见这孩子磨磨蹭蹭地跑出来,小脸红扑扑,躲在一边安静地吃糕点。叶危看他那样子,噗地笑了:
      
      “别这么干巴巴的吃,小心噎着你,过来,喝点茶。”
      
      王家仆人事先不知叶危还藏了个弟弟,杯盏只有一个,叶危倒茶,清冽澄澈,香沁肺腑,他将自己喝过的杯沿转到另一边,递过去。
      
      晏临接着,小声道谢,用余光观察叶危,趁哥哥一不注意,把杯沿又调过来,对着哥哥喝过的地方,抿上去。
      
      他不啜香茗,就啜着那个青瓷杯,久久不离嘴。
      
      此时叶危正眺望窗外,青竹绿柏,斜风细雨,呼息间,潮湿气,有润过泥土的芬芳。不多时,忽听外边王府一片喧闹,吵吵嚷嚷间,似乎是二少爷回来了!
      
      他瞧了瞧日头,现在还不到中午,一个时辰之内,王政就把所有来参加仙道大考的人全部打败,当之无愧第一名!仙道院设有大考一来,从来没有人能赢得这么快,简直是天纵奇才!
      
      王大人狂喜,自家儿子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整个王府沸沸扬扬。叶危听着外面的动静,笑意更甚,晏临捧着青瓷杯,小心翼翼地走过来:“哥哥,你……你喝一口吧。”
      
      叶危拿过茶杯,微蹙眉:“你真的喝了?还有这么一大杯。”
      
      “我……我喝了。我胃口小,喝不了那么多,哥哥……喝吧。”
      
      晏临低着头,面红心跳,偷偷去看哥哥,叶危却没想那么多,他端起那青瓷盏,无知无觉地,就着刚才晏临碰过的杯沿,抿了一口:
      
      “嗯,这茶很香。”
      
      晏临附和地点头,笑靥如花,嘴角边,泛起两点小梨涡。
      
      “王政这家伙考完了,我得会会他去,你在这等我。咦,你怎么这么高兴啊?”
      
      叶危好奇地看过来,一边说,一边又抿了一口茶。
      
      晏临看着哥哥咕咚咕咚,就着那杯沿喝下去,笑得更为灿烂,但他就只是这么开心地笑着,怎么也不说话。
      
      叶危一杯喝尽,跨出门槛,晏临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偷偷捧起那只青玉盏,轻啜着哥哥喝过的杯沿,害羞地低下头,指尖如雪,颊边红霞。
      
      窗外落了雨,雨后犹余叶底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晏临:和……和哥哥间接接吻了!好几次!!!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独りんぼエンヴィー 2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