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的娇软情人[穿书]

作者:雪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她一移开,如同按了暂停键的四周又开始嘈杂起来。
      
      陆辞迅速起身,看也没看她,转身就出了大堂。
      
      校长一群人立即跟了上去。
      
      姜姜揉了揉小腹,随后寻向白梓荨。白梓荨也正好向她走了过来。
      
      白梓荨的头发有些凌乱,胳膊肘上有几道擦伤。
      
      “我带你去医务室。”姜姜拉住她。
      
      “你怎么样?”白梓荨问道。
      
      “我没摔着,咱们赶紧去医务室吧。”
      
      一道粗声突然插进来。
      
      “先别去医务室了,赶紧去给陆总道个歉啊!”胖胖的院长急道。
      
      姜姜闻言,拢起眉。
      
      这事儿虽然不是她故意的,但也是她的错。她应当去给陆辞道歉。
      
      可是她又不想见到他,不想与他接触。
      
      但如果不去道歉的话,他那睚眦必报的狠厉性格,难保他不记上她。
      
      “我和你一起去。”白梓荨说。
      
      姜姜拒绝,“你去医务室。”
      
      “别说了别说了,快点跟我走吧,好不容易把人家请来,结果弄出了这么一出事儿!”院长紧皱着眉。
      
      等姜姜和院长走出大礼堂,只看见几辆车子驶出了校园大道。院长立刻拿出手机打了通电话,电话打通后一边点头一边应好。
      
      他挂掉电话,对她说:“走吧。”
      
      明亮的包间里,顶上挂着的吊灯以黑色纤网覆盖着,透出开的光芒映染着四壁。
      
      左右两面墙壁垂着白色宽条流苏,另两面镂空雕刻着暗纹。
      
      坐在圆桌边最中央的男人面目沉静,眉间疏淡。
      
      围在桌边的几个人无一不说着奉承的话。
      
      突然,包间门被推开。
      
      胖胖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小姑娘。
      
      小姑娘穿着粉白半身裙,身形娇小玲珑,长长的头发束在后面,露出巴掌大的小脸。
      
      水晶吊灯的彩光从她头顶流淌到她脸上,肩上,最后到她的裙摆上。
      
      校长认出这小姑娘是谁,向她招了招手,“快点来跟陆总道个歉。”
      
      姜姜瞥了瞥陆辞。他没有看她,白皙修长的指间夹了一根烟。
      
      见她没动,院长推了她一把。她趔趄两步,站好后,直视过去。
      
      “陆总,对不起,我刚刚不是故意的。”
      
      不知怎么的,她现在处于一种异常冷静的状态。
      
      陆辞没有说话,仿佛没有听到一样。
      
      校长干干地咳嗽两下。
      
      陆辞终于正眼瞧她。
      
      稀薄的灰雾在他指间缭绕挥散,许久后,他动了下唇,嘴里吐出了一个字,“坐。”
      
      “来坐来坐!”校长赶忙道。
      
      此时院长坐到了校长旁边,整张桌子上现在只剩下一个空余位置。
      
      姜姜看了看那位置,猜不透陆辞想要干嘛。
      
      “磨蹭什么呢!”校长似乎有点不悦了。姜姜握紧拳头,走了过去。
      
      她一入座,就有人给她倒了一杯酒,“快敬陆总一杯,给陆总赔个罪。”姜姜端起酒杯,面向陆辞。
      
      “陆总。”
      
      他微转过脸,眉眼清冷,唇形单薄。
      
      “我敬您一杯。”她说完,仰头一口饮尽。
      
      喉管中升起一阵热辣,姜姜咧开嘴。
      
      过了半会儿,她觉得不对劲了。
      
      面颊上热热烫烫的,眼前昏花起来。她强忍住想要闭眼的欲望。
      
      姜姜本身的酒量不错,因为她爸爸喜欢喝酒,她小时候跟她爸一起喝,长大后都习惯性当饮料喝的。
      
      她以为她穿过来了,虽说身体不一样,但感官应该还是相同的,酒量应该也不会变。
      
      所以刚刚让她喝酒,她二话不说就喝了。但是却没想到根本不是她以为的那样,而且这具身体好像根本就沾不了酒。
      
      脑袋晕晃晃的,视野里开始变得昏蒙不清起来。
      
      “不好意思,我有点————”姜姜还没说完就消了声,一头栽在了桌子上。
      
      “这这这……”校长不禁皱眉,他给院长使了个眼色,让他把人送回学校去。
      
      院长起身拍了拍她。她轻哼着,朝他靠过来,他挡了挡她,她就立马往另一边靠。他正要阻止,她就已经整个身体挨过去了。
      
      “哎!”
      
      她的额头抵在了陆辞肩膀上。陆辞拧眉,要把她甩开时,她却圈住了他的脖子,轻轻地唤了一声,“爸爸……”
      
      乖乖巧巧的一声“爸爸”,软绵清糯,带着醉后的娇憨。
      
      陆辞停住甩开她的动作。
      
      呼吸间是女人清浅的甜香,夹杂着微淡的酒香。他搁下烟头,偏移过视线,看向她。
      
      她的颊边升起两团圆圆的红晕,红唇莹润泛着水光,黑长的睫毛微颤着,在眼底印下两扇剪影。
      
      “哎呀,陆总!”院长急忙要把姜姜拉开,却怎么也拉不动,这小姑娘看着瘦弱,力气还挺蛮实。
      
      站在陆辞身后的助理也急忙来拉她。助理额上冒出了一层汗,陆总极为厌恶与别人身体碰触,这小姑娘怎么这么大胆哪!
      
      两个人拉扯半天也没把她弄开,就在这时候,静默了许久的陆辞忽然抬手。
      
      助理以为他要把这小姑娘摔开,却没想到他说:“没事。”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助理讶然,然后退到了后面去。
      
      校长若有所思地瞟了眼姜姜,而后笑了一笑,又开始说起别的话来。
      
      姜姜蹭了蹭陆辞的肩膀,不舒服似的往下滑着,最后头枕在了他腿上,两只手并拢,合到右颊处,“爸爸……”
      
      助理在后面看地冷汗直流,不知道陆总今天这么反常是要干什么。
      
      包间里烟酒气味萦绕不止,而从下方漂浮上来的馨香却将这刺鼻的烟酒气冲淡,冲散,直至完全被压制消散干净。
      
      陆辞鼻翼微张,指尖是柔顺的发丝。上下睫缓慢地开合一下,他看到膝盖上枕着的人的手背。
      
      白嫩的皮肤上潜着一层很淡的淤青。
      
      眉峰顿时下陷,黑漆漆的眼瞳里有什么东西碎裂开又凝聚起来,他一把推开了腿上的人。
      
      “砰!”
      
      姜姜只觉额间一阵疼痛,这疼痛将她从昏蒙的状态中拉了出来。她扶着额,发觉自己竟然斜歪在桌子上。
      
      指甲使力刺着指肉,让自己更清醒一点。她对校长说:“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去。”
      
      校长暗地里瞅了瞅陆辞,清了下嗓子,“去吧。”
      
      得到首肯,姜姜立即逃也似的快速出了房间。
      
      一出了包间,她就倚住墙,等待着那阵眩晕感过去。
      
      墙面冰凉,刺激着她昏沉的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意识彻底回笼后,她从这里离开。
      
      回到宿舍时已经下午两三点了。她仰躺在床上,缓着酒劲儿。
      
      白梓荨本来想问她事情怎么样了,但看她躺在床上好像睡了过去,就把话咽了下去。
      
      临近傍晚,姜姜才慢拖拖地从被子里拱了出来。
      
      她去洗了个澡,把身上残留的浑浊的烟酒味冲刷干净。
      
      “你还好吗?”洗完澡出来,白梓荨走近问她。
      
      姜姜点头,表示没事。
      
      “那个陆总,没有为难你吧,他看起来很……”
      
      “没有。”
      
      白梓荨松了口气,眼里的担忧之色瞬间褪却,“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对了,你洗澡的时候,我给你打了份饭回来,你要不要吃点?”
      
      说着她就把一个纸盒拿到了姜姜这边。姜姜凝着她,心潮起伏不定。白梓荨只不过与她相处了几天,她为什么这么关心她。
      
      果然是心地纯善的女主啊。
      
      说起来,她是不是要帮一帮白梓荨。
      
      毕竟她可是女主,以后还是她哥的老婆。
      
      要是陆辞没有喜欢上白梓荨的话,后面白梓荨和她哥之间也不会发生那么多破事儿。
      
      她想了想,仔细回忆了下小说剧情。
      
      小说里白梓荨正式与陆辞有交集是在白梓荨与姜沉璟被拆散后。
      
      白梓荨与姜沉璟分手,如被抽了魂般在大街上走着,险些被陆辞的车撞上,由此遇到了陆辞。
      
      如果不他们俩被拆散,白梓荨就不会差点被车撞上,那么也就不会被陆辞注意上。
      
      被拆散的主要原因是她妈,沈彩蓉。沈彩蓉本来就看不起白梓荨的身世,又加上姜姜经常在她面前说白梓荨的坏话,所以她对白梓荨非常不喜。
      
      姜姜眯了眯眼,心中有了计划后,她接过饭盒,“吃,吃,谢谢你,这饭多少钱,我把钱转给你。”
      
      “没多少钱,算我请你的吧,我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随便买了些。”白梓荨转身去了自己的桌位,然后把帘子拉上。
      
      姜姜看着素白的帘子,半晌后,她抬起饭盒。
      
      今天只吃了早上一顿饭,她早就饿了。她把饭盒打开,里面的菜竟然都是她喜欢的。
      
      她不禁再次望向封闭好的帘子,唇间缓缓扬起微末的弧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叫爸爸啊哈哈哈哈哈哈,提前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