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的娇软情人[穿书]

作者:雪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含入v公告)

      姜沉璟走近,眼光滑转到她手中的袋子上。姜姜无端地感觉拘束和紧张。
      
      有一种做错事被老师严厉地盯着要盘查她的错觉。她攥紧袋子,咳了咳,就要走开时,姜沉璟道:“拿过来。”
      
      往常沉静无澜的眸子里潜起略微凌厉的威压,沉沉的语气让姜姜心肝一颤。
      
      她觉得莫名,旋即把袋子递给他。
      
      姜沉璟垂眸,瞥了眼袋子里的东西,语气恢复正常,“朋友的?”
      
      “嗯。”
      
      “什么朋友。”他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
      
      姜姜有些不喜欢他这种像在审问犯人似的语气。
      
      “就……学校里认识的朋友。”她一把抢过袋子,噔噔噔地上了楼。
      
      姜沉璟抬头,看着她急冲冲的背影,而后问佣人,“谁拿来的?”
      
      佣人瞧见他神色有些暗,战战兢兢道:“是……是快递过来的,不知道是谁。”
      
      他嗯了声,让她离开。
      
      姜姜愤愤地把袋子掷到地上。
      
      陆辞还真是个神经病。
      
      明明都已经给他送过去了,他又把它还回来。
      
      不是他自己要的这衣服吗。
      
      姜姜挠了挠头,不再想这些,打开电脑开始刷网课。
      
      当手机屏幕里再次显出陌生号码时,姜姜没有立刻接。
      
      与昨天的号码不一样。但是她有一种直觉。电话是陆辞打过来的。
      
      她不接。
      
      电话没再响了。姜姜正要把这个号码也拉入黑名单时,手机里突地收到了一条短信。
      
      看到短信内容,姜姜不禁咬牙。
      
      她转过头,看向地上的袋子。
      
      这陆辞是在玩儿她吧?
      
      他要她把衣服重新送到他那里去,并且强调了要“亲自”。
      
      姜姜把衣服拿起来,思量了很久。
      
      最后,她提起一口气,出了卧室。
      
      落日余晖散落在高楼上空,如同破碎稀释了的颜料,一截一截地染上楼窗。
      
      姜姜仰头看着前方的大楼。
      
      “御风集团”四个大字遮住了眼帘。她有一种站在高山下,如蝼蚁一样仰望着山峰的感觉。
      
      她提着袋子进去。
      
      大厅里人来人往,姜姜径直走到前台,“您好。”
      
      前台工作人员看见她,问她有什么事。
      
      “这是你们陆总的东西。”姜姜把袋子放到柜台上。
      
      “陆总的东西?麻烦您等一下。”工作人员拨通了一个电话。
      
      工作人员打完电话,仔细看了看姜姜,而后脸上的笑容加深,“小姐,请随我来。”
      
      姜姜皱眉,“我把东西给你,你给你们陆总就行了。”
      
      “是这样的,陆总让您送上去。”
      
      姜姜眉蹙得更紧了,她摆摆手,“我有事。”说完她直接就走。
      
      却被工作人员急急拦住了,“小姐,陆总让您上去。”
      
      “我说了我还有事要做,你把他的东西拿给他就行了。”
      
      “陆总让您把他的东西送上去。”工作人员仍然不让她走,眼里带着微末的为难和恳求。
      
      姜姜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放在台子上的衣服,最后咽了咽气,“走吧。”
      
      工作人员立马带着她往前走。
      
      电梯到达最顶层,姜姜跟着工作人员出了电梯。
      
      “前面就是陆总的办公室。”工作人员指了指前方。
      
      “这里就是了。”
      
      工作人员微笑着,从她身边走开。姜姜看着眼前的门,站了好半天不动作。
      
      周围仿佛有冷风吹过来,灯光在她眼里也开始变得惨白。姜姜犹如立在悬崖顶端,往前一步就是粉身碎骨。
      
      她为什么要来。
      
      因为她怕这件事没完没了。
      
      按照他的要求,把他的衣服彻底还给他,以后他们就再无干系。
      
      她平复着呼吸,正要敲门,门却轻轻一响,自己开了。姜姜察觉到什么般,抬眼看到门顶上的摄像头。她连忙低头,踏出一步,进了去。
      
      一进去她迎面就袭来阴凉的冷意。她不受控制地哆嗦了下,想要马上退出去,门砰的一声闭上了。
      
      她舔了舔唇,向前走了几步,一眼看见了坐在长桌后面的陆辞。
      
      他单手抵着额侧,淡淡地看着她。
      
      姜姜鼓了鼓气,三两步走到长桌前,“陆先生,你的衣服。”她把袋子放到长桌上。
      
      陆辞把笔搁下,一看到他的动作,姜姜立即道:“陆先生我有急事要做,告辞。”
      
      她迅速步至门边,搭上把手,然而却拉不开门。
      
      使力拉了拉,依然拉不开。
      
      姜姜握紧把手,回头,见陆辞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陆先生,请你开一下门。”
      
      “姜姜。”
      
      姜姜心底发麻。他念着她的名字,如同将这两个字含在唇边,一个字一个字磨出来的。
      
      她很抵触他叫她的名字。
      
      “陆先生?”她保持着平静。
      
      “坐。”
      
      姜姜:“我有事情要做。”
      
      “不想出去了?”他睨着她,吐字轻然却隐含着森冷。姜姜听他这话的意思是,想要他开门,必须先听他的话。她恨不得冲上去一巴掌拍到他脸上。
      
      指甲刺着手心,她慢吞吞地在斜对面的软座上坐下,双拳曲在膝盖上。
      
      不一会儿,门被打开,陆辞的助理抱着一大包东西进来。
      
      助理看到姜姜,直接把那一大包东西放置到她旁边的小桌上,随即出去。
      
      姜姜看着白色塑料袋里的薯片,继而斜眼看向陆辞。
      
      “吃。”他说。
      
      她没有动。
      
      陆辞眉间聚起褶皱,“不是说喜欢?”
      
      那一瞬间,姜姜心中有万千思绪飞过,全部绞和纠缠在一起,她无从理清楚。
      
      “不想吃。”她回了一句。
      
      陆辞点了点桌面,“手机拿来。”
      
      “干什么?”
      
      “拿过来。”
      
      姜姜忍不了了,第一次对他说话语气强硬:“开门。”
      
      陆辞看着她变得棱角锋锐的脸和她微微起伏的胸脯,唇边扬起几不可见的弧度。
      
      “要出去,可以。”
      
      她离开软座,直直迎视着他,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手机。”他向她伸出手。
      
      “你要我手机干什么?”
      
      “嗯?”他眯起眼眸。
      
      姜姜与他僵持了许久,她掏出手机,丢给他,“我可以走了吗?”
      
      手机他要拿去就拿去吧,她再买一个就是。他拿起她的手机,在她手机上划了几下,然后又还给了她。
      
      姜姜迟疑地把手机从他手里接过来,他对她的手机干了什么?她把手机塞进兜里,说:“开门。”
      
      不知他按了哪里,门吱呀一声开了。姜姜迅速向外走。
      
      “站住。”
      
      身后传来他的声音,“东西带走。”
      
      姜姜回头,见他看着小桌上的薯片,“陆先生自己留着吧。”她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办公室外的助理见她这么快就出来了,伸长脖子望着她的背影,而后又瞅了瞅紧闭的门。
      
      他啧啧几下。他跟了陆总这么久,就没见过陆总身边出现过哪个女人。
      
      原本他还偷偷猜测陆总他是不是那啥来着,没想到啊没想到。
      
      他在脑海里回忆着那个叫姜姜的女孩的样貌。
      
      小小的,秀致可爱而已。
      
      原来陆总好这口啊。他又啧啧了几声。
      
      一路下来,直到出了大楼,呼吸到外面的烟尘气,姜姜的心跳才稳定下来。
      
      她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却又像是不明白。
      
      纷乱的思绪在脑中越缠越乱,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把那些思绪全部镇压到心底后,急速从这里离开。
      
      姜姜在玄关换鞋的时候,听见姜沉璟道:“去哪儿了?”
      
      他靠着沙发,手里捏着报纸。
      
      她现在很烦乱,谁也不想应付,“没去哪儿。”
      
      姜沉璟察觉到她的情绪有些不对,长眉微拧,“怎么了?”
      
      把鞋子放好,姜姜直起腰,缓了缓气。
      
      她不应该把对陆辞的情绪撒到姜沉璟身上。她甜甜地笑了笑:“饿了。”
      
      他狐疑地扫视着她,镜片后的眸子如潭水不见底。
      
      “我去吃点东西。”她觉得累,才应付完陆辞那个变态神经病,回到家里来还要装成别人,还要抑住不好的情绪去应付他。
      
      神经每一刻都紧绷着,要讨好男主,不能让男主讨厌她。
      
      活得跟旧时代的奴隶一样。
      
      她真想站在楼顶大叫几声,把憋在心里的不快全部吐出来。
      
      姜姜端了些水果到房间她机械地往嘴里塞着水果,木桩子一样定在椅子上,全身上下只有腮帮在动着。
      
      许久后,她扑到了床上去。
      
      把被子蒙至头顶,整个人裹在被子里,她憋着喉咙在被窝里嗷了几声。
      
      晚上吃饭时,沈彩蓉发现姜姜低低地扣着脑袋,也不夹菜,她问她:“姜姜,没胃口?”
      
      “刚刚吃了些东西,所以我不太饿。”姜姜扯了个笑。
      
      “不饿也吃一点,吃饭的时间不吃饭,别伤了胃。”
      
      “嗯。”
      
      沈彩蓉给她盛了碗汤。
      
      “谢谢妈。”
      
      “哦,对了,”沈彩蓉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明天顾家老爷子七十大寿,咱家得去祝寿,你也要去。”
      
      姜姜点点头,把汤喝完后,放下汤匙,擦了擦嘴。她抱起脚边的阿宝,说:“我带阿宝出去转转。”
      
      阿宝蹭了蹭它,毛茸茸的耳朵软软的。圆滚滚的身体歪到她怀里,像一个肉球。
      
      她和阿宝走开后,沈彩蓉低喃着:“真是奇了怪了,阿宝跟姜姜怎么这么好了……”
      
      听到她的低喃,姜沉璟眼神微闪。
      
      ——————
      
      当姜沉璟的车再一次停到姜姜面前时,她眉峰一动,“你不去公司?”
      
      “八点。”
      
      八点上班,现在才七点。
      
      姜姜摇头:“周叔送我去,你去公司吧,免得折腾。”
      
      他抿了抿唇,静默良久后,车子从花圃前驶开。姜姜握紧书包带子,撤回视线。
      
      到学校才将近七点四十。她早上后两节有课,本来可以不来这么早的,可是她不愿闷在家里,所以才早早地就来了学校。
      
      宿舍里只剩下白梓荨,其他两个室友去吃早饭了。
      
      “怎么来这么早?”正在被英语的白梓荨摘掉耳机。
      
      姜姜揉了揉肩骨,“不早了。”
      
      “吃饭了吗?”她问白梓荨。
      
      “吃了,你呢?”白梓荨问完又觉得自己问得多余。她从家里出来肯定是吃了的。
      
      姜姜点了点头,又说:“我睡一会儿,等下上课我要是没醒,你叫叫我。”
      
      “好。”
      
      姜姜做了个梦。
      
      梦里的她被姜沉璟揪着衣领,鞋子离开地面,她腾到半空中。
      
      “你是谁?”他说。
      
      姜姜心慌意乱,“我是姜姜啊。”
      
      “你不是。”他凑近,温凉的气息如刀割在她脸上。
      
      “我是。”她的嘴唇颤动着。
      
      “她不是姜姜。”
      
      忽然,有一道声音传到耳畔。
      
      她艰难地转过头,看到了一女孩。
      
      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
      
      女孩挽住姜沉璟的胳膊,细声细气,“哥哥,我才是姜姜,我才是你的妹妹,她是假的!”
      
      沈彩蓉和姜柏海出现在女孩后面,冷冷地看着她。
      
      脖子被他掐住,她喘不上气,费力地掰着他越掐越紧的手指。
      
      就在她要窒息的时候,她惊呼一声,醒了过来。
      
      姜姜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额头上全是汗。她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仿佛能感受到梦里被掐住脖子的疼痛。
      
      怎么会做这种梦。她拍了拍头。
      
      不能让他们知道她不是姜姜。
      
      可是她的身体又确实是姜姜的,只是换了个芯子而已。
      
      他们就算对她起疑,只要她不承认,他们也不会把她怎么样。
      
      可是她还是不能让他们起疑,特别是不能让姜沉璟起疑。
      
      她想远离开他们。
      
      只要远离开他们,她就可以做自己了。
      
      姜姜抓紧被子。
      
      大学还有两年多,读完大学她就找个远地方的工作,离他们远远的。
      
      打定主意后,姜姜心里轻松了很多。
      
      下午阳光热辣,晒袭着塑胶跑道。姜姜避到树下,拧开盖子喝水。
      
      下午体育课。
      
      白梓荨跟她的体育课选的不一样,原身选的是啦啦操,白梓荨选的是乒乓球。姜姜隔着老远看她们打乒乓球,也想和她们一起打乒乓球。
      
      她扯扯及膝的小裙子,现在只想把这裙子换下。
      
      跳啦啦操规定要穿的小裙子有些艳,她极为不喜欢。
      
      可是老师规定必须要穿,她也不能不穿。
      
      她仰靠着树干,树叶缝隙里漏下阳光,散落在她身上。她往旁边挪了挪,突觉迎面滚来了一个篮球。
      
      姜姜拦住篮球,捡起来。
      
      穿着白色球服的男生走向她,微湿的额发随着他走过来的动作轻晃着。
      
      “你的球?”姜姜抬起篮球。
      
      “嗯。”男生看着她,清俊的脸上滴着汗。
      
      “给。”姜姜觉得他有点眼熟,忽的想起来,他是昨天坐在她旁边笔掉了的男生。
      
      男生拿过球,小跑着朝篮球场而去。他到了篮球架下,把球扔给旁边的人,然后自己倚在了球架下。
      
      他单腿屈起,慢慢地转过眼,看着某一处。
      
      “不打了?”刘周把球踢到一边,对着倚靠在架子边上的顾远道。
      
      顾远不知看着哪里,耳尖有些红红的。
      
      刘周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瞥到了远处树荫下的纤细身影。
      
      他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想起刚才篮球飞出去,顾远追上去踩住篮球,正要抱起篮球回来时,他却忽然停住,然后脚一踢,把篮球踢到了树荫那边。
      
      原来树荫那里有佳人哪,他就说顾远怎么莫名其妙地把球故意踢过去。
      
      “挺漂亮的啊。”刘周吹了声口哨。
      
      顾远的耳尖更红了。
      
      上完体育课,姜姜回宿舍洗了个澡,洗完澡,她记起沈彩蓉说明天要去那什么宴会。她对白梓荨道:“梓荨,明天我有点事,不能带你去我家了。”
      
      白梓荨擦着头发,“以后再说吧,我最近也没有时间。”
      
      其实她已经后悔了。
      
      当时就不该答应姜姜去她家。
      
      自从从舅母家出来之后,她意识到她现在没资格也没时间去想那些事情。
      
      身份的天差地别让她清清楚楚地认识到,能有一个姜姜这样的朋友就已经是上天对她的馈赠了,她怎么敢还去奢望别的。
      
      那让她心脏悸动发颤的人,她配不上。她从来没有这么深切地体会到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句话是个什么意思。
      
      她撇去那些让她自己都觉得羞耻的心思,为自己曾经动过那样的心思而感到羞愧,她有些对不起姜姜。
      
      姜姜诚心诚意邀请她去她家,而她答应她却是为了别样的心思。
      
      “对不起,姜姜。”
      
      不向她说声对不起,她觉得难受。
      
      “跟我说对不起做什么?你又没什么对不起我的。”姜姜奇怪。
      
      白梓荨唔了下,没再吭声了。姜姜挑了挑眉。
      
      ——————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沈彩蓉摸着床上的长裙,满眼赞叹。
      
      姜姜:“好看。”
      
      “穿上试试。”
      
      “明天再穿吧,我有点累。”
      
      “诶,好,那你休息,我这就出去。”
      
      沈彩蓉轻轻拉上门。
      
      姜姜轻抚着床上的长裙。
      
      浅白色的裙摆上绣着繁复精致的花纹,蓬起的袖口镶了许多亮晶晶的珠子。
      
      她一回到家,沈彩蓉就连忙拉着她去她房间,把这条裙子拿给她看。说是明天参加宴会穿。
      
      还好不是粉色。姜姜抵着太阳穴,她对粉色本来不喜欢也不讨厌,但是穿多了各种粉色的衣服后,她不自觉地有些厌恶这种颜色了。她把裙子收起来,放到衣柜里。
      
      明天的宴会她不想去。
      
      然而她又不能不去。
      
      稍微洗漱了下,她抵不过困意睡了过去。
      
      第二天,沈彩蓉下楼,看见丈夫和儿子都坐在客厅看报纸,她抱着阿宝坐到他们旁边。
      
      过了片刻,沈彩蓉望了望楼上,姜姜怎么还没弄好。
      
      她摸着阿宝的毛,对着儿子道:“沉璟,你去催催你妹妹。”
      
      姜沉璟闻言,把报纸放下。
      
      姜姜一打开门就看见外面有个人。她吓了一跳。
      
      “哥。”她走出来。
      
      姜沉璟没说什么,先她一步下了楼梯。姜姜撑着扶手,她穿着高跟鞋,生怕没踩稳,摔下去。
      
      几乎曳地的裙子慢慢地扫过阶梯上铺着的地毯,姜姜一只手把裙子提起来。
      
      “我就说这裙子适合你。”沈彩蓉说。
      
      浅白色的长裙贴着姜姜玲珑纤细的腰肢,如同雪地里绽开的雪莲。
      
      她画了淡妆,头发绾在后面,耳后落下几缕,柔软墨黑,垂在肩上,平添了几分温婉。
      
      姜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阿宝猛然扑到她怀里。她抱稳它,“阿宝。”
      
      “你看你妹妹多漂亮,是不是,沉璟?”沈彩蓉转向姜沉璟。
      
      姜沉璟看也没看姜姜,只嗯了声。
      
      “我们走吧。”沈彩蓉挽住她。
      
      到达顾家大宅时,姜姜被沈彩蓉叫醒,她才知道自己竟然在车上睡了过去。她晕晕乎乎地下了车,没意识到自己穿的高跟鞋,脚后跟崴了下。
      
      小臂一紧,有人稳住了她。她站好,“谢谢哥。”
      
      姜沉璟松手,皱着眉头,说:“走路当心点。”
      
      她嘿嘿笑了笑:“没注意,没注意。”
      
      然后赶紧跟上了沈彩蓉。
      
      宴会大厅里衣香鬓影,热闹却不嘈杂。
      
      巨大的水晶灯吊在顶上,每个人身上都被染上灿灿的光芒。
      
      姜姜待在角落里玩手机。
      
      沈彩蓉和姜柏海带着她给那顾老爷子拜了寿之后,姜姜就从他们身边走开了。她刷了许久的手机,觉得有些无聊了。
      
      她远远地看了大厅中央一眼,见她哥身边围着许多穿着打扮艳丽奢华的女人。
      
      女人们个个跃跃欲试,脸上俱是兴奋与仰慕。
      
      而她哥表情冷淡,与她们保持着距离,谁也没有搭理。
      
      看着那些漂亮的女人,姜姜哎了声。
      
      男主是属于女主的,你们别费心思了。姜姜又低头开始玩手机。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见一阵低低的骚动,好像是有人来了。她没怎么在意,依然低着头。
      
      “是陆氏集团的继承人诶,好帅啊!”一旁有些激动的女声渡到她这里。
      
      姜姜浑身一凛,她抬起头,隔着人群,瞥到了正缓缓进来的陆辞。她急忙收起手机,四处看了下,从镂空门穿过去,来到了爬满花的阳台上。
      
      她真是怕了他了。
      
      怎么到哪里都能遇到他。
      
      阳台这里被挡着,在大厅视野的死角,姜姜安心地待在这里,等到沈彩蓉叫她走了她再出去。
      
      阳台上面摆了很多花盆,下面连着一层层的花腾,花朵在彩灯的照耀下好看至极。
      
      姜姜拨了拨花瓣,软软嫩嫩的,馥郁馨香。
      
      “喜欢它吗?”
      
      一道男声骤然响起。姜姜偏过头,惊讶地看着对面的人。
      
      男生走到她面前,“你好,又见面了,我叫顾远。”
      
      顾远。
      
      姜姜想到了什么般,“你是顾爷爷的……”
      
      “是。”
      
      姜姜礼貌性地笑道:“我叫姜姜。”
      
      那个坐她旁边的男生竟然是顾家老爷子最宠爱的孙子,顾远。
      
      “你怎么不去大厅里?”姜姜问。
      
      他的脸颊红红的,似乎有些腼腆,声音小小的:“我不喜欢。”
      
      “我也不喜欢。”姜姜微笑着,她靠到栏杆上,凉风拂过她的裙子,微微揉曳着。
      
      看到她的虎牙,顾远脸更红了,他有些紧张地握住拳头。
      
      他的脸怎么红了?姜姜不明所以。
      
      突然,她嗅到一丝烟味。
      
      这烟味很熟悉,好像在哪里闻到过。她疑惑地偏移过目光,看到了隐在暗处的男人。
      
      姜姜差点跳了起来。她攥紧裙子,看着男人一步一步从暗处走出来。
      
      顾远看到来人,回忆了下,应该是刚刚到场的陆家那边的人,好像叫陆辞。
      
      陆辞盯着他,说:“离开。”
      
      命令式的语气夹杂着森寒凉意,让他有一种被定在地上无法动弹的感觉。
      
      这时候,里面有人在叫“阿远。”
      
      是他妈妈。
      
      他看了看姜姜又看了看陆辞,最后走出了阳台。
      
      此刻的陆辞让姜姜觉得很恐怖。他靠近她,将手里的烟碾到她身后的花盆里。
      
      苍白的面孔犹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黑渗渗的眸子里什么东西都看不见。
      
      下颚一凉,被他捏住。她抽不开,他捏得太紧了。
      
      感觉到他在用指腹摩挲着她的脸颊,姜姜惊恐地向后仰着。
      
      冰冰凉凉的手指像蛇一样在她颚骨周围游移,姜姜使劲儿拽着他的手,却怎么也拽不下来。
      
      “放开我。”姜姜放弃挣扎。
      
      “笑。”他说。
      
      姜姜看神经病似的瞪着他,“放开!”
      
      “像刚才那样,笑。”他重复一次。
      
      她一拳砸到他胸口,“放开我!”
      
      他像感觉不到疼一样,任她一拳一拳地捶打着。
      
      陆辞猝地凑近,姜姜鼻端侵入凉气。
      
      “陆总。”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姜沉璟的声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要的二更,七千多字的大肥章!
    明天入v,作者君会三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啊嘿嘿嘿,希望小天使们支持正版,作者君在此感谢,mua~
    入v后作者君天天爆更,作者君发四!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