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的娇软情人[穿书]

作者:雪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小修)

      姜姜回到房间,洗完澡,正吹头发的时候,有人突然给她打电话过来。
      
      她把吹风机放下,接起电话,“喂,你好。”
      
      电话里没有人说话,只有微微的电流嗞嗞嗞地响着。
      
      “喂?”姜姜看了下号码。
      
      陌生号码。
      
      打错了吧。
      
      “姜小姐。”
      
      姜姜正要挂掉时,话筒里猝然透出声音来了。
      
      这熟悉的嗓音骇地姜姜差点摔了手机。
      
      她止住要摁下挂断键的动作,稳了稳情绪,“请问你是?”
      
      电话那头沉默下去。
      
      沉灼的呼吸仿佛从电话那头扑到了她耳边,姜姜耳际发烫,她迅速挂了电话。
      
      她咬着唇,紧紧地攥着手机。
      
      居然是陆辞。
      
      让她觉得惊悚的不是陆辞怎么会知道她的手机号码,而是他为什么会给她打电话。
      
      下一秒,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还是那个号码。
      
      姜姜犹豫了很久。
      
      铃声接近尾声时,她呼了口气,“你好?”
      
      这一次,那头终于不再沉默了。
      
      “不知道我是谁,嗯?”上扬的尾音带着隐隐的凉意和压迫感。
      
      姜姜翻了翻白眼。
      
      是他自己打电活过来的,她又没有他的电话号码。
      
      这话说的好像所有人都应该知道这号码是谁的一样。
      
      “对不起,你是不是打错了。”她继续装作不知道。
      
      “姜姜。”
      
      略沉的两个字如同被电流挤碎,一粒一粒地贴到她的耳膜上,黏黏的音质,让她心地不禁发寒。
      
      这还是她第一次听见陆辞叫她的名字。
      
      她捏紧手机,故作惊讶般,“啊,难道你是……陆先生?”
      
      他又不吭声了。
      
      姜姜:“是陆先生吗?”
      
      半晌后,她听到他用极缓慢,极沉淀的声音说:“姜小姐,我的衣服,你打算什么时候还回来?”
      
      衣服?
      
      姜姜怔了一怔,明白过来他是在说酒吧里的那件西装。
      
      “我————”她才说出一个字,就被他打断。
      
      他扔下一句话,她还来不及说什么,电话里就响起了嘟嘟声。
      
      她钝钝地把手机放下。
      
      他竟然要她明天把他那什么衣服还回去,还要她亲自还回去。
      
      陆辞在发什么神经。
      
      脑子里一时纷乱如云,她拧起眉,再次把号码拨过去时,却一直无法接通。
      
      咬了咬牙,她给他发了个短信,说她明天没有时间给他送过去,直接把衣服给他寄到他那里。
      
      他没有回复。
      
      姜姜不管了,她给白梓荨打了个电话,问她那衣服还在包厢里没有。白梓荨说在。姜姜让她把衣服收好,她明天去拿。
      
      和白梓荨说了再见后,她仰躺到床上,半湿的发尖在粉粉的被子上浸了些水珠。她出神地看着水珠。
      
      渐渐地,水珠在她眼前放大,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凝聚拼合。
      
      一张面容出现在水珠里。
      
      姜姜看到水珠里苍白疏冷的面孔,犹如在看荧幕里的演员,看得到,却摸不到,云雾似地捉摸不透。
      
      她啪地把水珠挥掉,十分烦躁地在床上滚了滚。
      
      过了会儿,她觉得有些饿,开门正要去拿点东西吃,一团雪白就扑到了她脚边。
      
      “阿宝。”她弯腰,摸摸它的脑袋。
      
      它怎么不去沈彩蓉那儿?
      
      阿宝嗅了嗅她拖鞋上毛茸茸的粉绒,忽地咬住了她的粉绒头。姜姜急急一扯,扯不过来。
      
      她抬起脚,一个没注意竟让它把鞋子给叼走了。
      
      “阿宝!”姜姜急忙追上去。
      
      阿宝在走廊间飞快地穿行着,姜姜一边追着它一边叫它停下来。它却像是很兴奋一般,越跑越快。
      
      它的身影飞速地消失在走廊拐弯处。姜姜刚转到拐弯处,视野里猛地出现了一道人影,她来不及刹住脚,硬生生地撞上去了。
      
      “哐当!”
      
      玻璃碎裂的尖锐声响刺进她的耳朵里。
      
      腰间被什么东西箍住,止住了她前倾的身体,鼻子抵上了硬邦邦的东西,她“哎哟”一声,疼得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那阵疼缓下去后,姜姜睁眼。
      
      白衬衣遮住了视线。她抬起头,额上洒下温凉的气息。
      
      “不好意思。”姜姜从他怀里退开。
      
      却退不开。
      
      她低头,看见擒着自己腰的大掌。
      
      姜姜掰开他的手。
      
      身体得以自由后,她连忙要越过他去找阿宝,腰上却又是一紧。她不解:“哥?”
      
      “玻璃渣。”他说。
      
      姜姜往地上看。
      
      玻璃碎片散了一地。她把光着的那只脚往后一挪。
      
      是他的杯子吧。他这是又出来接水?
      
      “我不是故意的,阿宝它把我的鞋子叼走了,我追着它,没注意到你,对不起啊哥。”姜姜跟他道歉,然后在再次要掰开他的手时,他却自己先放开她了。
      
      “小心点。”他说。
      
      这时,听到声响的佣人赶到这里,看到地上的玻璃碎块后,立刻去拿了工具来处理。
      
      他转身离开。
      
      姜姜四处看了下,也不知道阿宝跑哪儿去了。她不想去找它了,踮着一只脚回了房。
      
      姜沉璟关上门。他取下眼镜,拿出眼镜布细细地擦拭着镜片。
      
      脖子和衣领上有略微的湿痕,柠檬清香渗入衣服的缝隙里。
      
      沉静如水的眼眸里忽然有什么东西划过,细微的波澜荡漾开。
      
      他搁下眼镜,缓缓捂住心口。
      
      略紊乱的跳动频率牵扯着身体里的每一根筋骨。
      
      喉结滑动两下,他蜷屈起掌心。
      
      第二天,姜姜去和白梓荨约好的地点取衣服。
      
      取完衣服姜姜直接搜到陆辞公司的地址,把衣服寄到他公司。寄完东西,她给他又发了个信息。
      
      发完信息后,她思忖了一下,随即把陆辞的号码拉黑。
      
      希望她以后别再见到他了。
      
      ——————
      
      “陆总,您的包裹。”助理敲门进来。
      
      陆辞捏了捏鼻梁,眼底下的青黑浓烈黑郁,像是在眼底下滴了两滴墨水一样。
      
      他看向桌子上的包裹。
      
      包裹上的小字娟秀,却含着韧劲。
      
      “陆辞”这两个字比其它字要写的用力,仿佛要刺穿包裹的力道。
      
      他点了下手机。
      
      手机里是无法接通的机械声。
      
      狭长的眉骨慢慢地聚拢,而后又缓缓缓缓地舒展开来。
      
      陆辞轻笑一声,笑意却有些诡冶,弥漫在清冷的眉眼间,虚蒙透明却又仿佛是实质的流动的。
      
      他把手机放下。
      
      姜姜寄完东西没有直接回家,她在外面待了半天才回去。
      
      她打算明天去学校。
      
      在家里待了这两天,她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她这专业课很多,而她又耽搁了这么久,她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本身身体就已经好了,沈彩蓉非要她在家里养几天。她和沈彩蓉说她准备明天去学校。
      
      沈彩蓉原本不同意。她跟她磨了许久,再三保证她一定好好注意着她的身体,沈彩蓉才松了口,但是她要求她每天上完课必须回来,在家里再养一段时间才行。
      
      姜姜只能妥协。
      
      翌日早晨她吃完早饭,刚出门就看见了停在喷泉花圃前面的车。她拉开车门,把书包放下,准备在车子里眯一会儿时却猛地发现哪里有些不对。
      
      她向前看去。
      
      “我,我上错车了。”姜姜急忙抓起书包要下车去。
      
      她还以为是司机在这里等她的车,平常司机就是在这里等她的。
      
      姜姜推车门,却发现车门被锁上了。她说:“哥,你开一下锁。”
      
      “我送你去学校。”姜沉璟的手搭在方向盘上,手指轻轻地敲着方向盘。
      
      姜姜滞了一滞,“谢谢。”
      
      回到车窗边,她把书包放回原处。
      
      车子平稳地驶出了别墅。
      
      车厢里飘沉着淡淡的香气,姜姜描述不出这是个什么味道。她半开着窗,出神地看着窗外倒退的景物。
      
      姜沉璟瞥了眼后视镜。
      
      风将她的头发吹乱,遮住了她的眼睛。她找出发卡,把吹乱的碎发别到后面去,露出了光洁饱满的额头和秀致柔和的面部轮廓。
      
      他旋移开视线。
      
      到了学校大门的时候,姜姜让他在边上停下。
      
      从车子里出来后,姜姜对他挥挥手,“我进去了。”
      
      姜沉璟没有说话,他升起车窗,脸消失在车窗里。
      
      姜姜转过身,单肩背着书包朝学校里面走。
      
      车窗复又降下来。姜沉璟望着越走越远的身影,五官隐没在车厢里。
      
      当粉白的一点消失不见后,他正回身,将车开了出去。
      
      姜姜一到寝室记忆立即把粉粉嫩嫩的裙子换下来,穿上衬衣和牛仔裤,在寝室收拾了会儿,就抱着书去上课了。
      
      她从后门溜进教室。
      
      因为是通识课,几个系的学生一起上课。教室里密密麻麻的,几乎坐满了。她就近寻到空位子,轻手轻脚地坐下来。
      
      老师在黑板上书写着。姜姜给白梓荨发了条短信,告诉她她来学校了。
      
      白梓荨很快回复问她在哪儿。她说她在教室靠门的最后面一排。
      
      紧接着,她看见坐在前面的白梓荨回头寻找着她。她冲白梓荨眨了眨眼。白梓荨颔首,随后扭回去。
      
      听了大半节课,姜姜脚边忽地滚过来一支笔。她俯身捡起来,递给旁边的人,“你的笔。”
      
      男生侧头,看到她时愣了下,“谢谢。”他接过笔。
      
      姜姜淡淡一笑,虎牙半露,“不用。”说完继续听课。
      
      男生俊秀的面颊开始升起玫瑰般的红霞。
      
      下课之后,白梓荨快步走到她这里来,然后和她一起出了教室。
      
      “顾远,你怎么不走啊?咦,你的脸怎么这么红?”男生拍了拍还停留在座位上一动不动的人。
      
      顾远掩饰性地清了清嗓子,执起书大步离开。
      
      下午五点多上完课,姜姜和白梓荨一起出学校。她回家,白梓荨去打工。
      
      “你和我一起坐车吧,我让司机送你到打工的地方。”姜姜说。白梓荨舍不得花钱,从学校到她打工的地方要走接近四十分钟,她每次都是走着过去的。
      
      “这怎么行,又不顺路。”
      
      “没事没事,我这段时间每天都要回家,你就和我一起坐车,怎么样?”
      
      白梓荨踯躅着。
      
      “哎呀就这么说定了。”
      
      “那……那好吧。”
      
      姜姜在学校大门外等了半天还不见家里的车来接她。她正要给司机打电话时,一辆车停在了她面前。
      
      “哥?”姜姜讶道。
      
      “上车。”姜沉璟看了她一眼。
      
      “周叔呢?”
      
      “上车。”他重复。
      
      姜姜默了默,袖子被人扯了下。她歪过头,见白梓荨低低道:“我,我就不和你一起了,明天见。”
      
      话音一落下,她就急步走开了。
      
      姜姜没有拦住她。
      
      本来说好的让她和她一起坐车的,可是司机变成了姜沉璟,她也不好让他绕路送白梓荨去她打工的地方。
      
      姜姜上了车,她瞟了下开着车的姜沉璟。
      
      难道他这是……专程来接她?
      
      似乎是能听得到她心中盘桓的疑惑,他倏然开口,声音低沉:“在附近谈了点事。”
      
      原来是这样。
      
      在附近谈了点事,然后顺道载她回家是吧。
      
      她就说他怎么可能专程来接她。心里的困惑散去,姜姜又想,恐怕是沈彩蓉知道他在学校附近,所以才让他来接她的。
      
      学校离家不远,不一会儿就到了家,她才进门,佣人就叫住她。
      
      “小姐,您的东西。”
      
      姜姜看过去。佣人手里拿着一个小袋子。
      
      “我的?”她拿过来。
      
      什么东西?她把袋子拆开,看到里面放着的东西后,僵住。
      
      叠得平整的西装出现在眼前。
      
      她蹙起眉心。
      
      陆辞是要干什么?
      
      都还给他了,他怎么又给她送回来?
      
      姜沉璟扫过她手里的衣服,眸光微暗,薄唇抿起,“怎么回事?”
      
      “额……”姜姜嗖地一下把衣服放回袋子里,“是我……是我一个朋友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