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的娇软情人[穿书]

作者:雪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她转回身,见陆辞坐到了沙发上。他的助理站在他身后。
      
      白梓荨往远处挪开,局促地看向姜姜。姜姜走到她身畔的位置,坐下来。
      
      因为有些事情想通之后,她意识到她没必要这么怕陆辞。
      
      她又不会像原身那样屡次害女主,而且现在还算得上女主的朋友,陆辞还能把她给杀了?
      
      想起她之前在他面前畏畏缩缩紧紧张张的怂样,她就觉得十分可笑。
      
      姜姜看也不看陆辞,拿起没吃完的薯片嚼着。
      
      她想直接离开的。
      
      可是白梓荨还在这里。
      
      说好的以后不再干涉他们之间的事情,可是她既然还在这里,就不能让白梓荨出事。
      
      按理说,现在陆辞应该不会对白梓荨怎么样,他现在只是对白梓荨产生了兴趣而已。
      
      可是现在事情已经没有按照原来的顺序发展了,谁知道陆辞这个变态现在是怎么想的。
      
      吃了半天薯片,还不见陆辞说什么话。
      
      她暗暗地瞧了他一眼,看到他靠着沙发。
      
      室内亮恍的灯光照在他苍白的脸上,可是她却看不清他的表情,有一种模糊的,晦暗的不清晰感。
      
      他似乎看着虚处,小臂枕着沙发,整个人仿佛要融进黑色的沙发里。
      
      姜姜颦了颦眉,什么意思,他专门到这里来干坐着吗?
      
      还真是个神经病。
      
      姜姜瘪瘪嘴,继续塞东西吃。
      
      整个包间里只有薯片脆脆的声响。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见他说:“出去。”
      
      姜姜的视线转向他,看见他的助理从包间里出去了。
      
      心里微澜,她仍然继续吃着薯片。
      
      “出去。”他又重复一次。
      
      要她出去?
      
      好跟白梓荨独处么。
      
      可是她怕他对白梓荨做出什么事情来。
      
      忖度许久,姜姜吸了吸气,将薯片碎屑弹掉,正要出声时,却听见白梓荨怯怯道:“陆……陆先生,我出去了怎么给您倒……倒酒啊。”
      
      姜姜惊了下。
      
      他是要白梓荨出去?
      
      陆辞缓缓地偏过头,看着白梓荨的眼神泛着凉意。白梓荨抖了抖,抓住了姜姜。
      
      这位陆先生让她感到莫名的可怕,她不能把姜姜一个人留在这里。
      
      姜姜心里风云变幻着,她捏了捏白梓荨,示意她离开。
      
      “但是……”白梓荨担忧地看着她。
      
      姜姜对她摇了摇头。她咬着唇,最后听了姜姜的话,出了包厢。
      
      整个房间内只剩下她和他两个人。
      
      姜姜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她依旧没有看他,也没有主动和他说话。
      
      袋子里的薯片吃完了,她把垃圾放到一旁,又撕开一包。
      
      嘴都快嚼得没了味道时,陆辞还保持着沉默。姜姜额角抽了抽,他不说话,她也不说话。
      
      看谁能熬得过谁。
      
      反正她有东西吃。
      
      “啪嗒。”
      
      打火机的声音。
      
      紧接着,烟味袭进鼻子里。
      
      姜姜屏了屏息。
      
      她讨厌吸二手烟。
      
      陆辞指间夹着一根烟,他翘起腿,将领带扯开。
      
      听到斜对面微微的动静,姜姜仍旧专心地吃着东西。
      
      “喜欢吃这个?”
      
      寂静的空气里,突然插进了这几个字。
      
      姜姜斜眼,声音不咸不淡,“喜欢。”她回答完,转回脑袋。
      
      这薯片如果是陆辞就好了,一口咔嚓掉一片。
      
      她不是一个记仇的人,但却忘不了他踩她,还碾了几下的屈辱与剧烈的疼痛。
      
      要不是怕惹上他这个变态,按照她以前的脾气,她绝对会一模一样地踩回去。
      
      她用力嚼着薯片,偏肉的腮帮左右鼓着,唇边沾了几颗碎渣。
      
      陆辞若有所思地凝视着她。
      
      察觉到他在看她,姜姜放下薯片,这种被人一直盯着的感觉让她很不适,而且这人还是她极为讨厌的人,她决定不跟他在这里耗了。
      
      “陆先生,我先告辞。”姜姜起身。
      
      陆辞把玩着烟头,撩起眼帘,“给我倒杯酒。”
      
      她又不是服务员。姜姜暗地里腹诽着。
      
      但也没拒绝,在不超过她底线的情况下,能顺着他就顺着他吧。
      
      姜姜走到案几边,看到开着的酒瓶后,拿起来往杯子里倒。
      
      深红色的液体像血一样流淌进玻璃杯里,将玻璃杯染红。
      
      她放下酒瓶,说:“倒好了。”
      
      陆辞一直看着她,指上夹着的烟雾腾到她脸上。
      
      浓烈辛刺的烟味呛得她咳嗽了几下。她单手抵住唇鼻,“陆先生,我走了。”
      
      尾音一落下,她立刻转身,却又被他叫住,“姜小姐。”
      
      姜姜扭过身,见他将烟头碾灭,晦暗朦胧的眉眼在白雾中逐渐清晰起来。
      
      他说:“坐下。”
      
      强硬的命令的语气。
      
      姜姜控制住反逆的情绪,告诉自己不要冲动,她坐到旁边,“有什么事吗?”
      
      他重新倒了一杯酒,执起酒杯,指向她。
      
      姜姜滞愣半晌,她领会到了他的意思,“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
      
      陆辞从沙发上起来。
      
      高大颀长的身躯朝她逼近。
      
      姜姜心尖战栗了下,她把手背到后面,捏紧。
      
      每次陆辞一靠近她,那种如同被压在地上喘不过气的窒息感就会升涌出来。
      
      强烈的压迫感带着烟草的味道侵入到她的骨髓里。
      
      他俯视着她,把酒抬到她眼前,浓郁的眸子里带着不容拒绝的冷戾。
      
      姜姜立即一把将酒杯夺过来,一口灌入,“再见。”
      
      说完她不再停留,径直就要朝外面走。
      
      头已经开始晕了,姜姜掐着自己的肉,强力让自己保持着清醒。
      
      可是她刚离开沙发一步,视野里就模糊成了几团,紧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沙发上的人蜷着身体,缩成小小的一点,嫣红的面颊扣在抱枕上,细细弯弯的眉毛微蹙着,额发斜过秀挺的鼻梁。
      
      陆辞点燃一支烟,吐着烟雾,凝着她许久。
      
      烟雾扑到她面上,她不舒服似的蹭了蹭抱枕。
      
      他垂下视线,把烟碾灭。
      
      伸出手,把斜在她鼻梁上的头发拨开。
      
      指尖触上她的唇角,将上面沾着的碎屑抹掉。
      
      受到被人的碰触,她抱紧了抱枕。
      
      陆辞看向她的抱枕,食指微动,将抱枕扯到他这边来。
      
      她攥着它,无意识地跟着抱枕移动着。
      
      抱枕被他拉到他的大腿上。她的头顶堵到了他的膝盖边。
      
      陆辞轻轻一抬抱枕,她的脑袋覆在了他腿上。
      
      柔软的头发散落在他掌心。
      
      她均匀地呼吸着,蹙着的眉心渐渐展开。
      
      抱枕被他挪出来,丢到了一边。她直接贴在了他腿上。他捻起掌心的一缕头发,然后又放下。
      
      许久后,他慢慢地脱掉衣服。
      
      “姜姜?姜姜?姜姜?”
      
      耳边的唤声由远至近,姜姜睁开了眼睛。她揉着额角,看见了白梓荨。
      
      然后直起腰,环顾着包间内。
      
      “他呢?”
      
      白梓荨:“你说陆先生吗?他已经离开了。”
      
      “你没什么事吧?”姜姜问道。
      
      “我没事。”
      
      姜姜半瘫着,仔细回忆了下刚刚发生的事情。
      
      陆辞让她喝酒,她喝了之后正要走却昏了过去。
      
      那酒比上次喝得那个烈得多,现在口腔里都还残存着舌根发麻的辛辣。
      
      “我在外面守了一个多小时,有些担心你,正要推门进来时,陆先生就出来了。我赶紧进来,发现你正躺在沙发上,身上还披着一件衣服……”
      
      衣服?
      
      姜姜低头,这才注意到她身上确实披了件衣服。
      
      黑色的西装被她绞得皱皱巴巴的。上面似乎还有着清冽的气息。
      
      她受惊似的看着这衣服,而后皱着眉把它扔开。
      
      姜姜站起来,说:“现在什么时候了?”
      
      “八点多。”
      
      “你什么时候下班?”
      
      “十一点。”
      
      “这样,我把这个房间订到十一点,你待在这里等到下班就走,我先回家去。”
      
      “好。”
      
      姜姜从酒吧出来。
      
      凉风习习,吹散了她身上若有似无环绕着的陌生气味。
      
      她吁出一口浊气,迅速打车回家。
      
      要到家之前她去买了些东西吃,将身上的酒味混压下去,等到她觉得闻不到什么味道后,她才到家。
      
      客厅里没人。
      
      姜姜赶紧上楼,才走上去几步,倏然瞥见正下楼梯的姜沉璟。
      
      他拿着玻璃杯,看见她后,停下来。
      
      “哥,接水喝?”姜姜说。
      
      “嗯。”
      
      “喔,我回房了啊。”她边说边往上走,刚越过他,手臂却被他钳住了。
      
      姜姜回头,“怎么了?”
      
      他打量着她,语调沉然,“喝酒了?”
      
      “喝了一点点。”姜姜说了实话。她要把胳膊抽出来,却抽不出来。
      
      “哥?”
      
      姜沉璟看着她还浮着红晕的脸颊,微醺的酒味渡进空气里。她眨眨眼睛,亮亮的眼瞳里带着困惑。
      
      他低下眼睫,松开了她。
      
      姜姜觉得有些奇怪,她舔舔唇,没再说什么,直接从他身边走开。
      
      空气里淡淡的酒味散尽。姜沉璟捏了捏玻璃杯,下楼。
      
      水从杯口溢了出来,浸湿了他的袖口。他拿开水杯,步至软椅,把水杯放到桌子上。
      
      他平展开手掌,摩挲着指腹,然后又收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哈哈哈哈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