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的娇软情人[穿书]

作者:雪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姜姜张开口,又闭上,她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爸爸妈妈,我要吃那个!”这时候,一道清脆干净的童声传了过来。
      
      她们俩同时看过去。
      
      瓷□□致的小女孩牵着她爸爸妈妈的手,肉肉的小脸上洋溢着甜甜的笑容。
      
      年轻的夫妻宠溺地摸了摸她的脑袋,牵着小女孩从长椅前掠过。
      
      白梓荨看着走远的小女孩,神情逐渐变得空泛起来。
      
      姜姜看着那一家三口,仿佛看见了小时候的自己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场景。
      
      本来已经压下去的情绪又翻涌了起来。
      
      倏地瞥见白梓荨面上不停滑落的泪珠,她收拾好情绪,“梓荨……”
      
      “今天是我爸妈的忌日。”白梓荨的声音很沙哑。
      
      姜姜安抚性地按住她的手背。
      
      白梓荨哽咽着,“我不会再忍下去了。”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忍着他们。她想过要离开他们的,可是,他们养了她这么多年,她不能就这么走了。
      
      到了现在,她已经忍不下去了。
      
      想定之后,她觉得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般轻松,她早就该这样,卸下积压在身上的枷锁,不再被那些人束缚住。
      
      姜姜明白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摸出纸巾,给她。
      
      白梓荨无声地哭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她脸上的泪痕都干了之后。她说:“姜姜,谢谢你。”
      
      “没什么的。”姜姜继续道:“等下回学校吗?我送你回去。”
      
      “不了,晚上我要去打工。”
      
      “酒吧?”
      
      “嗯。”
      
      “可是你的脸都这样了,怎么去工作?”
      
      “没事,等下擦点粉,遮一遮就行。”
      
      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她受伤了啊。
      
      “你要不请一天假?”
      
      白梓荨摇头。
      
      姜姜沉默良久,“为什么不换一份工作,酒吧里很危险的。”
      
      白梓荨看着她,神情虚蒙。
      
      她当然知道酒吧里危险。
      
      可是,酒吧那里的工作比其它适合她的工作工资要高很多,她很需要这些钱。她能和这么姜姜说么?
      
      对姜姜这样的富家小姐来说,那点儿钱根本不算什么,可是对她来说却是她的所有的经济来源。
      
      姜姜见她不说话,她抿着唇,将涌上嗓子眼的话全部打回去。
      
      有些事,她也不好干涉。
      
      白梓荨站起来,“你回去吧,今天谢谢你。”
      
      “我送你去酒吧。”姜姜说。
      
      “不用的,我自己————”
      
      “我送你。”
      
      “姜姜,不用。”白梓荨语气坚决。她不想让她去那种地方。也不想让她看见她在里面工作的样子。
      
      即使她曾经看见过。
      
      “好吧。”
      
      两人在岔路口分开,姜姜目送着白梓荨走远。
      
      白梓荨身形纤细,仿佛一阵风都能把她吹跑似的。姜姜收回视线,准备拦车时,猛地听见剧烈的刹车声。
      
      她循声看去,旋即急速奔过去。
      
      “梓荨!”
      
      姜姜把歪在地上的人扶起来。白梓荨脸色煞白,血色尽失,浑身颤抖着。
      
      “你还好吗?”
      
      像是回过魂识般,白梓荨抱紧了姜姜,“姜姜……姜姜……我没事……”
      
      姜姜松了口气,她看对面的车,离她们只有一步远的黑车。
      
      “你怎么开的车,没看见有人吗?”姜姜提着气,尽量控制住怒气。
      
      “姜姜……”白梓拉住她,神色有些尴尬,“姜姜,是我的错。”
      
      姜姜怔了怔,“怎么回事?”
      
      “我刚刚想着事情,没注意红绿灯,直接就过去了,还好车子刹得快,没出什么事。”
      
      姜姜哑口,她正要说话时,只见白梓荨对着车子里的人说了声对不起。她也跟着说了声对不起。
      
      然而车子里的人却一直没出声。
      
      后面的车窗缓缓下降,凉凉的冷气从车厢里散了出来。
      
      姜姜首先看到搭在车窗上的手指,苍白修长的手指放在黑色的车窗上,有一种诡异的冷冶感。
      
      心里咯噔一下,她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下一刻,车窗里出现了一张脸。
      
      看到里面的人,她们两人都滞住。
      
      是陆辞。
      
      姜姜立即看向白梓荨,白梓荨眼角还有泪光,眉宇间浮起的柔弱气息比之前更甚。
      
      这一瞬间,姜姜心中极速翻转着。
      
      不对啊。
      
      陆辞差点撞到白梓荨明明是在她和她哥分手之后的啊。
      
      怎么提前了?
      
      脑袋里混乱成一片,姜姜甩了甩头,不着痕迹地挡在白梓荨身前,遮住她,“陆先生,刚才对不起。”
      
      她发现,从她第一次见到他开始,她就一直都在对他说对不起。
      
      陆辞睨着她,眉眼清冷,神情漠然,
      
      白梓荨从她身后出来,姜姜来不及阻止她。
      
      陆辞偏头,目光滑转,看向白梓荨。
      
      完了完了。
      
      姜姜心道,完了。陆辞就是喜欢白梓荨这种纤弱纯净的小白花,他要看上白梓荨了。
      
      她依稀还记得反派第一次见到女主的场景。
      
      反派见到满脸泪水如失了魂的女主时,如同看到了在风雨的摧残下摇摇欲坠的百合花,那种柔弱却又纯粹的气质让他上瘾。
      
      想占有,又欲摧毁的瘾。
      
      而现在,白梓荨就是书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
      
      刚刚姜姜还想挡一挡她,可是她却自己走出来了。
      
      姜姜扶额,她原本还想着阻止这件事的发生,却没想到这件事竟然提前发生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命中注定。
      
      逃也逃不掉的。
      
      姜姜无力地塌下肩膀。
      
      心底里生出对白梓荨的同情来。她作为一个女配,已经做到她能做的了,现在就只能靠女主自己了。
      
      姜姜耷拉下肩膀,垂头看着地面时,陆辞偏回视线,重新看向她。
      
      白梓荨见他眯着眼看姜姜,觉得有些瘆人,急忙挽住姜姜,“我们走吧。”
      
      姜姜回握住她,和她一起从车子前走开。
      
      “我送你去酒吧。”走了好长一段路之后,姜姜说。
      
      白梓荨这个恍恍惚惚的状态,她怕等会儿她又要闯红灯。
      
      “好。”白梓荨也不再拒绝,刚刚差点就被撞上了,她现在心里都还后怕着。
      
      姜姜拦下出租车,两人坐上去。
      
      “陆总?”助理回头,见陆总一直看着前方。
      
      没有陆总的指示,他也不敢开车。
      
      “跟上那辆车。”陆总倏然道。
      
      “是,陆总。”
      
      十五分钟后,姜姜她们到了酒吧门前。
      
      “要不还是请个假吧。”姜姜听到里面巨大的杂乱的声响后,不禁蹙眉。
      
      “我没事的,你快回家。”白梓荨在出租车上化了妆,遮住了快消下去的巴掌印。
      
      她这一化妆,清丽的样貌增添了几分明艳,夹杂着清纯的柔弱气息,让人一看见就忍不住想欺负。
      
      “平时在这里化妆吗?”姜姜问。
      
      “没有,平时不化的,在这儿上班,我也不敢的。”
      
      姜姜点点头。
      
      今晚上白梓荨这个样子,她很不放心,心思转了转,她说:“这里面可以指定服务员一直服务吗?”
      
      “额?”白梓荨有点不大懂,继而反应过来,“可以的。”
      
      姜姜眼睛亮了亮,“那好。”
      
      “什么?”
      
      “我进去,订一个包间,你和我一起。”
      
      “这……这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进去吧。”
      
      白梓荨耐不过姜姜,被她推了进去。
      
      亮堂的包厢内,姜姜把所有灯全部打开。
      
      沙发前的案几上堆了一大堆零食,姜姜撕开薯片,递给白梓荨,“吃吗?”
      
      白梓荨穿着黑白色制服,有些不安地对她说:“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不用担心。”
      
      白梓荨放松下来,她接过薯片,小口小口地吃着。
      
      “你好好休息着,受了伤还偏要来工作,别这么折腾自己的身子。”姜姜一边往嘴里送零食,一边说着。
      
      “砰砰砰!”
      
      有人在敲门。
      
      应该是送饮料的到了。姜姜去开门,却看见了带着工作牌的年轻男人。
      
      “经理?”白梓荨走近。
      
      “您好,是这样的,有一位客人特意要点她去服务,您看能不能再给您重新换一个服务员来。”经理指了指白梓荨,一脸歉意地对姜姜说。
      
      “不能。”姜姜看着经理。
      
      “要不这样,您今天的费用我们全部给您免了,作为————”
      
      “我说不能。”
      
      经理为难地唉了声,“小姐,那客人我们得罪不得,您看您可不可以换一下。”
      
      姜姜冷哼,“那你就能得罪我了?”
      
      “这这这……”
      
      “你要得罪我,我就让我爸把你这儿给拆了你信不信!哦,对了,你还不知道我爸是谁吧?我告诉你,我爸是姜柏海!”
      
      经理一听,背脊立马弯了下去,“对不起,对不起。”
      
      姜姜故意嚣张地吊起眉毛,她第一次觉得她现在这身份还挺好用的。她想了想,又说:“还有,她是我朋友,你们谁要敢欺负她,我就叫我爸欺负你们!”
      
      “不敢,不敢。”经理冷汗直流。姜氏集团的大小姐,他哪儿敢得罪啊。可是另一方他也不敢得罪啊。
      
      姜姜一把将门摔上。
      
      一关上门,姜姜脸上的厉色瞬时退却。她对白梓荨挑了挑眉,“怎么样,我刚刚是不是很厉害?”
      
      白梓荨眼睛泛红,隐隐有泪花涌了出来,“姜姜。”
      
      “诶诶诶,你别哭,放心吧,以后这里没人敢欺负你。”
      
      过了半会儿,又响起了敲门声,姜姜用力拉开门,“我都说了不行,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我爸把————”姜姜猛地噎住。
      
      门外站着三个人。
      
      刚才的经理身后,站着两个男人。
      
      “姜小姐,陆先生说他与你认识,所以……”经理不停地擦着汗。
      
      姜姜眸光微闪,刚刚要白梓荨服务的是陆辞?
      
      陆辞垂下眼睫,眼底沉下一片阴影。
      
      他上前一步,姜姜急急拦在门边,“陆先生?”
      
      陆辞看着她,黑沉沉的眸子里锁住她,姜姜笑了笑,让开道。
      
      经理笑呵呵地把门拉上。
      
      姜姜瞟了眼白梓荨,她有些无措地缩在沙发里。
      
      这陆辞恐怕就是跟着白梓荨来的。他已经注意上她了。
      
      事已至此,姜姜也没想要再怎么干涉他们。
      
      就算再怎么干涉,一切都还是要发生的。
      
      不管了。
      
      反正最后白梓荨会和她哥在一起,她就别想着能让他们之间能少受点儿苦,少受点挫折了。
      
      就这样吧,只要最后她能保住命,不被陆辞折磨死就行。
      
      就那么刹那间,姜姜想通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男主,让人捉摸不透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