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下山抢那个白白净净的小丫头本来是要做压寨夫人的。

被抢到寨中的小丫头一脚踏上桌子,一手掂了个比她还长的红缨枪,“铮”的一声扎进桌子,我那几个兄弟居然吓得抱着头拱到了桌子底下。

呸,亏的一个个豹头环眼,身高九尺的好模样,胆子居然比老鼠还小,都把我从桌子下面挤出去了。

本文男主视角,短篇。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欢喜冤家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燕环,小月牙 ┃ 配角:黑风寨的兄弟们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抢亲是要不得的。


  总点击数: 631   总书评数:7 当前被收藏数:19 文章积分:1,331,575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古色古香-爱情
  • 作品视角: 男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短篇特辑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4761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抢亲

作者:生花一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part.1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在山下抢了一个白白净净的小丫头,准备是要来当压寨夫人的。
      
      老.二前一阵跟我说,老大你是不是到年纪该成家了。
      
      我想了想,的确是,但我这黑风寨里都是大老爷们,唯一的女的就是二小子他娘,可他娘都五十多了,我还能饥.不.择.食到那种地步?
      
      我想了想,决定下寨抢个孩儿他娘。白白净净的小丫头是我暗地里物色好几天了的,个子小小的,看起来挺文静,适合在家养孩子。最重要的是,这姑娘是个孤儿。
      
      我心里清楚,像我这样的土.匪,真要抢一个有牵挂的,那人家爹娘不得心疼死?
      
      丫头被我扛上肩,一路上安安静静的,别说挣扎了,连一句话都没有。
      
      我扛着小丫头直接进了我的黑风寨,将人放在椅子上,坐在她对面盯着她大声说道:“你是我抢上来的,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压寨夫人了,你尽快熟悉一下,然后一年之内,给我生个儿子。”
      
      我身边站着寨子里的兄弟,这是我第一次下山抢人,他们听到风声,肯定是要来看看的。
      
      小丫头脸色有点白,她没说话。旁边的老三就连忙捅捅我:“老大,太快了,你别吓着人家姑娘。”
      
      他朝我使眼色,我连忙会意,挽救道:“一年的确太快了,一年半之内,我要看见儿子。”
      
      我话音刚落,便听见面前的木桌子“咔嚓”一身,蹦出来了几片碎屑。
      
      我面前的丫头一脚踏在椅子上,一手提着个比她还长的红缨枪,“铮”的一声扎进了桌子里。
      
      她抬起头对我笑笑:“你刚才说什么?”
      
      ###
      
      老.二扒着我的腿,哭着说:“老大,你还是把那姑娘送走吧。”
      
      我拍了一下桌子,冷哼一声:“笑话,我把人掳上山再送下去,那不是打我堂堂七尺男儿的脸吗?我不干。”
      
      老.二站起身,看着我手下的桌子,幽幽说道:“老大,你这手劲可没有人家姑娘的大啊。”
      
      我脸色一黑,就要发火:“她有我劲大?”
      
      “老大你刚才没看见?那姑娘挑了我们摆在堂屋的红缨枪,直接把桌子捅.穿了。”
      
      我刚要冷笑一声说我也可以,我不但能捅.穿我还能劈裂。便听见老.二又慢吞吞的说了一句:“然后枪.头弯了。”
      
      我看着老.二。
      
      他看着我。
      
      沉默。
      
      而后老三突然从外面进到我屋子里,一面走一面喊:“大哥你出去看看吧。”
      
      我问道:“怎么了?”
      
      他走到我面前站定,刚要开口又犹豫起来:“你还是出来自己看看吧。”
      
      我有点疑惑的跟着老三往堂屋走,然后在那里,看着我抢回来的小丫头坐在那儿,抱着一只烤乳猪吃的满嘴流油。
      
      继红缨枪捅穿桌子之后,我觉得我又出现了幻觉。
      
      ###
      
      自从我把小丫头抢上山之后,这两个月,几乎每天都有人来求我把丫头送下山。
      
      我头疼:“你不是跟她说过了吗?她不走我有什么办法?”
      
      前几天我被他们弄得烦了,于是手一挥说:“那你们去和她说,然后找个人把她送下山。”
      
      结果没一会儿,高高兴兴出去的老.二又哭丧着脸回来了,说那姑娘说了,被大当家抢去就是他的人,她哪里都不去。
      
      我嘴角抽抽,还我的人,我动她一根手指头了?她睡我的床也就算了,还一脚把老子从床上踢下去,叫老子睡地板。
      
      我还睡地板,我睡个仙人板板,那是我的屋我的房间,我想睡哪就睡哪!!!
      
      我……我出去睡也是可以的,那小丫头管的着吗?
      
      正这么想着,老三突然火急火燎的闯进我屋里,伸手捂住脸,像是牙疼那样嘶着气说:“我刚刚看见那……姑娘……大嫂提着一把大刀出去了。”
      
      我惊了一下:“出去了?你没问她去哪儿?”
      
      老三苦笑道:“我哪儿敢啊,大哥你是没看见,大嫂提着这么长~这么长~这么长的一把刀出去了,那刀刃拉在地上,一路上都往外呲着火花。”
      
      我听见这事,突然想起来三天前,我在寨门旁边,看小丫头坐在门槛上吃瓜。
      
      小脸冷冷淡淡,没什么表情。手上的动作倒是麻利得很,白嫩的小拳头沿着瓜中央敲过一圈,再使劲一掰,那瓜便成了大小不一的三块。
      
      拿起来就啃,小白牙一开一合,黑色的西瓜子都嚼碎。
      
      新鲜的瓜果这么珍贵,我一共才弄来两个,都堆在厨房,准备挑个好日子把瓜切了和寨里的兄弟一起吃。
      
      谁知道这小丫头直接进去把那个大的抱走了。老.二站在厨房门口,看见丫头抱着瓜出来,咬着手差点哭。
      
      我看见他这样就来气,一脚踢上去:“你他妈一个大老爷们让让小姑娘怎么了?”
      
      老.二哭着说:“我没说不让啊,让了我哭哭还不行吗?”
      
      ###
      
      小丫头坐在寨门口,我在寨子里面看她。
      
      有人来我寨门口前送信,喊:“当家的在不在?”
      
      我刚要出去,便听见外面小丫头冷淡道:“你有事?”
      
      那人说:“我来送信。”
      
      丫头把瓜放下,说道:“给我吧。”
      
      那人摇头道:“我只交给当家的,当家的要是不在,你让我进去吧。”
      
      他话音未落,小丫头从旁边摸出来一把菜刀,“哐”的一声扔在了地上。
      
      那人一看脸都白了,把信也扔在地上,飞快的溜走了。
      
      我刚走到门边跨出去,便看见小丫头看完了那信,直接撕碎扔了。
      
      “喂,”我不满:“这是我黑风寨的公事。”
      
      丫头抱着瓜扭头,冷淡道:“公事,可我不是压寨夫人吗?我怎么就没有权利看了?”
      
      她越过我,一边又继续说道:“十个字能写错五个,真厉害。”
      
      我那时看她表情轻松,还以为信是无关紧要的东西,可此时才想起来,那信极有可能是旁边寨子的寨主给我的,约我过去抢地盘。
      
      想到这里,我立刻站了起来,对老三说道:“快,召集弟兄跟我下山。”
      
      这个臭丫头,抓到她一定要好好收拾她一顿。
      
      我和我寨中兄弟,行至半山腰遇见了要上山的臭丫头,她看见我们,愣了一下,然后问我们急急忙忙的这是去哪儿。
      
      我一把将她拽过来,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她身上并没有伤痕。而后我心中一松又是一怒,劈头盖脸的把她数落一顿,臭丫头一言不发,静静地听完,才说了一句:“危险?一点也不危险,那个寨主黑五狗已经走了。”
      
      走了?这才半天不到,以往哪一次抢地盘分地盘不得弄个两三天。
      
      小丫头看看我,慢悠悠的说:“我嫌弃他废话多,一脚把他踢下去,人倒地的时候自我介绍还没说完呢。”
      
      她拖着那把大长刀慢悠悠的从我身边走过,声音低的近乎自言自语:“真行,人家都骑马,就他骑驴,差点没给我滑个大马趴。”
      
      我们这一大队人自觉的分开站到两边,目送小丫头通过,二当家的才抱着我的腿痛哭:“大哥,这姑娘不会是在村里嫁不出去了,故意想被抓上来的吧?”
      
      坦白说,我觉得很有可能。
      
      ###
      
      我回我屋里抱被子出来,臭丫头还没睡,她坐在床边看了我一眼,我心里一颤,一下子跳到一边。
      
      跳完我就愣了,我这么个大老爷们,身高九尺,浑身的肌肉硬的能去撞墙,怕她一个小姑娘干什么?
      
      想到这里,我开口问她:“怎么不睡?”
      
      “睡不着,”臭丫头的声音有点冷冷的:“床不舒服。”
      
      呸,你可快算了吧,我的房间是最大,床也是最大的,床上给你铺了两层被子,都是新晒好的棉花,怎么会不舒服?
      
      我想了想,还是走上前,把我手里的这床被子给臭丫头铺上:“整天这也不舒服那也不舒服的,那你是觉得你那个漏雨的小房子舒服?”
      
      我刚给臭丫头铺完,还没直起身,便被臭丫头推到床上,我回头瞪她:“你干嘛?”
      
      臭丫头看了我一眼。
      
      我心里一紧,声音立刻低了下去:“你好好说嘛。”
      
      臭丫头坐在梳妆台前梳头,闻言冷淡的看了我一眼:“你是真不懂还是在这儿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我说:“啊?”
      
      “我今年二十三了……”
      
      她话没说完,便被我打断了:“你二十三了,你他妈居然比我还大三岁?”
      
      臭丫头把手里的梳子拍在桌子上,我一看梳子齿都崩出来了,连忙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她这才扭过头,慢吞吞的说道:“在我这个年纪,有人孩子都打酱油了。”
      
      我安慰她:“谁让你嫁不出呢。”
      
      “谁说我嫁不出去?”臭丫头回过头来对我笑笑:“我不是有你吗?”
      
      可吓死我了。
      
      我就是因为不想我儿子变的像我一样野蛮才把看起来白白净净,娇娇小小的臭丫头带回来的,可臭丫头他妈的比老子还野,这还能生吗?不会生个猴出来吧?
      
      臭丫头看出来我脸上犹豫之色,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了一把剪刀拍在桌子上。
      
      我说你这剪刀太小了,干不死我的。
      
      臭丫头笑了一下:“这不是干你的,是我用来缝嫁衣的,等我嫁衣缝好了,你就可以娶我了。”
      
      我对她笑了笑:“你慢慢缝。”
      
      ###
      
      老三问我:“你怎么得罪大嫂了?”
      
      我不满:“什么叫得罪?这女的不听话就得往死里收拾,不然男人在家怎么站的住脚?”
      
      我刚说完,臭丫头便从我旁边走了过去。
      
      我吓了一大跳,“嘿呀”一声直接跳出旁边两米,回头一看,老三正诧异的看着我,我连忙顺其自然,神色自若的打了一套拳:“突然想打拳。”
      
      正在这时,臭丫头突然回头对我说:“我要回去一趟。”
      
      我问道:“去哪儿?”
      
      “回家,”她说:“家里有点彩线得带过来。”
      
      我皱了皱眉:“不许回去……去是不行的。”
      
      臭丫头收回盯着我的视线,扭头就走:“最快今晚就回来,最慢明天早上。”
      
      我跟在她身后:“你自己回去怎么行,我得找人跟着你。”
      
      我一招手,喊过来两个兄弟。臭丫头这时候回头看我,居然对我笑了:“没关系的,燕环。”
      
      我惊讶道:“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她抬头看我,问我道:“那你知道我名字吗?”
      
      我……摇了摇头。
      
      她叹了一口气,走上前摸了一下我的耳朵,对我低声说道:“我叫月牙。”
      
      ###
      
      月牙,小月牙,不知为何,我好像听过这么名字。
      
      小月牙昨天晚上没回来,可能有什么事耽误了,我倒不是太担心,我找了两个兄弟保护她。
      
      我坐在屋里刻一块木头,准备给小月牙做成亲的礼物。有人连滚带爬的闯进我屋里,我在里面都听得见声音:“老大,老大……”
      
      他一身泥泞,凄惨的喊我:“老大,大嫂没了。”
      
      我感觉有些好笑,又有些生气:“胡说什么呢?才一晚上,怎么人就没了。”
      
      “是真的,”我的兄弟凄惶道:“昨天夜里县太爷家的公子路过山村,看上了大嫂出言调戏,被大嫂赶走了。发生这事,我们本想昨晚就回来,但那县太爷家的公子居然……给我们下软筋散,等我们能动,大嫂就……没了。”
      
      我不知我心里是何种感受,居然还能冷静询问:“月牙是县太爷的公子杀的吗?”
      
      “不是他亲手杀的,我中了软筋散之后软倒在地上,看见是大嫂坚决不从县太爷的公子,自己咬舌自尽的。”
      
      我闭上眼睛,询问道:“县太爷的公子呢?”
      
      “跑……跑了。”
      
      我点点头,站了起来。身后有人拉住我衣角:“大哥,大嫂走之前,叫我跟你说,你抢她回来那一天,并不是她见你的第一面,她还说,要下辈子还当你媳妇。”
      
      我的记忆裂成碎片,狠狠划过我的脑子,但我依旧清楚的记得,那的确不是第一面。
      
      那个在河边洗头的小姑娘,虽然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但始终牢牢记得她的长相,牢的几年后见到她一眼便认了出来,然后又掰扯了一堆理由将她带到了山上。
      
      ###
      
      我寨中的兄弟们此时应该都睡着。昨晚他们听了这件事,一个个眼圈发红的在屋外等着我,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就冲到城里把那个县太爷家的小兔崽子宰了。
      
      我说不急,得等到明天晚上。
      
      然后我们喝酒,我说这或许是最后一顿,叫他们放开了喝。
      
      他们果然放开了喝,然后一个个醉醺醺的叫嚷着现在就要出城宰人。
      
      只是那是我的最后一顿。我怎么叫我兄弟跟着我受苦,更何况那是我的女人。
      
      我没在夜里杀人,我选择了白天。
      
      我要这青天老爷看着,我是如何为民除害。
      
      县太爷家的公子长的可真肥,身上的肉一层堆着一层,我用小刀把他的舌头割了,然后把他的脑袋用枪串到了墙上。
      
      他死前表情惊恐,可这点害怕,不及我的小月牙万分之一。
      
      我身上也受了很多伤,但县太爷府里的人死的更多。他们这些人都是帮凶,都是害死月牙的凶手,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我的胸膛被刀剑穿透,有些凉,我笑起来,转头望去。
      
      看见一个府兵拿着剑,怯怯的看着我,好像是杀人让他害怕。
      
      嘘,嘘,别害怕,我双手抱住他的头,一用力,他的头直接飞了出去。
      
      我有些想笑,你们这样肮脏的东西,居然还知道什么叫害怕?只有腐烂的地底才适合你们这些害人的人,只有被不断践踏才是你们应有的下场。
      
      我体力流失,终于支撑不住自己倒在了地上。我伸出手慢慢地,慢慢地用血在地上画了一个月牙。
      
      月牙没有被下葬,我从一开始便打算留出来我的位置。她的嫁衣到底是没有缝好。她从早缝到晚,我担心她眼睛,于是说买一件不就行了?谁知那小丫头当场暴起把我给数落一顿。
      
      活该,谁让你不买,现在只能穿还没有缝好的喜服了。
      
      吃我的穿我的还整天骂我,说好给我做媳妇也没有做,说好的给我生孩子也没有生。唉,月牙,你可真是个小骗子。
      
      我闭上眼睛,黑暗向我袭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脑洞就是这样,咦嘻嘻嘻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