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重生了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妈妈变得好奇怪

      第六章
      
      根据房间里传来的声音判断,孔天微可以断定,这次爸爸真的很生气。
      
      不是像上次争执菜刀在哪里这么简单,而是一场真正的吵架。
      
      “你够了没有!你没有看到女儿吃鱼肉都快吃吐了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让她吃茶叶!嘴上说着不嫌弃她的智商,你现在又在做什么?做这些多余的事情,你不就是为提高她的智商吗!?”
      
      听到爸爸这具气急败坏的怒吼,孔天微才突然豁然开朗,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的,妈妈做这些事情,原来只是为了提高她的智商。
      
      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办法,所以也无法从妈妈的行为中判断出妈妈的目的。
      
      妈妈还没有放弃吗?
      
      为什么这一世的妈妈变得这么固执了?
      
      “我这样也只是为了她好!”妈妈也吼了回来,但明显底气不足。
      
      “别说这么冠冕堂皇!为她好?你只是为了你自己好!我们在一起多久了,还想瞒过我?”
      
      “那你又知道什么!谁让你有一堆重男轻女的亲戚!就连你的爸妈也是重男轻女,他们只知道要孙子孙子孙子,天微长这么大,他们来见过几次!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在背后都是怎么说我的,是不是还怂恿你跟我然后离婚娶个能给你生儿子的!?”
      
      如果是小时候的孔天微,妈妈的这段话,她可能会听不明白。
      
      但是现在孔天微听后,只觉得心情非常沉闷。
      
      前世到她长大为止,她都是独生女,爸爸妈妈没有再给她生弟弟妹妹,独生女家庭好像总会面临一些问题。
      
      或许上一辈的思想里有孔天微无法理解的观念,但承担这些压力的人不是她,也不是爸爸,而是一点错都没有的妈妈。
      
      于是受到外界压力的妈妈又把压力发泄在她的身上,把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只要她足够优秀,那些人就不敢抨击她,甚至会夸她生个比儿子还厉害的女儿。
      
      “他们说他们的,那跟你这样折腾天微有什么关系!他们讽刺你攻击你,那你为什么都不跟我说?你什么都不说,我又能知道多少?”孔阳州的语气也软了许多,带着明显的心疼。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天微本该是一个天才,为什么她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她本该是一个天才的……”
      
      “你觉得你觉得什么都是你觉得,她是天才还是普通人,就这么重要吗?重要到你可以牺牲天微的快乐吗?你忘了我们最开始的愿望是什么了吗?”
      
      孔天微听到这里已经有点不想再听下去了,心情很复杂。
      
      这一世的妈妈很不正常。
      
      到底哪里出了错?为什么妈妈对她智商如此固执?就算是虚荣心就算是外界的压力,但测智商的分数已经成为定数,为什么妈妈会有她本该是个天才的既视感?
      
      卧室里的动静渐渐平静下来了,但爸爸妈妈还没有出来,孔天微也没又兴趣再继续听下去,本来偷听别人吵架就是不好的行为。
      
      她回了房间,面对房间里的玩具,拿起一个四阶魔方,转了一会,突然凑到窗户上看。
      
      很巧的是,她的房间正对着对面的小洋房,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小洋房前面的情景。
      
      她现在透过窗户能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在小洋房前院的草坪上奋力劳作,隔得远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那个人应该是高玉树吧?
      
      他是不是被他妈妈罚了?会不会很严重?这件事其实都怪她不小心,可是现在被罚的人确实他,孔天微心里很愧疚,很过意不去。
      
      想了想,孔天微偷偷摸出了家门,穿上小鞋子,迈开小短腿往对面跑去。
      
      隔了一条马路,对于孔天微来说,对面就是另一个世界。
      
      她妈妈所说的,有钱人的世界,对面是一栋栋小洋房,而她们这边则是五六层楼高的居民房,档次都差了好几层。
      
      她只是依稀记得高玉树的父母好像是做生意的,平时生意很忙,疏于对高玉树的管教,所以高玉树才会养成一个无法无天的性子。
      
      但是高玉树的父母又对于不能一直陪在儿子身边感到很愧疚,因此很多事情都顺着儿子的心意,儿子想要什么,只要钱能买到的就通通送到儿子面前。
      
      这种纵容式的教育方式,很明显是她爸妈不能接受的,所以她妈妈也会经常说,妈妈跟爸爸是不会为了赚钱就放弃陪在天微身边的时间的,钱什么时候赚都可以,但是陪天微长大的机会只有一次。
      
      他们一直觉得,孔天微超优异的学习成绩就是他们陪在身边谆谆教导的结果。
      
      所以他们觉得哪怕为了她放弃了一些很好的工作机会,也是值得的。
      
      孔天微却无法认同。
      
      “你在干什么呀?你妈妈罚你做这个吗?”扒在门边的方形柱子上,孔天微缓了一会,发现高玉树就是用一个小小的割草机在草坪上走来走去。
      
      高玉树听到声音,做贼一般朝孔天微‘嘘’个不停,“你别说话,我爸妈一定就在暗中监视我。”
      
      孔天微歪了歪脑袋,靠近看清高玉树身上并没有伤,也没有哭过的痕迹,看样子高阿姨并没有像她想的那样惩罚高玉树。
      
      她松了一口气,但是暗中监视又是什么?
      
      “你怎么啦?”她很好奇。
      
      高玉树板着脸,“我妈让我割草,然后还有……你问这个干嘛?”
      
      “我只是想看看我有没有能帮到你的地方,对不起……是我没把你妈妈的手机拿稳。你妈妈没有打你吧?”如果他的伤都在身体上没有露出来呢?孔天微惶恐地想。
      
      高玉树“切”了一声,“我妈才不会打人呢,不管我闹多大的事儿,他们从来都不打我。不过我妈跟我讲道理,啊啊啊我现在脑袋都在疼,我妈就跟我在电视上看的那个叫做什么唐僧一样,像一只苍蝇在脑袋里嗡嗡嗡个不停。”
      
      原来不会打人啊……
      
      孔天微恍恍惚惚地想,她好像还是被爸妈打过的。前世的时候,那次偷跑出来跟偶遇高玉树还在高玉树家里玩钢琴,回家就被罚了。
      
      “所以你过来干什么?看我的笑话吗?哼,谁给你这个小矮人胆子竟然敢看精灵王子的笑话?信不信我罚你!”小正太又开始中二了。
      
      知道小正太是闹着玩的,孔天微很诚恳地道,“那你罚吧。”
      
      “你这种时候应该说:‘求求你尊贵的精灵殿下,我错了请宽恕我的以下犯上,不要惩罚我!’”高玉树似乎是觉得她不按剧本走真的不好玩,很认真的纠正。
      
      孔天微差点笑喷,小正太一本正经的样子真的太可爱了。
      
      “算了,因为我今天没有好好听课,没有学会这么折纸鹤,我妈就让我自己琢磨怎么折,让我折两百个千纸鹤送给她,当作赔礼。”闹了一通,高玉树惆怅的望月叹气,“我不知道怎么折,余老师说的时候,我没听。”
      
      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精灵王子,居然就被区区两百个千纸鹤难倒了。
      
      “我帮你折,反正我也有错。”孔天微自告奋勇。
      
      高玉树也是有点小心机的,说了这么多,其实不就是想让她自己提出来要帮忙吗?
      
      “很好,很好!你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矮人,那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明天晚上还在这里集合,检验成果!”高玉树立即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一排洁白的牙齿似乎能反射月光。
      
      谈妥之后,孔天微就踩着月光迈着小碎步悄悄回家。
      
      结果才拉开一条门缝,门就突然被一股力推开,硕长的阴影映下来,笼罩着孔天微小小的身体。
      
      她颤抖着抬起头,看到了妈妈线条圆润的下巴,这个仰视角度看上去,妈妈还是很漂亮。
      
      “天微,你跑去哪儿了?”妈妈的语气听不出喜怒。
      
      但孔天微知道妈妈一定生气了,她不想撒谎,于是对着手指小声地回道,“出去玩了一下下……”
      
      “跟谁?”
      
      “高玉树。”把这个名字说出去的一刻,孔天微感觉到妈妈身上的气场都不一样了。
      
      生气了,而且非常生气。
      
      “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那个小淘气就是个……”
      
      “咳咳!老婆,注意一点!”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及时制止了妈妈的怒火。
      
      纪伊白怔怔地看着丈夫,又低头看了一眼垂下头仿佛在发抖的女儿,内心有个声音在鞭笞着她。
      
      你到底在干什么?你还要走从前的老路吗?
      
      从前的……什么老路?
      
      纪伊白晃了晃神,把心里那些奇怪的想法甩去,语气柔和了许多,改口道,“下次不要这么晚还跑出去玩,不安全,爸爸妈妈会担心你的。妈妈现在去给天微做好吃的,不喜欢吃鱼肉我们就不吃了,是妈妈的不对。”
      
      本来孔天微以为爸爸制止妈妈反而会激起妈妈更大的怒火,紧接着或者爸妈又会吵起来,完全没想到妈妈居然会服软。
      
      她在打开门看到妈妈的一瞬间,还以为她要完蛋了。
      
      结果妈妈及时遏制怒火,还向她道歉。
      
      妈妈变得好奇怪好矛盾啊。
      
      **
      
      晚餐终于不是鱼肉了,孔天微现在觉得光是吃个煎蛋都无比美味。
      
      晚上爸爸讲了睡前故事让她睡觉后,她就悄悄在被窝里闭着眼睛折千纸鹤,她很庆幸自己有这样的能力,不然要开灯一定会被爸爸妈妈发现的。
      
      她更庆幸高阿姨不喜欢打孩子,高玉树没有被打真的太好了,只是折两百个千纸鹤,真的不算什么。
      
      孔天微一口气不停歇折了一百个,手指头很酸痛,决定剩下一半明天再折,明天晚上跟高玉树碰面之前,努力一下就可以折完了。
      
      小正太收到她折好的千纸鹤会不会笑地像一个小太阳那样灿烂?
      
      手指过度使用的后果远比孔天微想象中要严重,她应该记住现在她才四岁而不是一个成年人。第二天起来后,她差点不能抓稳牙刷,稍微用一下力气手指头就传来钻心的疼。
      
      不想被爸爸妈妈发现,孔天微还得在日常动作中表现正常,不能露出一丁点破绽。
      
      一路被送到幼儿园,孔天微回到小教室里才嘶嘶嘶的抽气,朝手指头上呼气,借此缓解疼痛,原本白白嫩嫩的小爪子,现在变得红彤彤的,细看好像还肿起来了,像几根小小的红萝卜。
      
      一张小椅子被搬了过来,高玉树稚嫩的声音响起,“你的手怎么了?你昨天去找我,被你妈妈发现了吗?所以你妈妈打你了吗?”
      
      问题还是这么多啊……
      
      孔天微摇头,“不是,是折纸鹤,折的太多了,所以手指疼。”
      
      小正太听后,突然沉默了。
      
      孔天微也是说完之后才突然反应过来,她这样说岂不是在侧面责怪高玉树?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怎么不经大脑就说出来了!
      
      赶紧解释一下吧!
      
      “我……”
      
      “你教我折吧。”小正太突然出声,“我会用心学的!”
      
      “啊?可是你不是说这些是女孩子才做的事情……”
      
      “哎呀,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啊!我以精灵王子的身份命令你,一定要教会我!我想过了,作为精灵王子,我来人类世界就是来接受磨练的,怎么能连这点小事都不会做!任何事情都要亲力亲为,不能让别人代劳!这才是试炼的奥义!”高玉树急急忙忙的插话,好像想掩饰什么。
      
      孔天微还在暗暗嘀咕,明明之前还一副打死也不学的样子,还非常鄙视,说是女孩子才做的事情男子汉才不做,现在倒是求着要学了。
      
      为了深入演好精灵王子这个角色,他真是煞费苦心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的中二式暖心vs女主的钢铁直女式思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