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重生了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龙族族长会救我吗?

      第十六章
      
      此人不是高玉树还能是谁?
      
      小正太面对两个高大的成年人却一点都不胆怯,视线死死地定在孔阳州怀里的孔天微上,抿着唇看起来很生气。
      
      纪伊白现在一看到高玉树就来气,心里很埋怨,如果不是这小子,她家女儿怎么可能会学坏!
      
      如果不是为了这小子,她女儿怎么会闹成这样!
      
      他是不是根本不知道天微现在变成了什么样,他居然还敢过来找他们!
      
      纪伊白组织好的语言还没说出口,小正太就恶狠狠地喊了一声:“喂!你们两个!把我的人质放下来!”
      
      人质?
      
      居然把她的宝贝女儿说是他的人质!
      
      纪伊白满腔怒火再也憋不住了,心想一定要把这没大没小的小子狠狠教训一顿,既然他爸妈都不管,那就别怪别人插手管教。
      
      “我说你这……”
      
      “这个声音……是你啊。”好几天都没有主动说过话的孔天微突然从爸爸的怀里探出头,“爸爸,放我下去可以吗?”
      
      孔阳州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女儿终于主动说话了!这真是一个好现象!
      
      他立即朝妻子使了眼色,让妻子少说两句。
      
      纪伊白心里憋着气,可是看天微好不容易对外界的事情有所反应,又不敢乱说话,生怕吓坏了她。
      
      实际上,那天天微捂着胸口对她说‘妈妈,我真的好难受’之后,纪伊白就总是做同样的一个噩梦,梦里的场景真实得恐怖,仿佛她真的经历过梦里的一切。
      
      每天晚上因为噩梦惊醒之后,也都能看到丈夫同样醒着,一问,也说是做了不太舒服的梦,缓一缓再继续睡。
      
      看到天微茶不思饭不想每天只是发呆,甚至连觉都不睡,她就总有一种好像随时都会失去女儿的感觉。
      
      有时候她翻到了带天微去测智商之前看到天微写的那个一点都不像小孩子写出来的字迹,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同样的字迹,好像是一张纸,那张纸上写满了悲伤的字眼。
      
      过了那段时间再回想起来,纪伊白也觉得她那时候到底是着了什么魔,她应该记得老师跟她说过孩子的骨头还没有发育完全,抓笔写字对于几岁的小孩子来说是很艰巨的任务,强行写字很伤身,所以幼儿园不能设置需要孩子写字的课程,就是为了保护孩子的手。
      
      可她居然看到不该是女儿的字迹后就一直认定那是女儿写出来的,简直就是蠢蛋。
      
      好像哪里不太对,但是又说不上来。
      
      纪伊白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忧思过度所以才会想东想西的,关于那个字迹,后来她去找陆采童问过之后不是已经得到解释了吗?
      
      孔天微被放下来之后,因为体力不支有点站不住一直在打晃。
      
      高玉树一脸嫌弃地上前把人扶住,嘴上说道:“果然就不应该让人质离开我的监视!才几天没见,你就变成这种要死不活的模样了!偷偷告诉我,是不是那个巫婆拿你去做什么邪恶的实验了!?”
      
      孔阳州尴尬地收回想把女儿扶住的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下意识看了一眼妻子,发现妻子的脸色果然很难看。
      
      “如果她真的带我去做实验了,掳走我的龙族族长会救我吗?”孔天微深深地看着高玉树,像在看一个救世主,所有希望都压在他身上了,仿佛只要他一说‘不’,晶莹的眼睛里就会涌出泪水。
      
      小正太好像被孔天微突如其来的正经弄得有些不好意思,脸颊稍红地微微别过脸,“真是拿你没办法啊!谁让我还要靠你这个人质去换人族国王的金银珠宝呢!谁让我还是新晋的龙族族长呢!要带头做好榜样!那你跟我走吧!首先让你填饱肚子,养胖了才好卖钱!”
      
      孔天微垂下头看着被高玉树紧紧抓住的手。
      
      他的手又小又软,很温暖。
      
      真的好开心,他愿意救她。
      
      真的很幸福,她再也不是一个人了,她也有同伴了。
      
      孔天微露出了久违的微笑,眼神看起来却好像在哭,她轻轻甩开高玉树的手,下一刻却扑过去紧紧抱住他。
      
      跟在儿子身后出来的乌锦一过马路就看到这么一幕,对面家的女儿紧紧搂住她家儿子的脖子,这画面怎么看怎么像是对面家的女儿在强吻她家儿子?
      
      两个都还这么小,真的合适吗?
      
      乌锦无语地走近了才发现原来只是抱在一起,不是在玩亲亲,突然有点小失望是怎么回事?
      
      不过乌锦看到这一幕也总算明白为什么这几天儿子这么躁动不安了。
      
      每天去幼儿园的时候都要拖到最后一刻再上车,总是盯着对面家看;现在他在班上的小伙伴多了起来,却不让别的小朋友坐在他的旁边,说是要留位置给他的人质什么的。
      
      本来今天是要带儿子出去买他想要的玩具,结果她只是忘了带包回屋里拿个东西的功夫,一出来他就跑到对面了。
      
      乌锦叹着气看向孔天微的爸爸妈妈,想知道他们夫妻俩对于这俩孩子的事情是怎么看待的。
      
      其实乌锦大概知道一些事情,比如说儿子是多亏了孔天微小朋友的帮助才能跟班上的小朋友打成一片。
      
      又比如说儿子把在儿童节上玩游戏赢来的糖果都送给孔天微小朋友吃了。
      
      再比如说儿子能变得乖巧听话,其实都是被孔天微小朋友影响了。
      
      还有孔天微小朋友这段时间都没有去幼儿园,是因为生病了,
      
      这事儿乌锦也从儿子那里听说了,谁让她家儿子一天到晚都在嘟喃着孔天微小朋友的事情,自责地说一些‘早知道就不给她这么多糖果吃了!’、‘早知道就应该盯着她让她刷牙!’之类莫名其妙的话。
      
      总体来说,乌锦还是挺感激孔天微小朋友的。
      
      正如她所想的那样,孔天微小可爱果然是一个让她家儿子蜕变自带圣光的小天使。
      
      但是,孔天微的父母不喜欢孔天微小朋友跟她家儿子玩这一事实,乌锦也是心知肚明的。
      
      现在两个小孩居然抱在一起看起来非常团结,乌锦有点恶趣味地很期待这对夫妻的反应。
      
      纪伊白还能有什么反应?
      
      满脑子都在回荡着女儿说的那些话。
      
      [跟他一起玩,我真的很开心,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高玉树真的很好。]
      
      [妈妈,我真的好难受,难受得好像要死了一样……]
      
      那样一个满眼绝望的女儿在看到高玉树的之后,主动说话了,还重新露出笑容。
      
      就在纪伊白还在挣扎的时候,孔天微已经松开高玉树重新回到妈妈的身边,柔柔地说道:“妈妈,我们走吧。”
      
      纪伊白回过神,看着恢复了一丝精神的女儿,脸上却还带着浓重的疲倦,顿时感到非常无力。
      
      女儿跟高玉树一起玩才会开心,可是会被高玉树带坏,变得不受管教。
      
      不让女儿跟高玉树一起玩,她就不会被带坏,可是她会难受得好像要死了一样……
      
      如何抉择?她一直以来的坚持真的是对的吗?
      
      一直以来,她都错了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好的,女主妈妈已经开始反省自己了=w=
    这一对大概是我到目前为止写过最暖的一对cp了(自恋.jpg)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