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重生了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妈妈,我真的好难受

      第十五章
      
      孔天微的房间里。
      
      周婧怀悄咪咪地从自己的小书包里拿出糖果,捧到三孔天微的床边。
      
      “族长说再不给人族公主送解药,人族公主就会很难受,呜呜呜微微你快点吃一点解药吧!你都难受到好几天没有来幼儿园了呜呜呜……”周婧怀就差把糖果纸剥了直接把糖果塞到孔天微的嘴里。
      
      孔天微有些惊讶,几天没见高玉树,她都有点不习惯这种说话方式,看样子现在周婧怀也开始逐渐入戏了。
      
      但是……这种时候高玉树还要托人来送糖果……
      
      孔天微听到客厅里周阿姨跟妈妈的谈话声,隐隐之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们来拜访的时间很短,孔天微才刚刚向周婧怀小朋友解释完她现在蛀牙暂时不能吃糖,外面就传来周妈妈喊周婧怀回家的声音。
      
      跟周婧怀道别后,孔天微心头那股不安越来越强烈,妈妈从周妈妈带周婧怀离开后就没有出过声,就好像是暴风雨前的安静。
      
      妈妈知道了吗?
      
      会不会真的就这么巧?
      
      如果真的知道了呢?妈妈会对她怎么样?又会对高玉树怎么样?
      
      孔天微越想越惶恐,猛地跳下床光着脚丫往客厅跑去,一来到客厅就看到妈妈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就好像在琢磨着什么事情。
      
      她的到来引起了妈妈的注意。
      
      妈妈看了过来,孔天微下意识想跑但是及时忍住了。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糖果是你自己买的还是别人给你的?”纪伊白的语气冷淡,是生气的前兆。
      
      纪伊白就觉得奇怪,女儿一直都很听话,就连自己为了营养均衡让她吃她不喜欢吃的蔬菜,她也会忍着不适努力吃下去,不让她吃糖果她就从来没有碰过糖果。
      
      现在终于弄明白了,原来都是因为那个小混球。
      
      都是那个小淘气带坏了她的女儿。
      
      以前女儿根本就不会说假话,现在居然都可以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了。
      
      一定都是高家小子教的!不然她的女儿怎么可能会变得这么不乖!
      
      孔天微也看出来妈妈生气了。
      
      她很想像以前那样,只要妈妈一生气就什么都妥协了。
      
      可是她又不想再像以前那样。
      
      必须要做出一些改变。
      
      “是我自己买的。”
      
      啪!
      
      纪伊白猛地一拍茶几,尖锐的声音骤然飙起来,“还在撒谎!是不是又是那个小坏蛋教你的!我就不该让你跟他玩,看看你跟他走近之后你都学会了什么,偷偷吃糖导致蛀牙,还学会了向你的父母撒谎!”
      
      孔天微的眼眶在妈妈用力一拍茶几的时候就又湿润了。
      
      她在努力忍住哭意,即使眼泪已经开始往下掉了。
      
      她早就该意识到,她的抑郁症只是减轻却从来没有痊愈,时时刻刻都会随着的情绪变化加重或减轻,不管是前世还是重生后。
      
      “又哭!我现在算是明白你的伎俩了!他教你的是吗?是不是他告诉你的,只要你哭一哭,装一装可怜我们就可以既往不咎了?孔天微,我告诉你!这次不可能!撒谎是不可能被原谅的错误!”
      
      纪伊白也不愿看到女儿的眼泪,担心看到女儿眼泪汪汪的已经会心软,所以说话的时候都别过脸。
      
      不是的……不是妈妈说的那样的……
      
      “这次你能因为一件小事撒谎,以后是不是还要撒更大的谎?我警告你,你再也不能去找高玉树玩了,我见你跟他玩一次我就去找他家长投诉一次!让他爸妈看好他家那个不听话的儿子,少来缠着我家女儿!”
      
      孔天微没有吭声,纪伊白还在继续训话。
      
      “你听到了没有!如果你去缠着他要跟他玩,那我就罚你关禁闭,幼儿园也别去了,就在家里好好反省错误!”
      
      不……不可以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这样是不对的……
      
      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个声音在说话,给她鼓励打气:勇敢说出来啊,有什么不敢说的?有什么好怕的?
      
      如果这次妥协了,那以后就跟前世那样,跟高玉树再也没有交集了。
      
      这样的未来,是你想看到的吗?
      
      “不……”她动了动唇,吐出一个字眼,狠狠抬起头,红肿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妈妈,“不对的,这是不对的……根本就不关他的事,不关他的事!”
      
      纪伊白顿时怒火更上一层楼,真是反了反了,不仅学会撒谎,现在还学会顶嘴了!
      
      “你……”
      
      “所有事情都跟他没有关系!他只是在陪我玩游戏,是我想吃糖果,是我一直找他要糖果。他提醒过我一定要刷牙,是我忘记了是我自己不注意。跟他一起玩,我真的很开心,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我不能吃糖果,我喜欢的东西妈妈从来不给我,我想做的事情妈妈从来不让我做,我真的好难受,难受到好像要死了一样……”
      
      前世好像跟现世重合了一样,孔天微死死的捂着胸口,仿佛心脏病发作疼痛难忍。
      
      只有孔天微知道,她不是心脏病,而是抑郁症。
      
      又来了。
      
      这种所有通往心脏的血管被堵住了的感觉,心脏好像要炸裂开,如果死了是不是就可以解脱了?像她这种失败的人就不应该存在吧?
      
      [什么神童啊,读个研究生都能被劝退,真是差劲儿!]
      
      [以前的成绩都是造假的吧!?这么努力学习也才考上重点大学,也算不得什么神童嘛!]
      
      [抑郁症?那是什么玩意儿?找不到借口就拿一个莫须有的病出来当挡箭牌?你真是丢你爸妈的脸!]
      
      [天微,爸爸妈妈对你很失望……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
      
      走开,不许说了……
      
      周围的声音都听不到了,全世界就好像只剩下她一个人,视野里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非常扭曲,世界变成了异度空间,满眼的妖魔鬼怪,朝她呲牙咧嘴张开血盆大口。
      
      本来还在责怪女儿的纪伊白快被女儿的反应吓坏了,慌到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往,猛地从沙发起来跪在地板上,抱起女儿,“天微……天微?怎么了?到底怎么了?别吓妈妈!”
      
      她不知道女儿到底怎么了,但是脑子里莫名地好像……曾经有过这么一个画面,头发斑白中年时期的自己抱着血迹斑斑的女儿,女儿生前最后一句话是‘妈妈,我真的好难受,我难受得要死了’……
      
      呸呸呸!
      
      纪伊白甩去脑中这个奇怪的既视感,把女儿抱起来一边拨打120,结果才走到家门口,就感到怀里被推了一下。
      
      孔天微花了一点时间缓和过来,精神虽然还有点恍惚,但还惦记着刚才的事情。
      
      “妈妈。”她喊了一声,“不要找高玉树的爸爸妈妈……不要找他的麻烦,妈妈不要做这种事情好不好。全部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都怪我。高玉树真的很好,是我不好,我的不对。你打我吧,你骂我吧,不要找高玉树的麻烦,求求你……都怪我,都怪我……”
      
      她开始不停地重复着‘都怪我’三个字,就好像入魔了一样。
      
      女儿变成这副模样,纪伊白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管到底怪谁,赶紧让女儿好起来才是正经的!
      
      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孔天微的情绪已经逐渐恢复平稳,但是很明显已经萎靡了许多。
      
      只是检查的结果却是没有身体没有任何问题。
      
      “我女儿刚才都难受得想死了,怎么可能没有任何问题!”纪伊白着急地又想跟医生吵起来。
      
      这次的医生是个好脾气,赔着笑脸道:“只是说生理上没有问题,没说心理和精神上没有问题啊,这位家长我可以理解你关心孩子的急切心情。我建议您可以去去精神科挂号。”
      
      “呸呸呸!她还这么小心理能有什么问题!”纪伊白都不想浪费时间了,带孩子又去往别家医院。
      
      所有的结果都是生理没有问题,建议去看一下心理和精神方面的问题。
      
      纪伊白一心觉得女儿还小不可能会有什么心理疾病,辗转到最后还是什么都没看出来,反倒是孔天微的一些症状变得越来越明显了。
      
      她的食欲在下降,不管多少好吃的摆在她面前,她都不想吃,哪怕纪伊白把她最想要的奶糖塞到她嘴里,她也会把糖吐出来。
      
      大多数时候她在低着头发呆。
      
      紧接着她对所有活动失去兴趣,不玩游戏不玩玩具不跟别人说话,只要有时间就一个人待着发呆。
      
      再后来发展成整晚整晚地睡不着觉,孔阳州跟纪伊白夜里起来上卫生间过来看女儿,一打开女儿的房门就能看到她坐在床边,不睡觉只是在发呆。
      
      这些症状下来,孔天微一天比一天消瘦,原本圆润的小脸变得尖细,手腕细的仿佛一折就断,幼儿园也很多天都没有去了。
      
      “我受不了了!只要有一点可能就要去看看是不是真的!你要看着女儿死在眼前吗?有你这样当妈的吗!”孔阳州一摔碗筷,看着一直哄女儿吃饭的妻子,过去把孔天微抱起来往外面走。
      
      纪伊白动了动唇,最后还是默默跟在丈夫身后。
      
      两人才锁上门,一转身就被一个叉着腰的小萝卜头拦住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说得对,抑郁症虽然有心理跟生理两方面的原因,但是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因为重生就不经治疗彻底痊愈。
    所以这章她就发作了,但小天使们请放心,这一波过去,爸妈就要突然大变样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