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重生了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龙与被掳走的公主

      第十一章
      
      孩子们玩耍的时候,纪伊白和孔阳州就在不远的滑滑梯边上看着。
      
      其他家长都陪在孩子身边,就他们两个站在一旁让孩子自己玩,显得有些显眼,有人认出这就是刚才吵架的夫妻,都多看了几眼。
      
      纪伊白感到浑身不自在,虽然女儿就在眼前,但是她还希望可以更近一点跟着女儿,最好就在女儿的屁股后面,盯着她不让她做不应该做的事情。
      
      孔阳州虚虚地握着妻子的手,欣慰地道:“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让她自己找小伙伴玩,她会比跟在我们身边更开心,更放得开。”
      
      纪伊白不出声,显然还在赌气。
      
      “其实那个小男孩也没有我们想的这么坏。”孔阳州突然转移话题。
      
      “哼,不听老师的指挥,就在刚才他还在扰乱别人玩游戏,跟老师对着干,之前还偷拿了自己父母的手机出来玩,你说他不坏吗?”纪伊白倒是对高玉树这些坏事记得一清二楚。
      
      孔阳州笑了,“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我们家女儿不也偷拿过我们的手机吗?那我们家女儿也是小坏蛋?你没有注意到刚才我们吵架的时候,他突然走过来吗?”
      
      丈夫这些话让纪伊白找不到反驳的点,但要说刚才那个小男孩走过来找天微,这还能有什么深意?
      
      “不就是想找我们家女儿玩吗?小孩的一个小举动,还会有什么深意,你也不要把小孩想的太复杂了,小孩子懂什么。”纪伊白嗤笑。
      
      孔阳州也笑,笑的有点无奈,“你敢说,如果他刚才没有过来,你不会跟我继续若无旁人地吵下去?而且还是当着天微的面吵。我都后悔了,我们吵起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照顾到天微的感受。”
      
      纪伊白闭着眼睛想了想,突然不说话了。
      
      下午四点半,儿童节活动结束,孔天微小背包里空空的,什么奖励都没有拿。
      
      因为父母在一旁看着,她就算玩游戏胜出也没有心情挑选奖励,她想要的父母不会让她拿,拿她不想要的也没什么意义。
      
      回去之前还要集合一下,孔天微被夹在爸爸妈妈中间,总是想找找高玉树。
      
      找了一会才发现高玉树站在一个姐姐的旁边,那个姐姐好像是临时保姆,在高玉树的爸爸妈妈很忙的时候过来照顾高玉树的。
      
      保姆姐姐对高玉树赔着笑脸,似乎是想帮高玉树拿包。
      
      高玉树拽拽地包着小书包,不给。
      
      保姆姐姐好像又哄了好一会,但高玉树根本就没理保姆姐姐,倒是在发现她的目光之后,他呲着牙笑的很调皮。
      
      孔天微也扑哧一声笑了。
      
      “天微,笑什么呢?”孔阳州听到女儿的笑声,揉了揉女儿的头发。
      
      孔天微摇头,仰着头看向妈妈。
      
      也不知道妈妈是不是生气了,从集合到现在就没有说过话。
      
      还是不喜欢她跟高玉树接触吗?
      
      孔天微有点失落,她也弄不明白,为什么她总是喜欢跟高玉树一起玩,可能是因为觉得他们有相似之处,也可能是因为她其实心底一直在羡慕着他,想成为他这样潇洒自在活着的人。
      
      只是因为妈妈不喜欢,她要连她的喜好都要克制吗?
      
      可是前世她已经吃够这种苦头了,也尝到了苦涩的后果,这辈子,真的不想再重蹈覆辙了。
      
      为什么就不能学着强硬一点呢?
      
      原来光是改变测智商的结果是没有多大用处的,归根结底,其实还是她自己要做出真正的改变。
      
      不要再总是屈服于妈妈的控制了好不好?走出来好不好?
      
      回去的路上,气氛压抑。
      
      孔天微在想事情,爸爸妈妈似乎也在想事情。
      
      她想了一些前世的事情。
      
      其实很多人只知道她一个神童一路跳级,成绩优越,先后考上了重点大学和重点大学的研究生,最后却被劝退。
      
      大家都觉得这是‘伤仲永’的现代版,她只是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可是孔天微很清楚,不是的,根本就不是的。
      
      这条路从一开始就错了。
      
      像一个提线木偶被家长控制着一举一动,做的所有事情都不是自己喜欢的,生活中没有一件事能让她开心。
      
      别人眼中她从起跑线开始就遥遥领先,只有她自己她有多失败。
      
      自从被发现是高智商儿童,她就没有再为自己而活过。
      
      她的成绩其实一直都很优异,被劝退不是因为她变差了或者智商倒退了,而是因为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已经无法再进行正常的生活,更别说是高强度的学习。
      
      因为很多人对抑郁症缺少认知,她的父母后来遭受她被劝退的各种打击,对她的治疗也不积极,于是病症越来越严重。
      
      最严重的时候,孔天微觉得一睁眼就看到一条黑暗的路,看不到尽头,看不到希望,家里的水果刀就横在手腕上,只要划一刀,她的眼前似乎就能出现一片光明。
      
      死变成最后的救赎。
      
      但她每次都以坚韧的意志力压下了自杀的念头,只是因为想到她死后,父母要怎么办?他们只有她一个女儿,二十多年的希望全部压在她身上了,她不仅要自杀还要指责他们,他们一定会崩溃的。
      
      有一次她真的受不了了,于是写好了遗书,准备好一切,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眼泪止不住地流,根本不知道是为什么而哭。
      
      最后还是藏好了那张控诉着她这二十多年人生的遗书,擦干眼泪继续苟延残喘地活着。
      
      前世,到死为止她都没有对父母说过她抑郁症的病因,更没有控诉过多年以来木偶般的生活。
      
      她连踏出第一步去控诉父母多年来的控制都不敢,根本就没有资格去追求自由。
      
      孔天微终于明白前世她是为了什么而哭。
      
      哭她这么一个懦弱的人,连反抗都不敢,活该过不上想要的生活。
      
      在为她是一个天才而哭。
      
      看,这个天才,多么可悲可恨。
      
      难道重来一次,她还要这样软弱,继续过着被父母控制的生活吗?
      
      孔天微真的不想,一点都不想。
      
      大家各怀心事,度过了这一天。
      
      第二天还是妈妈送她去幼儿园,但她发现妈妈在路上好像一直欲言又止。
      
      到了幼儿园门外,孔天微也刚好看到被保姆姐姐送过来的高玉树,便故意跟高玉树打招呼,“喂!精灵王子,早上好呀!”
      
      打完招呼后,她就偷偷看一眼妈妈。
      
      妈妈没有明显的反应,但好像是因为注意力不在这边。
      
      “哇,矮人族,你今天怎么了?居然主动跟精灵王子打招呼,哼哼,你一定是在故意讨好我企图从我这里拿到奖励吧!”小正太天不怕地不怕,就算纪伊白在这边也照样大大咧咧地走过来。
      
      走过来也就算了,他还要伸手捏孔天微的脸,一边捏一边感叹,“你的脸好软啊。”
      
      孔天微满头黑线地盯着高玉树圆乎乎的脸,其实他的脸也挺软的,干嘛不去捏他自己的脸。
      
      他们这边的动静这么大,纪伊白自然也回过神了。
      
      只是她的反应令孔天微有些意外。
      
      妈妈竟然没有责骂些什么,倒是看高玉树的眼神好像多了几分打量,像在探究着什么。
      
      高玉树都被看的不自在了,慢慢松开了捏着孔天微的小爪子。
      
      “天微乖乖上课,下课了妈妈来接你。”纪伊白到最后都没说什么,默默把小书包和水杯递过去给孔天微后,又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高玉树,这才转身离开。
      
      等纪伊白走远了,高玉树跟孔天微一起回教室,在一边好奇地问,“喂,矮人族,你是不是泄漏了我的真实身份?不然那个巫婆为什么老看我?”
      
      巫婆???
      
      孔天微满脸问号,“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不是他自己整天把精灵王子挂在嘴边吗?泄漏真实身份又是怎么回事?
      
      “哼,说出来你一定会吓一跳,其实精灵王子这个身份是伪装的,我真实身份是一头威武的巨龙,可以化身成为人类的模样。而你其实也不是矮人,你是被我掳走的人族公主。”高玉树凑到孔天微的耳边,很认真地说道。
      
      孔天微望天,所以这是换设定了?
      
      说起来,他每次换设定是随心情吗?还是随他看的西方童话故事而变化?
      
      这种时候应该要配合他的表演吧。
      
      孔天微故作惊讶地回道,“真的吗!?可是为什么我没有那些记忆了呢?”
      
      “那当然是因为我把你的记忆消除了!作为我的俘虏,你就要有俘虏的样子!”小正太叉着腰哈哈哈大笑。
      
      孔天微被他得意的小样子感染,心里也满满的都是开心。
      
      果然只要跟高玉树待在一起,就会被他这种洒脱感染,连带她的情绪也会好很多。
      
      其实昨晚她做了一个梦,因为这个梦,今早的精神有点萎靡,但是看到高玉树之后,精神马上就回来了。
      
      回到教室,孔天微这次主动把小椅子搬到高玉树的身边,朝他笑了笑。
      
      “你这个俘虏还算识趣知道主动过来找我!既然这样,那我就给你点奖励吧!”高玉树哼哼唧唧,小爪子拉开小书包的拉链,从里面拿出了两三颗糖果。
      
      是糖果啊……
      
      孔天微咽了咽口水。
      
      “其实这不是糖果,而是我特制的解药!哈哈哈哈!没想到吧,在你失去记忆的时候我给你吃了一粒毒/药,你只有每天都来找我要解药才能活下去,每天最少要吃一粒药丸。”小正太戳了戳孔天微的手,把糖果塞到她的手里。
      
      “快吃吧!而且不可以让那个巫婆知道发现哦!不然她一定会找人来攻打我的城堡。”一边这样说,高玉树却非常期待地盯着孔天微看,一副希望她能喜欢的样子。
      
      看到手心里的几颗糖果,孔天微有种微妙的感觉,但是又担心是她自作多情。
      
      她在想,高玉树昨天这么努力玩游戏赢糖果,该不会是为了她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稍微有点开窍了,但是很快就会被男主作死打回原形……
    感到担忧:P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