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重生了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被劝退的天才神童

    作者有话要说:
    推一下新文:《心机穿越女哭着求我放过》感兴趣可以戳专栏收藏~
    文案:姜尤被穿之后成为看不见摸不着的鬼魂,以为自己以后就是个无依无靠的孤魂野鬼。
    占据她身体的心机穿越女凭借穿书金手指接收了她的一切后,活的潇洒自在,浪到无边,肆意破坏她原定的人生……

    然而,不到一个月,开了阴阳眼的未婚夫就找到了姜尤。
    于是局势就变成了这样:妹妹时不时病娇恐吓,让穿越女心惊胆战夜不能眠……
    爸爸大哥冻结所有资金,安排各种高难度课程,导致穿越女没钱可浪每天过的像个高考生……
    魔力强大的魔法师未婚夫更狠,暗中给穿越女下各种奇奇怪怪的诅咒都是小意思,他甚至想召唤魔神对付穿越女,穿越女分分钟精神崩溃……

    都没轮到姜尤出手,心机白莲花穿越女就被折磨地痛哭流涕求放过了。

    原主从穿越女手里夺回一切的故事。
    cp:人美心善白富美 vs 童心未泯魔法师总裁

    PS:从被穿原主的角度去看待穿书者,女主灵魂被挤出体外,相当于灵魂出窍,正常人看不到她,后来男主能看到灵魂状态的女主,男主和女主双向暗恋。
      
      孔天微刚满四岁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情,使她的父母注意到了她不同凡响的一面。
      
      这是很平常的一天,孔天微在客厅里一边玩着拼图游戏,眼睛盯着邻居小姐姐四年级的数学书,小手握着铅笔笔杆在数学书的习题上写下计算答案,一边听着厨房里传来的父母吵架的声音。
      
      年纪尚小的孔天微并不能理解爸爸妈妈怎么又为了菜刀吵架,但是她听得很认真,嘴巴低声喃喃下意识复述着父母吵架的每一字每一句。
      
      有时候她会稍微分神去思考着,普通小孩子会像她这样可以三心二意做事还能把每件事都做好吗?
      
      但是很快她就马上反驳自己,管他呢!反正她现在是孩子嘛!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大人也不会在意的啦!
      
      两种矛盾的想法同时在脑海里打架,孔天微却没去深思其原因。
      
      她依旧凭着本心去做着手头上的几件事。
      
      厨房里爸爸妈妈的争吵越来越激烈了。
      
      “……老公!菜刀不是你拿的还能是谁拿?你放哪儿了?现在还等着切菜呢!都快八点了,你还想几点才吃饭?”
      
      “哎呀,老婆你别吼啊!我这不是忘了吗!我明明记得我就放在砧板上,我就没动过了!”
      
      “那你赶快想想啊!到底在哪儿!要不然你就去对面家先借着,等会你再去好好找找!这把菜刀是我让亲戚从外地特地带回来的,称手又锋利,用着特别顺手,我不管,你一定要把菜刀找回来,谁让你是弄丢的。”
      
      “我都说了,我从来都没有动过,我一直都放在砧板上的!老婆你怎么不信我说的呢!”
      
      “什么叫做我不信你说的,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还不承认了?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事实就摆在眼前还要狡辩,嗯?”
      
      “不是我做的事情,我凭什么要认,老婆,平时我都能容忍,忍让你,但是你诬赖我就不行了。”
      
      ……
      
      ‘菜刀’二字在孔天微的脑子里转了一圈,她立即把现在手头上的事情都放下,踉踉跄跄地迈开小短腿走到爸爸妈妈卧室的电脑边上,踮起脚丫子想把最上面的抽屉拉开。
      
      这时,门边突然传来妈妈大喝的声音:“天微!你在干嘛!?这本书你哪儿来的?上面写了采童姐姐的名字,你居然在采童姐姐的书本上乱写乱画,现在马上跟妈妈过去还书向采童姐姐好好道歉!没有经过别人的同意就在别人的书上乱涂乱画是不对的。”
      
      孔天微被吓了一跳差点摔倒,懵懵懂懂地看向门外,只看到妈妈手里捧着她刚才写过的小学四年级数学书,叉着腰等着她主动过去。
      
      她指着抽屉,奶声奶气地道,“刀,妈妈菜、菜刀!”
      
      “什么菜刀,天微你在说什么呢。妈妈要生气了,不许再转移话题了,做错了事情就要勇敢地承担责任,知道吗?不是给你买拼图游戏了吗?怎么还要玩别人的书。”孔天微的妈妈纪伊白还在坚持教育孔天微。
      
      “菜刀在这里!”孔天微看妈妈好像不相信她说的话,便加重了语气,小手用力指向抽屉。
      
      “拼图游戏你拼好了没有你就……天微?你说什么?菜刀怎么会在抽屉里?”纪伊白只当孩子是在开玩笑,走进去想把孩子拉出来。
      
      孔天微轻轻躲开妈妈的手臂,还在坚持不懈地指着抽屉,嘴里还在强调着,“刀,菜刀就在这里!是妈妈放在这里的!”
      
      纪伊白扯了扯嘴角,这孩子今天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说的话越来越离谱了。
      
      卧室里又没有需要用菜刀的地方,没事把菜刀放在卧室的抽屉里干嘛?而且如果说是孩子他爸放的还可以理解,可是孩子现在说是她放的??
      
      这就太没有依据了吧。
      
      她放的她自己会不记得吗?
      
      “天微,不要闹了。”纪伊白跟丈夫吵了一架,心情已经很烦躁了,没有心情再跟女儿继续争辩。
      
      孔天微看妈妈不相信她说的话,踮起脚尖,使出浑身力气想把抽屉拉开。
      
      纪伊白看女儿这么固执也无奈了,认命走过去道,“好好好,你别动了,别弄伤了,让妈妈打开抽屉。”
      
      孔天微看着妈妈把抽屉打开,这才乖乖立在一旁。
      
      抽屉被拉开,里面郝然摆放着一把被用油纸包起来的刀,纪伊白瞳孔一缩,顿时愣住了。
      
      还真的在这里?见鬼了!
      
      纪伊白再次看向女儿的眼神有些微妙,“天微,告诉妈妈,你怎么知道菜刀在这里的?你说是妈妈放的?妈妈什么时候放的?”
      
      孔天微像个小大人一样老气横秋地叹气道,“妈妈你怎么又问我同样的问题啊,人家都说一孕傻三年,我都已经四岁了,妈妈还是这么迷糊健忘。就是今天爸爸妈妈要出门,让采童姐姐在家里陪我玩,妈妈担心我们会乱玩刀,就把刀收起来了啊。所以妈妈错怪爸爸了哦,不是爸爸的错。”
      
      纪伊白更懵了,“天微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问过你这样的问题了?你怎么会知道一孕傻三年这种说法,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啊,我还不到两岁的时候,妈妈跟邻居的阿姨聊天的时候说到过啊,一开始是不懂什么意思,可是我很好奇,就用爸爸的手机搜过意思啦。”四岁的小孩,把这些说的理所当然。
      
      孔天微说完就感到内心深处好像涌上一股懊悔之意。
      
      奇怪,为什么会有一种不能把这些话说出来的感觉,就好像说了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不只是孔天微脑子里感到混乱,纪伊白受到的冲击也很大。
      
      这是一个四岁小孩应该说的话、应该懂的事情吗?
      
      很明显不对!
      
      天微怎么会记得两岁时的事情,而且现在还在上幼儿园的天微怎么可能知道用她爸爸的手机去搜索什么问题?她识的字根本就没这么多!
      
      他们更从来都没有找到过相关的搜索记录!可千万别说她还知道自个儿删除记录。
      
      不管天微是不是在说谎,这样的种种表现就已经很不正常了。
      
      想到这里,纪伊白马上翻开邻居家女儿陆采童的数学书,刚才她发现女儿在采童书上乱涂乱画的页数。
      
      这一页是习题,简单的加减乘除题后面都跟着一个字迹成熟的答案,她稍微一算,发现答案都是对的。
      
      但是这个字迹……真的是她女儿写出来的吗?一个四岁的小孩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笔迹?会不会是她冤枉了女儿,这其实是一个大人写的?
      
      纪伊白再次看向女儿,小孔天微昂着头,天真的看着妈妈,还歪了一下脑袋。
      
      “天微,这是你写的吗?”纪伊白这次语气较为柔和。
      
      孔天微看了一眼,点点头,“是啊。”
      
      “真的是你写的?不许撒谎!要说实话,说谎的小孩子不乖。”她再三确认。
      
      “采童姐姐说这些题好难啊,她不想写,就让天微帮写啊。”孔天微把包袱抖得一干二净,态度理所当然。
      
      但是在跟妈妈对话的时候,孔天微的内心却好像一直都有一个声音在说:别说,不要让妈妈发现!不能被他们知道!
      
      不能被他们知道什么?为什么不能让爸爸妈妈知道?
      
      孔天微很迷茫。
      
      小孩子不懂事,可不代表纪伊白也不懂事,这太荒谬了!
      
      陆采童十岁四年级,孔天微幼儿园四岁,一个十岁的孩子觉得四年级的数学题太难不会做让一个幼儿园四岁的孩子去做,简直就是笑话!
      
      纪伊白不信邪,当场把书上女儿没写到的题目拿出来考女儿,还让女儿抓着笔在纸上写出答案,对照笔迹。
      
      做完这一切,纪伊白盯着白纸上力道不足但明显可以看出是瘦金体的字体以及正确无比的答案,看向女儿的眼神顿时有些癫狂。
      
      她拿着这些证据猛地往客厅跑去,连菜刀都忘了拿,一路上都在激动地喊着:“老公!老公!你快过来!!!快看我发现了什么!”
      
      孔天微杵在原地,茫然的看着这似曾相似的一幕,脑子里好像有无数的画面一闪而过,头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这时,父母的争执的内容变成这样的——
      
      “认真的吗?不会是你自己写的吧?这字迹怎么可能是小孩子的字迹,咱家女儿还是一个幼儿园小孩呢!一天正经的学都没上过,去哪儿来这么好看的字迹,还是瘦金体呢。”
      
      “你能不能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不是我的字迹,我的字迹你自己还看不出来吗!我亲眼看着女儿写的!不信你自己去试试!”
      
      “好好好,我信你,我信你,就算是这样,你又想怎么样?”
      
      “去给女儿测智商,我们家的女儿有百分之八十,不,百分之九十九是一个天才神童!”
      
      ……
      
      ……
      
      测智商、天才神童等等字眼突然打开了孔天微记忆的大门,一阵眩晕之后,孔天微瞳孔紧缩,迷雾被拨开,眼前的世界顿时清晰了好几个度。
      
      她想起来,她都想起来了。
      
      她已经死过一次了,这是重生后的世界。
      
      前世,她四岁的时候被父母发现与其他儿童不同的一面,而后被带去测智商,结果为一百七十分,属于天才,在学习方面有惊人的敏锐度,只要给她足够的条件,四岁的她就能把小学乃至初中的课程全部自学完毕。
      
      不过前世她并没有做到这种程度,因为能接触到的课程也只到小学四年级而已。
      
      她年纪又小,父母已经尽最大的努力让她从小学校四年级开始上学了。
      
      被发现是神童后,孔天微就成为了家族里的重点观察对象。
      
      她的父母更是对她的学习严厉到苛刻的地步,因为他的父母认为只有读书才是唯一正确的道路,她有这样的智商就更应该发挥特长努力读书,其他跟读书无关的事情都是歪门邪道,不务正业。
      
      光是在学校里取得全科满分还不行,她还要参加各种竞赛,奥数竞赛,作文竞赛,英语竞赛……还必须要在这些竞赛里取得名次,不然就是给家族丢脸了,对不起她的这个智商。
      
      每次她被夸奖,她的父母都高高的昂着头,仿佛被夸的是他们。
      
      天才神童这个光环给孔天微带来的并不是快乐,而是无尽的压榨和痛苦,背上压着沉甸甸的期望。
      
      她的作业是其他人的好几倍,完成作业的时间都是一样的,别人可以出去玩去做喜欢的事情,她得到的奖励却是再来一套习题。
      
      其他孩子都羡慕她头上的光环,羡慕她的分数和荣誉,可她却羡慕普通小孩可以自由自在的玩,考了及格的分数可以得到鼓励夸奖,而她考了九十九分还要被责怪没发挥好。
      
      小升初的暑假,孔天微写完作业趁爸妈没注意偷偷跑出去,遇到了对面家的小男孩。
      
      这一户人家就住在他们家对面,中间隔着一条马路。
      
      她知道那个男孩,名字叫做高玉树,是一个读书很糟糕成绩总是倒数的男孩,但是他爸妈好像从来都不在乎,一点都不着急。
      
      她每天上学的时候都会听到男孩的父母吼男孩让男孩乖乖上车去学校,然后她爸妈就会教育她可千万不能像对面那个混世小魔王那样。
      
      孔天微那时第一次跟高玉树直接接触,高玉树很热情向她展示了他的生日礼物——一架钢琴。
      
      高玉树不会弹钢琴,他只是很喜欢,三分钟热度就求着父母给他买。
      
      他的父母很纵容他,看他很想要就买给他玩了。
      
      孔天微第一次见到钢琴,说来可笑,她爸妈连电视都不让她看,所以她连在电视里看到钢琴的机会都没有。
      
      她上手试着摸了一下,学着高玉树的样子弹了几个音,又跟着感觉试着弹奏一段旋律。
      
      美妙的音符就像会跳动一般,声音叮叮咚咚地从钢琴里发出来,孔天微深深迷上了这个东西,在高玉树家里玩的入迷,直到她被父母找到。
      
      父母非常严厉的打了她的手板,惩罚她不听话跑去跟高玉树玩,还不听话写完作业不在家里等爸妈回来布置新的作业。
      
      孔天微一边哭着一边表示她想学钢琴,她知道钢琴很贵,并没有渴求父母会买一架给她,只是希望她可以偶尔去上钢琴课,一定不会影响学习的。
      
      但是被拒绝了。
      
      “才跟那个小子玩了一小会你就学坏了!好孩子就应该好好读书!学那些什么乐器又贵又没前途!只有好好读书你才会有光明的前途!”
      
      “有那时间去学那个没用的玩意儿,你还不如给我把初中三年级的课程学了!”
      
      后来她想学画画,学唱歌,学一些跟学习无关的事情时,也是被同样的理由拒绝的。
      
      她不能有任何与学习无关的兴趣,那些兴趣都是她通往成功路上的拦路虎。
      
      可是孔天微却不明白,这种所谓的成功,究竟是她自己想要的成功还是他父母想要的成功。
      
      五岁上小学,七岁升初中,十岁升高中,十三岁考上重点大学,十七岁考上研究生,十九岁被劝退。
      
      这就是她整个读书生涯,也几乎概括了她前世的一生。
      
      被劝退后到二十四岁之间的人生一片灰暗,本来高高在上的天才神童变成一个连研究生都无法毕业的废材,所有人都要来踩一脚,以嘲讽的语气把她的故事当作茶余饭后的闲谈。
      
      她患上抑郁症,想过自杀,写好了遗书,最后想想自己自杀后,父母可能会崩溃,又放弃了。
      
      后来以治疗抑郁症为由离家旅游,结果死在了旅游的路上。
      
      大概命该如此吧。
      
      回忆起了自己前世短暂的一生,孔天微终于明白为什么刚才内心深处会涌上一股深深的懊悔。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明明重生了,却把前世的事情忘记了,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来……
      
      她明明都想好,重生后一定要避免被当作天才神童的结局了!为什么偏偏是这种时候,在她做了所有引起妈妈注意的事情后才想起前尘往事!
      
      经过一番讨论的纪伊白和孔阳州已经得出了结论,从客厅里走到卧室,收拾了一些东西,抱起杵在原地的孔天微。
      
      “天微乖乖,妈妈陪你玩,明天爸爸妈妈带你去一个地方,到时候天微要乖乖的,好不好……”
      
      开始了,爸爸妈妈已经决定要带她去测智商了。
      
      如果不做出改变,那岂不是还要跟前世一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