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有今天

作者:叶斐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成瑶灰头土脸地通好了水管,又回房间整理了片刻,门铃便响了。
      
      钱恒开了门,然后成瑶便目瞪口呆地看着一箱子一箱子的行李被搬家工人运了进来。
      
      成瑶盯着堆满客厅的行李,谁说的男人行李少???
      
      光是鞋,就有十几双,西装大约有二十多套,领带还有一整盒……
      
      相比自己那可怜的衣柜,成瑶有一种自己枉为女生的感觉。
      
      在钱恒的众多行李里,竟然还有三大箱依云。
      
      “以后不要接自来水烧水。”钱恒感受到成瑶的目光,回头扫了她一眼,“以后烧水都用依云。”
      
      “其实自来水烧开了是没问题的,不会损害健康的,每次都喝依云,那简直和烧钱没两样啊。”
      
      “是不会损害我的健康。”钱恒笑笑,“但是会损害我的格调。”
      
      “……”
      
      “我每天辛苦工作,就是为了能过随心所欲的生活,烧钱,我烧得起。”钱恒看了成瑶一眼,“我发现你们很多人,都有一种思维误区,觉得自己平时节省一点,生活就能更好一点。但其实从来不是这样,想要生活好一点,那就更拼一点,节流不能让你生活品质发生变化,开源才可以。”
      
      “恩……”
      
      “作为给你额外的员工福利,你可以和我一起喝依云。”
      
      可真是谢主隆恩了……
      
      钱恒回房间之前,给了成瑶灌了最后一碗毒鸡汤,“希望你好好工作,没有我,也能过上喝依云的生活。”
      
      “……”
      
      *****
      
      终于收拾停当一切后,已经晚上八点了,成瑶赶紧开了电视,调到了星芒卫视,她最近在追《灵瑶攻略》,讲了女主角灵瑶从一个浣衣女工,一步步成长为女太医的励志故事,情节紧凑,关键饰演女主角的白星萌长得尤为漂亮,演技又在线,男女主角感情戏很甜蜜,直看得人少女心爆棚。
      
      成瑶看得入神,连钱恒什么时候从房里出来都不知道,直到电视剧插播广告。
      
      “不是说,人与人拉开差距,主要看的是下班后如何利用空余时间?”钱恒趁着这个当口,冷笑道,“不是准备认真学习法律专业知识?”
      
      “这个……有时候电视剧里其实也涉及到一些法律知识的。”成瑶硬着头皮道,“这种寓学于乐的方式,有时候也是另辟蹊径。”
      
      可惜十分不巧,就在这时,插播的广告结束了,女主角灵瑶又穿着一身古装出现了……
      
      钱恒扫了眼屏幕:“在古装片里学法律知识?是挺另辟蹊径的。”
      
      “我……我是复习中国法制史,这里面也涉及到中国古代的刑罚体系……”
      
      钱恒盯着她。
      
      成瑶觉得自己编不下去了……
      
      “少看点这种没营养的电视剧,有空多看看法院判例。”钱恒下了最终通牒。
      
      成瑶嘀咕道:“难道你不追星吗,你不觉得白星萌特别漂亮吗?我很喜欢她啊,而且她的演技是真的好,前几年都过气了,硬是凭着过硬的演技和坚持不懈得到了灵瑶这个角色……”
      
      “不,我从不追星,星追我。”
      
      成瑶:?
      
      “我不习惯为别人浪费时间和金钱,我更习惯别人付费来和我说话。”钱恒的姿态非常倨傲,“就是对明星,也是如此。”
      
      成瑶在心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就装吧,人家大明星,还付费找你说话,老板,你这怕是在白日发梦吧?吹牛逼也打个草稿好吗?
      
      “总之,我劝你把电视机关了。”
      
      成瑶很不满:“老板,上班时间我从来不开小差,这下班了,我看个电视,还犯法吗?”
      
      “不犯法,但是我要睡觉了。”
      
      成瑶一看时间,钱恒也不过二十七八,怎么作息完全老年人了?
      
      何况……
      
      “我声音开的真的很轻呀,不影响你睡觉的。”
      
      “我睡觉,不允许有任何一点声音。”钱恒理所当然道,“虽然电视机音量不大,但你在客厅里活动,势必会有些动静。”
      
      成瑶有些生气了:“要你要觉得我噪音扰民,你去法院告我吧,钱律师要是能拿着判决回来,我绝对配合执行。”
      
      钱恒抿了抿嘴唇,显然非常不悦,然而对于成瑶的耍赖一点办法没有,他怒气冲冲地灌了一瓶依云,恶狠狠地扫了成瑶一眼,才重新回了房间。
      
      *****
      
      不管怎样,成瑶就这么风中凌乱地和自己有毒的老板开始了合租生活。
      
      好在因为钱恒上班非常早,成瑶起床的时候,他已经走了,成瑶避免了和他进一步的接触。
      
      入职的第二天,成瑶终于渐渐把所里其余同事的名字和人都对上了号。
      
      她今天终于见到了和她在同一团队的谭颖,对方举手投足都很温婉。
      
      “你好呀,我是谭颖,虽然你工作比我早一年,但我读了研,所以年纪上还比你大两岁。虽然工作上可能没法给你什么经验,但是如果你生活上遇到问题,都可以问我哦。”她朝成瑶眨了眨眼睛,“尤其是感情方面。”
      
      成瑶一颗心渐渐安定下来,虽然说钱恒剧毒,但是团队里的同事,包锐看起来是个大大咧咧的老好人,谭颖也这么温柔好处,总算是个安慰。
      
      然而正当成瑶想要感谢谭颖的好意之时,谭颖的手机就响了。
      
      她看了一眼号码,接了起来。
      
      “我叫你不要再打给我了!你是听不懂人话吗?呵,我会去用小号到微博上抹黑你现女友?我嫉妒她长得好看?”谭颖的态度三百六十度转弯,气场全开,“恕我说句实话,你新女友真他-妈的丑,她就是化了妆也没有我化成灰好看!”
      
      “……”
      
      包锐好心解释道:“她前男友。”
      
      恩……成瑶心想,我还是不要找她咨询感情问题了……
      
      *****
      
      除了自己团队的人外,成瑶也认识了除谭颖外的另外三个新人。
      
      这三个新人都分别分到了另外三个合伙人旗下,其中两个男生,李明磊和陈诚,都是A大法学院毕业的,但李明磊在伯克利读了一年法学硕士的LLM,而陈诚就保研在A大读完了硕士;另外一个女生叫王璐,是从别的律所跳槽来的,之前已经有三年的工作经验。
      
      成瑶刚和几个新人交流了几句,包锐就走了过来。
      
      “成瑶,5号会议室,开会,讨论案例,带上笔记本啊。”
      
      成瑶去的时候,钱恒已经坐在会议室里了,包锐调试好了手提电脑和投影仪,今天要研究的案情便呈现在了屏幕上。
      
      “一对夫妻,男方有企业,在结婚前,两人签订了婚前协议,约定如果离婚,对彼此婚前财产不进行分割,只对婚后共同财产进行分割。结婚半年后,两人因感情不和而离婚,因为婚前协议的存在,外加婚姻存续时间短,女方只分割得到了七十万现金。但现在,女方发现男方的企业即将融资上市,认为自己当初离婚分割到的财产或许并不合理,找到我们,希望调查男方婚姻存续期间的财产情况,是否离婚分割时存在隐藏、欺诈的行为,为她争取到更多的财产。”
      
      钱恒扫了演投影屏幕:“这是目前我在接洽的一位客户,案情自然更复杂,也有更多细节,我做了简化处理。老规矩,这个案子我会带一个助理律师进行合作,谭颖手头目前已经在忙另一个案子,所以就包锐和成瑶你们俩竞争,针对目前的案情,大家可以进行讨论,提供最多思路,并且最深入的,我会选定来一起参与这个案件。”
      
      包锐第一个发言:“现在距离离婚已经有多久了?”
      
      时间点非常关键,离婚后主张再次重新分割财产,是有时效的。
      
      “一年十个月。”
      
      “那还在有效期内,夫妻一方存在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伪造债务企图侵占财产的,另一方发现后两年内,提供财产线索可以离婚后财产纠纷为案由向法院起诉。”
      
      “恩。”
      
      “那就好办了,既然男方有企业,那就先从他的企业调查起,在婚姻存续期间,他有以现存企业为股东,成立其余子公司吗?或者以现存企业参投别的公司?或者现存企业在婚姻存续期间有增资过吗?一旦有这些行为,调查清他的股权比例,就可以找他要钱了。”包锐挺兴奋,“而且他这企业要上市,这估值,不可同日而语,这案子要能成,估计我的房子首付有着落了。只是调查取证的时间有点紧,我们必须在两个月内完成起诉。”
      
      ……
      
      一场案情分析讨论会,几乎都是包锐的个人表演赛,毫无疑问,最终钱恒自然选了包锐参与这个案件,成瑶完全像是会议记录员,只来得及拼命消化钱恒和包锐的思路。
      
      钱恒讲究高效率,没多久,会议就结束了。
      
      “我稍后邮箱发你这个案件的具体资料,你可以就男方企业和财产信息进行调查了。”
      
      包锐领了活儿,就出去了。
      
      成瑶想跟着出去,却被钱恒叫住了。
      
      “包锐针对案情提出了九点思路,你呢?”钱恒冷哼了一声,“连话也插不上吧?你以后是要改行当速记员还是会议纪要员?”
      
      成瑶咬了咬嘴唇,然而没有反驳,确实,她看到了自己与包锐的差距,当自己还在脑海里搜索相关法律条文的时候,包锐已经脱口而出;当自己大脑一片空白在想着从什么方向调查男方财产情况的时候,包锐也已经条理清晰地分析了起来……
      
      “你想知道怎么做吗?”
      
      虽然钱恒剧毒,但是专业知识,他确实在行,成瑶虚心地认识了自己的不足,诚恳求教道:“老板,请您赐教,我知道我的基础不够好,我一定奋起直追!”
      
      “那么从今晚起,我不想看到你在客厅看电视剧。”
      
      “……”
      
      钱恒一本正经道:“你基础都差成这样了,还有什么资格看电视剧?跟我来办公室,我这边有一点点以往办过的案卷,你这礼拜看完,每个案例后面标注好心得体会,下周一交给我。”
      
      钱恒!你就是公报私仇!成瑶心里恨得牙痒痒的。
      
      套路,都是套路!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引出“晚上不许看电视”!
      
      钱恒这家伙真的很毒,生怕成瑶过几天重蹈覆辙,竟然还想出了案卷学习和验收这一出!
      
      *****
      
      成瑶垂头丧气地跟着钱恒去了办公室,等抱着所谓的“一点点”案卷出来的时候,成瑶脸都白了。
      
      这哪里是一点点?!
      
      这是一摞!
      
      幸好包锐正好路过,接过材料帮成瑶搬到了办公桌上。
      
      “成瑶,这里还有一点。”
      
      结果成瑶刚瘫倒在座位上,内线电话就响了,钱恒恶魔般的声音呼唤着她。
      
      最终,一趟又一趟,成瑶最终得到了一桌面的案卷……
      
      包锐有些同情:“钱par很少对新人这样关注的,他平时其实都不会为了案情讨论专门开个会,按照他的说法,他一分钟折合人民币166.666无穷,和我们每多说一个字,就亏掉一百多块钱,所以平时这种案情讨论,都是团队里群邮件的。”
      
      “而且我也从没见过他这么盯紧新人,督促新人学习。”包锐看着成瑶一桌面的案卷,“按照我们钱par对新人一贯的视而不见,不应该啊?”他狐疑地看了成瑶一眼,“难道因为你比较漂亮?所以钱par想出这些招数让你们之间有更多相处的机会?一起花前月下探讨个案例什么的,两个人互相模拟对方辩护律师,为了争夺家产和抚养权大打出手,撕逼到天明,天啊,想想就好浪漫……”
      
      包锐,你恐怕和钱恒待久了,也已经中毒了吧!
      
      成瑶心里苦痛道,这是什么富贵荣华组合,这他-妈是一个五毒教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我文风的盆友,请不要犹豫地收藏我的专栏~~感恩笔芯!
    【小剧场】
    五毒教大护法包锐:最近我看我们教主心情不佳,感觉应该送上一个教徒让他解解闷啊?
    五毒教资深教徒谭颖:我看我们新入教的那个成瑶不错,不如???
    五毒教大护法包锐:就她了!上啊!皮卡丘!
    成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