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有今天

作者:叶斐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气氛剑拔弩张。
      
      房东脸皮倒是很厚,这种时候还能冷静和稀泥:“反正两室一厅,你们相遇也是缘分,要不就合租吧,我给你们房租分别减免点……”他一边说,一边解释,“一房二租这事也不能完全怪我,我最近和我老婆在闹离婚呢,我老婆把房子租给了这位小姐,我呢,也不知情,联系了这位先生……”
      
      成瑶立刻激烈反对:“和他住?不行!绝对不行!我又不认识他,和一个陌生男人住,不安全。”
      
      对面的男人态度360度转弯,突然笑了,他盯着成瑶道:“我没意见,能和这位……”对方顿了顿,轻笑道,“和这位精英女律师合租,是我的荣幸。”
      
      成瑶:???
      
      虽然是夸赞自己精英女律师,但成瑶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对方这表情和语气,怎么这么贱兮兮的呢?
      
      房东见事情有转机,也马上准备趁机开溜,倒是走之前想起了什么:“成小姐啊,你是律师啊,那你做不做离婚官司啊?我这和我老婆闹离婚也想找个律师咨询咨询呢……”
      
      成瑶二话没说,十分敬业道:“你这可问对人了,我们君恒律所,就是专门做家事的,离婚、财产分割、遗产继承,还有信托、保险这些相关的我们可以说是市面上最专业的,你要是有需要,就打我的手机。”
      
      房东连连点头道谢,可对面的男人却呵的一声笑了。
      
      成瑶也没管他,而对方在成瑶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就拎着自己的行李箱进了房间,走之前挑衅地朝成瑶笑笑:“你要觉得不安全,你可以另外去租房。”他的脸蛋十分英俊,也十分欠揍,“你不是时薪高达四位数的律师吗?或者你去维权,去法院起诉吧,让房东赔偿你。”
      
      成瑶简直恨得牙痒痒的,正因为自己是律师,才不会和普通人一样天真地觉得,遭到什么权益损害,去法院起诉就完事了。起诉是最不得已的法律救济,不到万不得已,才不会去法院。更何况一审二审的,就为了那点鸡毛蒜皮的事,案件判下来,拖个几个月的,没准还要强制执行,牵制多少时间和精力,太不经济了。
      
      对方大概就是吃准了这一点,又知道成瑶顾忌男女合租,准备就这么强行霸占房子了。
      
      自己能让他得逞吗?
      
      必须不能啊!
      
      谁怕谁啊!不就是个鸭吗?!自己还怕了不成?!
      
      成瑶二话没说,拎着包,也冲进了房里:“合租就合租。”成瑶把包甩在了沙发上,鼓足气势道,“但我事先有几点和你声明,别把工作带到屋里。”
      
      对方挑了挑眉:“嗯?”
      
      成瑶清了清嗓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什么的。”
      
      对方却一点没显出局促,反而饶有兴趣地笑笑。
      
      这脸皮,也真是出离的厚了。
      
      成瑶本不想点破,但事到如今,看来还是得直白点:“你要是把你的工作带回家里做,我会举报你的。”
      
      “举报我什么?”
      
      “举报你卖---淫啊!”成瑶虎着脸,“我是守法公民,你做的工作,我体谅你也不容易,不在我眼皮底下发生我就不管了,但绝对不能在这间屋里接客。”
      
      “你说我卖--淫?”那男人的语气仿佛气炸了,“我?卖--淫?”
      
      “行行,特殊服务,行了吧?”
      
      结果面对成瑶给的下台阶,对方继续用一种气疯了的语气道:“什么特殊服务?!”说完,对方就开始转身去行李箱里准备找什么,“我的录音笔呢?”
      
      “你找录音笔干吗?”
      
      对方冷冷笑笑:“把你说的录下来,好告你诽谤。”
      
      成瑶咳了咳:“行了,我不戳你伤心事了,做这行,你也不想的,但是,我想说的就是这个,还有,我希望能看一下你的体检报告,作为彼此尊重,我也可以把我的体检报告给你看……”
      
      对方没说话,只阴测测看着成瑶。
      
      没来由的,成瑶觉得,对方虽然从事的行业不光彩,但是这个气场,倒是蛮吓人的。
      
      “我也不是看不起你,但是你这个行业,吃的青春饭,能改行还是趁早改行吧。何况你要知道,你这种行为是触犯刑法的。”
      
      成瑶说完,看了看时间,不早了,她得先回去整理行李搬家。
      
      自己的新晋室友却叫住了她:“你确定不把房子让给我?确定要和我一起住?”
      
      “当然。”成瑶翻了个白眼,“这房子你知道我找了多久吗?”
      
      对方笑了笑:“你会后悔的。”
      
      *****
      
      成瑶才没时间后悔,她回了李梦婷那,发现李梦婷的男友张浩已经把自己的行李搬来了,正堆在客厅里。
      
      李梦婷很不好意思:“瑶瑶不好意思,耗子的房子后天就到期了,几天的短租也不好找,住宾馆又太贵了,我就想让他先把行李放过来,后天之后他也会过来,暂时先睡在客厅沙发,不知道行不行……”
      
      成瑶摆了摆手,把自己找到新房子的事和李梦婷说了,李梦婷自然松了口气,也替成瑶高兴,两个人晚上一起进厨房各显身手做了一桌菜。
      
      成瑶明天就会搬进新房子,因此今晚这顿饭,也算是个散伙饭,两人准备的十分丰盛。
      
      “瑶瑶,以后咱们虽然不一起住了,但要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忙的,随时找我。”说到这里,李梦婷有些失笑,“不过估计你也没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简直自带锦鲤体质,大学里就考出了司考,毕业一年,挂好了律师证,现在又跳槽进了君恒,简直是前途无量了。”
      
      成瑶也笑:“你赶紧把司考复习好,暂时别打游戏了,去年你也就差了十来分,今年一鼓作气也就过了,过了司考就好说了。”
      
      李梦婷摇摇头:“我不准备考了。”
      
      “哎?为什么啊?”
      
      李梦婷有些不好意思:“耗子换工作了,新工作年薪三十几万,他说不希望我太辛苦,你也知道,我们法律相关的工作,就算是公务员系统里的法官检察官,压力也很大,加班也多,律师就更别说了,我也不是那种特别有事业心的人,就想着找一个轻松点的工作就行了。”
      
      成瑶有些意外,但李梦婷本身家境也不差,男友能力也强,完全可以过轻松的人生。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命运。
      
      这么想着,这一晚躺在床上,成瑶还有些忐忑和不安,明天她不仅要搬家,还要第一天正式去君恒报道了,未知的未来,会给她什么样的人生?
      
      她对着天花板深吸了一口气。
      
      未来呀,你一定要对我好一点呀。
      
      *****
      
      好在第二天是个阳光灿烂的好日子,似乎预示着一切都会顺心。
      
      君恒的人事主管朱姐带着成瑶简单参观了律所,说了些简单的新人注意须知,便领着成瑶到了她的工位前。
      
      “你先坐在这,你前面就是我们钱par的办公室。”朱姐笑笑,“一般来说,我们的新人都会有一个月的考察期,考察期过后,如果表现优秀的,会有带教律师来领人到自己团队的。但你比较幸运,钱par看了你的简历,直接点名要你进他团队了。”
      
      成瑶十分意外:“真、真的吗?!钱恒律师吗?”
      
      朱姐点了点头,她压低声音道:“其实也不知道是说你幸运还是不幸,总之,你很快就会知道我们钱par的风格的。”朱姐看了看钱恒紧闭的办公室门,“他现在不在,回来会见你的。”
      
      成瑶这下彻底激动了,虽然钱恒名声在外一言难尽,但业务能力是整个法律圈公认的可怕,跟着他,学个两三年,忍一忍,出师后,就海阔天空了!
      
      顿时,成瑶觉得自己运气简直太好了,竟然能被钱恒看上!自己这应该去买彩票啊!
      
      在座位上坐立不安了大约一个小时,传说中剧毒但长相万分能打的钱恒终于回来了。
      
      “新人和实习生统一到2号会议室开会,钱par马上回来了。”
      
      虽然今天报到的只有自己一个,但君恒之前也陆陆续续招了几个新律师,还有几个实习生,加上人事部的朱姐,成瑶一看,总共六个人,她便带上了笔记本和笔,跟着大家鱼贯进了2号会议室。
      
      其余几个来的早的新人和实习生,显然已经互相认识,在聊着天,只有成瑶一个人忐忑地等着。
      
      自己这位未来老板,到底长得有多好看呢?
      
      *****
      
      结果六个人,就这么干巴巴地等了半小时,成瑶憋不住去了趟厕所。
      
      等她从厕所回来推开会议室门的时候,里面坐在其余五个人对面的男人,漫不经心地抬头看了她一眼。
      
      那男人身高腿长、气质斐然、脾气看起来不太好,鼻梁高挺到看起来甚至像是垫的……
      
      这是自己没多久前才看到的一张脸。
      
      这、这分明是自己的鸭室友啊!
      
      自己这位特殊从业的室友,就这么赫然坐在会议室里,一张脸颜值十分能打,虽然一句话没说,但脸上已经写满了“我不好处”这四个大字。
      
      这是做梦吗?是自己眼花了吗?
      
      成瑶震惊过度了,反而表面表现的十分冷静,她有些木然地退出了会议室,看了眼会议室标识,是2号没错了……
      
      于是成瑶又木着脸,同手同脚地重新走进了会议室。
      
      朱姐笑着介绍道:“钱律师,这位就是成瑶。成瑶,要不你向钱律师做个自我介绍。”
      
      成瑶头脑一片空白,如坐针毡。
      
      “不用,我已经认识成瑶了,我们还就一房二租的法律问题进行了一些深入的交流探讨。”会议室坐在主位的男人抬头朝成瑶笑了一下,露出一口森然的白牙,“是不是呀,成律师?”
      
      “……”
      
      成瑶心中思绪万千,只觉得有一种陨石撞地球的天崩地裂感,这是什么情况?老板是鸭?!不对!鸭变成了老板?!呸呸呸!把老板错当成了鸭!
      
      钱恒还在说着一些对新律师的告诫和鼓励,然而成瑶却什么也听不进去了,她看着眼前英俊男人轻轻开合的嘴唇,只觉得眼前一黑……
      
      她此刻终于能理解李梦婷为什么憎恨网速卡壳了……
      
      她也只想咆哮一句,辣鸡网络,毁我青春!
      
      要是网速能刷出来,自己提前知道钱恒长什么样,能发生这种世纪惨剧吗?!
      
      必须不能啊!
      
      自己一定当场就孔融让梨!把房子让给老板,顺带猛拍一记马屁,并祝老板日进斗金万事如意一帆风顺马到成功飞黄腾达平步青云春风得意蒸蒸日上寿与天齐早生贵子……
      
      这一刻,成瑶只觉得头昏混乱一片。
      
      内心百转千回之际,钱恒似乎简洁地结束了作为合伙人对新人的欢迎词。
      
      “另外,我很认可每个律师认真拓展自己案源和业务的决心,但是,我希望你们知道,我们君恒,并不是什么样的客户都接的。”钱恒的声音冷飕飕的,轻飘飘地扫了一眼成瑶,“标的五千万以下的案件,都是浪费时间。”
      
      “……”
      
      这是在讽刺自己向房东推销自己的法律业务了……
      
      “好了,散会吧。”
      
      终于……
      
      可惜成瑶刚想走,却听钱恒道:“成瑶,你留一下。”
      
      “……”
      
      *****
      
      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了成瑶和钱恒。
      
      成瑶硬着头皮,决定率先打破沉默:“对不起!老板!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她用以死谢罪般的姿态道,“房子,您住就行了,我自己出去另找!”
      
      钱恒喝了口茶,不置可否,他显然很懂得拿捏人的心理,光这持续的沉默,就犹如凌迟一般让人难以忍受。
      
      漫长的沉默后,钱恒终于开了口,他挑了挑眉:“作为一个律师,不是要为自己的权益战斗到最后一刻?”
      
      “……”
      
      “绝不认输?”
      
      “……”
      
      钱恒笑笑:“我们法律从业者,最关键的原则就是,不能屈服于强权,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为客户而战。你既然这么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权益,我怎么能靠着上下级的身份就剥夺?”
      
      “……”
      
      “所以你即将得到和老板合住的机会。”钱恒一双漂亮的眼睛看向成瑶,语气非常欠扁,“怎么样?激动不激动?兴奋不兴奋?”
      
      成瑶干巴巴地道:“激动。兴奋。”
      
      可真的是“激动”坏了!“兴奋”坏了!
      
      “当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合住这件事,我们对所里其余同事,保密就行了。”钱恒笑笑,“还有什么别的问题吗?”
      
      成瑶心里自然一肚子问题,你一个这么有钱的合伙人,难道自己没房子吗?就算没房子,为什么要来挤这个中档小区?开个宾利,就租这种小区?还有,为什么找我进你的团队?!你是不是想报复我?明明我都让步了同意不租了,为什么还要拉着我一起住?到底有什么阴谋?!你是天蝎座的吗?!报复心这么强?!
      
      可惜成瑶敢问吗?
      
      不敢。
      
      她态度恭敬道:“没问题。”
      
      “那我倒是有个问题。”钱恒眯了眯眼,“一起工作一起合租,我们接触的机会会比较多,所以我希望你能守住自己的底线,把持住自己。”
      
      成瑶很茫然:???
      
      钱恒眨了眨浓密的睫毛:“你即将成为我今年来第十四个助理律师,你知道前面十三个,为什么会被开除吗?”
      
      如今是十一月,就已经开了十三个人了……成瑶抬头看了眼钱恒英俊却也倨傲到不真实的脸,答案在内心呼之欲出——
      
      还不是因为你难处?
      
      与此同时,钱恒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是因为他们都没有把持住自己,对我有了点不应该的想法。”
      
      “……”
      
      你,你是不是想多了???
      
      难道别人不是受不了你的奴役和剧毒才走的吗???
      
      钱恒没有注意成瑶的表情,他的语气似乎很困扰:“我真的很难理解,这十三个人里,有两个人甚至是男人,我有时候真的也很伤脑筋,我个人魅力真的有这么大吗?”
      
      “……”
      
      他抬头又看了成瑶一眼:“我知道有些人人格魅力比较大,但工作是工作,尤其上下级,如果产生感情,非常不专业。”
      
      “……”
      
      成瑶感觉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她现在终于理解LAWXOXO上对钱恒的标注了,这男人,确实剧毒,才接触了短短一会儿,成瑶已经有了一种快要中毒吐血身亡的征兆……
      
      就在成瑶麻木地准备离开之际,钱恒突然又想起什么事一样叫住了她。
      
      “还有,我要指出你的一个知识盲点。”他伸出一根修长白皙的手指,敲了敲桌面,“单纯的卖--淫,如果不是组织卖--淫,是不属于刑事犯罪的,只涉及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0元以下罚款。”
      
      “……”
      
      成瑶这一刻终于能确定了,以钱恒这个记仇的性格,并不是自己狗屎运才幸运地分到了他的团队,这分明是他为了报复,为了更好地奴役自己,才选择了自己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继续求支持,请大家多多收藏和留言啦!
    【小剧场】
    主持人阿斐:请问你在律所见到你钱par后第一印象是什么?
    成瑶:像鸭的律师。
    主持人阿斐:那你后来改变这种偏见了吗?
    成瑶:改了。
    主持人阿斐:那新印象是?
    成瑶(面无表情):像律师的鸭。
    钱恒微笑:她指的是晚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