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有今天

作者:叶斐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一个晚上又加第二天一整个上午,成瑶终于觉得自己找到了突破口。
      
      我国法律对外资进入中国互联网市场设置了非常严格的准入标准,互联网相关领域,网络出版服务、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完全禁止外资的准入。
      
      团团在线分为文学站和视频站,其中分别涉及到了网络出版服务和网络视听节目服务,正中禁止的门类。
      
      徐俊会选择VIE架构,不仅因为达不到直接境外上市的要求,更重要的是,团团在线涉及的主营业务,国家是禁止外资进入的,所以徐俊无法让企业直接在境外上市,而只能选择不需要外资直接持股,而通过全面技术支持协议这样协议控制的VIE方式。
      
      而国家对严控这两个禁止门类的办法,就是颁发许可证,只有拿到许可证的境内公司,才能开展相关业务。
      
      团团在线的文学站创立比较早,早在徐俊认识白星萌之前就已经运营的很成熟并且早就取得了互联网出版服务许可证,但是团团在线的视频业务是在徐俊和白星萌结婚后才拓展的,然而经过成瑶的调查,团团在线却并不持有网络视听许可证。
      
      她迫不及待地想向钱恒汇报战果,然而进了对方办公室,才发现除了钱恒,办公室里还有别人。
      
      她看了看钱恒,又看了看吴君。
      
      “说吧,没关系。”吴君善解人意地笑笑,一双桃花眼微微挑着,“我是吴君,你们钱par的好朋友兼事业合作伙伴和灵魂伴侣,不是外人。”
      
      成瑶下意识看向钱恒,等待他的指令。
      
      钱恒没说话,看向吴君。
      
      吴君一脸无奈:“行了行了,我出去。”
      
      *****
      
      成瑶终于可以汇报她的研究成果:“……所以,因为互联网行业准入限制,一定有一个团团在线全资控股的全内资公司,持有这张网络视听许可证,持牌公司和外资公司签订全面技术支持的协议控制,从而达到VIE境外上市的方式。”成瑶拿着一堆材料,整个人非常激动,“视频业务是目前团团在线的主营业务之一,也是被境外投资者普遍看好的业务,几乎可以确定,这个持牌公司对上市至关重要,而视频业务开展于婚姻期间,用来获取牌照的公司肯定也成立于婚姻期间,就是15家里的其中一家……”
      
      可惜成瑶还没来得及继续,就被钱恒简单粗暴地打断了:“我对你的分析思路没有任何兴趣,你只要告诉我结果就可以了。”他看了成瑶一眼,“你就算研究分析了三天三夜,但是不能得到一个结果,那么过程对于客户来说就毫无意义。”
      
      成瑶愣了愣,随即很快道:“我查了广电总局公布的互联网视频持牌机构名单,已经确定了,这家关键的公司是团团科技网络有限公司,团团在线的全资子公司。这家公司的亏损绝对有问题,至少股权价值在离婚时被评估低了。”
      
      成瑶说完,下意识地就盯着钱恒。
      
      少女皮肤雪白,眼波流转,嘴角带了微微的笑意和忐忑,那模样,活脱脱像是在等着钱恒的表扬。
      
      “恩。”钱恒拿过材料,“包锐在昨天半夜就把这家企业找出来了。”
      
      成瑶的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惊愕,然后便是失落,她脸上刚才那种神采渐渐的退了。
      
      很残酷,然而职场就是这样。
      
      钱恒十分讨厌关系户,因为关系户的存在,就是对这个世界公平秩序的破坏,每次录用一个关系户,一个正常竞争力的求职者,就会被拒之门外。
      
      他把成瑶要进了自己的团队,自然不是想好好培养,而是准备“特殊关照”,希望她在高强度的工作中,自己知难而退。
      
      因此在加入自己的团队后,钱恒刻意对她有些放养,多少有点不闻不问,然而挺出乎他的意料,成瑶虽然下班后成天想着看电视剧消遣,但钱恒找了所里IT部门调取了成瑶电脑的浏览记录,他原本是准备找成瑶上班摸鱼的证据,好以试用期不认真工作等等理由把她赶出君恒,结果出乎他的意料,成瑶上班看的还真的都是工作相关。
      
      她每天浏览网页都很有规律,早上9点,开始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研究家事案件相关裁判文书,11点开始去法律快车频道看最新案例,下午1点去中级人民法院和几个区人民法院了解最新可旁听的相关案例和法院判例最新动态,下午4点去几大律师交流平台在线探讨案例分析……
      
      但中午11点半到1点的这段午休时间,成瑶浏览的内容就五花八门多了。比如大前天,她百度了“如何和老板修复关系”“得罪了老板怎么办”,加入了豆瓣“老板有毒”话题小组;前天,她查了“如何成为一个赚大钱的律师”“如何降低自己在老板面前的存在感”以及用“业界毒瘤钱恒”作为关键词搜索了十五次;昨天,她查询了“钱恒到底有多剧毒”“如何和老板和平相处”,追了天涯神贴“八一八我的极品老板”并留言“抱抱楼主,我完全懂你”;今天,呵,今天的成瑶就更不省心了,她上了知乎,浏览了“如何控制自己不暴打老板”“等你飞黄腾达了最想报复的人是谁”……
      
      因为家事案件,往往涉及到客户方方面面的隐私,因此君恒在入职起,对材料保密就有严苛的规定,入职劳动合同里就明明白白写着“工作电脑上的一切操作信息,都不属于隐私保护内容,君恒有权对其进行使用处理”。成瑶自然也看到了这个条款,只是并没有当真,她或许压根想不到,还真的有人会吃饱了撑的去一个个核对员工上班浏览的信息。
      
      钱恒越看这些浏览记录,心里越是冷笑,果然表面越是温顺,这内心就越是狂野,成瑶,你最好祈祷不要让我抓到把柄。
      
      然而钱恒越关注,越是发现成瑶还真的没有能让他抓到的把柄。以午休的时间为分割线,在工作时间,她从来不摸鱼,每天呆呆地坐着冷板凳,帮包锐做一些根本没有技术含量的复印打印归档工作,然后研读那些根本没有系统性和针对性的所谓“经典案例”,仿佛坚信只要自己这样足够努力就能成为知名律师,殊不知律师这个行业,只有真正地去做案子去实践才能出师。
      
      钱恒几次经过成瑶的办公桌,她都还在认真地对着屏幕做着那些“经典案例”的笔记,刘海微微垂在她明艳的侧脸,眼睛睁得圆圆的,傻的都有些天真了。
      
      这次包锐不能参与白星萌案件,不得已让成瑶顶上,然而钱恒有意让她知晓律师工作的辛苦,好知难而退,给她安排的尽是去各个工商局调取企业档案的活儿,同样没什么技术含量,还十分消耗体力和时间,这么冷还暴雨的天气里,还能难打车,有些远郊的工商局恐怕只能来回公交、地铁各种转车才能到达,实在是一般的小姑娘都不愿意干的活。
      
      钱恒原本等着成瑶上前来求情,自己就可以顺水推舟又给开除她找到新的理由——太娇气,不服从工作安排。
      
      只是钱恒没想到,成瑶几乎是一声没坑地服从了,不仅服从了,还很好地完成了。有一次,大概是雨太大,她又实在没打上车,拿着工商档案回到所里的时候浑身都湿透了,然而就这样,她都没有叫过一句苦和累。
      
      钱恒路过茶水间的时候,看到她一边哆哆嗦嗦擦干了自己的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捧着杯热茶躬着身体取暖,可大概茶水太烫了,根本握不了太久,成瑶又贪恋那点温度,于是不得不左右不停换着手,烫的龇牙咧嘴的,大概很是冰火两重天。
      
      一般人要这么狼狈,都挺丑的,但钱恒发现,成瑶就算这样,还是挺好看的。
      
      虽然工商档案里没能查到证据,然而她这种对案子全力以赴的态度,却让钱恒难得十分动容。
      
      成瑶这种死磕的精神,如果能稍微点拨下,假以时日,就如同赌石一般,不知道最终切开,呈现出的是璞玉还是石头。
      
      一时之间,钱恒竟然生出些期待。
      
      *****
      
      也不知是这个原因,还是作为对她晚餐的报答,最终,钱恒破例给了她提示。但打击关系户的原则,还是要守的。
      
      像这样长得好看的女孩子,平时恐怕被人捧惯了,只要多打击两次,也就打退堂鼓了。
      
      可惜成瑶好像从来不按理出牌……
      
      “老板,我知道我现在不如包锐,但是我一定会继续努力的!”刚才得知包锐早就想出线索时还神情失落的人,也不知怎么的,刹那间又豪情万丈充满干劲起来了,成瑶的眼睛亮晶晶的,“我知道你这样说一定是一片用心良苦,希望我不要骄傲,继续努力、脚踏实地,我一定会的!”
      
      “……”
      
      钱恒很想说,我真的就是单纯为了打击你的……
      
      “那我先回去继续研究相关案例了!”
      
      虽然眼神间还是难掩一丝失落,但成瑶的语气很明快。
      
      “巧克力。”
      
      “嗯?”
      
      钱恒抿了抿唇,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鬼使神差提起了巧克力。
      
      “桌上的巧克力给你。”
      
      成瑶有些意外,然而果然,眼睛重新又弯了起来。
      
      钱恒不自然地加了一句:“太甜了,我不喜欢。”
      
      成瑶也没介意,她道了谢,高高兴兴出去了。
      
      成瑶前脚刚走,吴君后脚就进来了。
      
      “钱恒,我的巧克力,为什么会在成瑶手里?你这拿我的东西借花献佛,不好吧,这巧克力可凝聚的都是我对你的爱啊,你就这么糟蹋我的感情?”
      
      钱恒的表情仍旧很冷:“我不喜欢吃这么腻的东西,和你说过几次了。”
      
      “那按照你的风格,哪次不是直接扔掉?”
      
      “给你个面子。”
      
      “呵,我失恋给你半夜打电话求安慰的时候你怎么没给过我面子?你是怎么做的?直接把我拉黑了!”
      
      钱恒抿了抿唇,换了一种解释:“资源优化配置。”
      
      “那你怎么不配置给别人?”吴君一脸欠扁的痛心疾首,“钱par,做人要雨露均沾啊。”
      
      钱恒放下了手里的文件:“吴君,你是很闲很寂寞?”
      
      “是啊。”
      
      “写字楼里负责我们这层楼层打扫的保洁阿姨刚离婚了,不如你去开导一下,没准一来二往两个寂寞但有趣的灵魂一拍即合?”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份鸡汤:你的努力总有一天会被别人看到……
    今天放一个有才读者惊鸿入梦写的【小剧场】
    问:钱par为什么会喜欢上我们成瑶小姐姐呀?是因为她无敌的美貌么?
    钱par:有一部分吧…
    成瑶:就是,你们怎么这么肤浅,钱par明明是被我高洁的灵魂和高超的专业能力所吸引。
    钱par:(高贵冷艳状):因为她可以满足我各种姿势的要求。
    问:enmmm和谐和谐,除了这个还有别的么?比如品味啊气质啊很像什么的
    钱par:如果按照我的气质和品味,大概我需要孤独终老了。
    成瑶(咬牙切齿):就算结婚了,你也可以孤独终老,分床吧!
    钱par:我一小时收费一万,这只是律师的价格,如果成为会所头牌,我一般一小时十万吧,我们友好交流四个小时,你一分钱不出就享受了四十万的服务规格,而我们分床就相当于每天出现四十万的沉没成本,如果孤独终老,你将要损失七个亿(白天工作时间八个小时,晚上四个小时,之后共同生活四十年)。
    成瑶:哇,好多钱!我们还是一起吧一起吧,要不然还要洗床单被罩,又是一笔开支。
    钱par:看到了么,这是我选择成瑶的最终原因,我们对金钱的价值取向完全一致,根本没有别的女人,你不爱我了,不听不听我不听。而且,成瑶深深了解我对她的专业压制(毕竟是我调-教出来的),根本不会和我离婚,所以我不会出现每天面对妻子想要离婚的威胁,也不需要面临离婚时婚后财产减半的危险。
    撑腰:……
    问:只有我担心钱par的腰么,毕竟四十年每天晚上都要“工作”。
    【欢迎大家多多发挥才华写出好玩的段子来承包我的小剧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