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随祈

作者:月逝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4 章

      窗外的夕阳渐渐的沉下了地平线。然后,黑色逐渐的包满了天空。
      就这样看着外面,似乎连心脏也随着身体一起麻木了。
      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困扰着的,只是满腹的焦躁疑问,与更多的头痛欲裂。
      或许我需要思考。可是我怀疑自己是否还有力气用来支撑思维的运转。
      慢慢的,艰难的,从远处拉回目光,强迫着自己不去看那片绝望的颜色。
      安祈走了。
      他走了。
      从此,再也见不到了吧。
      习惯的去摸自己的嘴唇,触感冷的令人打颤。
      “啪——”
      精致的玻璃花瓶在地板上碎裂开来,迸的到处都是,参差的边缘在灯光下反射着虚华的光芒,有点像星星。
      今晚的天上没有星,仿佛它们都跌落在我的地板上。再没有那种俯瞰一切的高傲,只剩下无助的颓废。
      只要熄灭了灯,光芒就会消失了吧?黑暗里,在哪里又可以找到它们呢?
      自己就像一片小小的玻璃碎片,只有在灯光下才会闪烁吧。灯灭了,碎片在黑暗里便是仿若存在。连自己都感觉不到自己。
      我又在发什么疯?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花瓶罢了。摔碎了就是摔碎了,而已。
      我是它的主人,倘若愿意,大可以摔得更彻底。
      拾掇起那些锋利的小碎块,攥在手心,捏的紧紧的,不消半会就有美丽的颜色从每个指缝里渗了出来。
      真的不痛。或者,我根本感觉不到疼痛?
      听他们吧嗒地滴落在地上,恍然像回到了那个绝望的黄昏,满地的鲜红的玫瑰,和枉然的哭泣。
      然而,我现在还可以流泪么?为谁流泪?自己么……
      细碎的玻璃渣戳进了手掌,被体温和血液包裹,再不复开始的冰冷。
      痴痴地摊开手掌,碎片哗啦啦的掉下来,是温暖的颜色。与之对比,手腕上那片白皙看起来那么不舒服。
      于是便捏了块尖锐的玻璃,机械地划下去。
      那些液体争先恐后地冒出来,那么快就把所有的白色染红。
      就这样了吧?这样看着自己的生命在眼前流淌着。
      母亲也是这样的感觉么?
      终于还是学不会坚强……终于还是要这样结束一切么……
      有点不甘心。却是说不出哪里不甘心了。
      真相不就是这样了么……还能怎样……
      还是……我希望它怎样……
      死掉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也不用再去烦恼。
      就这样贪婪地回忆着安祈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有些害怕,死掉了以后就没办法再记住。
      脑袋里却忽然闪过一道光,似乎抓住了什么,又恍然的摸不真切。
      要清楚做什么,这些红色的东西很快就会流尽了不是么……
      “天!逸少爷你在做什么?!”
      乒乒乓乓的一片盘子落地的声音,接着张婶就冲了过来。
      “你这是在做什么呀!!”
      她慌乱的搬来医药箱,用绷带紧紧勒住了我的手腕,好让血止住。许久,那些欢快的红色精灵才慢慢安静了。
      我看着她颤抖着替我包扎伤口,神智也恢复了大半。
      “张婶,你好啊……”
      “傻孩子……”张婶泪流满面,摸遍了所有的口袋,终于找到了一条脏脏的手帕,很用力地拧了拧鼻子,“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我带你下去吧,去医院……”
      我微微摇头,轻笑,“张婶,你知道么,我刚刚看见妈妈了……”
      “……”
      “她躺在地上,满身都是玫瑰,花瓣一直飘啊飘啊……”
      “爸爸不知道在哪里……我想要留住她,却抓不住她的手……”
      “想要叫爸爸过来,可是哪里都没有他……没有人理我……”
      “然后安祈出现了,从我旁边面无表情的走过去,我想要拉住他,怎么也拉不住,然后看见他越走越远,越走越远……”
      “好空旷的地方,只有我一个人……”
      “没有人可以看到我,没有人……他们都从我旁边走过去,满脸都是冷漠,于是我也好冷好冷,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活着……”
      “你知道么,我只能看着自己的血一点一点的流出来,它们很清楚地对我说,你还活着,看,你的血还在流动。”
      “现在它们不流了,我半点都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还有温度。我是不是,已经死了呢?”
      “我似乎已经死了……”
      好多的泪水滴到我的衣服上,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很烫。
      “傻孩子……你还活着,好好的活着啊……张婶带你去看医生,现在就去……”
      “不要哭了……”我想去擦她的脸,手抬到一半,发现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只好悻悻地垂下。
      “张婶,没事了。我只要睡一会就好,只要睡一会……”然后醒来,就什么都忘记了,连自己是谁也会忘得干干净净……
      “好……我扶你去床上躺着……”她呜咽着,狼狈地想要拉我起来,不小心碰到了伤处,触电似的收回了手,半抱着扶我起来。
      “他们,都走了吗?”
      “……是啊,都走了。”见我安静地躺下了,张婶似乎松了口气,想了想说,“二太爷让你好好休息,安家的事可以先全部交给他处理。”
      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你先躺着,等你睡了我再去收拾地上。”
      “……嗯。”
      “好好睡,这事儿……”她叹息着碰了碰我的手臂,“我不会告诉二太爷的。好孩子,快睡吧……”
      闭上眼睛,睡不着,听着窗外风吹过的声音,满脑袋都是一个模糊的影子,于是舍不得睁眼,只在黑暗里叫着旁边的人。
      “张婶……”
      “哎,我还在。”
      “他……不会回来了,是么……”
      头上有粗糙的手抚摸着,很暖很暖。
      “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他不会害你的。”
      “你怎么知道安祈不会害我……”
      “我只是相信他不会……就算真的像他说的那样,他也不会害你。”
      苦笑,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他会真的这样对我……
      曾经……那么的美好,即使是伪装的甜蜜,都让人幸福的想要哭泣。
      再回过头来,只剩下千疮百孔,徒然疼得揪心。
      或许,连张婶这个局外人都看得出来,这里是多么的纠结吧。
      不想了,权当作刚刚已经死过一次,现在……给自己一个新生吧。
      抬眼就看见张婶眼中都是担心,心里有些内疚。
      “慧子呢?似乎没有见着她……”难怪感觉有点奇怪,平时有事,她几乎都是第一个跑到我旁边的,现在才想起,自从回来就一直没有看到她。
      “松本小姐回去了,松本先生亲自派的飞机,似乎是家里有事吧。”
      张婶说到这里就沉默了。
      再怎样有事,也会打一两个电话过来的吧。我想自己多多少少也懂的。怕是慧子是被他父亲强行招了回去,现在他们那里说不定正在商量着解除婚约的事呢。
      商场,或许真的就是这样无情。连自己的亲人都可以利用抛弃,还有什么不可能?况且,只是与一个快要没落的家族解除婚约罢了。
      只是不知道,慧子会怎样决定。
      有些想自嘲,难道还指望慧子爱上自己,缠着不要离开么?
      曾经是那么地抗拒她,现在却似乎连任何的一点点温暖也不想放过。
      好悲哀啊……
      那道光又一次闪过脑海,这次却是真真切切地抓住了。
      张婶似乎被我猛然睁大眼的动作吓到。
      “张婶……慧子离开,是什么时候?!”
      “啊?……就是昨天啊。”
      “昨天……那就是说,我不在家的时候,她一直都在了?!”
      “是啊,慧子小姐还有帮忙去找你的,只是……”
      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我想,慧子那里,可能就是我想要的答案。
      可是……
      如果这一切只是眼前看到的……
      那么,我可以接受第二次么?
      我可以么?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就这样吧……悲痛也好,伤心也罢……就这样过去吧……
      当作心死了,从明天开始,自己,只是新生的自己,远离所有的疼痛了……
      过去的便是过去了。
      其实……我也很自私的吧?
      安祈,你就要从我的生命里,这样消失了呢……
      
      不知道昨晚什么时候已经被医生看过了,手腕上缠着绷带被衣袖遮着,却连拿汤匙都是困难。
      “赵叔,早啊。”翻开一页报纸,我微笑地打着招呼。
      “……”
      自动忽略他像是见了鬼的表情,我挤挤眼睛,冲他晃了晃手上的报纸,“我要努力工作了啊,他们都说安氏要完蛋了。”
      “……小逸?”
      “嗯?”
      “你……”赵叔使劲眨了眨眼,确信自己看到的是我咬着汤匙一脸阳光的冲他笑,无力地伸手来抚我的额,“你还好么?怎么……你还好吗?”
      “什么还好,我一直很好啊。以后还要更好呢。”
      “……”
      我长长地呼了口气,伸开双臂搭上赵叔的肩膀,颇有些当家人的风范,“赵叔啊,以后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就要我自己来了,有些不懂的地方还要麻烦你了。”
      “……”
      “……”
      “啪啪啪——”
      掌声从后面传来,回头刚好看见二叔公蹒跚着下楼,苍白的脸上是苍白的笑。
      我匆忙迎过去扶。
      “这样才是我安家的人。”他说。
      “我以为你还会像小时候一样,只会躲起来哭,现在我放心了。”他摸着我的头,凝重地说。
      “怎么会呢……”有些辛酸地揉了揉鼻子,“二叔公,我是男子汉了。”
      “好!”他笑得很欣慰,“二叔公果然还是老眼昏花了,看人都是不准的……”
      “……”
      “算了算了,不说扫兴的话了。你父亲的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我也该回去了。”
      “回去了?”
      “是啊,”他点点头,“安祈的事情……我想我已经很清楚了。”
      “……”
      “安逸,我知道你是好孩子。这里就交给你了吧,剩下的,我来处理就好。”
      我只是笑容顿了顿,又很快地恢复过来,点头。
      二叔公当天就走了,我从机场回来,见赵叔一脸怪异的严肃。
      “呵呵,赵叔,怎么了?一整天都绷着脸?”
      “哪有……”
      “小逸啊,你长大了。”
      “咦?”
      “可是,你真的能忘掉吗?”他忽然说。
      “……或许吧。”我耸肩,笑,“也许我下一刻就忘了呢。”
      “真的能忘么……”
      “赵叔!”我装作很生气,“你难道希望我一辈子都哀哀凄凄么?”
      “怎么会……”
      “扑哧~”我看着赵叔惊恐的样子说不出多开心,不给面子地就笑出来。
      “好了啊,明天还有新闻发布会哪,我都紧张死了,赵叔~~教我点经验吧……”
      “哦,好……”
      …………
      ……
      
      忽然喜欢这样的平淡。
      伤痛,过去了吧?
      似乎……我不知道……
      我会心痛,却也更清晰地知道,我是谁。
      我是安逸。是没有安祈的安逸。
      我会好好的。为了自己。
      我想,或许,再也不会心痛了。所以,我笑的很开心。不管是真还是假,至少,我在笑着。
      我还有明天和明天的明天……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忘记所有的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想杀人的扑上来……小月乖乖伸出脖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