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随祈

作者:月逝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我兴冲冲的跑到了书房门前,差一点就直接冲了进去,幸好想起不能在父亲面前横冲直撞,便站好,认认真真的敲了敲门。
      
      “进来。”
      
      推门走进去,见深色的窗帘半拉着,光线有些昏暗,即使很久没有进来,这里的家具也依旧是深沉的檀木。气氛似乎很压抑。
      
      而父亲,正坐在书桌前看着我。
      
      原本欲冲口而出的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只能够局促不安的站在原地,等着父亲发话。
      
      “这么久,脾气一点没改,还是那么粗心大意。”
      
      “啊?”我抬头惊诧的看着父亲,我似乎并没有犯什么粗心的错误啊。
      
      父亲微微皱眉,点头示意我看看自己的脚。
      
      只见左脚鞋带散了好长,其中一根还被右脚踩住了,不留神便会摔倒。
      
      我尴尬的弯腰系好鞋带,站起来揉了揉鼻子。
      
      “让你过来是要告诉你,松本慧子小姐后天会过来,你要记得好好招待她。”
      
      “呃?”我一头雾水,“什么招待小姐?我为什么要招待她?”
      
      父亲双眼凝视着我的,却是不在意的说:“因为她是你未婚妻,你们下个月会订婚。”
      
      “什么?!”我霍地睁大眼,未婚妻?!还是我最讨厌的日本人?!
      
      “父亲!”我激动的走到桌前,“我才十八岁!而且我根本不认识那个什么松本慧子!”
      
      “所以只是让你们订婚而已,你可以慢慢熟悉她。以松本集团大小姐和未来继承人的地位,她完全配得上你。而且这件事情我已经和松本先生商量好了,联姻对双方都很有利。”
      
      “可是父亲……”
      
      “这件事情已经定下来了,今天只是通知你而已,你可以回去了。”父亲淡然的说完,便埋首到面前的那堆文件里,不再理我。
      
      什么嘛……自己的婚姻就这样被决定,自己只是被“通知”而已。
      
      很气愤,好不容易父亲主动理睬我,说的居然是怎样把我卖掉好换取家族更多的利益!
      
      啊啊啊,气死我了!
      
      刚刚打算摔门而出,被打击吓到的脑袋却呼的从几公里外转了回来。
      
      我来这里,是希望知道关于父亲的事情的……可是……父亲……刚刚只字未提。
      
      “怎么还在这里站着?”父亲似乎有一些不耐烦了。
      
      “父亲……您最近,身体怎么样?”我怯怯的问。
      
      “嗯?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旧病复发罢了。”
      
      旧病?
      
      父亲四年前被查出脑癌,还曾经一度被媒体大肆报道,安氏那段日子股票什么的都一直跌的很厉害,家族内部已经考虑让叔叔代替父亲管理企业了,但是后来父亲奇迹般的康复了。旧病复发,难道是说……
      
      “父亲,您是说……”
      
      “安逸,上帝不会平白无故的施舍的,我很满意现在的情况了,至少一时半会还死不掉。”
      
      没什么大问题,只是脑癌复发。
      
      很满意的情况,因为死的时间会比较迟一点。
      
      父亲,我该笑么?可是为什么我笑不出来?您的笑话真的一点都不好笑……
      
      “父亲……我……”话还没出口,眼睛已经红了。
      
      “安逸,”父亲皱着眉看我,“这些小事不足以让安家的男人挂齿,你要是哭,别在我面前哭,会打扰我的工作,更会惹我生气。”
      
      “我……”我努力的去看父亲的眼睛,却除了冷淡什么也看不出来,只好在他的注视下,无力的离开了房间。
      
      背后的门刚刚带上,泪水便不可抑制的涌出了眼睛。
      
      不敢奔跑,害怕杂乱的脚步声会惊扰父亲,只是慢慢的挪着步子,走过寂静的走廊,走过无人的楼梯,回到自己冰冷的小房间。
      
      是真的好冷。
      
      即使外面是骄阳高照,即使是把空调开到最高,即使是把自己紧紧的包裹在被褥中,也无法阻隔那从心底冒出来的寒冷。冷的浑身都像被冰块贯穿一样,仿佛只能从流淌的眼泪里面汲取一点点温暖。
      
      父亲,要离开我了。他说,那对我只是一件小事。甚至,他觉得连伤心都是一种耻辱……
      
      父亲,对我一直很冷漠。甚至在我还是小孩的时候,就可以因为一句话把我赶出家门一个星期。
      
      曾经,我那么努力的想要得到父亲的赞扬,那么努力的按照可能会让父亲高兴的去做,受了欺负也不敢告诉他怕他看不起我,却常常只会得到他不悦的眼神。
      
      记忆里,甚至连父亲的微笑都没有看过,最多的反而是和他的分离。
      
      有多么渴望父亲能够对我说,小逸,你做的很好。小逸,你很棒。小逸,父亲想你了。
      
      可是父亲从来不叫我小逸,他只叫安逸。我是安家的男人,所以现在连伤心哭泣都不可以。
      
      我蜷缩被子里面,泪水从下巴渗进领子里,那么渴望会有人轻轻的抱住我,哪怕什么也不做,只是抱着我。
      
      至少,让我知道,还会有人在意我,还会有人只是因为我是安逸,只是因为我伤心了想要安慰我。
      
      想到安祈。
      
      呵呵,安祈……安祈怎么会来呢……
      
      好想就这样死掉……突然的,连一点过程都没有的死掉……
      
      反正,也没有人会在意……
      
      我也就不用面对着父亲难过,更不用面对着安祈心里针扎的疼……
      
      可是,上帝不会平白的施舍人,所以即使快要哭干眼泪,我也只是越来越清晰的感觉到我还活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