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归来(穿书)

作者:春温一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2

      “三姑娘看看,喜不喜欢。”侍女打开盒子。
      
      众人不觉惊呼,“敬王妃一番美意,可感可佩。”
      
      第一个盒子里放着田黄冻印章、名贵笔墨纸砚、黄玉算盘、古钱币以及纯金制成的小铲子小勺子、精美小巧的玩具、长命锁、银手链银脚链等等,种类繁多,样样讲究,一看就知道这是富贵人家给孩子抓周用的。
      
      第二个盒子里放着憨态可掬的白猪玉手玩把件、红玉指环等,格外小巧可爱,另外有图案精美的云锦衣裳、巴掌大的锦缎鞋子等,都是两岁孩子能穿能玩的。
      
      第三个盒子里的衣裳、鞋子略大了些,由上等暖玉制成的墨猪玉手把件温润剔透,比之前的白玉把件略大了些,是给三岁孩子把玩的;另有许多珍宝服玩,尤其一件青玉雕三童洗象,三名童子栩栩如生,活泼调皮,大象性情温顺,惹人喜爱,雕刻异常精美。
      
      接下来的不用说了,分别是四岁、五岁直至十五岁,每年一份,值得一提的是,最后一个盒子,也就是十五岁的生辰礼奇珍异宝甚多,最引人注目的是由上等珍珠、白色金钢石、银丝等制成的鸿鹄发簪,白色凤凰傲然展翅,美丽绝伦,光华夺目。
      
      有人后知后觉,“怪不得是十五件礼物,原来是从一岁补起,每年一份啊。”
      
      王文雅兴奋得脸颊绯红,“三表妹虽然不是在侯府长大的,但她很有福气啊,父母兄长还有敬王妃这位不是姨母胜似姨母的长辈,这么关心她。”
      
      “要很喜欢,很关心,才会如此体贴温情的把十五年的礼物一次补足吧。”不少人感慨叹息,“三姑娘有福气,有福气。”
      
      众人夸奖着陆姳有福气,向平远侯夫人笑言道:“自然是有您这样有福禄双全、福如东海的祖母,才有三姑娘这福慧双修、福星高照的孙女啊。”
      
      平远侯夫人少不了谦虚几句,“哪里哪里,我算什么禄禄双全的老人家,和老姐姐们相比,我差远了。”
      
      平远侯夫人没想到敬王妃这么给面子,被客人们一再夸奖、奉承,心情愉快,看着陆姳倒有几分顺眼了。
      
      陆婧、陆妩等人面面相觑,陆妍头皮发麻,“大姐姐,二姐姐,咱们不会也要准备十五份礼物吧?那可坑死人了,我的月钱都不够使了……”
      
      陆婧轻笑,“生辰礼一送便是十五份的,也只有大伯父、大伯母、大哥和敬王妃四人而已,或是至亲,或是长辈。咱们和三妹妹是平辈,用不到那般大礼。”
      
      “这样我便放心了。”陆妍一颗心总算放回到了肚子里,“月月钱不够用,我可送不起太贵重的礼。”
      
      陆姈眼圈发红,“今天也是我的生日,可我只收到了祖母赏的宝石头面,父母大哥都把我忘了……”
      
      到底是一起长大的姐妹,见陆姈这么伤心,陆婧、陆妩等人很是同情,陆妩柔声道:“大伯父大伯母大哥也不是忘了你,只是三妹妹才回府,对她难免格外上心。二哥总会记得你的生日,对不对?他一定会很用心的替你准备,生辰礼一定又稀奇又好玩,到时候可要让我们开开眼啊。”
      
      陆姈没精打采,“二哥手边有什么便会送我什么,每年都送我一堆东西。姐妹们若是想看,过两天我设个梅花宴相邀,诸位莫嫌弃才好。”
      
      虽然陆千奇肯定忘不了她,姐妹们也和她要好,但父母大哥都疏忽了她,一门心思扑到陆姳身上了,她越想越难受。
      
      “一定要打扰的。”陆婧、陆妩等人都表示一定会赴宴,不辜负陆姈的好意。
      
      陆娟昂头挺胸的回来了。
      
      陆娟应该哭过,眼眶还是红的,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平时低眉顺眼的,今天眉目舒服,都敢拿正眼看人了。
      
      “你没事吧?”陆妍忍不住问她。
      
      陆娟激动的指指她自己的心房,“有事。五妹妹你看看这里,看到了什么?”
      
      陆妍心想你和平时一样高壮黑丑,又有什么可看的?不爱多理她,轻蔑笑了笑,转过头和陆好说话了。
      
      陆娟一点也不下气,不厌其烦的一个一个问过去,“大姐姐,二姐姐,姈姑娘,六妹妹,丽表姐,雅表姐,你们看看这里,看到了什么?”
      
      “你今天疯了不成。”众女都笑,“你这里什么也没有,让我们看什么?”
      
      陆娟用怜悯的目光挨个扫过她们施着脂粉的脸,弄得这些人莫名其妙,“四丫头是真疯了。”
      
      陆娟不理会她们,腰杆挺得笔直。
      
      哼,这些人全都有眼无珠,金子般的心啊,她们全都看不到!
      
      她本来个子就高,坐着也比姐妹们显眼得多。腰再这么一挺,愈加醒目。
      
      边氏本就脸上无光心中窝火,见陆娟这个样子,更是气上加气。
      
      想她也是出自书香门第的秀美女子,被父母做主嫁了陆广满那个有着昆仑奴长相的莽夫相公,又生下了陆娟这个黑丑的女儿,简直是毕生之耻啊。
      
      “三侄女,你虽然流落在外十五年,但有本事自己认回侯府,还有本事让父母兄长和敬王妃送你如此厚礼,也算是奇遇了。”边氏把满腔怨气都撒到了陆姳身上,“虽然这世上只有四个人格外器重你,但对你来说也足够了。”
      
      边氏指着一盒一盒的奇珍异宝,“十几年来你受过的那些苦楚,这些金玉之物都补偿了,对不对?”
      
      “你说对不对。”厅门大开,涌进一众盛装丽服、珠光宝气之人,正中间则是谢夫人陪着两位服饰异常华贵的女子,那两位女子一位相貌艳丽盛气凌人,一位清雅秀丽从容悠闲,发髻上均带有六条赤金飞凤,那是皇族女子才有权利佩戴的首饰。
      
      “敬王妃,高平大长公主。”边氏大吃一惊。
      
      边氏腿一软,差点坐到地上。
      
      她知道谢夫人和敬王妃要好,但敬王妃不是身子弱很少出门么?方才敬王妃命人送来厚礼,边氏还以为敬王妃这是礼到人不到了,谁知不光敬王妃来了,高平大长公主也来了……
      
      “王妃、大长公主驾到,有失远迎。”平远侯夫人等忙起身迎接见礼。
      
      敬王妃亲手扶起平远侯夫人,“快别多礼,请起。”
      
      高平大长公主似笑非笑,“我们姑嫂二人听说呦呦在这里,特地来看看这个孩子,本宫想知道呦呦在平远侯府有没有被欺负,特意交待不许人通报,谁知便真的看见呦呦被欺负了。”
      
      “哪有人敢欺负三丫头?府里人人疼她。便是她六婶婶,也只是打趣她闹着玩的。”平远侯夫人忙辩解。
      
      边氏战战兢兢的,“我,我方才真的是和三侄女开玩笑的……”
      
      平远侯夫人一边陪笑脸,一边向陆姳使眼色,“三丫头,你说句话。”
      
      陆姳笑盈盈行礼,“王妃殿下,大长公主殿下,六婶婶确实是在和我开玩笑,我和六婶婶很熟,六婶婶爱说爱笑的,脾气特别好,我和她没大没小的,她都不会怪罪呢。”
      
      仿佛为了证明自己说的确实是事实,陆姳眉毛一扬,对边氏道:“什么叫十几年来我受过的那些苦楚,这些金玉之物都补偿了,什么叫这世上只有四个人格外器重我,你不会说话便不要开口,如果要开口请说人话,好么?”
      
      边氏被骂得一张脸像烧起来似的,红通通的一片,却又不敢回嘴,还要竭尽全力的陪上幅笑脸,心里那个憋气就别提了,生生憋出了内伤。
      
      “呦呦说的对,往后请你说人话。”谢夫人不冷不热的道。
      
      “说人话很难么?”敬王妃语气温和。
      
      “不会说人话你就好好学,学会了再开口。”高平大长公主脾气冲,说话难听。
      
      边氏头都不敢抬,眼睛盯着青砖地面,恨不得地上能突然裂条缝,好让她不顾一切的跳将下去,避过这场羞辱。
      
      平远侯夫人笑容僵硬,心里把边氏骂了十七八遍。
      
      不会说话便闭上那张臭嘴,瞎说八道的,净给平远侯府丢人。
      
      平远侯夫人忍着羞耻,请让敬王妃、高平大长公主落了坐,这两位自然是坐在上首,其余的人下首相陪。
      
      “呦呦,过来。”敬王妃招手叫陆姳。
      
      陆姳忙走过去,见谢夫人这位手帕交衣饰虽华贵夺目,却仪态娴雅,有种无人自芳的悠闲意态,心生好感。
      
      “呦呦叫我什么?”敬王妃含笑问道。
      
      陆姳何等机灵,方才还叫王妃殿下呢,这会儿马上改口,甜甜的叫了声“姨母”,敬王妃大乐,“正是呢,我和你母亲相识多年,情同姐妹,你应该叫我姨母才对。”
      
      “那我呢?”高平大长公主笑道:“这孩子叫你姨母,我是你小姑子,自然便是……”
      
      正想说“姑母”二字,谁知陆姳乖觉,大胆的打断了她,“姐姐啊。大长公主殿下年轻美丽,就像我的姐姐一样。”
      
      高平大长公主心花怒放,拉过陆姳打了一下,“叫你胡说八道。”虽佯怒嗔怪,但已乐的不行了,当即便从手上取下一枚金钢石指环,替陆姳套上了,“这金钢石晶莹纯洁,配你。”
      
      陆姳几句好话便骗了钻石指环到手,自是喜笑颜开。
      
      敬王妃握了陆姳的手,微笑说道:“方才有人说,这世上只有四个人器重呦呦,这话是不对的……”
      
      “还有我。”高平大长公主忙道。
      
      她命人送上生辰礼,十五个黄金打就、方方正正的盒子闪闪发亮,“呦呦,我是俗人,送礼就爱送金子,你拿着慢慢花。”
      
      把陆姳给乐的。
      
      这位高平大长公主真是实在人,直接送金子,简单粗暴,讨人喜欢。
      
      “六婶婶,五位了。”陆姳向来是得理不饶人,谢过高平大长公主,便得意的向边氏炫耀。
      
      “不止。”敬王妃语气温柔,听在耳中说不出的舒服受用,“呦呦,除了你的父母大哥,姨母,姑母,还有一个人,也格外器重你。”
      
      “谁啊。”陆姳和众人一样呆住了。
      
      五个人还不够,再来一位?不得了不得了,要发大财了……
      
      “请看。”敬王妃含笑向厅门处指了指。
      
      众人情不自禁的全往厅门看了过去。
      
      厅门打开,一个小小的、才学会走路的童儿,笨手笨脚捧了个白玉盘进来。
      
      他太小了,白白嫩嫩,幼稚笨拙,衬得他手中那小小的白玉盘愈发可爱。
      
      “慢着点儿。”陆姳心化成了一滩水,情不自禁的蹲下身子,向那童儿伸出双手。
      
      童儿却羞涩的笑了笑,奋力捧着白玉盘走到一边,站住了。
      
      又一个小小的童儿进来了,这个比方才的那个明显大了一岁,皱着张小脸,紧张的抱着个白玉雕成的小白鹅,一步一步,步子迈得特别稳。
      
      “两岁,三岁,四岁,五岁……”众人和陆姳一样看得入了神,王文雅等素日喜爱小孩子的更是忍不住在心里默默数着,眼看着童儿一直到了十四岁、十五岁,手中捧的礼物也从白玉盘、小白鹅变成了白天鹅、白孔雀……
      
      “最后一位,是他本人了哦。”敬王妃微笑道。
      
      陆姳心中如小鹿乱撞。
      
      是他本人了么?
      
      陆姳白玉般的脸颊此刻如朝霞映雪,白里透粉,一颗心也成了娇嫩的粉红色。
      
      奇怪,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甚至不知道他是谁,可为什么凭空有了心动的感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入个V。
    没有存稿,不确定什么时候更新,我尽量早,尽量多更。
    2分评送小红包,截止到下一章更新的时候。
    谢谢大家的支持,明天见。



    青雀歌
    她是弃女,也是天才; 她是青雀,也是凤凰; 她出生时毫不起眼儿,长大后却光芒万丈;



    素华映月
    女主大名素华 小名阿迟 男主的书斋名为半月斋 所以文名为“素华映月



    绮户流年
    本文讲述一段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两小无猜,呆萌有趣。1V1,HE。



    嫡女解语
    冷静、聪慧、美丽少女V呆、萌、、英俊、忠犬少男,1V1,HE。



    庶女悠然
    十數年來殺敵無數,卻被她妙語連篇突破心防, 看冷言寡語的鐵血大將軍如何布下情網, 將一見鍾情的小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