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归来(穿书)

作者:春温一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0

      “明天你跟着姐姐吧,姐姐会教你的。”陆妩也大方的表示,“贵客多,你初来乍到的,莫要露怯。”
      
      陆姳才办成了一件大事,心情好得不得了,就算陆婧陆妩言语中带着酸意,她听着也开心,展颜一笑,美丽如盛开的木槿花,“两位姐姐费心了,多谢多谢。不过你们过虑了,我并不是头一回面对这些名门贵女,早在昌王妃的宴会上,我已经崭露头角初试锋芒啦。”
      
      陆婧、陆妩都被她噎住了。
      
      可不是么,陆姳在昌王府已经出过一回风头,是见过世面的人了。
      
      陆妍忙笑道:“大姐姐二姐姐确实是多虑了,明天不过是三姐姐的生辰,虽说是及笄了,整生日,但毕竟是个晚辈,这生日宴不会来身份太高贵的客人,不过是相熟的亲戚人家罢了……”
      
      陆姳意气风发,听陆妍说话不顺耳,不留情面的就给打断了,“你怎么知道不会有身份高贵的客人啊,王妃公主、公侯夫人,在你看来身份还提不起来么?”
      
      “哪家王妃公主、公侯夫人会来给你过生日?”陆妍脸红通通的。
      
      陆姳嫣然一笑,“这是我回家之后第一次过生日,我爹我娘一定要隆重地过,还说要把之前十五年的都一起给我补上呢。我爹的朋友,我娘的手帕交,明天都会来,你说有没有王妃公主、公侯夫人?”
      
      陆妍咬紧嘴唇,作声不得。
      
      陆广沉从小结交公侯子弟,他最要好的两位朋友,一位是广济侯高典,一位是晋国公常健,高典的妻子林夫人,晋国公的妻子花夫人,和谢夫人过从甚密,如果陆广沉谢夫人夫妇下了请贴,林夫人、花夫人岂会不到场?
      
      谢夫人虽然受谢骜拖累,多年来深居简出,但她和敬王妃是手帕交,敬王妃的小姑子高平大长公主也和谢夫人来往不绝,明天如果在平远侯府见到了敬王妃、高平大长公主,可是一点也不意外。
      
      陆姳笑了笑,体贴的替陆婧、陆妩等人整理衣衫,“姐姐妹妹们都是一片好意,这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有爹娘大哥照看着呢,我娘尤其疼爱我,什么都会替我考虑得很周全的,你们就不必杞人忧天了。”
      
      陆姳温柔体贴的说完这番话,夸张的瞪大眼睛,伸手掩口,好像才注意到自己方才失言了,“哎呀,真不好意思,杞人忧天这个成语,我用得是不是不大对?不好意思啊,你们也知道我才打静县回京城,没读过几天书,学问不行。对不住啊,失礼了,失礼了。”
      
      陆婧等人被她弄得憋了一肚子气又没处发火,皮笑肉不笑,“哪里哪里,自家姐妹,便是偶尔说错什么话也无妨,我们不会放在心上的。”
      
      大度的说完这些话,忍气吞声的、扫兴的道了别,一哄而散。
      
      陆姈等众姐妹都走了,悄悄的追上陆姳,“三姐姐,你不要只顾着自己任性胡闹,你也体恤体恤母亲好不好?母亲为了替你操办寿宴,累的脸都瘦了,脸色也不好,我真怕她头痛症会复发。你不知道,两年前的冬天母亲便复发过一次,吓死人了。”
      
      “我的亲生母亲,我会心疼的。”陆姳真是烦她,一开口就要抢白她。
      
      陆姈委屈的想哭,“我虽不是母亲亲生的,可我对母亲的孺慕之思,和你是一样的啊。”
      
      陆姳被她烦得受不了了,停下脚步,上下打量她。
      
      陆姈觉得自己终于被重视了,挺直了腰杆。
      
      陆姳问得非常直接,“姈姑娘,这府里有些人正等着看我娘的笑话,等着看我娘操心劳累,积劳成疾,身心交瘁,旧病复发,对么?”
      
      陆姈结结巴巴,“不,不是……”
      
      陆姳笑容轻蔑中带着厌恶,“你明知府里有这么一拨人,却只会到我面前唠唠叨叨,也好意思说和我的孺慕之思一样。我是亲生女儿,当场听到了,当场便骂死她们。你这个胆小鬼可怜虫烦人精,就会背后啰嗦唠叨。”
      
      陆姈被骂得面无人色,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
      
      陆姳扔下这个烦人精,心情愉快的走了。
      
      陆姈受了气,少不了到平远侯夫人面前哭诉。平远侯夫人哄她,“乖姈儿,明天是她生日,这两天祖母先不说她,过后再教训她。”陆姈柔顺点头。
      
      六少夫人边氏特地送了两盆盛开的蓬莱花孝敬平远侯夫人,“我娘家嫂嫂送了数盆过来,这两盆开的最好,理应孝敬母亲。”
      
      平远侯夫人不喜边氏,不过是淡淡的夸了两句,陆姈却喜欢这花,“绿花衬着红花,花小而多,很喜庆,尤其香气芳醇持久,令人心旷神怡。”
      
      平远侯夫人便命人把这两盆花送到了陆姈房里。
      
      祖母如此厚爱,陆姈万分感激,一天的愁都没有了。
      
      边氏娘家送来的蓬莱花有十几盆,各房都送了,谢夫人也得了两盆。
      
      两盆盛开的鲜花放在室内,香气馥郁。
      
      陆姳却是不喜欢边氏,连带着看边氏送的花也不顺眼,让人把花搬出去了。
      
      命人把花搬出去,连贴身服侍的丫环也支出去,屋里只留下她和谢夫人、陆广沉三人,陆姳献宝般的取出药瓶,“娘,仙丹来了。”
      
      陆广沉大喜,“呦呦,你真的在山里找到辛神医了?好孩子,你真是咱家的小福星啊。”
      
      陆姳抿嘴笑。
      
      她如果说是去寻找软红十丈,父母肯定不让她去冒险,所以她骗父母是以修心养性为名,实则到山里寻访名医辛先生,以求得灵药。父母信以为真了,以为这药是从辛先生那里得到的。
      
      “娘,吃药。”陆姳倒了温水,服侍谢夫人服下药丸。
      
      谢夫人也是又惊又喜,“本以为是没有希望的事,不过呦呦一片孝心,我们也不忍心泼你冷水。没想到呦呦福气大,真把药找回来了。呦呦,你是在哪里找到辛神医的?”
      
      陆姳笑,“我没有找到辛先生啊,他一向来去无踪,神龙见首不见尾,多少达官贵人都找不到他,我哪有那个本事。我找的是另外一位名医,医术也很好的,这治头疼的药尤其管用。娘,您今天、明天、后天每天服一粒药丸,头疼病应该就可以根治了。”
      
      “这么神奇。”谢夫人微笑。
      
      她分明是不相信陆姳的话,却不肯说出来,扫陆姳的兴。
      
      陆姳呵呵笑。
      
      她不大敢把实情说出来,不敢告诉父母,谢夫人方才服用的药丸,是软红丸。
      
      软红十丈是传说中的神奇药草,长于深山之中,三十年开一次花,能遇到实属侥幸。而且软红十丈所生长之处,必定毒虫出没,就算有幸遇到软红十丈开花,也很难躲过毒虫被咬死咬伤的命运。如果父母知道她是去找这样的药草,不着急才怪。
      
      在原书中,得到软红丸的是女主陆姈。不过这软红丸可不是陆姈到深山之中采药、制药的,而是原书的男五,一位姓辛的少年偶然间采得药草,精心炼制了软红丸,珍藏多年,后来遇到陆姈,一见倾心,双手奉上。
      
      女主的魅力嘛,所有的男人都爱她,或爱她而不自知,这姓辛的少年人不过是女主众多爱慕者、追求者当中比较不重要的一个而已。书中对他的身世性情等着墨不多,但软红丸是何等的珍贵难得,他摘得软红十丈的过程是何等的艰辛、经过了什么样的磨难,却描写得非常详细。正因为这些详细的描写,陆姳才能准确的找到软红十丈,顺利采摘到手。
      
      “这药很有效用,我才服下不久,便觉得浑身轻快,舒服得很。”谢夫人温柔的道。
      
      把陆姳给乐的。
      
      什么样的灵丹妙药能服下药见效这么快啊,母亲这明明是在安慰她……
      
      “有效用就好。”陆姳笑咪咪。
      
      她把药瓶收入怀中,“娘,明晚我再过来给您吃一粒,后天也是。”
      
      谢夫人见她如此珍而重之,可见这药确实来之不易,深受感动。
      
      陆姳和父母道了晚安,脚步轻快的出门,打算回房安歇。
      
      “呦呦多孝顺啊。”谢夫人柔声对陆广沉道:“孩子才回家,又这么疼人,我都舍不得把她嫁出去了。”
      
      陆姳一个激灵。
      
      嫁出去?嫁给谁啊?
      
      她也不急着走了,贴在墙外偷听。
      
      “……当年的戏言而已,你俩还当真了不成?”陆广沉的声音低沉带笑。
      
      “不算戏言吧。我还怀着呦呦的时候便跟何姐姐说好了,日后生下孩儿,若是个女孩儿,便跟何姐姐结成儿女亲家,把女儿嫁给阿澄。咱们只有呦呦一个亲生女儿,何姐姐只有阿澄一个儿子,两个孩子年纪又相当,岂不是天生一对。”
      
      “从前敬王可是看不上姈儿的。”
      
      “不是敬王看不上,是何姐姐觉得姈儿只和祖母亲近,相貌脾气性情都不像我。现在何姐姐知道咱们把呦呦认回来了,知道呦呦和咱们亲,都没见着呦呦的面,就想聘儿媳妇了呢。”
      
      “扬景澄这些年都不在京城,自从十岁以后我就没见过他。夫人,呦呦的婚事可不能大意,女婿必须咱们亲眼见了,人品相貌都配得上,我做父亲的才肯点头。”
      
      “那是自然。”
      
      陆姳听得一头雾水。
      
      怎么回事,明明是看过书知道剧情的人,现在都懵了。
      
      从不知道还有指腹为婚,还有未婚夫。
      
      敬王府,阿澄,扬景澄……不对啊,原书里没出现扬景澄这个人……敬王可不是普通的王爷,先帝驾崩,少帝即位,他在朝中的位置相当于摄政王了了,他的儿子怎么可能没名没姓?
      
      太奇怪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2分评送小红包,截止到下一章更新的时候。
    收藏啊,小天使们,记得收藏啊。



    青雀歌
    她是弃女,也是天才; 她是青雀,也是凤凰; 她出生时毫不起眼儿,长大后却光芒万丈;



    素华映月
    女主大名素华 小名阿迟 男主的书斋名为半月斋 所以文名为“素华映月



    绮户流年
    本文讲述一段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两小无猜,呆萌有趣。1V1,HE。



    嫡女解语
    冷静、聪慧、美丽少女V呆、萌、、英俊、忠犬少男,1V1,HE。



    庶女悠然
    十數年來殺敵無數,卻被她妙語連篇突破心防, 看冷言寡語的鐵血大將軍如何布下情網, 將一見鍾情的小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