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归来(穿书)

作者:春温一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4

      陆姳是存心要等平远侯夫人的,谁知陆千奇先来了。
      
      “你太爱惹事生非了!”陆千奇人还没到,怒气冲冲的声音便传过来了,“当众向朝廷三品大员、昌王妃的娘家哥哥发难,这样的大事你竟敢不事先请示长辈,自作主张!”
      
      陆千奇实在太生气了,俊俏的面庞上全是肃杀之色,看上去很有几分吓人。
      
      “我就爱自作主张,怎么了?”陆姳冷笑,“你不过是我二哥,和我是平辈人,难道你有资格管我?有资格教训我?”
      
      陆千奇暴怒,脸颊抽搐,“我当然有资格教训你,我现在便好好教训教训你!”挥起手臂冲过来,看样子是想打人。
      
      春七大惊,奋力挡在陆姳面前,“姑娘快跑,莫吃了眼前亏。”
      
      陆姳明亮双眸中闪过丝慧黠和淘气,张开双臂夺过春七手中的宝盒举了起来,“二哥,不要啊,这是祖父赏我的,你不能打------”
      
      轰的一声巨响,珠宝盒子被陆千奇狠狠一掌,拍落地上。
      
      春七又气又急,哭出声了,“这是侯爷赏我家姑娘的,二少爷您这么着,是发作您的亲妹妹,还是打您嫡亲祖父的脸面?”打开盒子看了,见有簪子、玉佩等摔成了两截,心疼不已,“这是侯爷才赏的,还没来得及拿回房登记造册,便被损坏了啊。”
      
      陆千奇目瞪口呆,“我没想损坏祖父赏的珠宝……”
      
      陆姳歉疚的道:“你没想得罪祖父,只是想打我罢了。我非但没让你打着,还让你闯了个小祸,有可能被祖父责罚,抱歉之至。”
      
      陆千奇气得肝儿疼。
      
      这丫头说的是什么风凉话!
      
      平远侯夫人的心腹罗嬷嬷带着几个丫头远远的过来了。
      
      陆姳看到这拨人过来,便交待春七,“你拿着这盒珠宝到书房找我祖父,就说这宝盒是被我二哥打掉的,还要告诉我祖父,我被侯夫人的心腹嬷嬷带走了。”
      
      “姑娘会不会吃亏?”春七担心。
      
      “我这个人啊,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陆姳笑道。
      
      春七咬咬牙,弯腰捡好珠宝盒子,抱在怀里往书房的方向跑了。
      
      “三姑娘,请跟老奴走一趟。”罗嬷嬷一幅公事公办的模样。
      
      陆姳嫣然,“好啊,我想祖母了,正要向她老人家请安问好。”
      
      罗嬷嬷:……
      
      你想祖母了?亏心不亏心啊,你什么时候想祖母了?
      
      陆千奇见陆姳随着罗嬷嬷走了,思量片刻,也追了过去。
      
      不行,祖父一定会误会他的,他要请祖母帮忙转圜、澄清。
      
      他还要看看,祖母是怎么会教训、惩治这个无法无天的野丫头的。
      
      这个野丫头犯了错,一定得好生管教。如若不然,府里人人不敬长辈自作主张,平远侯府岂不是乱套了?
      
      陆姳被带到厅堂,只见平远侯夫人端坐在上首三屏风式雕山水人物图黄花黎罗汉床上,两边各站着府里的少夫人、姑娘等人,黑压压的半屋子,很有气势。
      
      “三丫头,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亲祖母么?”平远侯夫人见了陆姳,气不打一处来。
      
      “不光眼里有,心里也有。”陆姳一脸笑,“祖母,我很敬爱您的。”
      
      “你少嬉皮笑脸的。”平远侯夫人训斥,“想想你在昌王府闹的事,还有脸说这个话么?”
      
      “我在昌王府做的事,一则是为形势所逼,二则是为平远侯府、为祖父祖母着想。”陆姳把自己说得非常高尚,“那个扬景明都明目张胆的欺负到我头上来了,我若不迎头痛击,岂不堕了平远侯府的威名,让人以为平远侯府软弱可欺么?”
      
      “母亲,呦呦真的是为陆家着想。”谢夫人柔声道。
      
      “你闭嘴!都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平远侯夫人喝道。
      
      谢夫人脸色煞白,一丝血色也无。
      
      陆姳大怒。
      
      虽然这个时代婆婆对儿媳妇是有权威的,可平远侯府是世家大族,谢夫人又是人到中年有儿有女,但凡要脸面的人家,哪能这样当众让儿媳妇难堪?
      
      “祖母,我是无比敬爱您的,可您方才的话似乎不大对呢。头回见面我便告诉过您了,我不是我爹娘教出来的,而是我养父养母教出来的。您若是嫌我教养不好,不要抱怨我娘,应该找我养父养母理论。”
      
      平远侯夫人两眼冒火,“你养父养母已经去了阴曹地府,你让我找你他们理论,是要我死么?”
      
      “祖母,您方才的话也有些不大对。”陆姳太实诚了,明明平远侯夫人已经气得快糊涂了,她还一板一眼的挑毛病,“我养父养母是大善人,他们离开人世之后当然不是去到阴曹地府,而是飞到天上,成仙了啊。”
      
      平远侯夫人:……
      
      她被陆姳气得都不会说话了。
      
      陆婧再忍耐不住,挺身而出,“三妹妹,看看你把祖母气成什么样子了?还不快跪下赔罪。”
      
      陆妩、陆姈等人七嘴八舌,都派陆姳的不是。
      
      吴氏、江氏则劝陆姳克尽孝道,莫要言辞无状,令祖母生气、伤心。
      
      陆姈委屈,“三姐姐,我知道你流落在外十五年,心里一定怨愤,你有气冲我撒啊,千万不要忤逆祖母……”她伤心的滴下泪来,肩膀抖动,楚楚可怜。
      
      陆家众姐妹当中,只有五姑娘陆娟一直没有开口。
      
      她神情温顺,看向陆姳的眼神中满是同情,又隐隐有些羡慕。
      
      陆娟的母亲,六少夫人边氏相貌和陆娟完全不同,陆娟又高又壮又黑,她则是身材娇小,面容白皙细腻。边氏娘家父兄都是文官,她自小也是喜爱读书的,特地命丫头取了《女诫》过来,“三姑娘,这是曹大家所作,共有《卑弱》、《夫妇》、《敬顺》、《妇行》、《专心》、《曲从》与《和叔妹》七篇。第一篇便是《卑弱》,女子当顺从……”
      
      陆姳接过书册,打断了她,“班昭可真会骗人。她是邓太后的老师,邓太后临朝称制,她做为老师参与机要,多少国家大事都和她有关。她却写下这样的七戒,这是哄傻子的吧?”
      
      边氏红了脸。
      
      陆姳是调侃的口吻,可还是在寒碜她,骂她是傻子……
      
      陆娟羡慕极了,忍不住悄悄的道:“三姐姐一定读过很多书,我也想像她一样有学问,有辩才。”
      
      边氏脸还在发烧,低声训斥,“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这样的粗人,配读书么?”
      
      陆娟难过的低下了头。
      
      她的亲祖母是昆仑奴,父亲陆广满和他那昆仑奴生母一样黑壮。陆娟身材、脸庞都像爹,不像娘,边氏一直不喜欢她。
      
      平远侯夫人怒气不息,命人把边氏的那本女诫拿过来,“三丫头将这女诫抄上一千遍,抄不完不许吃饭,也不许睡觉。”
      
      “一千遍啊。”陆婧、陆姈等人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
      
      一千遍抄下来,手腕得断了吧?
      
      她们幸灾乐祸的看着陆姳,心里别提多舒服了。
      
      这就是个小地方长大的野丫头,牙尖嘴利又怎样,祖母真的狠下心来,发了话,她也只能乖乖的认罚。
      
      “一千遍,会不会抄到头昏脑胀,抄到昏厥?”陆妍和陆好咬耳朵。
      
      “昏不昏的不知道,估摸着能去掉半条命吧。”陆好抿嘴笑。
      
      谢夫人面色焦急的想要开口,陆姳悄悄向她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话。
      
      陆家的姑娘们都冲着陆姳笑。
      
      陆姳报之以微笑,“哎呀,这可怎么办呢,祖父交给我一件差事,如果按照祖母的吩咐抄书,祖父交待的事便办不完了呀。”
      
      陆姈心中一紧,“祖父交给你什么差事?”
      
      陆婧眼珠转了几转,计上心来,“三妹妹,祖母既罚你抄书,这个命令是不可以更改的。祖父交待你办的事,你可以告诉我,我来完成。”
      
      “是啊,告诉我们,我们替你完成。”陆妩、陆妍、陆好,争先恐后。
      
      在祖父平远侯面前露脸的机会,如何能错过。
      
      不仅陆婧、陆姈等人,连吴氏江氏边氏等人的目光都落在陆姳身上,要等着她说出到底是什么差事。
      
      这些人目光热切,满是希冀、期待,“祖父交待给你的是什么事?”
      
      陆姳嘴角噙着丝玩味笑意,目光自她们焦灼的面目间一一掠过,“这件事稀松平常,并不难,不过只有我做得了,傻子是不行的。”
      
      陆婧、陆姈等人:……
      
      快被气死了有没有。
      
      “祖母。”陆姈扑到平远侯夫人怀里哀哀哭泣。
      
      平远侯夫人心痛不已,厉声喝道:“来人啊,把三丫头押到小佛堂,罚她在佛前跪上三天三夜,好赎她的罪……”
      
      “夫人这是在和谁生气啊。”淡淡的、隐隐带着怒气的男子声音。
      
      平远侯夫人心肝肺一起颤了颤。
      
      这是她丈夫平远侯的声音,她如何听不出来?不仅听出来了,平远侯夫人还知道,她的丈夫心情不好,这里有人要倒霉……
      
      “没和谁生气,没有生气。”平远侯夫人下意识的想要隐瞒,不愿让平远侯知道内情。
      
      吴氏江氏、陆婧陆姈等人都行礼问好,平远侯看也不看她们一眼,语气平静的道:“没生气最好,家和万事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2分评送小红包,截止到下一次更新的时候。



    青雀歌
    她是弃女,也是天才; 她是青雀,也是凤凰; 她出生时毫不起眼儿,长大后却光芒万丈;



    素华映月
    女主大名素华 小名阿迟 男主的书斋名为半月斋 所以文名为“素华映月



    绮户流年
    本文讲述一段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两小无猜,呆萌有趣。1V1,HE。



    嫡女解语
    冷静、聪慧、美丽少女V呆、萌、、英俊、忠犬少男,1V1,HE。



    庶女悠然
    十數年來殺敵無數,卻被她妙語連篇突破心防, 看冷言寡語的鐵血大將軍如何布下情網, 將一見鍾情的小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