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归来(穿书)

作者:春温一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1

      陆姳摔了首饰,撕了长裙,训了假千金,出了一口恶气,扬长而去。
      
      明明只是一个人,却走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陆姳的身影已消失不见,陆婧、陆姈等人还沉浸在惊骇、愤怒、羞愧等情绪之中。
      
      她们五姐妹联手,居然没能压制住一个小县城来的陆姳,反被陆姳毫不留情的反击、教训、侮辱、践踏?
      
      “她不会告诉祖父吧?”陆妍不安的问。
      
      “不会吧?”陆好语气有些迟疑,又带着丝希冀。
      
      “她一定不敢说。”陆婧是长姐,今天的事虽然让她脸上没光,但还能耐心的和陆妍、陆好分析利害,“她的所作所为又野蛮又粗暴,让祖父知道了,岂不厌弃她?她又不傻,不会自己给自己挖坑的。”
      
      “这样最好。”陆妍和陆好放心多了。
      
      虽然如此,但她们毕竟还是悬着心的,唯恐陆姳太野,该说不该说的一股脑全倒出来了。
      
      陆妩问道:“姈儿,你房里似乎有个丫头和祖父的小厮流星是亲戚?”
      
      平远侯身边有十八个小厮,分别以十八般兵器为名,排名最末的就是代表流星锤的流星了。流星年纪最小,机灵有眼色,是在平远侯的书房伺候的。
      
      “睛荷和流星是表兄妹。不过二姐你也知道的,一表三千里。”陆姈委婉的道。
      
      陆姈的意思很清楚了,她的丫头和流星认识,是远房亲戚,但关系也就那样,不能期待太多。
      
      “祖父见孙女,大概是会在书房见的。陆姳是什么时候进去的,待了多久,祖父是喜是怒,这些总能打听出来吧。”陆妩淡淡的道。
      
      陆婧觉得有理,也催陆姈去办。
      
      陆姈自己也很关心平远侯和陆姳的见面情况,把睛荷叫来细细吩咐了,睛荷领命而去。
      
      当晚,陆姈等人都知道平远侯和陆姳根本没有见面,一个一个的都气坏了。
      
      陆姳拿平远侯威胁她们,她们迫于无奈才向陆姳这个野丫头陪礼道歉的,谁知陆姳根本见不到平远侯……
      
      她们气坏了,实在忍不了,由书法最好的陆妩执笔,写了质问的信送给陆姳,骂陆姳虚张声势,诳时惑众,欺骗姐妹。
      
      陆姳的回信来得极快,纸上墨迹未干,龙飞凤舞洋洋洒洒,“自己脑子笨,不要胡乱责怪别人。我说‘祖父今天在家哦。他老人家点名要见我哦’,哪句不是真的,哪句骗你们了?祖父今天不在家么,祖父没有点名要见我么?”
      
      “祖父确实在家,可谁知道祖父有没有点名要见你。”陆妩、陆姈忍不住要和陆姳理论。
      
      陆姳的回信依旧是神速,很快便摊在陆家姐妹五人面前。
      
      陆姈抢先看了回信,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
      
      一整张的上好宣纸上,满是讥讽揶揄意味的廖廖几个字:想知道,找祖父求证啊。
      
      陆姈想哭。
      
      谁敢拿这些小事麻烦平远侯啊,嫌命长么。
      
      陆姈把回信拿给众姐妹看了,幽幽叹气,“我不是陆家的孩子,却占了陆府千金的位置,对姳姑娘一直深感抱歉,也很想补偿她。她若有什么错,我第一个要替她文饰隐瞒。但无论我多想替她遮掩,她的不足之处太显眼,但凡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她太好强了,总想把咱们全都比下去,为此不惜撒谎骗人,竟说祖父要见她。祖父日理万机,岂是轻易见人的?”
      
      “连姐妹都骗。”陆婧、陆妩极为痛恨。
      
      “她也太狡猾了。”陆妍、陆好惊讶。
      
      陆姈忧心忡忡,“她到了大姐姐这里,如入无人之境。咱们和她是亲姐妹,自然要善待她,可若是一味纵容,她以后不知会歪成什么样子,恐怕外人会说,平远侯府教女无方……”
      
      “不能让一颗才老鼠屎坏了一锅汤。”陆婧等人齐声道。
      
      怎样才能把陆姳拉回正道,陆家五姐妹费尽心思。
      
      陆姈深思熟虑许久,“她这个人在静县长大的,性情泼辣,咱们都是有礼淑女,如何斗得过她?只有长辈弹压,或上位之人教训。”
      
      “还是姈儿有见识。”陆婧赞赏的道。
      
      “大姐姐过奖,小妹愧不敢当。”陆姈受宠若惊。
      
      自从成了假千金,陆姈便对陆婧无比殷勤了。陆婧很是受用。
      
      陆妩等人也觉得有道理,“她连祖母都敢顶撞,长辈弹压就算了。还是让上位之人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她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次日陆家五姐妹随二少夫人、三少夫人到昌王府赴宴,陆府千金之中,陆姳和陆娟没去。
      
      午时过后,昌王府来了人,说昌王妃知道侯府新认回来了三姑娘,想要见见,劳三姑娘过府一叙。
      
      丫头春七担心,“大少夫人在佛堂,三姑娘若真到了昌王府,人生地不熟的,岂不是不自在了?”
      
      冬七说话行事都是慢吞吞的,“不会吧?”
      
      “好端端的怎会突然要三姑娘过去,不会是有人故意使坏吧?”春七咬唇。
      
      “你想多了。”冬七还是不着急。
      
      陆姳笑吟吟的,“早就听说昌王府是个好地方,我正想去转转呢。春七,冬七,替我更衣,咱们这便出发。”
      
      春七和冬七不敢违命,忙服侍陆姳梳洗打扮,驱车赴昌王府。
      
      陆姳到了昌王府,还没到昌王妃所在的正殿,半路便被人截住了。
      
      “你就是那个死皮赖脸非要做陆家三姑娘的野丫头?”拦住陆姳的人十七八岁的年纪,身材高挑,声音也很高。
      
      “三姑娘,这是昌王府的十五少爷,小时候和姈姑娘一起上过学,叫姈姑娘师妹的。”春七小声提醒。
      
      陆姳笑了笑,“我知道。”
      
      “三姑娘知道?”春七呆了呆。
      
      陆姳不禁又笑了,“对,我知道。”
      
      怎么能不知道呢,这位十五少爷名叫扬景明,在书里是一个还算重要的男配,暗恋女主陆姈而不自知,自以为是拿陆姈当妹妹,实则早已深深的爱上了她。
      
      扬景明对陆姈好的很,言听计从。今天陆姈来昌王府赴宴,扬景明和她既是师兄妹,见上一面自是稀松平常。陆姈都不用正经八百的告状,只要稍微透露些口风,扬景明都会陆姈受了欺负,必定要替陆姈出头的。
      
      “你笑什么?”扬景明到底年纪小没涵养,挑衅过后,见陆姳不仅不慌,反倒接连笑了两回,勃然大怒。
      
      “你笑什么?”扬景明只带了一名侍卫,那侍卫倒是生了幅好相貌,仪表堂堂,只是一开口说话便透着一股子人渣气息,“我家十五少爷是何等的身份,他多看你一眼都是赏你脸面,你不好好回话,还敢笑起来了?”
      
      “这厮可恶。”春七气得脸发白,“姑娘是侯府千金,他一个小小侍卫,竟敢对姑娘无礼。”
      
      “放心,我会惩治他的。”陆姳许诺。
      
      春七连气愤都忘了,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三姑娘,您打算做什么?”
      
      “不做什么。”陆姳安抚的道。
      
      扬景明见陆姳只管和丫头说话,对他竟然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怒气上涌,厉声喝道:“你,马上把抢走的全部还回来!陆姈从前是陆府三姑娘,往后还是,你再敢抢她的东西,看本少爷如何惩治你!呸,陆姈是才女,你是个野丫头,你怎么有脸非要做三姑娘的……”
      
      “你傻啊。”陆姳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你一个狗屁不通的纨绔子弟,文不能文,武不能武,之所以锦衣玉食养尊处优,还不是因为你是昌王、昌王妃的儿子。你的一切都是生出来的,本应该知道血统有多么重要。你却茫然不知,还有脸在这儿跟我瞎叫唤。”
      
      “你,你胡说……”扬景明被陆姳劈头盖脸一顿骂,又羞又气又怒,简直要跳起来了。
      
      陆姳冷哼一声,“我说错了么?难道血统不重要?如果血统不重要,你身边这位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侍卫大哥何需像个哈巴狗的跟在你身边,听你差遣。你睁开眼瞧瞧,这位侍卫大哥论人才比你强上千倍万倍,若是以本事论英雄,你给他提鞋也不配。”
      
      扬景明险些气死,侍卫惊慌失措,面如土色。
      
      “十五少爷,莫听这女子胡说,小的只配给您当哈巴狗……”侍卫颤声道。
      
      扬景明满肚子气没处撒,抬起脚狠狠踹过去,侍卫不敢躲,应声跌入池塘。
      
      “十五少爷,小的冤枉……”侍卫进水后沉下去,很快又浮上来,“小的不会游水……”双手乱抓乱刨。
      
      “这个侍卫如果聪明,就多喝几口水,多遭些罪,最好病上一场,否则扬景明消不了气。”陆姳幸灾乐祸的道。
      
      春七佩服得五体投地,“三姑娘说惩治他,真的就惩治了。”
      
      而且当时就惩治了,而且是扬景明动的手……不对,是扬景明动的脚。
      
      扬景明气得太狠了,不停喘粗气,“野丫头,你,你真是个野丫头!”
      
      陆姳嫣然一笑,“那是因为你实在太蠢了呀,如果遇到聪明人,我很斯文的。”
      
      扬景明怪叫一声,“我杀了你!”
      
      一大群人沿着河岸往这边过来了。
      
      走在最前面的人一脸焦急,“快,不要让师兄为难了我姐姐。”
      
      陆姳远远看着,凭身形便认出这人是陆姈,也猜出这群人是陆姈有意引来,看扬景明如何为她出头、为她主持公道的。
      
      陆姳轻蔑一笑,转身往桥上跑,到了桥中央,转过头来,明亮如星的眼眸中已是泪光点点,“扬景明,你知道庆阳侯已经被逮捕归案,你舅舅当年的事难免东窗事发,便迁怒于我,要杀我泄愤。你杀我一人容易,可即便你杀了我,也掩盖不了你舅舅和庆阳侯的滔天罪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舅舅和庆阳侯一样逃脱不了国法的制裁!”
      
      和陆姈同行的贵妇人们都惊呆了。
      
      本以为只是来看个热闹,谁知竟会如此激动人心。
      
      “这姑娘是谁?”
      
      “听说是平远侯府大公子之女。”
      
      “那不就是谢大将军的外孙女么?”
      
      “可不是么。”
      
      “当年的旧事要被重新翻出来了?”
      
      “或许吧。”
      
      陆姈风中凌乱。
      
      怎么会这样?就是来看陆姳被教训、出洋相而已,怎么扯上什么国法、天网了?怎么扯上扬景明的舅舅了?糟糕,如此真的把扬景明的舅舅拖下水,昌王妃饶不了她……
      
      扬景明一脸迷惘,“我舅舅?没有啊,不是我舅舅让我杀你的。”
      
      他完全被搞糊涂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2分评送小红包,截止到下一章更新的时候。



    青雀歌
    她是弃女,也是天才; 她是青雀,也是凤凰; 她出生时毫不起眼儿,长大后却光芒万丈;



    素华映月
    女主大名素华 小名阿迟 男主的书斋名为半月斋 所以文名为“素华映月



    绮户流年
    本文讲述一段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两小无猜,呆萌有趣。1V1,HE。



    嫡女解语
    冷静、聪慧、美丽少女V呆、萌、、英俊、忠犬少男,1V1,HE。



    庶女悠然
    十數年來殺敵無數,卻被她妙語連篇突破心防, 看冷言寡語的鐵血大將軍如何布下情網, 將一見鍾情的小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