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黑化男主白月光

作者:沧海天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软柿子

      浣衣的院子其实离内院不远,内院霍如卿还算熟,就是后来陈远庭封了远山候,又扩建了一番,新扩建的地方她不太熟,现在又不能穿墙,就更不方便了。
      
      像霍如卿这种性格,你要她安安静静待在那里洗衣服,009觉得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霍如卿贴着墙角慢慢往外探,走了没几步,她突然诧异道:“等等,我现在就是陈府的丫鬟啊,干嘛这么鬼鬼祟祟的?”
      
      “我怎么知道?”
      
      009没好气怼她。
      
      霍如卿并没在乎他的话,她理了理身上刚刚才换上的新罗裙,露出一丝甜美的微笑来,端着姿势从墙角走了出来。
      
      她本意是想查探一下陈府现在是个什么样的情况,方便以后跑路,结果刚从浣衣院子那条小路出来,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的路是通往哪里,迎面就差点和一个绿衣服的女人撞上。
      
      绿衣女人看着应该也是女使,面色焦急,见到她之后愣了一下,却很快又道:“你是哪个院子里的女使?”
      
      不等霍如卿回答,她便飞快拉着她往前走:“算了,你先跟我来。”
      
      霍如卿一脸懵:“这位姐姐······”
      
      可绿衣女人并没让她说完,她自顾自飞快道:“你叫什么名字?我看你也有几分姿色,前头院子里的兰芷突然病了,你先去替她一会儿。”
      
      前头院子正在宴客,人手有些紧,原本伺候的女使又突然病了一个,她实在找不到人了,正巧看霍如卿也合适,就想拉她去暂代一会儿,毕竟是在前头伺候的人,总不好找那些五大三粗的女使,没得让人笑话陈家的脸面。
      
      霍如卿被她拉着疾行,只好弱弱道:“我叫卿卿······”
      
      “好,卿卿,我是二夫人院子里的大女使碧岭,你今日伺候得好,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这宴席是二夫人负责操办,所以她才这么急。
      
      “哦。”
      
      霍如卿下意识点头,但很快想起自己出来只是来探查情况,怎么一下子就要上赶着去伺候人了?
      
      “那个碧岭姐姐,我——”
      
      “到了,你记着我的话,少说少看,只为你伺候的客人添茶倒水便行,不要有不该有的心思。”
      
      碧岭敲打了她一番,就给了她一个托盘,指着前边宴客厅里一个紫衣公子道:“你伺候的就是那位,快去吧。”
      
      她面色匆忙,没等霍如卿把话说完就把她推进了宴客厅的侧门,之后又匆匆离去。
      
      霍如卿面色僵硬地拿着托盘,顿时有种脚不知道往那迈的感觉。
      
      她哭唧唧道:“009,我怎么这么倒霉,我就想找个地方躲一下而已,这要怎么搞啊,我又没当过女使。”
      
      009有些幸灾乐祸道:“我都说了让你安安分分洗衣服,你非要出来看。”
      
      不过到底是自己的宿主,他叹了口气,无力道:“还能怎么搞,你就站人家后面给人家倒水就好了,有什么难的?”
      
      “我知道啊,我不是愁这个。”
      
      霍如卿面色凄惨道:“你没看到主位上那个人吗?陈远庭啊,要是认出来怎么办?你知道的,我对‘前夫’有阴影。”
      
      009还真没注意,听她这么说才顺着她的视线看了一眼,发现果真是陈远庭,只是和十年前那个温柔俊美、意气风发的翩翩公子有很大的差别,他一眼看过去差点没认出来。
      
      陈远庭坐在主位上,明明是万众瞩目的位置,他却只垂着眉眼,独自饮酒,脸上没有一丝笑意,只有郁郁寡欢的孤寂。
      
      任谁都没法把他和十年前那个风靡明京的贵公子联系起来,但他毫无疑问就是陈远庭。
      
      009看了他一眼,冷静道:“你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不是每个人都是苏清辉,他认不出你的,你不要自乱阵脚就好。”
      
      霍如卿想想也是,毕竟大辉子这样的蛔虫精只有一个,陈远庭在她印象里那可是个小家碧玉型的男人,特适合居家的那种。
      
      她定了定神,脸上露出职业的微笑,捧着托盘从容走到那紫衣公子的身后候着。
      
      这紫衣公子她刚刚看了眼,很陌生,估计是这几年新出的青年才俊,反正她从前没见过就是了。
      
      霍如卿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不停打量宴厅中的人,耳听八方眼观四路,很快就从这些贵人们口中拼凑出蛛丝马迹来。
      
      大概是说陈远庭他娘陈夫人一直苦于自己儿子死了老婆又不肯再娶,可他年纪轻轻总不好就这么独自过一辈子,于是陈夫人便想着举办宴席,广邀年轻的贵女公子们来参加,以期陈远庭能看上谁,起码给他这一脉留个后也好啊。
      
      若说别人,那些王公贵女们未必看得上,但陈远庭不一样,一来大家都知道他是个用情极深之人,而来他本身条件也十分优异,又是陛下亲封的远山候,便是给他做续弦也有许多人趋之若鹜。
      
      所以宴席办得非常热闹,人也多,这才有碧岭因人手不够将霍如卿匆忙拉来充壮丁的事。
      
      霍如卿听了一阵,好半天听见有人唤她。
      
      她眼神茫然低头,就对上了一双更无辜的眼睛。
      
      坐在她面前的紫衣公子无辜道:“小丫头,给我斟酒啊。”
      
      他喊了她好几声都没反应,这脸圆圆的小丫鬟人长得倒是可爱,耳朵却不怎么好使,也不知道怎么混成宴席中女使的。
      
      霍如卿这才反应过来,她立刻堆起营业的微笑,拿起酒壶甜甜道:“好哒,公子您稍等!马上就好。”
      
      紫衣公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饶有兴趣道:“这是谁教你的话?你没跟嬷嬷学过规矩吗?”
      
      霍如卿心道考验来了,她立刻委屈道:“公子您别告诉嬷嬷,我其实今天才被买进府中,还没学规矩就被一个女使姐姐拉来伺候了。”
      
      “原来是这样。”紫衣公子点点头,笑道:“你放心,本公子不是那等乱嚼口舌的人。”
      
      霍如卿一看这小哥哥挺好说话,立马打蛇上棍,她好奇道:“公子,您也是来相亲的?”
      
      她感觉大部分公子小姐好像都在搭讪,看起来就像个相亲大会。
      
      紫衣公子诧异道:“相亲?这么形容倒也不错,怎么?你这小丫头看上了谁想攀附?”
      
      他似笑非笑:“别怪公子我没提醒你,高门可不是这么好入的。”
      
      霍如卿当即委屈巴巴:“公子瞧您说的,我就这么随口一问,我还小,还不想嫁人的。”
      
      她现在这张脸确实看着挺小,怎么这小哥哥就看出她恨嫁了?她明明对‘前夫’都有阴影了好不好?
      
      “真不想?”
      
      紫衣公子挺有闲情逸致,还能开玩笑逗她。
      
      “要是真嫁给哪个公子当妾,也好过你在这当女使啊。”
      
      “不想!”霍如卿有些恼怒道:“我才不给人当妾!”
      
      她在脑海里苦恼道:“009,我就不该问这一句,这男的好啰嗦啊。”
      
      009却只翻了个白眼。
      
      “好好好,不当就不当,你这小姑娘人不大脾气还挺大,这样可不行,当女使很容易得罪人的。”
      
      紫衣公子端着酒杯慢条斯理喝了口,又随手一指高座上独自饮酒的陈远庭,抬了抬下巴:“看到了吗?这就是没有得遇良人的下场。”
      
      霍如卿:“······”
      
      大哥你在当着我面说我坏话知道吗。
      
      霍如卿顿时没了和他说话的兴致,毕竟不是每个人都热衷于和别人吐槽自己,她抿了抿唇,干脆道:“公子您喝酒,不打扰您了。”
      
      “啧啧,你这脾气可真不太好。”紫衣公子摸着下巴,突然好奇道:“你该不是爱慕你们侯爷吧?连半句他的坏话都听不得?”
      
      霍如卿简直要烦死了,怎么随便碰到个男的都这么难伺候,她就是客串一下倒酒的女使,干什么跟她一个下人说这么多话?闲的慌吗?
      
      她自动把自己先搭话的举动忽略了。
      
      那紫衣公子却带着盈盈笑意,眼看着她表情要崩不住了,那股子恼羞几乎显现在脸上,他才笑道:“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挺有趣的,方才看见你第一眼,我就看到你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和那些规矩的女使就是不一样。”
      
      这话霍如卿怎么听也不像在夸奖,而且她真不想和这位公子闲谈了,因为她看到对面已经有人注意到这边。
      
      一个贵公子和一个女使相谈甚欢,不惹人注意才怪。
      
      眼看他还想说些什么,霍如卿赶忙道:“公子,我还有事,我去换个姐姐来伺候您。”
      
      她把托盘往他面前的案席上一放,立马就想逃跑。
      
      可还不等她迈步离开,便听对面席上有人冷声道:“你这女使好生没规矩,竟敢如此怠慢世子?”
      
      大令男女大防不算严重,因此宴席只分了两边,并未隔开,此刻说话的就是对面一位贵女。
      
      那贵女瞧着这边许久了,见阮世子同一个侍女说得开心,她心中起了妒火,这才忍不住出了声。
      
      霍小可怜想逃跑的步子便这么僵了下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霍如卿:我就想安安静静的当个女使怎么这么难?难道我的光芒已经到了这等不能遮盖的地步了?
    009:······你在想屁吃。
    唔···我发现评论区有小伙伴就男主是不是很渣展开了讨论,我觉得这个点看你怎么想,男主很小的时候就看见女主惨死,后来又有多次女主死在他面前,他黑化想留下女主,甚至威胁她,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打断腿这种肯定也只是说说,我也不可能真写他打断女主的腿这种虐文情节,作为一个非NP文的男主,你总不能要求男主面对女主海王还欣然接受。
    每个人物都有不同性格和人设,男主就是这种人设,接受不了请你点×,没有必要接受不了还继续追更,然后又大骂男主渣。
    而且这本我文案重点写了是修罗场,修罗场这样的情节还会很多,想看男主大度接受,不喜欢男主人设你完全可以去找喜欢的看,每个人口味不同,看让自己开心的文不好吗?
    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每一本书人设也都不同,众口难调,作者君没办法让所有人都喜欢男女主,关于这个问题我之后不再回答,这本暂时是存稿更新,所以也不会更改剧情或人设。
    以上。
    另外我真的强烈请求,不喜欢的,你吐槽一句或者留下一句骂我都没意见,下本再见就好了,但是一直追更还要骂,何必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