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黑化男主白月光

作者:沧海天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像她这种同情心泛滥的女人,最怕这种悲情场面了。
      
      要是大辉子像之前那样威胁她,那霍如卿说不定逆反心理一起,她偏不如他的意,可大辉子现在脆弱地像个小孤儿。
      
      还有君无暇。
      
      这小妖精以前就喜欢用这种扮柔弱的方法博取她的同情,现在一看苏清辉这样,他也这样。
      
      关键是霍如卿就吃这一套。
      
      她最看不得男人哭了,特别是长得好看的男人,哭得她心都要碎了。
      
      可她现在没有两颗心,碎不了两个人。
      
      霍如卿只觉头痛欲裂,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就怕伤了谁的男儿心。
      
      如此局面僵持了半刻钟,大概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终于有人过来打破这个僵局。
      
      君无暇身后有一列骑士赶来,为首的迅速下马,单膝跪地道:“殿下,大人们还在等着您。”
      
      君无暇出宫自然不是游玩,他今日有事与人相商,却没想到遇见了苏清辉和霍如卿。
      
      虽然人死复生这件事匪夷所思,但他依然第一眼就肯定了是他的瑟瑟。
      
      如今有人来催,他立刻便想改日再议,不过那骑士的话让霍如卿听见了。
      
      她简直感动得想哭,这骑马的小哥哥来得太及时了。
      
      霍如卿立即从苏清辉怀里挣脱出来,笑着道:“啊,太子殿下还有事啊?那你先走吧,可不能耽误了你的事,这样,我们下次再见。”
      
      君无暇急切道:“瑟瑟我······”
      
      “行,就这样说定了,明天我去找你啊。”
      
      嘴里说着根本不会实现的话,霍如卿硬下心肠,干脆拉着苏清辉就跑,再不走她就要心软了。
      
      一个好看的男人爱她那是甜蜜,两个那就是悲剧了。
      
      可怜君无暇都没来得及再说些甜蜜温情的话,就眼睁睁看着她拉着苏清辉一溜烟消失在街角。
      
      看着她的背影,君无暇唇角温柔的笑逐渐隐去,他似幽夜星辰的眼眸中渐渐凝起了阴郁的寒冰。
      
      君无暇从来不是一个温柔的人,更何况自钟锦瑟死去之后,他更不知温柔为何物了,方才的温柔与脆弱不过是给他的瑟瑟看的,但如今他的瑟瑟离他远去。
      
      她牵着另一个男人的手。
      
      苏清辉。
      
      几年前,瑟瑟死去的那一日,他知道了这个男人的痴心妄想、狼子野心,他们决裂当场,但他从没想过几年后的今天,瑟瑟还能回来,可她牵的不是他的手。
      
      他的太子妃怎容他人染指?
      
      君无暇静默许久,直到身边人再次催促,他面无表情转身,翻身上马,鲜红衣袂纷飞之间,只听到他冷冷道:“走。”
      
      这一切不过是因为他没有足够的力量罢了,待到绝巅日,他必要让苏清辉尝尽世间苦楚!
      
      马蹄声响,那一道鲜红携着冷意消失在街道尽头。
      
      另一边,霍如卿下了好大决心才拉着苏清辉远离了那里。
      
      苏清辉也没挣扎,就这么任她拉着离开,眼里还有笑意一闪而过,但很快就恢复了之前的脆弱。 
      
      他站在街角口,牵着霍如卿的手,目光依然染着悲伤。
      
      “阿卿,你下次还会选我吗?”
      
      霍如卿就很头疼。
      
      大辉子发什么神经,你一个霸道总裁式的人非要搞得跟个小媳妇似的,你又不是君无暇。
      
      反倒是009清晰明了道:“你看,你有必杀技,他现在也有了,是不是公平多了?”
      
      “公平你个头。”
      
      霍如卿骂了他一句就不想再理他。
      
      她头疼看着苏清辉,尽量让自己抱怨的语气不要那么明显。
      
      “阿辉啊,你可是堂堂男子汉,说话可以稍微硬气点。”
      
      “可阿卿不就是喜欢听这样的软话吗?”
      
      苏清辉眼里的悲伤隐去,他渐渐笑了起来,还缓缓道:“他不过说了一句,你就心疼他了,怎么不见你心疼心疼我?”
      
      他这么笑,霍如卿瞬间就明白了。
      
      大辉子吃醋呢。
      他又吃醋了。
      这大哥怕不是蛔虫成精,是个醋缸成精吧?
      
      霍如卿无语。
      
      不过她这次选了苏清辉,他似乎还算愉悦,脸上带着笑,笑得霍如卿心惊胆战。
      
      这样的情形下她自然没心思买什么衣服了,两个人很快就回了家。
      
      深夜,凉风如水。
      
      桌旁的屏风绘着松劲竹石,苏清辉一袭玄色锦袍,眉目间带着微风拂面的温和,他坐在桌案前,有阳光投在身侧,似带光晕。他手里握着书卷,书卷上字迹飘逸,他目光掠过,笑着赞道:“临安,你这书法越来越好了,笔走龙蛇,颇有陛下之风。”
      
      临安是君无暇的字。
      
      桌案之下,是几张稍微矮一些的案席,眼眸微微狭长的少年居中坐着,他勾起殷红唇角,眼里冷漠散去几分,只听他恭敬道:“是老师教得好。”
      
      “你不必谦虚。”
      
      苏清辉放下书卷,望向其他人。
      
      “你们皆要向太子学习,不可懈怠。”
      
      其余少年们便起身恭敬道:“是,太傅。”
      
      而被他称赞的君无暇却突然笑着问道:“太傅,我明日可否带太子妃来听太傅讲学?”
      
      苏清辉眼眸微怔,似是想起了什么,但那情绪飞快掠过,他温和道:“太子与太子妃新婚,感情甚好,陛下也宠爱你们,若是太子妃愿意,自然也可来听苏某讲学。”
      
      少年君无暇便弯了眼眸,愉快道:“多谢太傅。”
      
      明媚和睦的画面顷刻间破碎。
      
      取而代之的是少年与少女相携而来的场景。
      
      从来冷淡桀骜的小太子小心翼翼牵着少女,甚至帮她提着裙角,他温柔道:“瑟瑟,你慢些走。”
      
      美丽动人的少女却充满活力道:“无暇,太傅真的同意我来旁听吗?”
      
      “你是我的妻子,这宫中想去哪里都可以。”
      
      君无暇宠溺摸了摸她的发顶,亲密道:“太傅讲学时辰较长,我让人备了果子,你要是饿了就吃些果子。”
      
      “嗯嗯。”
      
      少女脸上带着笑,眼珠子乱转,似乎在打着什么主意。
      
      可站在习听殿门口的苏清辉却仿佛一瞬坠入地狱。
      
      他看着那少女和太子嬉笑打闹,他看着太子对她百般宠爱,他看着一贯冷漠的少年将全部的温柔小心翼翼捧给她,他们仿佛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若是霍如卿和君无暇是天生一对,那他呢?
      
      他苏清辉呢?
      
      彼时阳光灿烂,可那暖意刺得他生疼。
      
      苏清辉目光极为痛苦,看着那对少年少女走进,他在习听殿门口伫立许久,终于迈步往前。
      
      刺眼的阳光一瞬间灼热起来,化作熊熊燃烧的大火。
      
      耳边是无数惊慌失措的声音,宫人尖细的声音在他耳边不断响起。
      
      “走水了——”
      
      “来人!快救火!”
      
      “快!太子还在里面!”
      
      “殿下!您在哪儿!”
      
      “太子妃,您不能进去!火势太大了!”
      
      “太子妃——”
      
      熊熊火焰之中,房梁被烧断,大火倾轧而下,将一抹纤细身影吞噬其中。
      
      然而令人可笑的是,这场大火却只吞噬了她一个人,太子根本不在其中,他途中有事离开,恰巧避开了大火,但太子妃一心救他,冲进了火里,埋葬了自己。
      
      君无暇安然无恙,钟锦瑟却死了。
      
      白骨焦黑,满地灰尘余烬里,苏清辉看见那枚熟悉的颤珠发簪,被烧得有些形迹不清,但他永不会忘记,因为这是他送的。
      
      她为钟锦瑟时,她收下的唯一一件礼物。
      
      此刻和她一同埋葬在火里。
      
      苏清辉眼前的画面有些模糊起来。
      
      他眨了眨眼,眼中湿润滴落,落在了那具漆黑白骨上,仿佛骨头上生出的花。
      
      剧烈的喘息声在深夜里格外清晰,苏清辉同从前无数个夜晚一样从床上坐起。
      
      窗外银白月光洒落,照见他额角细密的汗滴。
      
      不知道是不是白天遇见了君无暇的原因,他又做了这个梦。
      
      霍如卿今晚因为强烈的反对没同他一起睡,所以苏清辉醒来时,房间里寂静得只能听见他自己的喘息声。
      
      绵密而又急促。
      
      他这辈子永远无法忘记那一天,忘记那一段时间,哪怕如今霍如卿回来了,他依然会做这个梦,如跗骨之毒,他心中从未放下。
      
      苏清辉靠在床边静默半响,终于深吸了口气,他闭了闭眼,掀开被子走下床。
      
      倒了杯冷茶喝下,他没有再上床睡觉,而是看了眼窗外阴冷月光,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于是此刻睡得七仰八叉的霍如卿并不知道某位大辉子半夜又偷摸进来了。
      
      或许也不算偷摸,苏清辉是正大光明推开她的房门走进来的,只是霍小可怜睡得太熟,她根本没醒。
      
      苏清辉站在她床边静静看了一会儿,这期间甚至看到了霍如卿踢被子,但他依然一脸平静,看了会儿,他淡定地掀开霍如卿的被子钻了进去,然后还给她把被子严严实实盖好。
      
      把人紧紧抱在了怀里之后,他这才重新睡去。
      
      于是当第二天清晨的阳光照在某个沙雕少女的脸上时,她困困顿顿睁开眼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张放大的俊脸。
      
      “啊——”
      
      霍如卿的尖叫成功吓走了无数栖息在窗外的鸟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霍如卿:大哥你幽灵吗?
    009:不,他是阎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