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黑化男主白月光

作者:沧海天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又一次成亲

      火,熊熊烈火。
      
      苏清辉眼睁睁看着那人将自己投入火海,炙热火焰燃烧了她的衣衫,他鼻尖仿佛闻到火焰里散发出的焦味,那枚他极熟悉的颤珠发钗从她烧焦的发丝间坠落,玉珠四溅,红润皮肤在他眼前化为白骨。
      
      剧烈的喘息声响起。
      
      他从床上猛地坐起,冷汗滴落,一段月光照在他脸上,照见了他阴郁眉眼。
      
      苏清辉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梦。
      
      有时是幽蓝沉郁的水底,有时是伤痕狰狞的脖颈,有时是染满鲜血的白衣。
      
      而梦中那人是霍如卿。
      
      不同的面孔,不同的死去场景,同样的鲜血淋漓,那些人全都是霍如卿。
      
      剧烈的喘息慢慢平复,苏清辉靠在床角,看窗外银白月光,森冷阴郁,就像他无数个夜晚梦见的那样。
      
      噩梦缠绕,他不敢再入睡,只能靠坐在床角,一直到天边晨光乍现。
      
      天色大亮之后,下人们进来伺候洗漱。
      
      他们动作极轻,生怕惹怒了主人。
      
      直到用了早膳,才有小厮过来轻声提醒他:“大人,今日是余将军婚宴,先前给大人递了请柬,大人可要去?”
      
      苏清辉沉默着将手上水珠擦干,冷淡道:“去。”
      
      余将军是朝中新贵,而他为官做宰,掌管朝中事务,余将军算是他的下属。
      
      “那小的这就去备车。”
      
      小厮轻手轻脚走出房间,脚步声细微。
      
      等到了将军府,他下了车,才看见将军府门口分外热闹,人们皆是喜气洋洋,大红的灯笼挂满了街道,余将军站在门口迎客,见他来了,连忙迎了上来,客气道:“宰相大人快快往里面请,您来参加下官的婚宴,是下官的福分。”
      
      “嗯。”
      
      苏清辉淡淡点头,脸上依然是寡淡的表情。
      
      周围宾客并无诧异,宰相大人许多年前便是这番模样,他们早已习惯。
      
      苏清辉没有同他们多说,沉默走进了余府。
      
      眼前鲜红的景象让他想起许多年前,霍如卿嫁给太子那日也是这般热闹,十里红妆铺满了街道,而他没能救下她。
      
      他想着这些事,寻了张桌子坐下,端起酒,眉间的阴郁并没有因为喜宴消去半分,因着他这样,周围自然也没人敢上来搭话。
      
      他一人坐了一桌,好似同今日这样喜悦的日子隔开了巨大的鸿沟,一边喜庆,一边沉郁。
      
      外间有大笑的声音传来,似是余将军的,许是人们说了什么打趣的话,他们笑得很开心。
      
      苏清辉默默坐着,恍然间握着酒杯的手一抖,一滴昏黄酒液落在他手背,似烈火般炙热。
      
      ——
      
      余府另一边,霍如卿翘着二郎腿坐在房间里,等着时辰到了丫鬟扶她去拜堂。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我为什么还会回到这个世界?”
      
      如果手上有刀,她现在一定砍死009这个混蛋东西。
      
      “不是说了上个任务就是这个世界最后一个了吗?你现在告诉我还有第五次?你知不知道如果碰见苏清辉会发生什么惨绝人寰的事?”
      
      “你不要急嘛。”
      
      009倒是淡定得很,他慢条斯理道:“你跟上次长得不一样,都不是同一个人了,他不会认出你的,只要小心点,完成了任务我们就走,我保证,这真是最后一次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你骗鬼呢?”霍如卿表情凶狠,目光凶得一批。
      
      “如果认不出你告诉我上两次是怎么回事?还有太子和陈远庭,这万一被认出来,我非得让人大卸八块不可。”
      
      “你小心点不会的。”
      
      009有些讪讪,他知道宿主怕遭遇地狱版火葬场,可这不是没办法吗?任务又不是他颁布的。
      
      霍如卿还想再骂两句009这个智障,却听见外面有人靠近,她赶忙拿起喜帕盖在头上,装出正襟危坐的样子。
      
      那进来的丫鬟什么也没发现,笑盈盈道:“姑娘,宾客都齐了,时辰到了,我扶您去拜堂。”
      
      “好。”
      
      霍如卿点点头,顺从地被她扶起,慢慢走出房间。
      
      她今天跟余将军成亲,因为她的身份是尚书何家的小姐,何恬菱。
      
      这次的任务和余将军有关,简单来说,就是她在未来某个时刻会为余将军挡下致命一击,然后顺理成章地领盒饭。
      
      其实上几次任务也差不多,反正最后都死了。
      
      因为009会帮她屏蔽大部分痛感,所以‘死’一次对于霍如卿来说已经稀疏平常,随时都能来一下。
      
      她担心的是其他人。
      
      比如苏清辉,比如前两次她嫁的‘夫君’。
      
      明明都换了人设出场,可苏清辉每次都能认出她,她是为了完成任务,但对苏清辉来说,每一次都亲眼见到她死亡。
      
      这种场景看多了是个正常人都要变态了,更别提早熟的苏清辉。
      
      于是问题来了。
      
      她上次离开的时候,好像听到苏清辉跟人说要打断她的腿,把她关到小黑屋一辈子都锁在身边。
      
      霍如卿当时就吓了一跳,紧赶慢赶终于成功领了盒饭,结果没想到坑爹的009告诉她还有第五次······
      
      这不是要了她的老命吗!
      
      苏清辉那个小鬼要是发现她又回来了,绝对会打断她的腿,把她锁起来连根指头都动不了的。
      
      霍如卿十分有自知之明。
      
      但任务不可能不做,除非她想永远都留在这个世界。
      
      心里打着鼓,脸上却还得露出盈盈笑意,霍如卿心里妈卖批一大堆,随侍女往拜堂成亲的地方走去。
      
      进了一道拱门,顷刻间有喧哗声扑面而来,大约是到了宴席的庭院,隔着老远她就听见各种热闹的声音,可见来参加宴席的人非常多。
      
      她笑着由侍女搀扶,踏进这一片喜气洋洋里。
      
      耳边掠过许多人打趣的声音,皆是客气,最后是她这位便宜夫婿余将军。
      
      余将军从侍女手里接过她的手,在她耳边柔声道:“夫人,小心门槛。”
      
      其实余将军和何恬菱没见过几面,但从他的举动和言语上来看,应是个体贴的男子。
      
      霍如卿稍稍放下了心,轻轻点头道:“谢谢夫君。”
      
      至少任务目标是个脾气好的,要是脾气不好,今后夫妻生活不太和谐,那她的任务又要增添难度了。
      
      她心下松了口气,任他牵着,跨过门槛,走进了喜堂里。
      
      周围高朋满座,满耳都是道贺的声音,虽然盖着喜帕看不见眼前景象,但身边男人牵着她的手,手心温暖干燥,似乎将一切嘈杂都挡在了外面,霍如卿倒没那么紧张了。
      
      她笑着也回牵住身边男人的手,在周围人的打趣声中靠近了他一些。
      
      在外人看来,这就是新娘子有些害羞的模样。
      
      余将军也不在意,他紧紧牵着她,朝周围人告罪道:“众位大人可别打趣了,她脸皮薄,要是不肯嫁我了,我可要找你们去讨人的。”
      
      听他这么说,周围人便发出善意的笑声来,有人高声道:“瞧我们将军,这新娘子还没娶呢就开始护上了,我看啊,我们不要耽误他拜堂了,若是误了时辰,小心他杀到你家里讨说法。”
      
      “哈哈哈哈哈。”
      
      “林大人说得是。”
      
      众人笑了一阵子,终于安静下来,霍如卿便听到身边男人带笑的声音响起,似是对着前方,隐约间还多了几分郑重。
      
      “众位大人都知道,余某父母早逝,家里也没个顶头长辈,如此难免委屈了恬菱,所以下官斗胆,想请宰相大人为我证婚,也算见证了我们这一段姻缘。”
      
      余将军笑着看向坐在一边的苏清辉,在对方一脸冷漠的情况下,他却丝毫不惧,反倒诚恳道:“不知宰相大人意下如何?”
      
      苏清辉还没有回答,站在他身边盖着喜帕的霍如卿已经整个人一僵。
      
      余将军说宰相大人,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苏清辉少年封相,所以现在坐在他们面前的是······苏清辉?
      
      霍如卿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心里只剩下两个字。
      
      完了。
      
      回来第一天就遇上了苏清辉,而且是苏清辉参加她婚宴这样的狗血剧情,这要是认出来了,分分钟就是火葬场啊。
      
      霍如卿手脚冰凉,仿佛遇上地狱版的我和黑化的他。
      
      她整个人都僵住,牵着她的余将军第一时间感觉到她的僵硬,他不由关切道:“恬菱,怎么了?”
      
      霍如卿嘴唇发干,只想求小祖宗别问了,问就是她要死!
      
      苏清辉就在面前,她根本不敢说话,这小屁孩敏锐得很,不说化成灰都能认得她,起码换张脸换个声音是能认出来的。
      
      可她不说话,余将军还以为她不舒服。
      
      他握紧她的手,继而道:“恬菱,若是身体不适我们便暂缓拜堂,我扶你去休息会儿?”
      
      虽然时辰重要,可在他看来妻子的身体更重要。
      
      而喜帕之下霍如卿感动得都要哭了。
      
      大哥求你别关心了,我怕。
      
      眼看着注意力都汇聚到她身上,霍如卿咬咬牙,声音放缓,装着柔弱模样,细声细气道:“无妨,我只是有些紧张,夫君快别问了,时辰重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霍如卿:大哥求你别问了,问就是我要死!你没看见我手都在抖吗?
    新文开更,大型修罗场预备,论绝地求生的沙雕女主如何在黑化爆表的男主手中活出海王传奇的一生。
    本文目前两个男配(作者君存稿范围内暂时只有两个,后续随机增加,是的,这本目前是存稿发文,因为和小基友约好,所以今天开,沧海也没想到居然还能有存稿)。
    男二文案中太子,男三文案中公主夫婿。
    v前日更,每天晚上六点存稿箱定时更新。
    【注:女主又怂又凶又浪,永远在作死的边缘试探,·只要没死,我就还能作!·所以请谨慎谨慎谨慎观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