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转职的医修

作者:猫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亲儿砸哎

      第六章
      
      林雨初是真的被兰摧这丢出来的一番话给炸的人仰马翻,然而还没等他来得及多问几句,兰摧他……他就两眼一闭,头一歪,断气了!
      
      “……”林雨初。
      
      这断气的也太是时候了。
      
      林雨初两眼愕然的看着床榻上,没气了的兰摧。
      
      心下只感觉一阵茫然,空落。
      
      尚且来不及反应。
      
      而还没等他对兰摧的断气死亡做出反应,就听见“砰——”的一声,门从外面被撞开了。
      
      林雨初当即转头,朝身后看去。
      
      只见一身黑衣,面容英气又冷漠的霜华,从屋外走了进来。
      
      他冷着一张脸,浑身不断往外冒着冷气,就如同是一台行走的冰山一般。
      
      霜华走到神色茫然而空落的林雨初身旁,眼眸瞥了旁边榻上躺着断气的某人一眼,脸上的神色似乎更加的冷了几分。
      
      身上释放的冷气也更加的冻人。
      
      他收回目光,眼睛看着面前神色茫然,不知所措的林雨初一眼,黑沉沉的眼眸中顿时闪过一道柔软和暖意。
      
      “别害怕。”霜华目光看着面前的小孩说道,他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下,然后伸出手,抚摸上面前林雨初的头,低声安慰,“别难过,死亡并不是终结。”
      
      闻言,林雨初抬起头,眼神茫然而空落的看着他。
      
      白皙稚/嫩的脸上,是无处安放的彷徨。
      
      这样的林雨初,让霜华心生怜悯,目光不自觉带着几分柔爱和不易察觉的愧疚看着他,低声安慰他,“别怕。”
      
      “很快就会有人来接你。”他说道。
      
      然后——
      
      还不等林雨初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霜华就伸出双臂,将他整个人抱在怀里,双手搂紧了他,“也不要多想,不要难过,好好睡一觉。”
      
      “等你醒来,一切都结束了。”
      
      就这样,霜华抱着他,将他整个人腾空抱起,转身,大步离开,朝外走去。
      
      他将林雨初带离了这间屋子,将他带去了隔壁他的那间屋子。
      
      ——
      
      隔壁霜华的家。
      
      霜华将林雨初放到了那张原本属于他的床上,看着安静的,过于安静的仿佛是被抽空了全部生气像一个人偶娃娃一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也不声不吭的林雨初。
      
      他抿了抿唇,原本就不赞同的心下,此刻那如同潮水一般上涨的愧疚和怜悯,让他脸上的表情更加的难看,冰冷。
      
      他不禁想起,几日前,林云横的那番话。
      
      “呵——”
      
      过于简陋,以至于和林云横那一身风/骚华美的衣着气质既然不同的木屋内。
      
      林云横嘴角满是讽刺的笑容,发出一声嗤笑,“这真是让人看不下去。”
      
      “虽然,我不知道那个孩子是什么身份,与你们是何关系。但是,真是让人无法忍耐,你们的所作所为!”
      
      林云横,那张俊美尽显风流的脸上,露出与他平日里截然不同的冰冷表情,目光看着面前兰摧和霜华二人,语气冷冷说道,“你们把这孩子当做什么?”
      
      一个月的暗中旁观,足以让他看明白兰摧和霜华二人对林雨初的态度。
      
      “在这个闭塞而与世隔绝的小村落内,将这个孩子和外界、其他所有人隔绝开来,让他听从你们二人的话,受你们抚养教育,平日所见,所闻,所接受的全部都是来自于你们。”林云横说道,“他知道的,是你们想让他知道的。”
      
      “他听见的,是你们想让他听见的。”
      
      “他所学,是你们想让他学的……”
      
      “除此之外,一切都是被隔绝在外,不被允许的。”
      
      “你们……”
      
      林云横的目光盯着他们二人,俊美脸上神色冰冷,厉声说道:“你们当他是什么!?”
      
      “……”兰摧。
      
      “……”霜华。
      
      二人闻言,顿时哑口无言。
      
      许久之后。
      
      兰摧才叹气说道:“很多事情,你并不知道。”
      
      “哦?”林云横听罢,挑了挑眉,目光看着他,语气讥诮说道:“那不如你说给我听听。”
      
      兰摧抬起眸,目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暂时也不能告诉你。”
      
      “呵——”
      
      听他这般故弄玄虚的话语,林云横顿时发出一声不屑冷呵,“我不管你们有什么难言苦衷,但是,这样肆意的掌控一个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为所欲为,实在是太卑鄙可耻了!”
      
      “所以,我找了你前来。”
      
      面对他的鄙夷和嘲讽,兰摧语气平静,面色淡然看着他道,“以后,这个孩子就拜托你了。”
      
      “一切都是我们的错。”兰摧说道,“是我们自以为是,自作主张,以为这般就可以……”
      
      “但是,一个人的成长,他的人生,岂可是能由人摆布的?”
      
      “正如一颗种子,埋在地下,最终它会开出什么样的花来,全由他自己决定。而不是旁人外力,所能干扰的。”
      
      “如此简单的一点,我们却花了这么多年才醒悟过来。”兰摧说道,他出尘而俊美的脸上此刻带着几分愧疚,说道:“但是,伤害已经造成。”
      
      “那个孩子……”
      
      “终归还是受到了影响。”
      
      兰摧的语气沉痛说道,“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那个孩子……他,缺乏正常人的情感。”
      
      闻言,林云横沉默。
      
      许久之后,兰摧叹气说道,“伤害已经造成,只能尽力去弥补。”
      
      “日后那个孩子就拜托你,请务必让他学会爱。”
      
      “一定要让他……”
      
      ——
      
      第二天。
      
      当林雨初醒来的时候。
      
      他坐在床榻上,眼神略迷茫的眨了眨眼,片刻之后神志回炉。
      
      昨天发生的事情,全部记起。
      
      立马,从床上跳了下去。
      
      穿好鞋子就往外跑。
      
      恰好,前方,霜华端着一碗粥走了近来。
      
      看见他,林雨初抿了抿唇,然后神色焦急说道:“我爷爷,我爷爷他……”
      
      “你爷爷,我昨日已经将他下葬好了。”霜华目光看着他,突然说道。
      
      “诶!?”
      
      林雨初闻言,一下没反应过来。
      
      眼神不解看着他。
      
      “人死为大,入土为安。”霜华一脸面无表情,对着面前孩童说道,“你爷爷生前没什么亲朋交好,所以昨日我便自作主张,将你爷爷入棺下葬。”
      
      “……”林雨初。
      
      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看他。
      
      等下……
      
      你们这是不是,动作也太快了点?
      
      昨天才断气的人,今天早上起来,你就告诉我,人入棺下葬了?
      
      这动作快的不科学!
      
      简直就像是……
      
      就像是在掩饰什么一般!
      
      掩耳盗铃,了解下。
      
      原本,林雨初内心还有一些因为兰摧的突然逝世而产生的茫然、彷徨不安,就好像是未来失去了方向一般,不知所措,人生也顿时失去了目标,空落落的不知道以后该如何是好,该怎么办。
      
      如今这一下,顿时弄得他,心下无语。
      
      暗道,爷爷,你们演戏也请敬业走心点好吗?
      
      至少,至少找个好编剧,写一出不那么明显弄虚作假,让人怀疑的剧本啊!
      
      这拙劣的串通手段。
      
      林雨初就算想欺骗自己,都骗不下去……
      
      侮辱了他的智商。
      
      但是,他转念一想,细数这么多年,像今天这种掉智商的骚操作,兰摧和霜华二人不知道干了多少,也就……
      
      也就瞬间淡定了。
      
      有个成语,叫习以为常。
      
      “我能去看看我爷爷……的坟吗?”林雨初抬头,目光看着面前霜华说道,“他埋在哪里?”
      
      “后山。”霜华说道。
      
      他目光看着面前神色平静,像是一下就从昨日丧亲的悲痛和茫然彷徨中恢复过来,脸上再也看不出丝毫不对的神色,整个人异常的冷静、平静和正常的林雨初,心下暗暗叹了一口气,说道:“当然。”
      
      “用完早膳再去吧。”他说道。
      
      ——
      
      林雨初喝完霜华端来的这碗粥后,便同他一起去了后山。
      
      后山的山路崎岖难走,一路上,都是霜华拉着他的手走在外侧,让他走在里面,护着他。
      
      到了兰摧的墓地。
      
      二人停下脚步。
      
      林雨初目光看着面前这个鼓起的小山包(坟堆),顿时嘴角抽了抽,心想,在这种奇怪的地方,爷爷和霜华总是格外的较真。
      
      居然真的一夜之间,就弄出了一个坟堆,还立了墓碑。
      
      真是神速了。
      
      但就是因为速度太快,所以反而让人怀疑。
      
      正常人哪能一夜就准备好棺材、墓碑,和一个人一夜挖出一个坟坑来。
      
      这就像是早有预料,事先准备一般。
      
      唉!
      
      林雨初心下叹了一口气,暗道,爷爷和霜华哥好多时候真是缺乏常识,一点都不像是正常人。
      
      不过算了。
      
      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吧,装傻,这种事情,在林雨初过去至今的短短七年生涯里,已经做得很熟练了。
      
      虽然明知面前这墓碑和坟地是假的,但是林雨初依旧是双膝跪在地上,结结实实的给兰摧的坟地磕了三个响头。
      
      一旁的霜华没料到他会有如此举动,拦都来不及拦,只能一脸复杂的看着他磕完这三个头。
      
      磕完头之后。
      
      林雨初站起身来,他伸手拍了拍膝上裤子的灰尘,然后转头对着身旁霜华说道,“霜华哥哥,我们回去吧。”
      
      闻言,霜华目光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好。”
      
      他牵着林雨初的手,像来时那般,往回走。
      
      崎岖的山道上,狭窄只能容下两个人的小路,霜华走在没有防护的外侧,他的身外就是高深的悬崖,而他的身旁,靠着山壁的里侧,小小矮矮的林雨初,被他护在了里面。
      
      下了山后。
      
      两人往住处屋子走去。
      
      远远地,就看见了一个,一袭绛红长袍,华美贵气而又风/骚无比的俊美年轻男子,站在霜华的屋前。
      
      听见前方的脚步声。
      
      那男子抬起头,目光看着前方走来的林雨初和霜华二人。
      
      他目光落在了被霜华牵着手的林雨初身上,对着他,扬起唇角,露出一个风流倜傥,迷死人的笑容。
      
      然后——
      
      下一秒。
      
      “儿子啊,我的乖乖亲儿砸啊,爹来接你回家了!”
      
      那个男人,脸上表情夸张(浮夸),情感充沛(过剩)的对着林雨初大声说道,并且朝着他张开了手臂。
      
      做出一个拥抱的举动
      
      “……”林雨初。
      
      脸上表示一瞬间恍惚。
      
      这一刻,他不禁怀疑起人生,为什么他的生命里出现的都是这种……用尽全身力气来演戏的人?
      
      简称用力过猛,或者是浮夸,侮辱他的智商。
      
      全都是野鸡戏精!
      
      就没有一个科班出身的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完。
    晚安了,顺便日常求留言收藏和营养液。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