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欺大师

作者:银发死鱼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李太太牵走了冰冻鬼,就跟上级前辈带走冒失新人一样,俩鬼那乖巧听话的架势。

      让几个玩家回忆起自己进入游戏以来面对的各路阴森凶残的货色,顿时只想大哭不公平。

      如此看来,整栋酒店不管明里暗地都已经在陆清嘉的掌控之下了吧?

      毕竟如果连冰冻鬼都逃不过他的花言巧语,那么这个酒店的鬼魂除了姓郝的也就没有不喜欢他的。

      姓郝的不管从变鬼时间还是怨气积累看来,在众鬼里面都算势单力孤。

      心情酸爽的同时,几个人也确实看到了这个副本通关在即的曙光,虽说这才过去一半不到的时间。

      又吹了一通彩虹屁过后,五人回到了房间,在恐怖游戏副本里面,今晚睡得格外香甜。

      而陆清嘉却独自一个人来到拘.禁郝经理的那个房间,对一旁守夜的员工道:“你去休息吧,我来守,正好我值夜班。”

      对方走后陆清嘉拿出钥匙打开被锁住的房门,看到被自锁尼龙扎带拷在床头的郝经理。

      他整个人气色不是很好,这才被关了几个小时而已,但焦虑和恐慌使他整个人看起来恹恹的,明显也睡不着。

      见到陆清嘉进来,他脸上露出明显的恨意。

      因为在他看来,原本有大好的发财机会等着自己,吃香喝辣的日子近在眼前。

      可全都怪这个姓陆的,叽叽歪歪刨根究底,让他落到现在前路未卜的境地。

      郝经理的眼神仿佛要生吃了陆清嘉,他抖着腮肉咬牙切齿道:“你还好意思来见我?”

      陆清嘉笑了笑,拉了张椅子在床边坐下:“作为同事,知道你今晚肯定焦虑得睡不着,来慰问一下。”

      郝经理的表情一瞬间就跟生吞了屎还被呛到一样,要多难看多难看。

      他忍不住拔高声音道:“姓陆的,别以为老子倒霉了你就好过,才上岗头一天就出了人命,你觉得你还想往上爬?”

      “妈的一天到晚多嘴多舌的叨叨叨,拆穿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有钱拿还是有官做?图到时候警.察给你发小红花呢?”

      “一个成年人现实一点好不好?那朱晓梅是我想杀她的吗,我警告她别到处乱说话而已,她一个劲的跟我在办公室绕圈子自个儿不小心跌下去的,我还冤呢。”

      “你们他妈一个个都是来跟我作对的是不?我到底哪儿招你们惹你们了?我难道就是个坏人吗?老子压根不想的,都是你们自己作的。”

      这种人陆清嘉见得绝不算少,本性自私贪婪狭隘,且对自己没有逼数,任何事情都能往自己有利的方向合理化。

      就是杀了人,都能怪刀子捅过去的时候对方自己躲不开,绝不会认为责任在自己身上。

      将生物的自私本能发挥得毫无美感且淋漓尽致。

      陆清嘉闻言是半点没有愤慨的意思,只是无奈的摊了摊手:“郝经理,相信我,我对您真的一点刻意针对的意思都没有的。”

      郝经理露出一副‘伪君子信你有鬼’的神色,就听陆清嘉接着道:“因为您不配。”

      “……”郝经理脸跟被人打一拳一样猝不及防。

      陆清嘉还耐心解释道:“‘针’对这种情绪,前提是对方与自己相当甚至略优秀。郝经理在我在我眼里比粪坑里爬出来的蛆稍微高一点点,所以针对之类的绝对不存在,换了您会成天盯着一条蠕虫,因为它多吃了一口屎就大动肝火琢磨收拾它吗?”

      从昨天下午出现在酒店以来,这人给人的印象就是俊秀优雅,风度翩翩。一言一行让人如沐春风,就像是从小教养良好的富家子弟一样。

      虽然认识时间很短,可这两天发生的事可不少,即便是两度出现尸体,顾客骚乱甚至辱骂酒店员工的时候,陆清嘉都能从容安抚。

      郝经理内心深处对这种该是出身不低,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还是抱着艳羡与嫉妒的。

      可这时候,尖酸刻薄的脏字源源不断的从那张仿佛与这些字眼绝缘的薄唇里输出来,郝经理第一时间都不敢置信。

      直到他的脑子处理完了这些话表达的信息。

      “你,你他妈个杂种,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老子?无非是投胎投得好,要不是靠着家里,你以为你是什么玩意儿?”

      “哈哈,郝经理思维真是跳跃,话题怎么突然就来到家庭了?”陆清嘉一副无奈的样子看着对方的表情。

      还是迁就道:“行吧,那就从家庭聊起吧。”

      郝经理看他这种从容不迫的姿态就呕血,对方接着便道:“我看员工档案里,郝经理今年三十六岁,未婚。”

      “我没有别的意思,毕竟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

      “不过郝经理至今还在为此努力,看样子单身状态不是主动选择,毕竟近两年来的请假记录,郝经理填的理由七成都是下山去相亲。”

      “之前跟员工们闲聊的时候,大伙儿说到每次郝经理回来都对相亲失败抱怨颇多。”

      “我想告诉郝经理,正如刚刚您说的,都是成年人了,你得明白二十出头的女孩子不考虑您不是因为肤浅只看外表,或许只是不想找个父母的同龄人而已。”

      “约到快餐店连可乐都得不到一杯的女孩子,也不是嫌贫爱富,或许只是不想辛苦工作到头来为一头卖相都不好的猪降低生活品质而已。”

      “还有一来就问别人是不是处女,说穿衣服少的女孩子性格放荡的,你要知道人家骂你拉黑不是没教养的表现,实际上没往你头上招呼砖头,已经足以说明对方是大度善良的好人了。”

      陆清嘉说了半天,突然意识到自己偏题了一般:“不好意思,说得有点远。”

      “因为每次说到这种话题的时候,郝经理都会强调是父母耳提面命,从小教导的。”

      “确实如您所说,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是巨大的,就比如郝经理这样从上到下散发着陈年屎臭的劣等基因,其实根本不配繁衍下去,所以世界早已用委婉的方式做出了筛选。”

      “你看就很成功吧?您一家子就没有被伤害到,甚至没察觉这个事实。”

      郝经理被气得嘴都歪了,喘着粗气想破口大骂。

      但有一点,关于类似的话题,高富帅在穷diao丝面前具有天然的碾压地位,郝经理自知不管怎么反驳,这点上他就是在姓陆的这种小白脸面前抬不起头来。

      “你他妈,你他妈大晚上的来就是为了奚落我?”

      陆清嘉摇摇头:“倒也不是,只是一会儿有点事,现在闲着也是闲着,跟郝经理唠唠而已。”

      又想到什么一样突然惊喜道:“哦对了,之前大伙儿为了查找郝经理杀害员工朱晓梅的动机,翻过您的宿舍,看见您存在电脑里的小电影,还有抽屉里没有开过封的套子。”

      “据周医生从您最常看的小电影片长判断,还有实物型号作证,原来您是个短小快。”

      “哈哈哈!无意冒犯,这本来是您的隐私的,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作为管理者,我向您说声对不起。”

      郝经理脸红得要滴血,羞愤欲死:“你,我艹你妈,姓陆的我艹你祖宗。”

      他表情狰狞:“你他妈别落到老子手里,否则老子让你生不如死。”

      “你们真以为把老子捆上就高枕无忧了?我告诉你,别他妈做美梦了,哈哈哈哈,小心点,别睡一晚上起来,又发现一具尸体。”

      郝经理这会儿已经是失去理智口不择言,但说完话才发现陆清嘉脸上已经没了故作调侃的奚落,表情收敛,一副毫无挑战的无趣样,眼神让人熟悉。

      是了,就是入职那天下午,那种看蠢货一样的藐视眼神。

      陆清嘉道:“所以你指望谁帮你制造逃跑的机会?”

      郝经理神色巨震,惊骇的看着陆清嘉。

      昨天晚上那种侥幸瞬间没了,他意识到姓陆的或许不是只看到表面而已,是他被对方那种随时将责任引到自己身上的态度误导了。

      这家伙从来没提起过李先生,但现在看来,明显是早看在眼里的。

      果然,陆清嘉身子往前倾了倾:“所以说呢?你这种一套就露馅的蠢货,凭什么会认为一个狡猾凶手会选择不辞辛苦的保你,而不是更干净便捷的斩草除根呢?”

      陆清嘉脸上和煦的笑在郝经理眼里无异于死神的邀请。

      他最后道:“您不是问我为什么这么闲,特意来奚落你吗?”

      “因为作为酒店暂时的管理者,对于每个将死之人,我想略尽绵意,让他们没有遗憾的走完生前最后一段时光。”

      整个房间的气氛由剑拔弩张变得阴森紧绷,郝经理明显感受到了这种恐怖。

      他看到姓陆的站起身,略微往旁边挪了一步。

      赫然两个女鬼出现在他身后,不知道站了多久,因为视角的缘故竟然一直没有被发现。

      郝经理认得这两个人,一个就是头天晚上死的李太太,她脸色发青,嘴唇紫胀,明显的中毒死亡。

      另一个郝经理就更熟了,分明是上午在他房间里因为想逃走,慌不择路下撞开了窗户,被他顺势扔下去,活活冻死在雪地里的朱晓梅。

      郝经理惊恐睁大眼睛,发出凄厉的惨叫,拼命的想要挣扎,可坚韧的尼龙扎带磨得他手腕血肉模糊,却依然死死的锁着他。

      两个女鬼逐渐靠近,房间里顿时气温骤降,空气中的味道变得窒息难闻。

      她俩发出阴森的笑,看过来的眼神带着恨意和怨气,原本娇俏魅力的妇人全无风情,只剩下可怖扭曲。原本年轻清秀的女孩儿僵硬冰冷,手指卷曲浑身发出咔咔冰裂的声音。

      郝经理整个人如同身处零下几十度低温加布满毒气的密室,整个人嘴巴大张喉咙发出嗬嗬嗬的声音,非人的痛苦让他整个蜷缩成一只虾子。

      接着模糊的意识传来一个声音——

      “今晚还很长,慢慢玩,一下子就死了多没意思。”

      这个声音让他的窒息感稍减,却无异于恶魔的低语。

      陆清嘉见李太太他们今晚该不会无聊了,便径自出了房间。

      当然轮回中发生的变量,并不会影响已经发生的事实。

      比如第二天早上,来交接的员工确认姓郝的是否还被拘束在房间内时,对方依旧还是个活人。

      因为属于他的死亡时间还没到来。

      但员工打开门以后,发现的就是对方惊恐欲绝,涕泪横流,大小便失禁,整个人已经被吓傻了的场景。

      不过作为一个平时人缘就差的杀人犯,酒店员工是没有多同情的,甚至没人给他清理一下。

      早上的时候陆清嘉告知厨房,今天所有顾客的餐食都提升到最高标准,酒水也任点。

      另外山庄内所有娱乐场所器材今天都可以免费试用。

      以及员工们也是同样的,忙完之后便可利用厨房高档食材做工作餐。

      这手笔让众人都傻了:“陆经理?不好吧?这么算起来可是一笔大数目,总公司那边——”

      陆清嘉掏出一张卡:“没关系,我请客,先刷一百万定金吧。”

      顾客和员工都怀疑他是那种豪门大少,出来工作只为兴趣不看钱那种,关键人家还干得这么好?

      一时间山庄因为诸多事件压抑的气氛轻松了不少,有人还特地安慰陆清嘉:“陆经理,您是负责任的好人,酒店发生这些事,您也不想的,您已经做得很好啦。”

      均以为是大少爷内疚作祟,所以撒钱买心安。

      五个玩家也对他这手笔有些懵,眼镜偷偷问道:“陆哥,那是积分兑的钱吧?”

      “虽说您这场下来,肯定评价不会低,不过那好歹是一百积分啊,能干的事不算少了。”

      比如将自己的体能加十点,这会产生非常明显的提升。又比如头天晚上那种对鬼符咒,可以买两枚了。

      陆清嘉道:“没关系,散出去的会十倍赚回来。”

      这就是大佬的世界吧!

      眼镜只以为是对方的通关自信而已,便没在多言。

      这一天时间仿佛过得很快,从顾客到员工都放松享受,就像是一眨眼,夜晚便已经来临。

      陆清嘉起身,对几个玩家道:“差不多了,走吧。”

      这是第三晚上,根据报道,山庄就是这天晚上着火的。

      五人一时间还有些恍惚,毕竟连续两天陆清嘉轻松解决了副本中的最大威胁,他们都险些忘了火灾也是考验的一环。

      等着火的时候,他们自然不能留在山庄内。

      但外面这会儿正下着暴风雪,即便他们增强过体质,也绝不可能挺过一晚。

      不过几人好歹考虑过,眼镜道:“我偷溜进库房找到一个帐篷,虽然有点小,但多拿几床被子和一些食物烈酒,应该能挺过去的。”

      陆清嘉却道:“没必要!”

      他示意众人往外看,便看见一辆观光缆车缓缓的回到停泊坞,但上面却没有一个人,让人慎得慌的。

      那个观光缆车不算小,装他们几个人足够了,封闭性和御寒性肯定不是帐篷能比的。

      陆清嘉示意周围动作快点:“多拿点御寒的棉被大衣吧,食物每人带一天份的就够了,除了酒以外,再带一捆绳索和一根撬棍,以防万一。”

      众人上一秒欣喜有更好的避难所,下一秒突然反应过来——

      “这就是李先生和他情.妇逃走的工具?”

      “他们下山了又把空缆车操作返程,这种缆车的操作台又没有操作记录,只要冒点险,走得神不知鬼不觉。”

      是了,这个天气按照运营规则肯定绝不允许启动户外观光设施,坐缆车下山风险也特别大。

      但比起杀人罪行暴露,或者为数十条人命负责,冒这点险便无足轻重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酒店里已经升起了浓烟,这个时间所有人都已沉睡,并不知道死亡已经来临。

      陆清嘉搜集完御寒物品,经过大厅的时候,特地看了眼前台的员工档案,电脑存档,果然那个没参与进轮回的女员工曾经存在过的记录尽数销毁。

      对方入职时间才一个月多点,还没有转正,根本没有录入总部数据库,只要所有人都死了,再删掉一切资料,一把大火烧毁一切,便几乎清除了她在这里存在过的痕迹。

      临出门前,他回过头,看到李太太和女员工的鬼魂站在走廊尽头,脸上露出无能为力的悲哀。

      先死的她们肯定是先回归意识的,她们或许早就试图扑灭这场火,救下所有无辜的人,但却无能为力。

      陆清嘉笑了笑,隔得远远的对她俩做了个口型——

      “别急!”

      五个人带着足够的御寒物挤在缆车里,没有酒店内温暖,但也绝对不算太冷。

      他们就这么看了一整晚酒店燃烧的场面,周围的风雪都被热气烤化,无数惨叫和挣扎仿佛远远传来。

      有玩家不忍的闭上眼睛,直到第二天火势也没有变小。

      但到了早上的时候,他们面前的场景一变,原本仍在剧烈燃烧的酒店瞬间变成荒废数年的废墟。

      但不知道为什么周围没有植物生长,所以整个废墟也没有被植物掩盖本来的面目。

      周围的暴风雪消失,反倒晴空万里,且看季节都不是冬天,明显处于夏季。

      显然玩家暂时回到了这个副本现实中的世界。

      众人从已经废旧得不像话的缆车里出来,脱掉身上厚厚的衣服。

      这时候陆清嘉听到汽车引擎的声音,远远的,但因为山内空旷很容易感知。

      他在隐蔽处往下看去,看见一辆白色的面包车驶上来,但那车并没有来到视线宽阔处。

      反而是开进一个可以藏匿的山坳,上面下来几个人,均是彪形大汉。

      陆清嘉笑了,这两位还真不负当年那谨慎和狠辣。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