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欺大师

作者:银发死鱼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女员工的死状太凄惨,不少胆小的客人已经不敢留在大厅了。

      恐慌的情绪在山庄内蔓延,如果不是现在外面下着暴风雪,恐怕早有人逃出去了。

      但即便这样,心理崩溃的人依旧不在少数,连续两晚死人,一时间质问声不绝于耳。

      有人甚至惊恐道:“该不会趁着暴风雪封山,有变态杀人狂混在里面吧?”

      这明显是电影看多了,但居然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同。

      陆清嘉见郝经理顶不住了,出面道:“毫无根据的猜测就适可而止吧。”

      “我理解各位的心情,不过也请你们为顾客里的女性和小孩儿考虑一下,散播焦虑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任何好处。”

      这话说到了点上,一般跑这么荒僻的酒店都不会是一个人,多半拖家带口。

      虽说尸体出现的时候大多数女人小孩儿已经被送回房间了,但混乱起来情绪更容易失控的他们肯定会让现状雪上加霜。

      陆清嘉接着道:“咱们先捋一捋线索。看死状表明,我们的员工是从窗户跌出酒店,四肢失去行动力,也短暂的失去过意识,所有没能回到酒店,在外面被冻死。”

      “根据结冰的情况和之前不少客人听到的声音,初步可以判断她坠落时间在午餐之前。”

      “四肢的扭曲程度表明她并不是低楼层坠下去的,沿着发现尸体的地点和她当时体力可爬动的范围,就很容易锁定她是从哪几个房间摔下去的。”

      一旁在昨晚鉴定李太太死因的医生也连连点头:“和我想的一样。”

      之前惊慌失措的客人见群体里有冷静的人,三言两语分析出现状,还原了当时的情景,也镇静了不少。

      陆清嘉从前台拿出一张酒店的布局图,点了点其中一块区域:“摔下去的地方在四到六层的8号房到11号房区域之间。”

      这个范围依旧不小。

      但陆清嘉又道:“总共十二个房间,但有个前提,她是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还是当时有旁人。”

      一旁的周医生连连点头,其他人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接着才突然想明白,如果对方坠楼的时候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那就是名副其实的谋杀啊。

      死者刚掉下去的时候并没有死,如果当时有另一个人,即便不是将她推下去的,但见状没有告知山庄的人主动施救,这和谋杀有什么区别?

      “而这两种情况要判断其实也简单。”陆清嘉的话让站在他背后的郝经理脸白如纸,低头降低存在感不敢让众人注意自己。

      接着处刑一样的话就出来了:“如果只是她意外失足坠落,那么她坠楼的房间窗户肯定还开着。”

      “如果当时房间里有另一个人,对她的状况冷眼旁观,那么必定就是这十二个房间里有住客的某一间房。”

      众人恍然大悟,立马结伴上楼开了这十二个房间检查。

      得到的结果让人通体发寒,没有一个房间的窗户还是开着的,那就说明,有个人是眼睁睁的看着她摔下去,无动于衷的关上了窗户。

      酒店客人并不算多,总共才二十几号人,还大部分以家庭为单位,分布的房间有限。

      那被圈出来的十二个房间中,只有三个房间有人。

      被圈定的三个房间的住户连忙否认:“我们一上午都在补觉呢,没有叫过客房服务,再说我们跟人小姑娘无仇无怨的。”

      周医生开口道:“不对,还有一个房间,就是顶楼的办公区域。”

      “陆经理,能告诉我们那里是用来做什么的吗?”

      陆清嘉笑了笑,此时心里已经彻底将整个温泉山庄的事件复盘了。

      “那里嘛,是经理办公室,属于我和郝经理。”

      “不过我昨天才入职,又忙着适应各个部门的情况,还要招待客人,到现在为止,还没进过那个办公室呢。”

      众人对陆经理的怀疑本就不高,如果他真的想隐瞒什么,一开始大可不必开口。

      于是在排除陆经理后,剩下的郝经理便成了怀疑对象。

      客人们的视线落在他什么:“郝经理,能说说那段时间你在哪儿吗?”

      “死的那小姑娘是酒店员工,我就说跟咱们来住店的陌生人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倒是你们酒店内部有什么矛盾吗?”

      郝经理脸色难看,但还是极力撇清:“我,我怎么知道?我那个办公室又不上锁,谁进出都可以。”

      “再说了你们不能为了洗脱身上的嫌疑,就一致诬赖我啊。我跟她难道有什么仇怨不成?”

      “不上锁吗?可是我中午之前去找郝经理,就没有打开门啊。”陆清嘉道。

      “就是,晓梅上午不就是被郝经理带走训话,之后就没回来过。”长久以来对郝经理不满的员工也开口了。

      众人看向他的目光越发不善,那位周医生道:“郝经理,可以说说,您最后见到死者是什么时间吗?”

      郝经理心急如焚的想找借口,却听到陆清嘉发来的最后一击——

      “其实也简单,之前是没有梳理清楚状况,筛查工作量大。只要确定了范围,找出那几层楼当时的监控,就一目了然了。”

      那三家顾客连忙点头:“查查查,也好彻底证明跟我们没关系。”

      郝经理闻言貌似松了口气,可等众人去翻监控的时候,居然发现最近几天的都被删除了。

      这虽然没了直接证据,但几乎更坐实了郝经理的嫌疑。

      毕竟一般客人根本不关心监控房在哪儿,而且也不是谁都知道怎么删除监控文件的。

      虽然没有证据,但郝经理依旧被控制了起来,即便他大声抗议,但在场顾客员工所有人都不愿让一个有杀人嫌疑的人自由来去。

      众人搜走他身上所有的东西,将他锁在一个空房间内。

      临走前郝经理不停挣扎大喊,最后吼出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李先生,你一定相信我的对吧?”

      虽然李先生早已不在这里,不过陆清嘉也替他感到悲哀。

      处心积虑的策划,几乎算到了每一步,结果毁在一个蠢货手里。

      当然更悲哀的是酒店这么多人,也被连累了性命。

      将郝经理关好并且安排了人值班守着门口后,众人才回了房间。

      又死一人让原本心情有所回转的客人们又都没了娱乐的心思,整座酒店不到八点的时候就安静了下来。

      另外五个玩家找到陆清嘉,问他道:“你听到那孙子喊的话了吧?果然这是关键在李太太老公身上。”

      “是不是他跟姓郝的合谋杀的人?”

      果然到这一步,即便是迟钝如这几个家伙也发现了关键。

      与普通客人不同,在知道结果和‘不存在’的李先生仿佛无处不在,从别人的口中参与这场轮回互动的离奇感,再蠢的人也该知道问题了。

      陆清嘉摇头:“不能说是合谋,毕竟姓郝的太蠢,不配。”

      “这件事从头到尾不过是人算不如天算,原本李先生的计划虽然说不上天衣无缝,也算精心缜密了。”

      “如果按照设想的情况,李太太恐怕最后会被定性为意外死亡,事情到这一步也就结束了。”

      “只不过姓郝的运气好,撞见了一些画面,这画面关键到顺藤摸瓜就能牵出整个精心布局。”

      “姓郝的拿这把柄要挟,可不凑巧让女员工听了不该听的。姓郝的自然不能让到嘴的鸭子飞了,不管是意外还是当时就存了杀机,总之女员工是死了。”

      “但姓郝的人太蠢,蠢到满脑子里是贪婪,鼠目寸光外加掩耳盗铃,就以为事情解决了。”

      “客人里也不是没有聪明的人,比如那个周医生,三两下就琢磨出了他的问题。指望这样一个蠢货能抗住到时候警.察的审问,不把自己牵出来,别说心狠手辣的李先生,换你们,你们能把注下在他身上吗?”

      五人连忙摇头。

      陆清嘉最后道:“所以了,李先生通过暗示,暂时安抚住了姓郝的,让他没有大庭广众之下把自己扯出来。方法很简单,只要让姓郝的明白,鱼死网破没有好处,这会儿既然警察还没来,就有逃脱的机会,到时候只要得到一笔巨款,偷偷逃到国外隐姓埋名,照样是潇洒人生。”

      “只不过这只是谎言而已,在姓郝的被牵出来那一刻,李先生就已经决定让酒店所有人闭嘴了。毕竟事件太过离奇的话,警.察也会重视,深挖之下,难保自己不露馅。”

      五人咂咂嘴:“那姓郝的也信?”

      陆清嘉笑了笑:“他当然信,因为这座山庄虽然被封山,但冒点险的话,还是能够出去的。”

      “只要提前下山逃走,运气好的话,确实可能逃脱制裁。”

      众人都有惊了:“能下山?怎么下去?”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陆清嘉卖了个关子。

      五个玩家也不好再问,毕竟他们才发现端倪而已,可一过来问——好么,整个谜团全都解开了。

      这才副本的第一个白天而已。

      有人忍不住道:“你,你什么时候确定是李先生谋杀李太太的?”

      陆清嘉道:“昨天我帮李太太办完入住送她回房后吧。”

      五人:“……”

      误会你勾引人.妻真的对不起。

      眼镜琢磨了一会儿终于发现了华点:“等等,你说事件里另一个关键人物?除了李先生和姓郝的,还有谁?”

      接着自言自语道:“是了,李太太死因是化学中毒,如果李先生只是看中这家酒店的清洁剂,根本不会被姓郝的蠢货发现破绽,而且恰好房门就坏了,哪有那么巧的?这么一看就有同伙了。”

      倒也不算迟钝得彻底,陆清嘉对眼镜点点头:“清洁液是最近才换的,虽说是姓郝的同意换的供货商,不过他这种贪小便宜的蠢货意见很容易左右,编个理由塞点好处就能成。”

      “能参与到杀人的共犯,必定有着高度统一的共同利益,而且还是杀妻,范围就太好猜了。”

      “我特意争取管理身份,就是为了确认供货时间和具体的员工信息,果然都有问题。”

      不是,说‘争取’多客气啊,众人心想,您那明明就是骗来的。

      “供货问题你们都知道了,另一点确实除了李先生以外,酒店员工里面也有一个明明在档,却没有进入这个轮回的人。李太太房间的厕所门报修表是这个人填的,新的清洁液供货商姓氏也跟她一样,你们说巧不巧?”

      说到这份儿上,几乎已经算是破案了。

      “姓郝的无意间撞到两个人偷情,时间应该在昨天办完入住之后,山庄外比较隐蔽的地方,那时候还没开始下雪。”

      “接着晚上李太太就死了,客人里正好有医生一语点破李太太的死因,这下姓郝的就是头猪,也该明白怎么回事了吧?”

      不服不行,什么叫还没开始已经结束了?

      五人自觉在这个副本里已经没有什么可干的了,但游戏的任务只让人存活三天,也就是说,在全员知道整个事件来龙去脉后,即便他们全程咸鱼,得到的积分和评价也不会太低。

      这相当于是被大佬带飞,说什么也得表示点意思吧?

      众人正想谄媚,就听到走廊尽头的窗户传来啪啪的拍击声。

      他们回过头,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因为透过灯光,看见玻璃上赫然印着一张被冻得雪白的脸。

      如同一座活过来的冰雕,不停的敲击着窗户想要进来,就仿佛是她生前最后的执念一般。

      几个玩家连忙道:“艹,忘了当天死的当晚就会变鬼。”

      众人下意识的看向陆清嘉,他们还记得昨晚对方那叹为观止的骚操作。

      可瞬间又醒过神来,不对!李太太的鬼魂那边有人情可讲,那是因为陆清嘉对其付出过不少精力。

      这个员工完全是个意外,在死之前谁也不知道她是第二个受害人,自然也不可能在短短时间内发展什么革.命情谊。

      “还是跑吧!别指望好事了。”

      然而才提起脚步,就看到陆清嘉又朝着反方向去了。

      众人忍不住停了下来。

      见陆清嘉打开窗户,直接将那鬼放进来了。

      放进来了——

      几人倒吸一口凉气,这还不算完,陆清嘉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一张毛毯,披在冰雕鬼身上。

      疼惜道:“外面一定很冷吧?辛苦你了,快进来暖暖。”

      那鬼显然也有些懵,怔怔的看着陆清嘉,表情在怨恨和茫然中切换。

      陆清嘉道:“你真的是位勇敢善良的好女孩儿呢,明明跟姓郝的达成同谋勒索钱财的话,就不会被杀。一定是坚持心中的正义,才遭到了毒手。”

      “真傻,但也真的可敬可佩。”

      女鬼闻言,脸上一红,怨气也消散不少。

      陆清嘉接着道:“但是今晚是其他客人最后一晚的平静了,不要打扰大家好吗?”

      女鬼明显不怎么乐意,陆清嘉温柔却透着强势道:“这算是我作为管理层的要求。”

      “即便是鬼,也还是酒店员工吧?你是个勤劳懂事的好员工,所以不要违背职业操守给客人添麻烦好吗?”

      几个玩家都看懵了,眼睁睁的看着某人仗着长相和职权以及花言巧语,糊弄人家单纯老实的鬼。

      那冰雕女鬼脸上露出为难之色,一会儿怨恨的看向众人,一会儿又明显不愿拂了温柔的上司的话。

      陆清嘉接着朝一个方向喊了一声:“李太太,能拜托您照顾一下她吗?”

      “今晚暂且忍耐一下吧,之后保证让你们满意。”

      几个玩家浑身一激灵,看到一个房间门幽幽打开,李太太的鬼魂从里面出来,羞涩的冲陆清嘉笑了笑,就真的拉着冰雕鬼消失在了夜色中。

      “……”

      这尼玛真的是恐怖游戏?不是姓陆的开的后宫?

      此时,远在现实世界某个地方,一个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的人猛地睁开眼睛。

      “消失了?”他嘴里喃喃道,接着调出坐标又凭空消失在房间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写嗨了,更得有点晚。
    老攻出现啦~~~
    依旧没名字的攻:做个任务出来,发现前任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中。
    某银:等等,这话信息量有点大啊,为啥前任消失两秒你都清楚?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