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

作者:Fuiwe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1

      《邂逅》
      Fuiwen/文

      手机响起来时,卢潇正卧着沙发拿着ipad写歌。
      闻声她瞥了眼,捞来手机,点上接听键。

      耳边很快传来好友熟悉的说话声,女歌手的声音透过听筒传来,在夜里透着一股清风般的静谧舒适。
      “你在家吗?”
      “嗯。”
      “那出来喝咖啡?谈点事。”
      “你来美国?”她细长的眉尾自然的轻挑,眼神一直闲落在ipad上。
      电话那边的人一笑,“嗯,过来拍杂志。”

      挂了电话,卢潇放开ipad,慢条斯理的起身换了身黑色掐腰长裙,外面套一件及膝的白色流苏外套,对着镜子整理了下袖口,随后勾勾嘴角,转身往外走去。
      路过茶几,弯身拿起车钥匙和手机。

      车停在车库,钻进车厢后,卢潇随手打开里面的播放器,音乐起来时,车刚好缓缓退出去灯光羸弱的地方。

      两分钟后开到了前面路口,恰好红灯,她目光从外面璀璨的城市霓虹灯上收回来,瞥到播放器屏幕上。
      纤长白皙的指尖点上屏幕轻划了划,划到一曲歌手名字写着好友名字的歌,轻轻点上那个播放键。

      词是她写的。

      前面红灯转绿,有车子的红色刹车灯变暗,车轮往前滑动,转弯,她慢条斯理的跟随上去。

      约的咖啡厅在市中心,开过去要十几分钟。
      转过开阔的大道,进入商业街后,这座城市的繁华尽显,入了夜,街上全是零零散散逛街的人,或停或走,在夜色里慵懒惬意非常,开车只能慢慢来。
      她倒是不急。
      一路上看着林立的高楼,楼墙上闪烁的霓虹灯与广告,又看看红灯,停停走走。

      开了十五分钟后,车子终于出了商业街,咖啡厅在前面广场的一个角落里。

      停好车下来的时候,卢潇随意瞥了眼广场对面的墙体上一幕广告,是一个歌手在唱一首中文歌。
      旋律、歌词,乃至画面,都熟悉到她脚步自然而然的滞住,仰头去看。

      是她几年前为一个品牌写的推广曲,偏古典大气的风格,但和品牌意外的撞出很有意思的火花,评价很高,以至于传唱度一时很广。
      她当时借这首歌名气直接更上一层楼。

      很快近十秒过去,被旁边车辆的刹车声拉回过神来,卢潇嘴角轻勾,瞥了眼身旁的车后,关上车门,拢了拢被风吹开的外套,几步后踩上咖啡厅的大理石台阶,推开门进去。

      谢幸在中间靠窗的一张桌子前坐着,一手手指在桌上轻扣,另一只手在翻一本品牌杂志,看到人,随即招手。
      走近了,卢潇听到桌边看她的人说了一句,“哎,脸色不错,身体应该也挺好,那我就放心了。”
      卢潇轻笑,坐下,待侍应生过来点完餐离开,她开口,“好了,我刚旅行回来。”
      谢幸端起杯子,眼神扫过去,“怎么?找灵感?”

      “……也不算。”卢潇仰头透过淡蓝色的玻璃,越过层层人影,瞥了瞥外面高楼上的大广告牌。
      “就是病了大半年,每天白天黑夜两个时间,什么都没想,现在感觉人懒洋洋的,没什么工作的热情了。”

      说完,她牵唇一笑。

      谢幸抿了口咖啡,听完她的话,也觉得很正常。
      随着她的目光望出去,听了几秒歌曲后,由衷开口:“这首真是经久不衰的,这就是你的热情啊。”

      “不,现在就是有品牌来找我也不想接,真的颓废了,你不知道无所事事看看日出日落的感觉多好。”
      “……”

      两人面面相觑,最终均都失笑。

      侍应生端着放有一杯黑咖啡的餐盘走来,卢潇把顺直长发挽在耳后,仰头微笑,“谢谢。”
      人走了,她再扫了一眼外面循环的广告,收回目光后端起咖啡。

      “说是这么说,但你都跑出去旅行了,说明还是想找找感觉的。”好友多年,谢幸觉得她还是了解眼前这个人的。

      说着,她目光来来回回,在外面广告与对面精致的一张脸孔上徘徊。

      这个人出道至今,从来没有什么时候想“放下”过,是一个真喜欢这份工作的人,或者说是一个喜欢活在这个音乐世界里的人。

      那张五官精致非常,气质绝然的脸孔,放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都是顶尖的,可她真的多年就只游走在隔壁安静的音乐圈,还是一位只写词谱曲的幕后词曲家。

      如果不是性子认真,从血液骨子里对这份工作有一种执着与喜欢,在这个浮躁的圈子里,早就被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挖走了。

      谢幸把自己想的说了出来。

      对面长发披肩的女人舔了舔湿润的唇瓣,闻言唇角抿了抿,半晌没有说话。
      谢幸在她的神情里,觉得自己完全说到点了。
      但是,最终,对面的人轻轻一勾唇角,清浅动听的声音传来 :“也不是,主要是我这个赚得也不少,懒得换到幕前了。没那么高尚。”
      “……”

      谢幸噎了半晌,忍着想揍这个睁眼说瞎话的人的冲动,端起咖啡喝。

      咖啡厅里放着一首舒缓的英文歌,凑巧是她们俩合作的第一首,好几年了,不知道是侍应生发现了她们俩,特意放的,还是凑巧。

      卢潇卧着棕色绒面的沙发,人侧眸看看外面匆匆的车水马龙,又收回来斜睨两眼朦胧灯光下,咖啡厅内的慢节奏生活。

      生过大病的人可能心境都会有种变化,从前眼底再光辉闪耀的东西,在生病的过程中都会渐渐软化不见,消弭,最后变得什么都不再执着。
      即使有一天好了。

      她现在,确实不知道她的热情在哪儿了,真是懒洋洋的觉得什么都还不错,都可以。
      这会儿,坐在这儿她就能够什么都不去思考了。

      “懒洋洋,没热情,那我给你找点事。”谢幸开口。
      “…..嗯?”
      “你帮我填一首曲子吧。”
      卢潇眉眼不动,低头喝咖啡前,开口:“你可能不知道,热情与灵感是并存的,一损俱损。”
      “……”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是吧?”她一本正经。
      “你就是懒,这是我新专辑的主打歌!我的希望都在你身上。”
      卢潇喝了口咖啡,舔了舔唇 :“这不现实。”
      “……”

      谢幸困惑,“出去玩没找到热情,也没什么新鲜灵感吗?”

      卢潇歪了歪头,墨黑顺直的长发在白皙的脸颊边轻晃。
      天花板上的灯光落在她侧脸,在眼下与鼻翼上敷了一层灰色剪影,整个人瞬间更透着一股静谧又撩人的感觉。

      这个模样落在谢幸眼里,她心里不免一咚,感慨,真的是音乐圈常年神隐的美人,不出音乐奖也不出采访的神秘美人。
      她一直觉得她的性子和长相极为相似,漂亮中透着一股奇特的静谧、神秘感觉。

      而这幅微微思索的认真神色,说明有戏啊。

      果然,对面的人纤细的指尖轻敲了下杯子,说:“给你一首词,自己去谱曲。”
      “什么词?”
      “民谣风。”她来之前在写的那首。
      谢幸闻言:“什么?你去哪里玩了?丽江?”

      卢潇失笑。

      不是,她去了芬兰。
      ——玩遍了北欧。

      仰起头,卢潇望了望头顶奇形怪状长出长长两个犄角的灯罩,想起芬兰无尽雪地里哒哒拖着雪橇往前走的驯鹿。
      灯罩散发出来薄薄一层、显得有点剔透的白光,有点棱角分明的感觉,像那次摔倒,那个把她从雪地里拉起来的男人,俊逸英挺。
      后来在瑞典又见到了一次。

      想到这,卢潇下意识的转了转手腕,仿佛当时在瑞典出了点意外,受伤后的麻木感还在。

      这趟旅行很简单,也很平常,感觉几日一眨眼一晃而过,很快就到了回来的时间,所以并没掀起她什么热情。
      唯一回来后还能不时想起回味的,就是和那个男人两次很有缘分的跨国曼妙偶遇,所以,她默默动手写成一首歌了。

      “也不算民谣风的,毕竟是很浪漫的地方。”芬兰嘛~一个莫名带了一股精致细腻又梦幻神圣的地方,“并不伤感,只是遣词上......”

      她说的时候,对面的人眼底露出一阵犹疑,毕竟没见过她写这种类型的。

      “要不要?不要给别人了。”她眯眼。

      “要要要!”靠。
      美人没热情了,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作品出来,现在哪敢挑剔啊,有就不错了,珍惜吧。
      谢幸叹气。

      卢潇很满意,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轻吁口气后,想了想,又开口:“算了,我自己作曲,弄好了再给你。”
      “怎么的?怕我糟蹋了?”对面的人掀起眼皮,调侃,“写了什么呀?”

      最后一句落下,卢潇脑海里下意识的又闪过风雪里的一张脸,下一秒,又挥开。
      “没什么。”
      “没什么那么宝贝。”谢幸低笑,也懒得多问什么了,作曲好啊,全给她弄她省事,到时候拿成品多好啊。
      只不过,“什么没热情,这叫没热情?”

      卢潇挑眉,抿了抿唇,但最终没说什么。

      小半个钟后,谢幸喝完咖啡有点事先走了,卢潇自己悠哉悠哉再坐了几分钟,边喝咖啡边把出来前写得差不多的那首歌在脑海里补全了,才出来。

      外面夜色更加迷人了,到处是形形色色走动的人,咖啡厅里潺潺的歌曲流动出来在空气中,让人忍不住心情舒适。

      卢潇站了有一会儿,和来时一样,不急不躁的四处看看,把一切都仔细看了一遍。
      像一个蒙眼太久的小孩子,想窥见指缝外的阳光。

      歌写好了,她这会又好像被抽空了一样。
      之所以会有那么点热情写那首歌,是因为那两次偶遇有些美妙,奇特,值得回味,所以,那是她近来唯一的灵感。

      拿出车钥匙跨下台阶,卢潇闲闲往自己的车走去。

      早前来时刹停在她身边的那辆黑色车子刚好亮起车灯,她扫了眼,半降着的车窗里隐隐露出对面驾驶座的一张脸。

      幽昧的灯光下,开车的人穿着一身黑色衬衣,袖口半卷两圈到肌肉结实的小臂上,一手虚搭着方向盘,一手轻挂在手刹上,整个人呈半慵懒状态。

      那半面刚刚聊天时几次在脑海里闪过的熟悉脸孔,使得卢潇开车门的动作停住。

      就在这个时候,他好像感觉到目光,往外扫了一眼,一双勾人的眼睛投出一道明亮摄人的目光。
      视线和她的眼神轻轻擦过后,在她微微惊讶的脸色下,车厢里的人牵了牵唇角,传出一句,“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卢潇在美国,这里是美国,不是国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