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新冥界

作者:林知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思进取的道士

      李甜甜目瞪口呆地看着闺蜜,剧情的发展让她有点猝不及防,她偷偷拉了一下陈思妤,悄声道:“唉,你这就没必要了吧?”
      
      李甜甜毕竟受过高等教育,虽然时不时喜欢把水逆挂在嘴上,但对玄学终究只是半信半疑,再怎么样,也不到让人当着面坐地起价的程度啊。
      
      却见陈思妤抿了下唇,道:“你不知道,我爸最近情况确实不太好……”
      
      李甜甜没想到还有这回事,顿时惊讶地“啊”了一声。
      
      陈思妤家庭情况有些复杂,母亲走得早,爸爸后来又娶了个老婆,还生了个儿子,后妈和弟弟跟她关系都不怎么样,但是爸爸一直很疼她。
      
      可以说,陈思妤爸爸是她在家里唯一真正亲近的人,也是她最重要的人。
      
      但是她爸爸这两个月突然变得特别不顺,生意上接连出错,亏了很多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到打击的缘故,他的身体近段时间急转直下,频繁地出入医院,但医院也查不出原因来,只说是有些气血不足。
      
      陈思妤眼睁睁看着父亲精神状态一日差过一日,又毫无解决办法,心中自然着急。这些日子,她又要工作,又要照顾父亲,忙得脚不点地,以致自己也有些恍惚。
      
      她一开始对李甜甜的提议无动于衷,对这家小公司的转运磁石和运气分析嗤之以鼻,部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心里清楚自己的状况多少是受了家里的影响,并不是无缘无故的,自然也就先入为主地认为这家公司只是在胡说八道。
      
      但是她没想到,那位赚钱态度很不怎么样的老板一开口就直击要害。
      
      她因为家庭的关系,平时很少和外人提起自己家里的情况,包括父亲这次的事情,她也从未跟任何人提起过。
      
      商阙却能这么笃定地说出是她家里的人有事,就为这一点,即便是对方可能是蒙的,她也愿意试一试。
      
      因为方才的不愉快,陈思妤此时多少有点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道:“我可不可以请问一下,你怎么知道我家里人最近不太好?”
      
      商阙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不是最近,是两个月前开始的。”
      
      陈思妤这下是真的大吃一惊,她瞪着眼睛看商阙,说话都结巴了:“你、你怎么连这都知道?”
      
      李甜甜听到他们的对话也惊呆了:“不是吧?真的假的?”
      
      喻争渡适时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给公司打了个小广告:“都说了,我们是专业的。”
      
      商阙三两句话把陈思妤家里的情况都说准了,不管他是怎么做到的,陈思妤肯定都要试试。
      
      不过她想买磁石,喻争渡却不肯轻易卖给她,表面理由是他们公司是专业做健康和磁场管理的,适用的磁石因人而异,必须要去她家里看过她父亲的情况,才能决定卖给她什么石头。
      
      至于真正的理由,自然是因为他们的鹅卵石根本没有什么卵用,真正有用的还是阴间技术。
      
      这个时候陈思妤哪里还会有二话,当即推了下午的行程,亲自开车把他们两个接到家里去。
      
      李甜甜看着本来不情不愿的闺蜜转瞬之间陷入比她更疯魔的状态,一时间无语凝噎,默默给陈思妤和小公司拍了个合照,发到她们几个朋友的群里。
      
      李甜甜:【早上思妤还不肯跟我来买磁石,现在都直接把买磁石的人接家里去了……】
      
      她之前好几次在群里炫耀过那块鹅卵石,群里的人多少都嘲笑过,这里头陈思妤又是说得最直接难听的,因此她的信息一发出去,群里顿时一片:【………………………………】
      
      朋友甲:【……思妤,你要是被绑架了,你就按1】
      
      朋友乙:【李甜甜你对思妤做了什么!】
      
      朋友丙:【我去,甜甜成功把思妤发展成下线了?】
      
      朋友丙:【甜甜你醒醒,传销害人啊!】
      
      李甜甜:【……】
      
      没经过陈思妤同意,李甜甜也不好说她家里的事情,只能看着群里越来越夸张的脑补,气鼓鼓地回去上班了。
      
      ***
      
      陈思妤的家在本地知名土豪别墅区,均价据说已经超过十万,每家每户都有独立小花园,到了门口,还有保姆出来迎接。
      
      喻争渡和商阙下了车,就见陈思妤看了停车位的方向一眼,那里停着四台车,她问保姆:“今天有客人来吗?”
      
      保姆应道:“来了位大师,是思捷从帝阳那边请回来的,说是来给先生驱邪的。”
      
      陈思妤的脸色顿时一黑,陈思捷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两人关系素来一般,加上后妈从中传小话,姐弟俩这两年越发的不对付。
      
      陈思妤斥道:“胡闹,这是说爸爸见鬼了还是撞邪了,什么年代了,还搞这种迷信活动。”
      
      喻争渡:“……”
      
      唉。
      
      几人刚进屋,就听大厅连接房间处的走廊传来交谈声。
      
      “大师,请到这边看看。”一个脸色有些憔悴的中年男人率先走了出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爸爸。”陈思妤连忙跑过去挽住他的手臂。
      
      陈爸爸有些惊讶:“思妤,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陈思妤道:“我专门请了人回来看你。”
      
      她刚说完,就听跟在陈爸爸身后出来的年轻男子嘲讽道:“又是哪里请的医生?都来过多少人了,也没见爸爸好转,你就别再浪费爸爸的时间了。”
      
      这人正是陈思妤的弟弟陈思捷。
      
      陈思捷的旁边还有两个人,却都是道士打扮。
      
      靠前面点的道士六十左右的年纪,长得十分清瘦,脸上还蓄着灰白的胡须,但是精神抖擞,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
      
      落后他一点的道士很年轻,看着才二十出头,大约是老道士的弟子。
      
      “要我说,爸爸根本就不是生病。”陈思捷看了那老道士一眼,语气里颇有得意,“这位是我专门从帝阳青莲观请回来的穆道长,穆道长刚刚已经看过爸爸的情况了,爸爸就是被脏东西缠上了,你快让你的医生回去吧。”
      
      陈思妤反唇相讥:“谁跟你说我请的是医生了?”
      
      “不是医生?”陈思捷狐疑地看她,“那你请的是什么人?”
      
      总不能也请了大师回来吧,他这个姐姐留过学,可最不相信这一套的。
      
      “他们……”陈思妤回头看了喻争渡和商阙一眼,一时却不知道该怎么介绍。
      
      喻争渡适时站出来,冲几个人点了点头,微笑道:“诸位好,我们公司是做健康管理的。”
      
      现场:“……”
      
      陈思捷当场就笑出声来,看着陈思妤:“你不会打算让爸爸吃保健品吧?”
      
      穆道长也对陈爸爸说道:“陈居士,我等下就要开坛做法了,无关人等最好不要在场,免得冲撞了。”
      
      陈爸爸有点为难地看着女儿,道:“思妤,穆道长是青莲观的观主,是思捷好不容易才请过来的,要不你先让你的客人回去吧,路费照付就是了。”
      
      陈思捷闻言得意地给了陈思妤一个眼神。
      
      陈思妤当即不服道:“爸爸,商先生和小喻他们是专业的,你让他们给你看看吧。”
      
      穆道长轻拂了一下袖子,冲陈思妤道:“陈小姐,令尊遭遇的并不是健康问题,所谓的健康管理并不能解决他的状况,还会耽误正事,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再这么做了。”
      
      陈思捷跟了句:“听到大师的话没有?”
      
      陈思妤被挤兑了一顿,脸都气红了,偏偏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这时候,就见商阙抬了下眼睛,开口道:“都什么年代了,道士怎么一点进步都没有,还跟封建社会一样愚昧呢。”
      
      陈思捷顿时怒了,道:“你说话客气点!”
      
      跟在穆道长身后的小道士也有些恼意,就要上前理论。
      
      反而穆道长并不动气,示意弟子退下,还好脾气地向商阙鞠了个礼,回应道:“这位居士,我知道你们受到新时代的教育,相信科学,不信鬼神,不过,这大千世界,总有人类不能完全了解的地方,尤其是阴阳之事,自古传今已有数千年,绝非空穴来风,并不是人接触不到,就是不存在的。”
      
      “我劝阁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穆道长不卑不亢,声音朗朗,短短一番话,令闻者无不心头一震,便是陈思妤,都不由对他生出几分信任。
      
      陈爸爸更是对他俯身一拜,恭敬道:“道长说得有理。”
      
      陈思捷更是得意,便要斥责商阙。
      
      就见商阙露出个不屑的表情,漠然道:“谁跟你说不信鬼神了?我说的是你们道士这么多年不思进取,技术也没半点进步。”
      
      穆道长:“????”
      
      其他人:“????”
      
      刚要说话的陈思捷被噎了一下,茫然地看了看商阙,又看了看陈思妤。
      
      陈思妤也是莫名其妙,回看商阙。
      
      你们不是搞磁场转运的吗?
      
      穆道长不耻下问:“请问这位居士,你说的技术进步是指……”
      
      商阙:“这么多年了,你们驱邪还要开坛做法,难怪会被世人打成封建迷信。”
      
      穆道长顿时有种被耍的感觉,表情差点没绷住,他弟子更是气得风度大失,上前一步道:“你开什么玩笑?不开坛做法,怎么驱邪?这可是老祖宗几千年传承下来的本领,你少用封建迷信扣帽子……”
      
      商阙这次直接把鄙视放脸上了:“几千年传下来的,还说不封建迷信,当年破四旧破的就是你们这种。”
      
      道长怒了。
      
      陈思捷也怒了。
      
      陈爸爸生怕一对儿女当众掐起来,连忙想要圆场:“这位朋友,话不是这么说的……”
      
      就见商阙拽了喻争渡一把:“把我们的小程序拿出来,让这些道士见识一下新技术。”
      
      陈爸爸一句话没说完,茫然地看了他一眼:“啊?什么新技术?”
      
      商阙轻哼了一声,神色高冷:“阴气检测器,通过最新技术科学分析你撞邪的可能性。”
      
      现场:“……”
      
      喻争渡:“……”
      
      老板,你倒是包装一下语言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商阙:要啥自行车
    性感作者在线许愿:希望今天能受到好多好多留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