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仙女

作者:叶夏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玉小草用力的跑,大约跑了二、三十米,就发现到顶了,前面是一堵墙,果然是死胡同。
      没路了,她吓得握紧衣襟,双腿打颤,攸地,她转过身,一脸悲愤的瞪着三个混混。
      难道她今天要命绝于此?
      她才下凡第一天,她不要就这样死掉。

      可看这情形,她不死也得失去名节,女人一旦失去名节,还不如死了的好。
      等下她是选择咬舌自尽还是撞墙而亡?

      “跑啊,你再跑,我看你能跑脱我们的五指山?我告诉你,从你在夜市上拿出大把的钱我们就跟上你了,这是我们的地盘,你识相的话就别反抗,免得受皮肉之苦。”那满脸横肉的老大说完,便开始脱衣服,一脸精虫上脑的样子。

      玉小草又急又怕,愤怒的瞪着他们:“你们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咬舌自尽,或者,我与你们同归于尽。”
      说完,她捡起地上的一根木棍,此时此刻,她浑身发抖,双眼充血,满头冷汗,拿木棍的手抖如筛糠。

      就在这时,她看到不远处的拐角处,有个身穿白色衬衫的年轻男人正朝他们走过来,那年轻人个子高挑,身形偏瘦,此时他的手里也握着一根从废墟里捡来的木棍,一步一步的朝她们走过来。
      年轻人的动作很轻,且对玉小草使了个眼色,玉小草看到有救星,心里顿时燃起了希望。

      就在这时,三个混混已经冲上前准备抓她,在他们冲上来的时候,她忽然伸手对他们一撒,把刚才在地上抓的沙子撒向他们的眼睛。
      混混们眼里进了沙子,顿时像被激怒的豹子一般,暴怒的朝玉小草踹了下去。

      那一脚踹过来,踹得玉小草五脏六腑都翻滚了,她痛得爬在地上,就在这时,混混身后的年轻人大吼一声,抡起棍子就朝他们的头猛打过去。
      三个混混眼里本就进了沙子,如今又被人不客气的猛揍,顿时痛苦的哀嚎起来。

      玉小草见状,忍痛爬起来,也抡起棍子朝混混们打过去。
      “我打死你们,我让你们欺负人,让你们耍威风,让你们当坏人,我要打死你们这几个大草包!”
      玉小草嘶吼完,和那年轻人合力,对着三个混混一顿暴打,这一瞬间实在是太解气了。

      不过混混们毕竟是三个年轻力壮的男人,在反应过来之后,他们拿起匕首就乱刺一阵。
      那年轻人一看,眼里迸出一道冰冷的寒光,一棍朝那持刀的混混打过去,正好打中棍棍拿刀的手,痛得他手中的刀都掉了。

      年轻人也不管他们,他赶紧然走上前,一把拉住玉小草的手,“快跑,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玉小草被他的大手一握,顿时觉得很安心,赶紧跟着他往外面跑。
      三个混混捡起刀就想追,不过那胡同外面是灯火通明的夜市,人很多,他们根本不敢追出去,再加上他们都挂了彩,眼里还有沙子,只得一边骂娘一边找水洗眼睛,样子狼狈至极。

      跑出夜市的时候,玉小草这才彻底安下心来,不过年轻人为了更安全,又拉着她往前面的地铁站跑了很长一段。
      地铁站人流如织,十分繁华,年轻人想那些混混也不敢追来,这才松开玉小草的手。

      玉小草一边喘气一边对他说谢谢,她一抬头,就怔在了原地。
      面前的年轻人长相英俊、气质清冷,看样子不过二十几岁,身上却有一种不符合年龄的老成和高冷,他那双眼睛桀骜冰冷,不带任何感情,仿佛要将所有人隔开似的,独自活在他冷酷的世界里,令人望而生畏。

      她不是因为他的英俊而怔住,而是因为他的相貌,他竟像极了那个人,那个令她愧疚了五百年的人。
      远处灯影重重,玉小草看面前的男人却眼含泪光,泪光在灯影的照耀下变得模糊浑浊,令她看不清面前的人和物。

      没想到过了五百年,同样的情形又出现了,他又在她危难时刻救了她。
      五百年前,她贪玩偷下凡间,在一座山脚下劈了片树木化成草庐,结庐而居,一个人生活。
      当时她向往凡间隐世于林、耕田织布的桃源生活,便隐藏仙法,什么都亲力亲为。

      有一天她上山打柴,在回来的路上被一恶霸纠缠,幸好有位上京赶考的书生程霜路过此地,书生并不是普通的文弱书生,他包里有剑,擅长剑术,持剑赶走了恶霸。
      其实书生不出手,她也可以用仙法斩除恶霸,不过书生出手了更好,她也不用泄露仙法惹人怀疑。

      那时天色已晚,见书生找不到落脚的客栈,她便邀请他住在自家的厢房。
      那书生面容姣好,总爱微笑,他的笑容很美好,总能温暖人心,似能融化山间的冰雪。
      一来二去,两个孤寂的年轻人互生情愫,他们感情陡增,很快坠入爱河。书生对她一见倾心,为了多陪陪她,还推迟了进京赶考的时间,两人就在这间小草庐里相亲相爱,私订了终生。

      待一月后,书生重新背上行囊上京赶考,并留下他身背的那柄剑,临走前他对她承诺:“以山为证,以剑为媒,我此去路途遥远,你一定要等我。等我功成名就,一定会回来娶你,并三媒六聘,八抬大轿迎你进门。你一定要等我,要相信我,我很快就会回来。”

      为了保书生进京一路平安,她弃了草庐暗中跟着保护他,一路上她帮助书生扫除拦路虎,用仙术清掉山洪泥石流等障碍,在他生病时吹仙气用仙药护他性命,暗中照顾他,才令他平安到京。
      但这时,因为动用仙法,天庭的仙官发现了她,遂派天兵前去捉拿,要抓她上天庭领罪。

      她知道自己难逃一罚,知道与书生不能再续前缘,便恳求天兵让她在草庐里为书生留下一封绝笔书信,还把那柄剑压在了信上。
      然后她被天兵抓走,被仙官关在了天牢里。

      那仙官也不是冷漠无情的人,见她日夜思念书生,便拿来一面乾坤镜给她,对她说:“只有你等小女子才相信男人的承诺,我敢和你打赌,这书生一旦功成名就,就会娶皇帝的女儿为妻,哪里还会管你的死活。话本小说里都是这样写的,偏偏你涉世未深,单纯的相信他的假话,我这就给你乾坤镜,等你看清他的真面目,你好死了这条心。”

      透过乾坤境,玉小草看清了凡间的一切。
      她果然独具慧眼,看中的男人十分优秀。书生考上了第一名,称会元,后又在殿试上一举夺魁,被皇帝封为新科状元。

      一时间,书生风头无两,他金榜题名,光耀门楣,成了天下最炙手可热的人才,人人争相向他抛出高枝。
      皇帝的公主果然看中了他,觉得他仪表堂堂,相貌英俊,便想求皇帝赐婚。
      皇帝也有心招揽如此优秀的人才,便同意给书生和公主赐婚。

      看到书生和公主被叫到金銮殿上准备赐婚的时候,玉小草整个人都颓软了下来,她目光黯淡,却又含情脉脉的盯着乾坤镜里的书生,等待仙官的话应验。
      她想,如果书生真是那等背信弃义、嫌贫爱富、贪恋权势的人,她一定把他忘了,永世不再想起他。

      可没想到,书生冷漠的拒绝了公主,说家中已有婚约,未婚妻正等着他回家成亲。
      公主还想纠缠,但书生态度坚决,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皇帝见他如此,反而欣赏他不畏强权,待未婚妻一往情深的气节,赏赐他很多良田美宅,封他为翰林院编修,从五品。并准他回乡成亲,待成完亲后便携家眷回京任职。

      于是,书生身穿大红袍,头戴金花乌纱帽,坐着御赐的轿子,带领侍卫随从回到家乡,他家乡的街上早已放了鞭炮、舞龙舞狮迎接他,他十分风光的衣锦还乡。
      在拜见完父母之后,他骑上皇帝御赐的汗血宝马,领着随从赶紧去找玉小草,等他到达草庐时,发现草庐里早已人去庐空,只有桌子上的剑下面压着一封信,他心里顿时生出不祥的预感。
      那是一封很伤人的绝笔信。

      玉小草深知以书生的才能,迟早会大展鸿图,她既然给不了他未来,就断了他对自己的念想,让他忘记自己,重新娶个夫人。
      她想,这样他一定会放下她,过上有家有室的幸福生活。
      所以她在书信里写了“我走了,家父不同意,请你另择妻室。”“我已与别人有了婚约,即将与他成亲,你忘了我吧。”等伤人的话。

      看到信的书生眼里噙满泪水,他死死的篡着那封信,摇头说:“我不信,她答应了我的,要与我成亲。她一定有难言之隐,我要在这里等她,直到她回来。”

      随从们一听,状元郎可是要回京为官的,怎么能呆在这里,便劝他:“大人,她走了更好,你就可以娶公主了,咱们赶紧回京,还来得及求娶公主。我相信公主会不计前嫌,她那么倾慕你。”
      “不,要走你们走。我就算不为官,不做人,也要等到小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