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仙女

作者:叶夏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日昳时分,天宫金光万道,仙气缭绕,在种满奇花异草的百草园旁边,走来一个神情焦急的小仙娥。

      “小玉兔,小玉兔,你去哪儿了?”小仙娥一边四处呼喊,一边急得焦头烂额的四处奔走,希望能尽快找到小玉兔。

      嫦娥姐姐今天身体不舒服,托她照看一下小玉兔,没想到她却把兔子弄丢了。要是让姐姐知道玉兔不见了,肯定会很伤心,想到这里,她心里更慌了。

      百草园、百花园找了好几遍,还是遍寻不获小玉兔的身影,小仙娥无奈,只得跑到邻近的其他宫殿去找。
      离百花园最近的是神霄玉府,里面住着执掌四时气侯的南极长生大帝,他是元始天王的第九子,号玉清真王,总御万灵,统管雷部众神,能呼风唤雨、役使雷电,所以在天宫地位尊崇。

      神霄玉府如果没有他的同意,谁都不能擅入,但小仙娥此时情急,一见宫门口的汉白玉柱上沾着几颗兔子屎,就着急的朝玉府内跑去,没跑几步,就误入一莲花深处。
      “小兔兔,你到底在哪儿……”小仙娥话还没喊完,突然愣在了原地,小脸腾地红了起来。

      只见那清风摇曳的荷花池中,一具宽腰窄臀、线条精致的身体正背对着她立在那里,身体的主人不用问,正是冠绝天下的南极长生大帝。

      大帝一听到小仙娥的声音,原本轻闭的美目陡地张开,一个水花飞溅,水中的男人已经拿起岸边的仙衣套在身上,一个旋转飞跃到岸上,玉质翩翩的立在那里,用极其不悦的目光盯着小仙娥。
      “大胆!你是谁?谁给你的胆子竟敢擅闯玉府?”大帝面色阴冷,朱唇冷启,却一点儿也不惹人讨厌,反而这凌厉的气势更显得他风采卓然、矜贵无比。

      小仙娥不由得在心中感叹,生气都那么好看,果然是天宫排行数一、数二的美男子,真是名不虚传,好高傲好冰山好有个性好俊美。
      不过再花痴也得先道歉,她赶紧对大帝拂身行礼:“对不起帝君,我是来找嫦娥姐姐的玉兔的,不小心搅了你的清静,还望你海涵,如果没别的事,我……我先走了啊。”

      这时候还呆在这里干什么,当然是溜之大吉,她好不容易修炼了千年才成了百草园里一个侍弄花草的草仙,千万不能因为违反宫规被贬下凡间。
      “站住,偷看完本君沐浴就想溜?是不是不想活了?”

      清冷的声音传来,小仙娥顿时觉得头皮发麻,耳朵像烧红了一般发烫,就在这时,几名彩衣仙女突然从入口走了进来。

      为首的红衣仙女一听大帝的话,顿时朝小仙娥愤怒的指了过去:“好啊,玉小草,你竟敢偷看帝君洗澡,说,你是不是觊觎帝君?帝君可是我的未婚夫,你休想染指。”
      玉小草一看来人正是喜欢在百花园作威作福的月露仙子,额头顿时浸起一层薄汗,她只是路过找玉兔而已,她对大帝真没有私心。

      南极长生大帝一听到月露仙子的话,双眼顿时森冷的眯了起来,他刚想发作,月露仙子身后的仙娥们已经你一句我一句的指责起玉小草来。

      “月露姐姐,玉小草故意跑进来偷看帝君洗澡,她肯定喜欢帝君,你才是帝君的未婚妻,玉府未来的女主人,你可不能让玉小草得逞啊。”
      “就是,她私闯禁宫,犯了天规,咱们应该将此事禀报给玉帝,求玉帝为你作主,把她赶出天宫,打下凡去。”

      月露仙子一听,赶紧点头,拽着玉小草就要走,玉小草被冤枉,早已急得一阵惊慌,听她们这么中伤自己,她气恼的说:“我没有偷看帝君,我只是来找玉兔的,不准你们冤枉我,再说,帝君有什么好看的,和大家一样,都是两只眼睛一个头。”
      她们把他当宝,她玉小草可没有。

      大帝一听玉小草的话,额头微微动了两下。

      “死到临头还敢狡辩,刚才我们才从月宫过来,明明看见玉兔正在嫦娥仙子的怀里,你分明在撒谎,看我不抓你上凌宵宝殿,让玉帝治你的罪。”月露仙子说完,拽着玉小草就走。
      玉小草叹了口气,料想玉兔估计在玉府玩了一圈又回月宫去了,怪不得她只看到兔子屎却没看到兔子,要是她先去月宫找找,说不定不会遇到这样的倒霉事。

      大帝无奈的挑了挑眉,虽然他被玉小草看了个精光,但只是小事一件,根本不需要闹到凌宵宝殿去,这让他的面子往哪搁。
      再说,他的事何须玉帝过问。他正要说话,月露仙子一行人已经气势汹汹的把玉小草押走了,他摇了摇头,衣诀翻飞,也跟了过去。

      走过南天门,来到凌宵宝殿外,远远的,他就听到月露仙子的声音:“玉帝,你要为我作主,这小仙娥看中了长生大帝,竟然跑到神霄玉府去偷看帝君洗澡,企图勾引他,实在是太不知羞耻了。帝君是玉帝给我指的未婚夫,她怎么能染指。”

      玉小草一听赶紧跪了下来:“禀告玉帝,我没有,我只是帮嫦娥姐姐找玉兔不小心误入了神霄玉府,月露仙子所说的并不属实。”

      月露仙子见这小仙娥还敢狡辩,愤而指向她:“你闭嘴,我们都亲眼看见、亲耳听到帝君说你偷看他洗澡,我们到时帝君身上只披了一件衣裳,浑身湿辘辘的,你还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你休想抵赖!”

      月露仙子说完,宝殿四周传来一众仙人嘿嘿嘿的笑声,大家都不敢想象有如神祗的长生大帝竟会被人看个了精光,这画面一定很好笑。

      月露仙子顾不得这话有损大帝的颜面,她转身看向坐在宝座上的玉帝,请求道:“玉帝,可是您把我指给了长生大帝,如今他是我的人,我不准别人觊觎他,我希望你能从重惩罚玉小草,将她永除仙籍……”

      “谁是你的人?本君从来没有同意过这门亲事,这只是你一厢情愿而已!”长生大帝清冷果绝的声音传来,大殿内的窃笑声顿时停了,仙人们一个个憋着笑看着他。

      凌宵宝座上的玉帝一看到长生大帝进来,便起身相迎,“大帝竟然为这件事亲自来了,关于这件事,你看应当如何处置这小仙娥?”

      大帝微微挑眉,神情淡然:“我不过是被看了一眼,料想她也是无心的,不需要处置她。不过玉帝,我和月露仙子并不熟,还请你收回对她的承诺,我一个道人,清心寡欲,娶什么妻。”
      “话可不能这么说,那是别派的戒律,你这派道人可不忌那些,你少年时飘逸洒脱、逍遥自在,怎么到现在还清心寡欲起来了。”玉帝凑近了大帝说。

      大帝微微一笑:“我早已不管凡尘琐事,只管修身养性罢了,还请玉帝与月露仙子说清楚。”
      说罢,他转身对月露仙子冷眼看了过去:“本君从来没承认过这门亲事,还请仙子以后不要擅闯玉府,擅充主人,波及无辜。”
      说完,他挥了挥白色的衣袖,踏着一片云彩离开了凌宵宝殿,那神情姿态高洁无暇,翩翩如玉,不染半点纤尘。

      看长生大帝这么不给面子的走了,还说了这么不给面子的话,月露仙子羞愤难当,他竟替一个小仙娥说话,还如此羞辱她,想到她堂堂陆压道君的女儿,竟落到这步田地,想到这里,她哀怨的哭了起来。

      “玉帝,当初是您叫我选,我才选了长生大帝作为未来夫君,可他为了维护这小仙娥,竟然这样对我。三百年前,魔王易容成太白金星上殿,企图刺杀玉帝,还好我父亲眼明手快,身先士卒替玉帝挡了一剑,玉帝才免于一难。我的父亲为救玉帝而死,他就我这一个女儿,如今却被这仙娥如此羞辱,没了颜面,我还不如死了的好。”月露仙子说完就要往边上的汉白玉柱上撞,边上的仙娥忙拉住她。

      “仙子,万万不可。”玉帝掳了掳下巴的青须,神色凝重的思考起来。

      三百年前,魔族重新壮大,魔王这一世积蓄了万年的力量,领兵来犯,来势汹汹,打得天庭措手不及。六御中的东、南、西、北四帝,以及大地之母和玉帝一同率领部族与魔族征战。当时的魔族势力强大,所到之处血雨腥风,他们的手段太过阴狠诡秘,玉帝便召集众仙在凌宵宝殿商讨制敌之法。

      未曾想,魔王胆子实在太大,他竟易容成太白金星提前赶来,孤身一人准备刺杀玉帝,他当时用了魔教最阴毒的镇教之剑——红玉血剑,此剑由上万个魔族人的鲜血铸就而成,还在尸体的七魄中浸泡万年,带有千世的怨恨力量,只要一出鞘,必有人死。

      一般的法器自然伤不了玉帝,可红玉血剑不同,剑身深藏的怨恨是专门对付天神的,一旦被刺中,就是玉帝也会有性命之忧。当日魔王易容上殿,很快便被站在玉帝前方的陆压道君识破,在道君识破的一瞬间,魔王拔出红玉血剑刺向玉帝,道君来不及出招反应,第一反应是挡在玉帝前头,随后中剑而死。

      当时南极长生大帝站在陆压道君右侧,一见魔王来犯,便祭出法器与魔王大战,在众仙合力对付之下,这届魔王终被制服,但陆压道君早已元神出窍、魂飞魄散。

      陆压道君是创始元灵的四大弟子之一,生为道人,却飞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不服人王管,不归地府中,他生性胡闹,潇洒顽劣,整日流连于花丛之中,名声不好,却是个跷勇善战之人,如今为玉帝而死,玉帝自然要照顾好他的孤女。

      玉帝感念陆压道君为自己的牺牲,就把他唯一的孤女封为月露仙子,负责采集玉露给王母制茶,并赐她一座单独的仙宫,命她统管百草园和百花园,还让她在天族的男子中挑选一个优秀的作为夫君。

      当时玉帝问她喜欢谁,她看了看东、南、西、北四位帝君的画像,目光落在了南极长生大帝的画像上,并指明要嫁给他。

      玉帝见她居然敢选六御当中的长生大帝,顿时惊了,这和他平起平坐、丰神玉仙的人她居然也敢选,胆子也太大了。
      但他是玉帝,是他承诺了任月露仙子挑选,所以他没办法反悔,他当时便应承下来,答应事后去和长生大帝沟通一下,希望能促成这门亲事。

      他还没沟通完,月露仙子就到处向人宣扬,长生大帝是他的未婚夫,她是要嫁给他的。这下,整个天庭的人都以为这是既成事实。长生大帝虽找玉帝说过一次,但效果不大,因为月露仙子的种种表现,令众人笃定她就是长生大帝的未婚妻,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见玉帝在思考,月露仙子哭得更悲切,她突然拔下头上的玉簪朝脖子刺了过去,“如果玉帝也要维护这个仙娥,那我也随家父去死算了,反正我活着已经丢尽脸面,我也不为难玉帝了……”

      见月露仙子不依不饶,性子如此激烈,真拔出玉簪要自尽,玉帝赶紧伸手一指,使法术把她的玉簪打了下来,这才叹了口气,挥了挥手说:“不过是一个侍弄花草的小仙娥,竟然违背了宫规,做错事情,贬就贬吧。”
      当初他答应了陆压道君要照顾他的孤女,就应该说到做到,只是委屈小仙娥了。

      站在宝殿两侧的太阴星君一听,便问玉帝怎么贬。
      玉帝想了一下,还没开口,月露仙子便说:“把她压在华山下,让她在山下思过。”
      太阴星君一听,强烈反对:“长生大帝都没怪她,仙子何必步步紧逼?玉帝感念陆压道君的牺牲,才纵容你。一点点小事怎能如此处置,我绝不同意这样处置她。”
      玉帝赶紧看了太阴星君一眼,这家伙,大庭广众之下说他纵容,他这玉帝还有何公正与威严?

      为了不让众人觉得他太偏心,他想了想便说:“这小仙娥只是误闯了玉府而已,并不是什么大罪,这样吧,罚她去凡间历练三年,帮助世人,为自己积德行善。”
      然后,他又看了看小仙娥的脸,心想,这又是一张祸国殃民的脸,他以前怎么没注意到?

      “虽是去凡间历练,不过仙凡有别,神仙不能与凡人生情,为防仙凡相恋触犯天条,这样吧,我在你脸上打个印记,等你历练完回天宫后喝了玉露神水,你脸上的印记便会消除。同时我收掉你的仙法,免得你扰乱人间太平。”

      玉帝一抬手,一阵红光闪过,玉小草便觉得右脸颊像着火似的疼,她赶紧看向如镜般的地面,看到她右脸颊处竟然被玉帝印了一只蜘蛛,那蜘蛛呈浅褐色,蛛腿如盘根错节的老树枝生在脸上,显得她丑极了,她又不是蜘蛛精,她顿时气得想揍月露仙子一顿。

      这还不算可气的,最可气的是月露仙子收买了管下凡的仙官,她是被仙官一脚踹下天庭的!
      她好想生气,但她努力憋住了,她不能生气,她可是仙女,生气可是要泄露仙气的。

      玉小草被贬下凡之后,长生大帝偶然知道了这件事,他没想到玉帝竟真惩罚了玉小草,虽说只是在凡间历练三年,但如果历练不好,她以后回不回得来都不一定,要么再位列仙班,要么留在凡间受苦。

      长生大帝内心后悔不已,都是因为他,才让这小仙娥被打下凡间,他自认为自己有错,他当初应该直接把她带走的,所以他也跟着下凡,希望能帮助这小仙娥早日回到天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书已开,这次讲的是个仙凡相恋的故事,不过现在的凡间早已是21世纪,不是古时候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