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捡起河蟹文主角的节操[快穿]

作者:呱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听说我把竹马给绿了?15

      对于自尊心比天高,从不妥协的盛瑞来说这简直是天方夜谭,谢禾的呼吸开始凌乱起来,冷战的确该有个尽头了,不管结果是好是坏,此刻的盛瑞如果依旧是清醒的,那已经是他的一个让步了。
      
      谢禾抿了抿嘴,暗骂自己这吃软不吃硬的性格,一边在系统的不断催促劝说下,有所回应地就此蹭了蹭盛瑞的手心。
      
      两个人的小房间,入夜后的肢体接触,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都心知肚明,从清醒过后盛瑞便一言不发,当谢禾不知不觉变作仰躺在床上,而盛瑞正俯身吻下来时,床头传来了很毁气氛的手机铃声。
      
      然后屋内终于响起了盛瑞熟悉的骂声,谢禾回过神,想起了这一次前来的目的。
      
      “...对了,陈姐要你给他回电话,好像有要紧事。”他的声音软糯,其中还带着显而易见的沙哑情韵,显然还未从刚才的气氛中抽离。
      
      “应该是陈姐,你先…”
      
      “艹,管他什么屁话!”
      
      后续的话都被堵回了嗓子里,谢禾小小地挣扎了一下,却像是不小心打开了某个开关一样,盛瑞动作间的温柔忽地褪去,转而又啃又咬的,紧紧将他禁锢在身下,活像一只许久未曾进食的猛兽终于逮住了只送上门的猎物。
      
      宿舍里这会儿只剩下他们两个,而手机被关掉后,便完全没了任何的干扰,接下来发生的事顺理成章,昏昏沉沉地睡过去时,谢禾的眼角还沾着过程中哀求失败的印记。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身体已经被清理干净,盛瑞看似粗暴实则很细心,起码经历了一晚激烈的性事后,除了有些不可避免的不适外,谢禾没有受到什么实际伤害。
      
      被咬破的嘴唇不算在其中。
      
      今天虽然是《灵妖》开拍的日子,但他要等到半个月后才进组,谢禾坐在床上,摸了摸旁边平坦的床铺,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盛瑞明明就没通告,成员都不在,也不用担心被人发现,他还是大清早就不见人影了,不愧是河蟹主攻文里的渣渣,下了床就变了个人?
      
      压住心头的凉意,谢禾起身收拾了一下,在确认整栋宿舍只有自己一个人后,他又回到房间发起呆来。
      
      计划里今天是没有工作的,但按常理说。李姐早该给他打电话督促他去公司练习唱歌跳舞了,可到现在手机都很安静。
      
      李姐没打电话催他,谢禾自然是不可能主动去公司的,再加上他本来就身体不适,索性在家舒舒服服的呆了一天。
      
      到了晚上,李姐终于来电话了。
      
      “谢禾,你在哪?身边有没有人?”
      
      谢禾被问得不明所以:“我一个人在宿舍,今天没有工作。”
      
      “宿舍?你跟翟思凡到底有没有关系?”李姐的声音听起来很惊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说起翟思凡。
      
      “没有。”提起翟思凡的事,谢禾放下了手里的零食,皱着眉头严阵以待起来:“为什么这么问?”
      
      “要是没有的话,你现在就去开直播,还有进剧组的事,公司可能会有其他的安排,那条官宣的微博你不用转发。”
      
      从头到尾李姐的态度都莫名其妙,不知道是不是谢禾的错觉,她似乎比昨天冷淡许多。
      
      那边说完就挂了电话,根本没给谢禾追问的机会,谢禾撇撇嘴,就算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听话的回房间开直播了。
      
      自从《星梦》结束后,《星梦》的官网就成了发布Twinkle组合动态的网站,直播间一直闲置着。
      
      谢禾身上穿着睡衣,顶着一张素描朝天的脸,根本没有一个身为偶像的自觉,直接打开了摄像头。
      
      李姐突然叫他直播,却没给他分配什么任务,坐在电脑前琢磨了几分钟后,谢禾还算有些自知地替组合宣传起来。
      
      橘风的那档访谈节目近日已经将半场的视频放了出来,关于谢禾的恋爱史早就被去到现场的粉丝通过文字惟妙惟肖的还原了出来,就算节目放映时将很多话都剪辑掉了,也不耽误粉丝自己深挖。
      
      所以几乎谢禾直播的事刚刚在圈内宣传开,一大批被伤到玻璃心的粉丝以及吃瓜群众便纷纷涌进了直播间。
      
      【禾禾喜欢的人是谁?!好多营销号说是陈嘉瑜,不可能的吧!】
      
      【陈嘉瑜明明是御姐风,营销号说什么你们都信?】
      
      【肯定不是圈内的吧,禾禾才刚出道。】
      
      【本妈妈粉真是操碎了心,天天都在□□。】
      
      【明星也是人,有喜欢的人怎么了,能不能不这么玻璃心,圈内圈外肯定都不是你们!】
      
      谢禾没想到当时说的话会造成这么大的动静,就像他根本不晓得自己这几天日日挂在热搜榜上一样,不管是跟翟思凡之间引人猜测的关系,还是作为偶像却在节目里跟前‘女友’告白的事,都够负责经营他们的团队吃上一壶的了。
      
      偏偏为了防止他再添乱,李霞都没有告诉他这些。
      
      不过因为他这具身体过往的经历摆在那,无论粉丝多神通广大也挖不出他说的是谁,好在没有这么一个符合标准的人物,这种无从发通稿解释的事,李霞只能任由其热度冷却下来,反正找不到人,久而久之粉丝就会刻意忘记这么一回事。
      
      虽然满屏的弹幕晃得人眼花,但没用上多久,谢禾还是眼尖地在密密麻麻的文字间发现了李姐让他开直播的理由。
      
      【翟思凡今天出院加庆生,那些营销号还胡诌你去翟家参加party了,这不在宿舍吗!】
      
      【禾禾怎么没去录制团综?】
      
      【他不是帮光曜的师姐拍MV去了吗,只有这一期团综没录吧。】
      
      【本盛粉只是想看看能不能在这捕捉到失踪的大哥。】
      
      【啊啊啊啊禾禾真的要演更星吗,前天我还和基友说更星只有你能演呢!!!p.s专辑到底什么时候出啊!】
      
      “感谢大家关注Twinkle,我们的团综将在下周六正式上线,新专辑正在制作中,大家不要急。”谢禾十分官方地挑着问题回答,顺便调整凌乱的心情。
      
      今天原来是翟思凡的生日,难怪李姐知道他在宿舍后显得很奇怪,一天也没为他安排什么活动,虽然听起来有点冷血,但其实翟思凡住院的那天开始,他的一切联络方式都被谢禾给拉黑了。
      
      【你们都在纠结什么有的没的,我只看得到一张盛世美颜。】
      
      【没化妆皮肤也这么好,讲道理这长相我还是站27的,对方是女孩子不得自卑死。】
      
      【禾禾嘴巴是受伤了吗?】
      
      【个人直播不要乱刷CP好吧。】
      
      【求求谢禾给我们看看盛盛吧,他在宿舍的对吧对吧!!!隔壁的盛粉都急哭了!!!】
      
      这段时间盛瑞被公司取消了所有活动,没了公司的强制命令后,他索性微博也不发了,在盛瑞粉丝眼里,盛瑞完全就是人间蒸发了一样,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在听说对家直播后,一窝蜂的跑这来了。
      
      “盛瑞他…”
      
      弹幕上乱七八糟的什么问题都有,谢禾总是下意识地去看提到盛瑞的弹幕,问的人多了,一时他甚至忘了公司的叮嘱,在镜头前提了盛瑞的名字。
      
      只是话刚说到一半,房门突然被打开,盛瑞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闯了进来。
      
      “谢禾,给我吹头发。”
      
      当直播画面里出现盛瑞的身影时,谢禾瞪着一双圆圆的杏眼,猛地回过头。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盛瑞瞥了电脑屏幕一眼,将手里的吹风机插到床边的插头上,说:“半个小时了,你耳朵是白长的?”
      
      即便昨晚刚深入接触过,今天的盛瑞依旧如往常般毒舌,谢禾刚要站起身去帮忙,被耳机线一拉扯才想起自己还在直播。
      
      随着盛瑞的出现,本就厚重的弹幕更加令人目接不暇。
      
      彼时他俩都穿着松松散散的睡衣,谢禾不但嘴唇破了一块,领口处还若隐若现地露出一点可疑的红痕,单独看一个人可能不会想太多,但两个人一起出现就不一样了。
      
      【啊啊啊啊啊盛瑞啊!没错吧!是盛盛?!】
      
      【盛瑞和谢禾不住一个屋吧?是我记错了??】
      
      【我日了,这两人同框颜值也太逆天了吧!】
      
      【吹头发?!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一口水喷在了屏幕上。】
      
      【活久见???】
      
      【突然想起有个老哥在微博上说他俩肯定睡过…】
      
      【对了,谁知道wuli禾禾嘴巴为什么破了?昨晚在哪?(狗头)】
      
      【哎哎!没人关注苏今炀刚发的微博吗,三角恋实锤了吧。】
      
      【妈呀,浪子总裁and暴躁竹马and万人迷,这是什么虚幻娱乐圈脆皮鸭文学?】
      
      不过关于吹头发这个话题,着实令谢禾想起了某些不好的回忆。
      
      “应向戈不在?”明知故问后,加上醒来后不见人的小疙瘩,谢禾硬逼着自己坐了回去,语调闷闷地说:“我在直播,你自己吹吧。”
      
      “说什么蠢话呢?”盛瑞不爽地瞪向谢禾,随后突然意识到什么,神情微顿,似笑非笑地挑起他的下巴:“你…”
      
      “我直播呢!”透过表情,谢禾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了,慌忙开口打断了他,同时以眼神警告。
      
      “哈?直播?是那个老女人让你做的?”
      
      松开手,盛瑞没劲地嘁了一声,单手拄着桌子,朝电脑屏幕看过来,动作明明很随意,偏偏又散发着一种野性的魅力,当那张与本人性格极其不符的姣好五官开始朝摄像头靠近时,弹幕突然消停了一会,不知道有多少手机因主人手抖而掉落。
      
      在不断刷新的评论中,盛瑞的视线准确捕捉到了某条不起眼的弹幕,眉头挑起,问道:“苏今炀?翟思凡的狗腿子,什么狗屎三角恋。”
      
      “苏什么?”屏幕被盛瑞挡住了大半,谢禾将他朝后拉了拉,在缝隙间瞄着屏幕。
      
      盛瑞没理会他,直接坐在一边拿起手机搜索起来,半晌后,突然嗤笑起来,讥讽道:“姓翟的原来都喜欢玩这种戏码。”
      
      而另一边,多亏了热心吃瓜粉丝的解答,谢禾也从从中知晓了苏今炀是何方神圣,做了什么。
      
      作为娱乐八卦杂志社的小老板,以及翟思凡多年的挚友,他刚刚在微博上发了一段翟思凡独自坐在角落看手机的小视频,并配文道‘我们在为翟少爷庆生,翟少爷一心想着他的小情人,说好的一起做浪子呢?’。
      
      如果只是如此,粉丝当然不会硬扯到谢禾身上,问题就是即便视频背景声音遭杂,却依旧能隐约听见与背景格格不入的某个熟悉的声音。
      
      ‘感谢...关注Twinkle,我们的团综...’
      
      【生日都不过了蹲直播,翟少牛逼,我决定站你了!】
      
      【翟少翟少,谢禾能进Twinkle是不是因为你呀?】
      
      【苏狗什么时候能不造谣,小你妈的情人!翟思凡不是一向喜欢网红嫩模的,滚回你的女人堆!】
      
      【盛盛,别跟这种为了红甘愿被潜的垃圾说话!】
      
      桌上的手机叮叮响了两声,谢禾朝屏幕看去,是赵零陵发来的信息。
      
      【小禾,快关了直播!】
      
      “谢禾。”在谢禾看手机的时候,盛瑞突然贴了过来,单手按住他的肩膀,视线微微下瞄,晦暗不明地看着他睡衣领口外的痕迹。
      
      “老子怎么就跟翟家的米虫少爷成三角恋关系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