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动人的香味

作者:令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6章

      “所以老大主动提出不接触这个案子也是情理之中。”
      
      谢逵点点头:“难怪了。”
      
      “说来也是巧。”小孟道:“当年如果不是老大收到那封举报信,又坚持立案侦查,现在也就不至于处境这么尴尬了。”
      
      谢逵是外地人,老婆是宜市人。家里跟上头领导有点关系,婚后,为了方便照顾妻儿,今年年头才从外省调来宜市北堰区分局。
      
      所以他对两年前的那起案件并不清楚。
      
      小孟虽然当初跟着司航参与了那件案子,但也对此事讳莫如深:“牵扯了太多重要人物,怕对社会造成不好影响,上面不准公开,我也不方便透露。但是你现在负责她的这起案子,可以去资料库调出来看。”
      
      这在谢逵的意料之中,瑞宏集团在整个洛省内是鼎鼎有名的大企业,但是当年集团的前董事涉嫌刑事犯罪突然入狱,外界却不曾掀起巨浪,媒体对此事也报道的少之又少。想来,案件特殊,他也就不再追问。
      
      因为昨天出外勤一整天,他没来得及看庄梓笔录。
      
      回办公室后,他特意翻到家庭情况那一栏,上面简明扼要写着:母亲早年病故,父亲涉嫌严重违纪造成重大事故责任案,正在服刑期间。
      
      他阖上资料,起身走进了会议室。
      
      经过昨天小孟他们去南馨公寓的初步侦查,结合庄梓和姜知昊的笔录,大家一起做了个总结。
      
      昨天去了现场的警员汇报:“客厅防盗门的锁芯有异常开启的损坏,目前可以确定,的确有人非法入室。”
      
      “初步勘测,现场并未发现任何可疑痕迹——或许是这人有敏锐的反侦察技巧,清理了现场。”小孟继续说:“庄梓所住的那栋楼道里没有监控,我们在保安室调看了单元楼门口前天24小时的录像,保安说都是小区业主,没有陌生面孔和可疑人员。初步排查流窜人员,和歹徒入室作案的可能。”
      
      有人补充:“能够躲开小区监控,说明这个人就住在跟庄梓同栋楼层里面,或者还潜伏在同栋楼层某住户的家里。也许她跟邻居曾经闹过什么矛盾,这点应该再问问庄梓本人。”
      
      小孟继续道:“庄梓的父亲两年前曾因重大责任事故罪还在服刑,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当初的受害人回头报复他的家人。”
      
      听完大家一一的汇报总结,谢逵沉思数秒,从庄梓的笔录中抬起头,看向一桌子同事,说:“我同意大家的观点。鉴于初步分析结果,接下来我们分组行动,一方面去调查庄梓同栋楼层的住户,排除不在场证明。另外一方面,确认当年事故案的受害人有无异常。还有,小张和小赵,你们俩这段时间轮流负责保护庄梓安全。”
      
      谢逵阖上资料起身:“我再找她过来谈谈。”
      
      ......
      
      因为刚刚经历了一场大难出院,公司同事都对庄梓报以一种同情的心态。领导对她也格外关照,没有给她安排什么繁重的工作任务。
      
      所以她接到谢逵的电话以后,立刻就跟上司请假赶来了警局。
      
      谢逵先把目前推测的结果跟她说了下:“你说自己交际圈很窄,从来没有跟人有过仇怨。有没有可能,是你无意识中得罪了什么人而自己并没有发觉?”
      
      庄梓静默片刻,摇头:“真不知道。”
      
      小区的邻居别说闹矛盾了,她甚至连同楼层对面住得是谁都不知道,哪里能有什么恩怨交集。公司同事也不可能,她上这个班本来就是混点混时间,从来没跟他们有过利益上的冲突,也不至于会招人讨厌到要杀她的地步。
      
      她向来是宁愿自己吃点亏,但求问心无愧,也不愿意因亏欠或者对不起别人而内疚折磨自己的人。
      
      所以,她究竟能得罪了谁?
      
      “你的感情方面呢?”
      
      “那就更不可能了。”庄梓表情淡淡的,语气也是波澜不惊,就像在陈诉一件不足挂齿的事情。
      
      “何以见得?”
      
      她淡道:“压根就没什么感情。况且他们都已经结了婚,早就断了联系也不可能还记得我这个人。”
      
      “断联系多久?”
      
      庄梓想了想,家里介绍的最后一个交往对象是江天辰,距离与他分手的时间:“起码两年以上。”
      
      ......
      
      做完笔录从接待室出来,路过刑侦部大办公室,庄梓又朝里间看了眼。
      
      门是开的,有人在。
      
      她转身走了过去。
      
      坐在沙发上的小女孩儿听见响动,立即转头看向她。
      
      庄梓愣了愣。
      
      “叔叔不在。”小女孩儿告诉她:“他去审坏人了。”
      
      “哦。”
      
      小女孩儿不再管她,继续低头看漫画。
      
      庄梓目光淡淡扫视了一圈,一眼望去,办公室里布置的非常整齐简洁。一张长行实木书桌,军绿色风衣随意的搭在椅背上。桌后是一整面墙的黑色书柜,方方正正的格子里,放满了书籍和奖章。书架的另一头,靠近阳台的位置,放着款式各异的车模,旁边站着一架炫酷的缩小版人形机器人,正在充电。
      
      屋内的色调全都是简单黑灰白,干净条理。足以看出,办公室的主人是一个极为遵守原则,且学识渊博又有个性的人。
      
      可主人这会儿不在,她便走了。
      
      .....
      
      半个小时后。
      
      司航从审讯室出来,走进办公室时,小米正歪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觉。
      
      他小心阖上门,放轻脚步,回到办公椅里坐下,点了根烟,继续研究案卷。
      
      然而失去了安全感的孩子警觉性猛然拉高,因为之前被自己亲妈残忍暴力的恐怖经历,听见一点响动——他翻动纸页的窸窣声,就立即惊醒了过来。
      
      小孟今天出外勤,这两天,只要小孟不在警局,小米就跑来司航的办公室里坐着。
      
      司航原以为她就是贪玩,随便逛逛。谁料,这孩子突然就莫名其妙缠上了他。
      
      他去办公厅问部下们工作进展,她细碎的脚步声就跟在他后头走。他在办公室看案卷,她就能安安静静的在沙发上坐一整天。总之他去哪儿,她跟到哪儿,跟个小尾巴似得在他身后转。
      
      司航问她:“你跟着我做什么?”
      
      小米抿了抿嘴巴,一双眼睛滴溜溜的盯着他转,半响,才小声回答:“孟叔叔说你是队长,是公安局最厉害的人,跟着你最安全。”
      
      “......”
      
      她谨记着小孟叔叔的告诫,只要她安安静静不打扰队长叔叔工作,他就不会生气赶她走。小孟叔叔果然没有欺骗她,只要她乖乖坐在办公室沙发上看漫画,不乱跑不乱说话影响他工作,他不仅没有嫌弃她,而且中午还会把他的ipad借给她看动画片。
      
      虽然比起小孟,司航严肃沉毅许多,不过那种能给人镇定和踏实的力量,是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一种浑然天成的气场。无形之中,便给了别人一种想要依赖的错觉。
      
      大概,这也是为什么总有女性受害人经常往警局里送花,找各种合情合理的借口要请他吃饭以表感激之情的原因之一。
      
      包括几岁的小孩子也亦是如此,哪怕司航不是那种温和的暖叔叔形象,她依然愿意跟他呆在一块儿。
      
      只不过他周身透露出的那股散漫和疏离,仿佛自带压力,能让人自觉退避三舍——女警们说这叫禁欲气质。
      
      所以小米尽管喜欢和他相处,却也总是小心翼翼不敢主动去亲近。不像那个活泼开朗的孟叔叔,总是跟她嘻嘻哈哈。
      
      这会儿醒来,小米见是他回来,脆声声地说:“刚刚有个漂亮阿姨来找你。”
      
      司航瞥她一眼,以为是局里其它部门女同事:“她说了什么?”
      
      小米摇了摇头:“她没说。”
      
      司航也就没再问了。
      
      之后一整个下午他都在办公室看资料,小孟进来接小米回家,他才意识到又到了下班的点。
      
      去外面吃了晚饭,又回办公室加了会儿班。除了定期去老宅看父母,平常下班后,司航几乎也是最后一个走。
      
      终于到了晚上十点多,他才关灯锁门离开。
      
      ......
      
      灯光昏暗的警局露天停车场,安静而空旷。
      
      司航从兜里掏出钥匙,径直走向一辆黑色的丰田越野,解锁,拉开车门。
      
      深夜,整座城市都是安静的,停车场里更是静谧到落针可闻。
      
      就在这时,一道细腻低软的声音,染着清冽的夜色,轻飘飘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司队长。”
      
      他动作微顿,回头。
      
      隔着一条过道,斜对面的一个停车位上,泊着一辆白色的宝马。没有灯光,女人站在昏暗中,关了车门朝他这边提步走了过来。
      
      她穿着一件浅棕色开司米大衣,双手插在兜里,身形高挑而单薄。
      
      她走到离他几步开外的地方停下,惨白的灯光投射在清瘦的脸上,细致的眉眼间透着明显的疲惫。
      
      他个头高,庄梓需得微微抬起头:“我找你有点事儿。”
      
      司航的俊脸干净而硬朗,黑沉沉的眼睛看着她,淡淡的声音略带冷意:“你说。”
      
      庄梓回视着他,神情认真:“如果我不介意两年前的事情,你会继续处理我的案子吗?”
      
      安静了一瞬。
      
      司航没有回答。
      
      他墨色的眼睛盯着她,眼中的情绪有些让人捉摸不定。
      
      庄梓安静的等待着,坦然与他对视,目光里透露出一丝隐隐的期待。过了一会儿,就看到他眼中忽然浮现出一抹疏淡的笑意。
      
      这笑让庄梓觉得有种复杂的压力,似乎已经看出了他的答案。
      
      果然,他手臂懒洋洋扶上车门,语气公事公办道:“谁处理你的案子都一样,我们都是按照流程办事。”
      
      “当然不一样!”庄梓异常笃定,甚至微微提高了一点音调分贝。
      
      停车场里瞬间陷入一阵沉寂。
      
      司航盯着她,不说话了。
      
      庄梓这才隐隐察觉,自己刚刚态度太直接,有种小孩跟家长顶嘴的错觉。斟酌片刻,决定解释:“据我所知,司队长是宜城破案率最高最快的刑警,也是北堰分局升职最快,最年轻的刑警队长。这些,已经足够说明你比一般人办事效率高,也更加优秀。”
      
      司航黑眸微凝,看着她。这种场面奉承话,以前不知道听到过多少次,甚至已经麻木到无知无觉。不过,她倒是第一个把马屁拍得如此坦荡认真的人。
      
      “作为受害人,肯定希望凶手越快找到越好。比起谢警官,我相信司队长破案会更快。”
      
      “所以,”她再次看向他黝黑的眼睛,语调缓缓的下结论:“如果是你,当然不一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就是一个爱情故事,如果有涉及到推理部分,请勿考究,支线只是为了推动主线的发展。
    我已经尽努力翻资料让它合理了,但也无法保证百分之百没有BUG。如果碰上了懂悬疑推理的专业大佬,请看过笑一笑就好。
    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