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动人的香味

作者:令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4章

      没听到男人的回答,庄梓看见走廊那头谢逵接完电话朝她招了下手,直接转身走去他那边。
      
      “抱歉庄小姐,有个紧急材料必须马上整理出来。”谢逵推开一间接待室的门:“你稍坐一会儿,待会儿会有别的警官过来给你做笔录。”
      
      谢逵给她倒了杯水,很快就离开了。
      
      安静的屋子里只剩下庄梓一个人,她抬头,随意看看。屋子里的陈设非常简单,只有一扇紧闭的小窗,灰白的墙壁,橘黄的灯光照着面前的桌椅。
      
      她坐了一会儿,见一直没有其他警官过来,有些怀疑他们是不是把她忘记了。
      
      正犹豫要不要出去问一声,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再次被推开,走进来两个人。
      
      她一抬头,就撞进了一双极黑极深的眼睛里。
      
      男人径直走过来,然后在她对面的椅子里坐下。
      
      庄梓看向他,直到这一刻,才清楚的注意到他具体五官轮廓。
      
      他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浓眉之下一双深邃的眼睛,又黑又亮。挺鼻薄唇,都完美的恰到好处。
      
      加之他身材高大,体格结实背脊笔直,自带一种鲜明的存在感。
      
      所以刚刚那小姑娘会提起那么大勇气去跟他搭讪,不是没有原因的。
      
      抱着资料的警员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后,做了个介绍。
      
      庄梓礼貌性打了声招呼:“你好。”
      
      司航看她一眼,点了下头,话不多说,直切主题:“按照惯例得先了解一下你的个人基本信息。”
      
      他语调平常,嗓音却异常沉磁低润:“姓名,年龄,工作单位。”
      
      庄梓都一一作答。
      
      “家庭成员?”
      
      庄梓犹豫了一下,问:“这项也是必填?”
      
      他清黑的眸子看向她,淡淡道:“基本家庭情况需要了解一下。这有助于我们根据你的家庭背景判断嫌疑人调查范围。”
      
      庄梓明白。现在性命攸关,协助警方找到那个想置她于死地的人才是当务之急。
      
      “母亲许茴,95年已经去世了。”
      
      司航靠在椅背里,抬眸看她一眼。她表情淡淡的,视线随意的落在桌子上的一点,语气里听不出什么情绪。只是细致清秀的眉目间,隐隐蹙着。
      
      他不动声色的继续询问:“父亲?”
      
      庄梓突然抬眼看他,轻轻抿了下嘴唇,没有说话。
      
      司航自然察觉出了她的迟疑:“怎么?”
      
      庄梓看着他,默然了片刻,然后轻声回答了一个名字:“庄宏。”
      
      话音一落,司航忽悠拧了下浓眉,盯着她的目光渐渐变得冷冽而锐利,似乎在辨认什么。
      
      屋子里突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旁边警员奇怪抬头看看两人,一头水雾:“怎么了?”
      
      庄梓直视着他,他俊朗的脸庞干净硬朗,漆黑的眼睛微眯着,眼神让人捉摸不定。
      
      “瑞宏集团前董事庄宏,”他顿了顿,搭在桌上的右手食指轻轻敲了下,问:“是你父亲?”
      
      庄梓坦然与他对视,答:“是。”
      
      司航不说话了,黑沉沉的眼睛笔直盯着她。
      
      警员隐隐意识到什么,视线不明所以的在两人面前转了一道,试探着问:“你们认识?”
      
      .....
      
      谢逵从检察院回来的时候,庄梓做完笔录已经离开了。
      
      刚刚陪同司航进去的那个警员,按照司航的吩咐把资料送到谢逵手里:“司队说他不适合接触这个案子的相关工作,以后由你全权负责。”
      
      谢逵奇怪:“为什么?”
      
      “笔录结束的时候,司队跟那个庄小姐说,如果她不放心,他会暂停处理这件案子。”警员耸耸肩:“就这样,具体的我也没有多问。”
      
      谢逵越发狐疑了:“什么情况啊?”
      
      “好像认识吧。”警员摇头:“我也不清楚。要不你去问问司队?”
      
      认识?
      
      他往司航办公室看了眼,里面这会儿没人,办公室的门紧闭着,他若有所思的眯了下眼,随手翻开庄梓的询问笔录。
      
      算了,他现在也得忙着处理手里的案子,决定还是找机会再问。
      
      突然,兜里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好巧不巧就是司航。
      
      “老大?”
      
      等不及他开口八卦,司航招呼他:“前两天那具女尸的检测报告出来了,马上过来开会。”
      
      “收到!”
      
      那起案子是今年以来一起重大谋杀案,比起庄梓这件案子,情况严重很多。谢逵只得暂且搁下手里的询问笔录,交代了小孟和另外一个警员去庄梓所住的南馨小区勘察现场,时间紧迫。
      
      小孟临时受命,立刻便着手去办了。只是还没出门,就被前晚救回来的那个小女孩儿缠住了脚步。
      
      小女孩儿名叫唐小米,六岁。前天晚上有人报案,说邻居家小孩一直哭喊不止,过去一查,是患有抑郁症的单身母亲□□小孩。
      
      只是两天了,一直联系不上唐小米的爸爸,其他亲人也都远在外地无人过来认领。小女孩儿无家可归,警官们出于仁义,暂时先收留下了她。
      
      昨晚小孟带她回家住了一晚上,小女孩儿对他产生了依赖。
      
      大概人在极度的惊恐过后,都会对警察产生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小女孩仰起小脸看他,可怜巴巴道:“叔叔你去哪里?我怕。”
      
      “这里是公安局,不会有人伤害你,自己在这玩会儿嗯?”
      
      小孟把她抱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给她手里塞了个橘子,转身往外走。
      
      下一秒,小米就从沙发上溜下来,拔腿飞奔向他,一把紧紧抱住了他的大腿。
      
      善意是一回事,可责任在身,不能因此耽误公务。
      
      小孟安抚了她一会儿,她不说话,只是死死抱着他不肯撒手,眼泪一颗一颗无声往下掉,小模样实在是可怜。
      
      “小米。”小孟蹲下来,脑子里有了个主意,摸摸她的脑袋,歪头说:“叔叔教你一件事,你乖乖配合行不行?”
      
      ......
      
      庄梓做好笔录回医院,医生通知挂完今天的药水就可以出院了。
      
      离开医院时,下午五点。
      
      天空依然暗沉,阴雨绵绵,密布的乌云背后传来阵阵闷雷,像谁在沉闷的哭诉。
      
      站在台阶上谨慎的观察一圈来往人群,她现在像个流落荒野的浪人,觉得每个人看上去都像时刻蛰伏在自己身边的凶手。
      
      寒风重重涌上来,密不透风的包缠住她,整个世界都是冰凉的。
      
      只是眼下,回哪里去?
      
      南馨公寓肯定是不能住了,姜知昊那边也不行。
      
      指望庄家亲戚收留她?
      想想都觉得没可能。
      
      她从兜里掏出手机,翻了遍通讯记录,居然找不一个要好的朋友和可靠的熟人。
      
      收回手机,抬头望一眼天,雨还没有要停的趋势,暗淡失色的城市像世界末日,阴郁而压抑。
      
      这样下去,说不定在破案之前,她会先疯掉。
      
      ......
      
      谢逵一直在外面忙到晚上九点才回局里,外面还在下着小雨。
      
      他带着一身冷气跑进门,一抬眼,就见庄梓孤零零的坐在大厅长椅上。
      
      白炽灯散发着清冷的光线,将空荡荡的屋子照得亮如白昼。她后脑勺仰靠在墙上,面无表情的望着天花板发呆,像一副没有温度的画。
      
      谢逵脚下一顿,以为她是来找自己的,朝她走过去:“庄小姐?”
      
      庄梓闻言看过来,顿了顿,从椅子里站起来,摸摸自己蹭乱的长发,才迟迟打了声招呼:“谢警官。”
      
      谢逵奇怪,找他可以直接打电话,或者白天来:“这么晚你怎么还在这儿?”
      
      “这里比较安全。”她想不到更好的去处了,只有警局歹徒才不敢对她轻易下手。
      
      谢逵脑子稍稍一转,就反应过来了:“你怎么没去朋友家或者亲戚家先借住两天?”
      
      庄梓看着他,脸色一如既往的苍白,漫着血丝的眼睛里空洞而无神:“我在宜省没什么亲友可以依靠。”
      
      谢逵明白了,说:“可你呆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啊。”
      
      庄梓向他表明自己的想法:“白天在公司,我只晚上过来。”
      
      谢逵顿住,语塞了好几秒,才再度开口:“我们现在无法保证什么时候能够找到凶手,你这样一直呆在警局过夜也不是长久之计。”
      
      她默了默,实话实说:“没有哪里能比警局更安全了。”
      
      谢逵看着她,心里也挺理解。谁遇到这种事,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承担着巨大的压力。
      
      他稍作安慰:“明天早上我们就会讨论你的案子,到时候应该会决定采取相应的保护措施。”
      
      庄梓感激的看着他:“麻烦你们了。”
      
      谢逵笑了笑:“不用客气,这是我们职责范围。”
      
      庄梓极淡的笑了下,忽然又想起另外一件事,问他:“司队长是不是已经决定不参与我的案子了?”
      
      这不提还好,一提倒让谢逵突然想起来这茬。
      
      今天一直在忙前两天那件谋杀案的收尾工作,差点都忘记了,他还挺奇怪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庄小姐似乎跟司队长认识?”
      
      “不算认识。”庄梓语气淡淡的,又像自言自语:“他应该只认识我父亲。”
      
      “父亲?”谢逵疑惑的拧拧眉,看她一眼,又悠然一笑:“他的确是说自己不适合接触你的案子,不过我挺好奇,他为什么要避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万水千山总是情,留个评论行不行?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云兮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