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动人的香味

作者:令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3章

      车子行驶了半个多小时,车速缓下来的时候,庄梓抬眼一看,车子转弯朝“帝景天成”的方向驶了过去。
      
      帝景天成是宜城里面五大别墅区之一,据闻这里面住得都是社会名流。
      
      庄梓微微好奇,他一个刑警队长,怎么会住在这么奢华的别墅?
      
      车子往小区深处开,沿途别出心裁的绿化和精致创意的照明设计,像一副如梦如幻的画卷。
      
      穿过路灯下的光影,车子最终停在了一栋白色三层楼高的欧式别墅门口。
      
      三人下车,小米跟去司航身后,说:“叔叔,你家房子好大好漂亮!”
      
      司航揉揉她的头发,带着两人往屋里走。
      
      刚进门,一对五十多岁的老年夫妻便迎了过来,笑容亲切而慈祥。
      
      司航喊了声:“爸妈。”
      
      庄梓微愣的看他一眼,后知后觉明白过来,刚刚在医院走廊,他那通电话是给她妈妈打的?
      
      而后再看一眼他的父母,又是一怔。
      
      他的父亲居然是丰跃集团的董事沈建柏?
      
      庄梓虽然不曾与之接触,但是沈建柏大名已是早有耳闻。
      
      小米凑上去,先甜甜地叫了声爷爷奶奶。
      
      “都吃饭了没有?”妈妈郑如之笑着问。
      
      “还没。”司航甩甩手里的车钥匙:“让秦嫂先给我随便做点,待会儿还得回警局。”
      
      “哎呦!”郑如之抱怨道:“你这是为了工作不要命了啊?”
      
      司航没做声,把车钥匙装进兜里走进了客厅。
      
      庄梓这才跟着走上前,跟两位老人礼貌打了招呼,又抱歉道:“今晚要给你们添麻烦了。”
      
      郑如之目光移过来,笑眯眯的看着她。
      
      刚刚进门时她就看见了,姑娘很年轻,很漂亮,这会儿走近了一看,眉眼细致,还很懂礼貌。
      
      就是不知道这姑娘遇上了什么事,怎么会被歹徒挟持的?
      
      “不会添麻烦。”郑如之上下看她,目光落在她脖子上的纱布绷带上,蹙眉问:“听说你受伤了,不要紧吧?”
      
      庄梓淡笑:“没事了。”
      
      爸爸沈建柏道:“快进来坐吧,别站门口。”
      
      郑如之抱歉的笑笑,拎着人到客厅的沙发里坐下,又安排阿姨把饭弄上来。
      
      刚刚在电话里听司航简单说了两句,沈建柏问:“歹徒抓住了吗?”
      
      “还没。”司航说。
      
      郑如之去倒了两杯茶水过来,又开始用慈祥的目光偷偷打量庄梓。
      
      一旁的沈建柏瞧见了,清咳了声,平和道:“拿件衣服给这孩子穿上吧。”
      
      庄梓只穿了件单薄的针织衫,身上还披着薄毯。沈建柏突然贴心的关注,让她点不知所措,缓声道:“我不冷了。”
      
      郑如之闻言冲老公投去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才转头跟庄梓说:“晏晏在这边放了几件衣服,你穿着应该挺合适的。”
      
      沈家夫妇的热情,让庄梓有些受宠若惊又有些不适应,只能不断重复着说:“谢谢。”
      
      “晏晏是我家小儿媳。”庄梓没有问,郑如之却毫无来由的主动告诉她:“我们家还没娶大儿媳呢。”
      
      说完冲她一笑,庄梓微怔,只当这阿姨是天生性格活泼,在与她讲闲话,点头回应。
      
      司航心不在焉地摸着腿边冲他摇尾巴的哈士奇,幽幽看自己母亲一眼,假装没听懂她这言外之意。
      
      “我带你上去换衣服吧?”
      庄梓起身:“谢谢阿姨。”
      
      待两个人走了之后,客厅里,沈建柏跟小米闲问了几句。忽然,话题一转,奇怪地问司航:“你公寓离警局这么近,怎么把人送这边来,不直接住你那边?”
      
      司航漫不经心地说:“昨天物业通知停气。”
      
      他身体底子厚,冲个冷水澡倒没事,只怕女人跟小孩会受不了。
      
      送她们去酒店也不合适,在凶犯身份确认之前,庄梓不能离开警方保护范围。
      
      虽然他也有点不想带陌生女人回家,但今晚真的是误打误撞。
      
      .....
      
      郑如之带庄梓去二楼卧室换衣服,怕她拘束不习惯,一直都在找话题跟她聊天,问一些琐碎的事情。
      
      庄梓虽然话不多,但跟长辈还是有问有答。
      
      换了衣服,郑如之又带她去参观了一下客房,让她自己挑选晚上睡哪一间。
      
      庄梓没那么挑剔,今晚能在这里落脚就已经心满意足。
      
      逛完一圈下来,庄梓发现他们家中所有的装饰挂画都是书法和国画。她曾读大学的时候,参加过书法社团,所以就多留意了两眼。
      
      当她看见每幅字画的落款是郑如之的印章时,赞赏地看向她:“这些都是阿姨的作品?”
      
      郑如之回头冲她谦虚地笑笑:“没事的时候就随便练练。”
      
      “您太厉害了。”庄梓仰头望着墙上的冬景腊梅,不吝赞美:“而且我感觉,您的画风跟邹长峰老师有几分神似。”
      
      郑如之惊喜地问:“你也知道邹老师?”
      
      “嗯。”庄梓说:“我有收藏他的一副字画。”
      
      郑如之表情瞬间亮了起来,完全一副迷妹的神态:“邹老师可是我的偶像!”
      
      庄梓一愣,又微微失笑。
      
      “有机会可以借我看看吗?邹老师的作品很少,我打听了好多书画室,都没买到他的作品收藏。”
      
      庄梓想了想,说:“我送给您。”
      
      惊喜来得太突然,郑如之足足愣了两秒,才连连摆手:“不用不用,邹老师的字画太奢侈了,我只需要看看就好。”
      
      庄梓笑笑,没再多说。
      
      .....
      
      等下楼的时候,秦嫂已经把菜端上了桌。
      
      因为司航赶时间,秦嫂直接准备了个鸳鸯火锅,菜品琳琅满目,非常丰盛,摆了一大桌。
      
      秦嫂的底料调的很好,味道鲜美,只是庄梓今天经历了这么多事,根本没有多大胃口。
      
      可想在人家辛苦准备了一场的份上,还是捧场吃了一碗米饭。
      
      吃到一半,司航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响了,是谢逵,他立刻接了起来。
      
      猜都不用猜,肯定是跟案子有关。
      
      庄梓等他挂了电话才问:“那边有结果了?”
      
      “没有。”他拿起筷子继续吃饭:“现在半夜去调监控有点麻烦,估计得等明早或者周一才能有结果。”
      
      庄梓无声点了下头。
      
      “另外,手机已经检测出来,的确是有黑客侵入,限制了电话拨出。”
      
      庄梓微怔。
      
      “技术警已经提取了部分电子犯罪证据,详细情况,也要等到明早才能有更确切的结果。”
      
      .....
      
      饭后,郑如之让秦嫂带庄梓跟小米去楼上客房休息。
      
      司航当晚也在这边暂时住了下来,因为警局那边进展受限,去了也只能是干等。
      
      上楼后,秦嫂给她们拿了干净的毛巾和脱鞋,又拿来新的床单被套,最后又告诉她们卫生间在哪儿,事无巨细的全都安排妥当了,她才离开。
      
      一个晚上的相处,庄梓发现沈家夫妇虽然都是社会上流人士,待人却很亲切和蔼,整个家庭氛围也是出人意料的温馨。
      
      特别是沈建柏对郑如之的态度,两人彼此尊重又带点幽默,夫妻之间相敬如宾又有点俏皮的相处方式,让她觉得美好又不真实。
      
      或许是因为有了对比,她从小就生活在一个不健全的家庭,没有双亲疼爱,后来又被送到外婆家寄养,寄人篱下的生活让她过早体会了生活负面阴影的一面,她心里有一点羡慕,又有一点苦涩。
      
      人在无能为力的时候,相信命运是一种本能。
      
      她连怨天尤人的脾气都没有了,像被生活折磨成了一个不敢反抗的木偶,逆来顺受的接受着命运的安排。
      
      或许从出生那天就注定了,她来到这个世上就是受苦的。
      
      晚上,她睡在这间陌生又宽敞的客房里,失眠到凌晨。
      
      夜雨还在持续,小区里的灯光映照在水雾蒙蒙的玻璃窗上,有一种朦胧的幻影。
      
      听着窗外的风雨声,她想到明天又该居无定所了。今天已经非常意外又感激司航会收留她,叨扰了别人一晚,她没那个脸皮还赖在这儿不走。
      
      她长长呼出一口气,心里已经下了决定,明天还是继续把车开到警局停车场过夜。艰苦点就艰苦点,连濒临死亡的风险都经历过了,还有什么是不能坚持的。
      
      在床上翻了个身,瞥见旁边沙发上搭着的那条毛毯。
      
      直到这一刻,她突然反应过来,司航好像打算接触她的案子了?
      
      很明显,他刚刚说吃完饭要赶回警局,现在听谢逵报告了事情进展,就没急着去加班,而是暂时在这边住下了。
      
      已经不言而喻。
      
      她盯着那条毛毯,心里莫名滋生出一丝踏实。
      
      良久,在黑暗中极淡地弯了下嘴角。
      
      .....
      
      第二天一早,雨已经停了,天空中似乎泛起了朦胧的橙色光芒,看来今天会是一个好天气。
      
      庄梓今早必须得去警局做次笔录,司航为了等她跟小米带她们一起过去,六点钟自然醒来后,见时间还早,就去小区里跑了几圈。
      
      回来的时候,母亲已经起床,正在客厅看早间新闻。
      
      见他进来,郑如之赶紧起身将他拦住,笑眯眯地说:“儿子,我问你个事。”
      
      “嗯?”
      
      “昨晚救回来那姑娘,你真不认识?”
      
      司航警惕地看母亲一眼:“嗯。”
      
      郑如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笑着仰头看他:“不过没关系,昨天我已经帮你探听过了。”
      
      “探听什么?”
      
      郑如之语气里有种掩饰不住的欣喜:“昨晚你救回来的那姑娘身家还是清白的,最重要的呢,是没有男朋友!”
      
      司航:“.......”
      
      “哦对了,这些信息你作为警察应该比我先了解到了。”郑如之说完自顾自的咯咯好笑,又道:“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被人报复,但是,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肯定能查出来。所以现在我是这么认为的,咱们可以普遍撒网重点培养。”
      
      司航早就猜到了母亲又会打什么主意,抬起手,一言难尽地抠抠眉心。
      
      “当然呢,我也不是说让你脚踩两只船,我的意思是,这个姑娘不仅长得漂亮,还很有教养。反正你现在又还没谈女朋友,如果有点感觉,不妨先从朋友开始多了解了解,然后觉得合适再确立关系。”
      
      司航感觉头疼,脱口否认:“我对她没感觉。”
      
      “撒谎!”郑如之笑瞪着他:“妈妈见过的世面可比你多。”
      
      司航刚刚去外面晨跑回来,急着上楼洗澡,更急着躲避母亲的轰炸:“妈,我真对她没任何想法,您就别瞎猜了!”
      
      他说完,转身逃也似的往楼上走。
      
      上楼到一半,视线里隐约瞥见一道人影。
      
      他瞬间拧起眉,抬头看过去。
      
      旋转楼梯一路蜿蜒到二楼,而拐角处,庄梓正懒懒地斜倚在镂着螺旋花纹的栏杆上。
      
      她不是偷听。只是刚刚下楼时,听见客厅传来有关自己的讨论话题,怕正面碰上了尴尬,所以才没直接撞上去。
      
      这会儿两人狭路相逢,庄梓眸色浅浅地看着他,没什么表情。他刚刚运动过,满头是汗,头发湿成了一簇簇。脸也有点红,显得眉眼更加乌黑干净。浑身散发着蓬勃的朝气。
      
      两人浅浅对视一眼,然后又非常默契的同时移开。
      
      庄梓从栏杆上站直身体,慢步往楼下走。
      
      与此同时,司航抬步上楼。
      
      谁也没有看谁,两人擦肩而过时,胳膊若有似无的碰撞了一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仿佛听见了男主啪啪啪打脸的声音哈哈哈,你们听见了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