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动人的香味

作者:令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章

      昨夜刚下过一场大雨,整座城市都笼罩在湿凉的水汽里。
      
      早上七点,闹铃响的时候,庄梓已经坐在电脑桌前研究了一个多小时的资料书。
      
      她丢下笔,关掉手机闹铃,烦闷的往椅背里一靠,垂眸睨着书上用铅笔密密麻麻划着记号的关键词——心理风险因素,反社会刺激,何为人格异常.....各种专业名词。
      
      完全没有任何头绪。
      
      她抿着唇,鼻子里沉沉呼出一口气,抬手抓了两把头发,一抬眸,目光落在桌上的照片上。
      
      两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儿,亲昵的脸贴着脸。一个清冷明艳,一个俏丽可人,眉宇间有几分明显的相似。照片上,她们的笑容靓丽而生动。
      
      半年了,姐姐已经离开她有半年了,她始终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车祸?意外事故?
      
      庄梓拧起眉心,转头朝窗外看了一眼。灰白的天空,阴沉沉的笼罩着这座城市。
      
      她不相信!
      
      一声闷雷破空传来,她回过神,阖上书,关掉台灯,起身去洗手间洗漱。
      
      .....
      
      此时正值十月底,已入深秋。万物凋敝,天气干冷。
      
      走出小区单元门,雨珠飘飘停停。风刮在脸上,有些生疼。
      
      庄梓快步走到车边,拉开门坐了进去,包包丢到副驾驶,系上安全带,启动引擎,去上班。
      
      行到半路上,手机响了,她戴上蓝牙耳机接通,是姜知昊。
      
      “姐夫。”
      “去上班?”
      “嗯。”
      
      “我已经跟冯医生约好了,明天你直接过去找他就行,预约的第一个。”
      
      前方红绿灯,她缓缓刹停:“好。”
      
      “最近失眠还是很严重?”
      “有点儿。”
      
      “头疼呢?”
      “偶尔。”
      
      “有没有再发生过精神恍惚之内的事情?”
      “没有。”
      
      两个月前开始,家里陆续发生了几件怪异的事情。
      
      最初,她并没有过多怀疑,以为是自己无意间的失误。
      
      真正引起她重视,是上周五下班后的那个晚上。
      
      那天晚上她回家后,习惯性的先去茶几边倒水喝。结果一口水还来不及咽下去,抬眸的一瞬间,整个人就怔在了原地。
      
      她错愕地盯着阳台上的那盆平安树,像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冷水,从背脊一直凉到后脑勺。
      
      那盆平安树是她刚搬进来那天姐姐送她的,一直放在客厅的电视机旁,快两年了。她定期给它浇水剪枝,爱护得很好,从来没移过地方,甚至想都没想过动它。
      
      可是为什么,它会突然被挪到外面阳台上了?
      
      她怔愣地反应了一瞬,下一秒,放下水杯转身大步跑回卧室。
      
      屋子里没有任何被翻找过的陈迹,卧室的柜子里也没有丢失任何贵重物品。
      
      她又检查了防盗门和防盗窗,也没被撬过的痕迹。
      
      心中油然而生一种恐惧感。
      
      她一个人独住,以防万一,还是跑去保安室看了遍小区监控,结果并没发现任何毫无蛛丝马迹。
      
      排除了歹徒入室偷盗的可能。
      
      小区保安问她是不是自己挪去阳台给忘了?
      
      庄梓觉得这绝对不可能,她是一个记忆力很强的人,众所周知。自己有没有搬动那盆平安树,她还不至于糊涂到那种程度。
      
      可事实摆在眼前,压根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家里进过其他人。
      
      实在太奇怪了,她没有搬动,盆栽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被离奇地挪动位置?
      
      她现在每每看到那盆平安树,就会嗅到一股莫名的诡异感。
      
      在连续几天的恐惧和焦虑中,她实在扛不住了,只好把这些事讲给了姜知昊听。
      
      姐姐去世后,姜知昊是她在宜城唯一可以相信的熟人,她只能找他帮忙分析分析。
      
      姜知昊得知后,当即托人给她联系了一名精神心理科专家。
      
      “我们公司以前有过一个小伙子因为毕业后就业压力大患过这种病,后来去医院检查,确诊是因为心理问题引发的梦游症。”
      
      梦游症?
      
      庄梓觉得有点难以置信,虽然她心理上是有些常人无法理解的创伤,但她并没有觉得自己机体功能有什么异常。
      
      可是回头一想,发生的这些诡异的事情又没有合理的答案解释,思来想去,似乎又只有这么一种可能了。
      
      “我状态不至于那么糟。”
      
      “以防万一,你一定得去看看。”
      
      “嗯。”前方绿灯亮,她重新启动车:“但我总觉得事情不对劲。”
      
      “你先不要胡思乱想,更不要有些光怪陆离的想法。”电话那头,姜知昊显然很担心:“你现在这个情况很危险,你知道吗?”
      
      庄梓淡淡道:“真是生病,倒没什么可怕的。”
      生病了,医生会是她的救星。如果是其它什么原因,那才是最惊悚的事情。
      
      姜知昊默了一瞬,再次开口时,嗓音变得极其颓沉而悲恸:“庄瑶就是因为病情复发突然发生的意外,我不想悲剧在你身上再发生一次。”
      
      庄梓想了想,问:“你也确定她一定是因为意外事故?”
      
      姜知昊顿了顿,奇怪道:“不然呢?”
      
      庄梓专注的望着前方的路,说:“我有一种直觉,姐姐的意外死亡有些不正常。”
      
      姐姐向来是个特别小心细致的人,那天怎么可能会如此大意马虎,身体状况不好还自己驾车出门?
      
      虽然她现在还没有证据,可是,她总觉得事情发生得既突然又蹊跷。
      
      姜知昊无奈叹气,语气哀伤道:“我知道你跟我一样,到现在都还不能接受庄瑶的意外。但是警方已经结案,确定是意外事故。我也不愿意相信,可事实摆在眼前,我们不得不接受现实啊庄梓。”
      
      庄梓不说话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没有合理的推测和确切的证据,她现在说再多都是枉然。
      
      “姐夫,开车我先挂了。”
      
      “好,那你注意安全,明天记得一定去一趟冯医生那里。”
      
      “嗯。”
      
      .....
      
      下雨天,路况不好。庄梓车开得很慢,到公司的时候,刚好八点钟。
      
      走进办公室,原本热闹的环境,大家像是有默契一般,忽然安静了不少。
      
      同事们和前台小姑娘的目光都偷偷往她这边瞟,观察她的状态和情绪,想看点新鲜。
      
      昨晚因为失眠,她气色不太好,大家就更确信,这件事对她的打击肯定不小。
      
      庄梓心里琢磨着自己的事情,微微垂着眼睑走向自己办公桌,并没有注意到大家探究的神情。
      
      她在椅子里刚坐下,旁边桌的年轻男同事身子微微倾向这边,小声安慰:“失去的都是该失去的,一定会有更好的等着你。”
      
      庄梓放下包,不明所以的看向他。
      
      男同事是个清秀型的帅哥,一双明亮的眼睛,怜惜的看着她:“希望你能快点走出阴霾。”
      
      他做自己事情去了,庄梓也打开电脑,开始投入工作,很快将他这莫名其妙的话抛诸脑后。
      
      直到中午去食堂吃饭,她突然就弄明白了男同事那番突如其来的安慰究竟是什么意思。
      
      食堂里有一台挂式液晶电视,本地电视台正在播放午间新闻。
      
      电视屏幕上,一个漂亮的女孩儿含泪站在蜡烛绕成的爱心正中间,周围铺满了粉色玫瑰花瓣。她面前单膝跪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矜贵又帅气,怀里抱着一大束盛放的红玫瑰,手里拿着一个黑丝绒戒指盒,里面安静的放着一枚鸽子蛋闪亮钻石戒指。
      
      背景是市中心的万达广场,广场的大显示屏上,赫然几个夺眼的英文字母:MARRY ME。
      
      这是一个浪漫而盛大的求婚画面,而这场求婚仪式的男主角,庄梓再熟悉不过了。
      
      江天辰,两年前,差点就跟她结婚了的男人。
      
      她盯着屏幕看了两秒,微微眯了下眼,就淡淡收回了目光,继续低头吃饭,。
      
      从食堂回来以后,她才后知后觉大家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突然变得鲜明,一道道锐利的眼神,像要划开她的身体,看进她的心里。
      
      她恍若未知,继续若无其事的做着自己的工作。一直到晚上下班回家,都没透露出任何异常的情绪,也没有因为这件事,给自己带来任何影响。
      
      晚上简单煮了个面吃,就早早洗了澡,去房间继续看资料书。
      
      凌晨一点钟,关灯躺上床,却没有一点睡意。
      
      她吃了颗安眠药,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发呆。
      
      无论再怎么努力生活,也逃不掉命运的伏线。
      
      她想,如果不是因为庄家突遭变故,家道中落,也许江家当年也不会跟庄家退婚。
      
      难过吗?
      不知道。
      
      因为这么奢侈的东西,她这辈子是注定没有运气遇到,也从来没有希冀。
      
      ......
      
      翌日。
      
      雨停了,天气却持续阴沉着。
      
      过了上班上学的点,小区里这会儿安安静静。
      
      突然,一道高亢的警笛声破空而来,扯破原本的寂静,由远及近,直奔小区。
      
      而闻声而来的围观群众,很快在小区里某座单元楼门口的警戒线外聚集。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着,都好奇发生了什么事。
      
      “三楼有人自杀!”一个大妈指着楼上那道身影,激奋说:“门反锁了,警察要翻墙进去救人。”
      
      有人为那个翻墙进去的警察担忧:“这么高,掉下来怎么办?!”
      
      那是个身材结实又瘦高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便衣。他借着队员从四楼丢下的绳子,从二楼住户阳台上,踩着外墙借力,身手敏捷的爬上了三楼的主卧窗口。
      
      ......
      
      屋子里拉着遮光窗帘,恍如黑夜。
      
      庄梓被一阵急促而慌乱地敲门声给吵醒了。
      
      确切的说,她没有完全被吵醒。
      
      她的身体机能还在昏睡中,但是脑子清醒了一瞬间。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使不上力气睁开眼睛。
      
      半睡半醒之间,她想动一动,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而且头也感觉好痛,还恶心想吐。
      
      空气里充斥着一种奇怪气味,她条件反射的拧起眉心,试图用力地睁开双眼,但眼皮像被人用胶带黏了起来,无论多么费劲都徒劳无功。
      
      唯一清晰的是耳边的嘈杂声。
      
      她还尚有一丝意识,听到仿佛有人在敲击她的窗户?
      
      突然,“砰”地一声,夹杂着钢铁断裂和玻璃击碎的声音。
      
      心脏狂跳起来,恐惧又害怕。
      
      有人破窗而入!
      
      她费劲地摆头看向窗户那边,再次试图睁眼。
      
      模糊的视线中,她仿佛看到一道矫健的身影,逆着光,从楼外高墙轻盈一跃跳了她的卧室。
      
      来不及等她有任何反应,下一瞬,身边的床微微凹陷下去,一阵清淡的青草气息混合着一股似有似无的烟草味,瞬间铺天盖地的笼罩过来。
      
      男人的指腹贴近她脖颈边探了探她的脉搏,略带薄茧,触感微凉。
      
      身上的薄被被人骤然掀开,或许是因为睡衣单薄,他扯了件外套给她盖在身上。下一秒,整个人被腾空抱起,落进一个陌生而温暖的怀抱里。
      
      脖子已经无力承受脑袋的重量,只能顺势歪靠在他肩膀上。
      
      很快,她被人抱出卧室来到客厅,门开后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司队,人怎么样?”
      
      庄梓听见耳边他说话时胸腔有力地震动:“活着。”
      
      她再次试着极力地睁眼。
      
      只是那么模糊的淡淡一瞥,她看见了。
      
      男人的侧脸轮廓,英俊立体又朦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回来鸟,天使们回来了吗?
    这篇文没有惊悚,没有悬疑,就是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
    开文前十章,红包不定期掉落,欢迎天使们多多冒泡呀,爱您!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