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狗的初恋

作者:木松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田螺姑娘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柏林的声音那一刻,舒景涵忽然觉得有些委屈。就好像在外面受欺负了的小孩子,见到家长时那种感觉。
      
      她一下就红了眼眶,声音闷闷的:“我现在在醉茗轩,你能过来吗?”
      
      柏林脊背一紧,声线都绷了起来:“你哭了?”
      
      舒景涵连忙深呼吸几下:“没有没有……”
      
      “你等我,我马上过去。”
      
      舒景涵看了眼手里已经黑屏了的手机,不知道为什么竟觉得心里有些暖。果然这种被人在意着的感觉是让人心生暖意的。
      
      这通电话之后大家谁也没再提舒景涵跟姜慧争执这件事了。两个年纪相仿的女性同事扶着舒景涵回了包厢拿了包便给她送到门口,等着她电话里的人来接她。
      
      “姜慧那个人你也不是不知道是个什么人,别跟她一般见识。”其中一个同事劝道。
      
      舒景涵扯唇笑了笑:“嗯,我知道。”
      
      三人在门口站了也就不到五分钟,一辆出租车便停到了几人面前。后门开启,柏林走了下来。
      
      “你怎么样?”柏林一看到舒景涵这狼狈的样子,眉间立刻皱成了一个川字。二话不说就将自己身上的运动外套脱下来披到了舒景涵身上。
      
      原本舒景涵身上披着的衣服被他拿了下来,递给了一旁的同事,很有礼貌地点点头:“谢谢。”
      
      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流畅得很,就好像做了很多次一样。
      
      此刻舒景涵并没有多余心思去在意这些,只是觉得柏林终于来了,心里一直悬着的未知的情绪也终于落地。
      
      两个同事并不了解舒景涵的私生活,自然就更不清楚她是否有男朋友了。看着眼前这个高大帅气让人移不开眼的年轻男人,两人目光对视了下,都在彼此的眼睛中读到了几乎相同的答案。
      
      “那……景涵就交给你了。”一个同事看向柏林。
      
      柏林抿唇淡淡笑了笑:“嗯,麻烦二位了。”
      
      柏林走上前揽住舒景涵纤瘦的肩膀。舒景涵回头看向同事,淡声道:“你们快回去吧,我没事儿的。”
      
      “嗯,路上小心。”
      
      舒景涵在柏林的搀扶下走向停车场,她指了指前方:“我的车停在那。”
      
      柏林看了她一眼,眉头自始至终都是皱着的,就没有松开过。他抿了抿唇,低声道:“我来开吧。”
      
      舒景涵顿了下,继而“嗯”了一声从包里拿出车钥匙递给柏林。
      
      上车后舒景涵便系上了安全带,不小心蹭到了前胸的抓痕,她不自觉“嘶”了一声,秀眉皱了起来。
      
      正准备发动车子的柏林听见声音看向她,一下子就看见了她身上红红的伤痕,目光一瞬就变得沉黑,连带着声音都低沉了许多:“这是怎么回事?”
      
      舒景涵抿了抿唇,叹了口气:“别提了,一个疯子挠的。”
      
      见柏林还想说什么,舒景涵有些疲惫地摆了摆手:“一会儿回去再跟你说吧,先送我回家。”
      
      顿了下,舒景涵想起来柏林还不知道她家的地址,于是便将手机打开,调出导航软件的页面递给他:“历史记录里有地址。”
      
      柏林见她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便不再多言,接过手机默默发动了车子。
      
      ***
      
      柏林的车技很好,开得很平稳。舒景涵便不由得眯了一会儿。
      
      到地方的时候柏林将车子熄火,还没等他叫她舒景涵就自己醒了。她看了眼车窗外熟悉的建筑,解开安全带,看向驾驶座的柏林:“到了,下车吧。”
      
      “嗯。”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柏林安静地跟在舒景涵身后,走进了独属于她自己的私密空间。
      
      房间里散发着淡淡的香气,装潢简洁,色调温和,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住的地方。
      
      舒景涵进屋后就瘫坐在沙发里,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仰头喝了下去。
      
      柏林关好门之后走到她面前,站在她身前。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跟着她来到她家的感觉有点奇怪,又有些……悸动。柏林微垂着双眼,目光凝着舒景涵脖颈上的伤口:“你家里有药膏吗?你的伤口需要处理一下。”
      
      舒景涵抬起脸,伸手指了指电视柜:“第二个抽屉里面有个小的医药箱。”
      
      柏林走过去,从里面拿出了一管药膏,然后便转身朝舒景涵走了过来。舒景涵原本准备伸手接过来自己涂的,结果柏林直接单膝跪在了她面前,面色平静地挤了一点药膏放在右手食指的指腹上,直接就抹上了她脖颈处的伤口。
      
      舒景涵一怔。只觉得男人温热的指尖沾着微凉的药膏抹在伤口处,惹得她脊背一僵。
      
      柏林的表情很认真,若仔细看还能看到眉目之间的怜惜与心疼。
      
      舒景涵浑身僵硬,一动不敢动。
      
      柏林高大的身子半跪在她身前竟是与坐着的她几乎齐平。她能听见柏林清浅的呼吸声,还有……他手指下胸膛里那颗心脏不规则的跳动的声音。
      
      舒景涵觉得他手指抚过的地方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很痒,很麻……
      
      她咽了咽不存在的口水:“那个……我自己来就行。”说着便伸手去推柏林的手。
      
      柏林另外一只空着的手握住她抬起的手,动作轻缓却又不容反抗地给按了回去。
      
      “别动,听话。”
      
      简单的四个字,却带着有些霸道的意味。舒景涵只觉得眉心一跳。
      
      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很近,似乎……超越了本该有的界限。
      
      舒景涵觉得抹药的这几分钟像一个世纪那样长,又像……一秒钟那样短暂。柏林的手离开她的肌肤的时候,她的心中竟猛地生出了几分空落落的感觉。
      
      “这几天尽量别让伤口碰水。等明天我去给你买点儿去疤痕的药膏,等伤口愈合了记得勤抹。你是要上镜头的,留疤就不好了。”
      
      柏林的语气很认真,说话的时候眼睛也是看着她脖子和胸口上的伤口的,淡然的就像一个嘱咐病患按时服药的医生。
      
      反倒是舒景涵觉得心内有些羞愧,为那些不该有的情愫而觉得……羞愧。
      
      “咳,我、我知道了。”舒景涵不自然地笑了笑,低头瞥了眼自己衣衫不整的样子,拢了拢外套,“我去换个衣服……”
      
      “景涵姐。”柏林没让她起身,反倒是有力的双手按住了她的肩膀,把她按回了沙发。他微微抬眸,一双沉黑无波的眼眸凝着她的,“你还没跟我说,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舒景涵直视着柏林的双眼,竟忽然觉得心跳的频率有些紊乱。她心虚地抿了抿唇,笑了下:“没什么,就是……跟同事之间有点矛盾,闹得有点难看。不是什么大事。”
      
      柏林眉头一皱,瞥了眼她脖子上的伤口:“这还叫不是什么大事儿?”
      
      舒景涵里面的裙子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外面的外套过大,脖颈肩膀处并没有遮的很严实。柏林一眼便看见了外套之中裸露在外的一小块香肩,一瞬间眼眸之中便多了些别的颜色。他抿了抿唇,最终还是伸手帮她把外套套好,遮住了那一点春光。
      
      舒景涵囧了下,忙握紧了抓着外套的手。
      
      “你要不愿意多说就不说。”柏林似是叹了口气,看了眼舒景涵狼狈的样子,心尖酸软,“先去换衣服吧。”
      
      舒景涵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嗯”了一声就赶紧小跑着上二楼了。
      
      柏林微微仰着脸看着舒景涵的背影,眼中的情绪不可言喻。
      
      换好衣服下楼的时候舒景涵便发现柏林围着围裙在厨房忙活着什么。她愣了下,抬步走了过去。
      
      听见声音柏林也看向厨房门口,目光之中多了些柔和的颜色。
      
      “你在干什么?”舒景涵问道。
      
      “煮粥。”顿了顿,“你晚上应该没怎么吃好,还喝了酒。一会儿睡觉之前喝点儿粥暖暖胃。”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柏林舒景涵忽然想起了“田螺姑娘”。柏林这五大三粗的样子……真看不出来还有这么贤惠的一面。舒景涵抿着唇笑了。
      
      “谢了。”
      
      虽只有短短的两个字,但舒景涵自己是知道心中的感动有多深的。一人在外拼搏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事事亲力亲为。平时自然也注意不到这些细节。
      
      忽然多出来一个暖心弟弟关心她衣食住行,心里自然是欣喜的。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她还是全家的掌上明珠,被所有人关心着。
      
      似乎一下子所有因为晚上那场闹剧而引起的坏情绪都烟消云散了。
      
      舒景涵淡笑着看着兀自忙活着且动作娴熟的柏林:“我去洗个澡,一会儿再喝粥。”
      
      柏林的动作一顿,微皱着眉头看向舒景涵,语气略有些严厉:“不是说不让你碰水吗?”
      
      舒景涵一怔,瞬间觉得田螺姑娘变身教导主任了。
      
      “我就冲一冲伤口以下的地方,绝对不让伤口沾水还不行吗?”
      
      柏林看着舒景涵略带哀求的脸,忽然觉得呼吸一窒。她微抿着嘴,睁着一双大眼睛认真乞求的样子……真可爱。
      
      柏林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儿热,想必应该是红了。他不自然地咳了咳,转开了视线:“噢,那、那你去吧。”
      
      得到允许了舒景涵眉眼一扬,顿时明媚的似一朵小太阳花:“那我去洗澡啦!”
      
      柏林看着舒景涵有些欢快的小背影,不由得失笑。沉黑幽深的眼眸之中满满的宠溺。
      
      他捏了捏手心里的汤勺,转过脸看向锅里咕噜噜扑腾着的白粥,忽然觉得心窝一暖。
      
      他,似乎离她,更近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距离姐姐分手,应该没几章了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