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陵观火

作者:三月蜜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下船的时候,思思姑娘跟在小丫头后面,再后面便是陈棉,我尾随其后,眼看思思姑娘的脚刚踏上岸,我灵活的伸手一拉她臂弯,脚跟上踩到了她的裙摆,我发誓,我没想搞这么大的。
      
      我只想让她摔到,以为是陈棉所为。
      
      可是,看着陈棉狠狠瞪我一眼,然后奋不顾身扑腾一声扎进水里救人的场景,我觉得我好像犯了个大错,于是还没等他们出来,我先找了个墙角藏起来了。
      
      陈棉上岸后四处张望,肯定是想找到我然后狠揍一顿,我才不会出去,墙角本就昏暗,他们落水后多数人都围在外圈,虽然陈棉个头高,也抵不过里三层外三层前来看热闹的人。
      
      三更半夜的,长陵城原来有这么多人还没睡,思思姑娘全身都湿透了,衣衫漉漉的贴在肌肤上,更显得清瘦可人,他们上头有一盏灯笼在那随风摇曳,思思姑娘小鸟依人的样子似乎触动了陈棉,他一咬牙,打横抱起思思姑娘,前面的小丫头大声喊着,一边拨弄开人群,三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没有了花魁,还有什么兴致看下去,之前去一趟红花楼都要花上一大笔银子才能见到佳人,如今不花一文便能近身观看,天下哪有不爱占便宜的道理。
      
      我站在那灯笼下,凉风阵阵,漆黑的水里再无波澜,只是随着风吹缓缓拍打着河岸,此时我那胸口的位置,似乎像这清水河,幽深无底,空牢牢的难受。
      
      天下男人皆好色,邻家哥哥要动心。
      
      晚上陈棉回去的时候,我正在假睡,虽然闭着眼睛,却还是感觉自己的眼睫毛不受控制的一抖一抖,这是心虚,我知道,却只能强撑。
      
      我以为他会走过来一脚将我踢下床,他呼吸的气息一点一点喷到我的脸上,弄得我怪痒痒,却仍旧不敢造次,毕竟有错在先,他的脑袋慢慢离开我的床前,有凳子推拉的声音。
      
      我开了条缝,刚想看,那人却不厚道的笑起来,“起来吧,早知道你没睡,还装。”
      
      看来没生气,我一咕噜爬起来,先去喝了两杯水,可怜巴巴望着他,意图蒙混过关。
      
      “你看我,为你创造了一个多好的机会,英雄救美,戏曲里不都这样写的吗,我就是那红娘,你们就是那鸳鸯,不用谢我。”话虽如此,却还是不敢抬头看他,他刚进房,衣服已经不是原先那套,想是在思思姑娘那里讨了好,换了一身红花楼端茶倒水小厮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也甚是好看。
      
      他似乎在看我,我接着大言不惭道,“若是以你寻常的进度,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跟人家肌肤相亲,若不是我,今晚的美事哪能轮得到你。”
      
      他一眨不眨的盯着我,似乎心有所想,我拿手在他眼前晃晃,该不是那魂还没回来吧。
      
      突然,他两颗亮晶晶的眼珠子直直朝我看来,次奥,老子是男人,可是,可是这眼珠子也太好看了吧,似乎聚满了莹润的光芒,稍有不慎,便会被它吸入其中,“傻缺,你说对了,我得感谢你,我是男人,我爱的是女人。哈哈哈哈哈......”
      
      次奥,笑的真渗人,搞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思思姑娘看着清瘦,可是抱起来有肉,腰上盈盈一握,那胳膊如同抹了东海的珍珠粉,光滑细腻,抱着她的时候,我近处观察过她的脸,就跟咱们早上吃的那鸡蛋,刚剥了壳,嫩嫩的就想咬上一口,今日游船,不虚此行。”
      
      他罗里吧嗦说了一大串,我大概明白他要干什么了。
      
      跟陈员外一个见地,看见喜欢的姑娘,争取不惜一切代价,娶到手。
      
      “那你得跟我看完了堂会,要不然惊动了我爹,我这趟算是白下山了。”他今晚这么一闹,明天长安街都就知道思思姑娘跟陈家少爷私定终生的事情了,陈员外如果知道他下山了,我还能跑得了吗,我可不想被宋之书再念叨,尤其是一边说着苏贤汝的好,一边哀其不幸,有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
      
      “明日堂会,就在兴隆斋办,那门口敞亮,明天咱们会会那瑶仙,看看是个什么国色天香的主。”
      
      兴隆斋是陈家这次新开铺子里最大的那间,门口就是一处空地,人来人往的也不少,可那地方却不能外人去摆摊,就算干晾着,也决不能有人占地。
      
      兴隆斋两旁的铺子前或多或少都摆了些叫卖的玩意,陈员外大手笔,不在乎这一星半点的钱。
      
      听说这次陈员外找了十分有名的厨子,专门在兴隆斋搭手,长陵城的官员也去捧场,还有专门的雅座包房,都为来瞧瞧青州城这个瑶仙,到底怎样让人赞不绝口。
      
      可不就是个好日子,有包房座位的自然不着急,那些只能站着看得早早到了兴隆斋,角儿还没登场,看客早就围了个水泄不通,长安街空前的热闹,有的人还抱了孩子出来,只为讨个好彩头。
      
      门前搭了个戏台子,照例是陈员外的大排场,当不辜负青州戏班的名声。
      
      陈棉在自家酒楼提前定了包房,正好能看到对面戏台,小顺子过来领了赏又送上一壶美酒,说是高粱酿,今年醉仙坊出的新品,头一份,尝个新鲜,末了嘱咐一句,这酒绵软味长,需得细细品味。
      
      陈棉起身走到栏杆那里,双手撑住往下环顾,似乎在找什么人,我一巴掌拍到他屁股上,乐呵呵问道,“在找思思姑娘?”
      
      “知道还问。”陈棉冲我一咧嘴,复又寻去,我踮起脚尖,用手勾住他脖子后面的领子,强拉着往后看去,“瞧瞧,思思姑娘正巧等在咱们房外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