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君改邪归我

作者:步且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事在人为

      之后的日子,柳静水常常忙到人影也不见。楚晏知道这偌大的隐山书院诸事都需他处理,也没去找人。每日练练刀,或是去这碧峭十二峰中走走,也是玩得尽兴。偶尔觉得看穆尼那张脸看烦了,才会去找别人聊聊天。
      隐山书院里的人,他认识的也就柳静水和江家姐弟两个。柳静水事多,他不会去给人添堵,于是他找的最多的人,就成了江家姐弟两个。
      一开始他是去打听柳静水身上那寒毒的,作为朋友,他当然是想帮帮柳静水,说不定西域的秘术能助他解毒呢?可那姐弟两人简直守口如瓶,怎么旁侧敲击都不透露一丁点关于寒毒之事。
      然后他们的话题就很合情合理地转变成了首饰要怎么搭配好看,哪些香料配在一起好闻等等。当然,这是与江浮月相谈时的话题。
      至于江浮玉……他去找江浮玉的时候,多半是江浮月不在,他有东西要给姐姐,只好让弟弟代为转交了。
      
      有一事他不明白,为什么江浮玉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可怕了?
      
      这日天清气朗,冬日因暖阳而温暖了几分。
      江浮玉此刻面带微笑,看着面前这个总能拿出一堆莫名其妙玩意儿的外邦人,心里却满是嫌弃。
      
      “小玉,我去找你姐姐没见着人。这个拜托你帮我转交给她了。”楚晏手里拿着一个黑盒子,递到他手里,“这个白玉膏,涂在脸上身上,连大漠那种烈日风沙都不怕,你给你姐姐试试。”
      “好,我会交给姐姐的。”江浮玉收下那黑盒子,明明嘴是笑着的,眼睛里却快冒出火来。
      这个外邦人究竟在搞什么,最近怎么天天送姐姐东西?难道想追求姐姐不成?
      
      楚晏哪里知道江浮玉现在对他恨得牙痒痒的,满意地点点头便要出门离开。哪知刚一转身,那门口就进来了江浮月,一见屋内两人便道:“小玉在跟楚少宫主聊什么呢?”
      走进房门,身后还跟了那个许久不见踪影的柳静水。
      
      江浮玉眼底那点火气都立即蒸发没了,笑容满面:“姐姐,柳大哥。”
      
      “阿月,你回来了。”楚晏亦是小小惊喜了一下,“那白玉膏我给你带来了。”
      这声“阿月”一出口,江浮玉顿时在一旁默默给了他一记眼刀。
      
      江浮月露出一个十分符合大家闺秀身份的笑,道:“多谢少宫主了。”
      看江浮玉把那小盒子交到江浮月手里,楚晏朝柳静水道:“几天不见你,今天怎么有空到处跑了?”
      柳静水道:“今日小除夕,所有筹备也该做完了,自然能有些闲暇。”
      他方一说完,江浮月便笑盈盈地道:“是啊,明天就除夕了。今天我想下山去转转,书院里虽也到处张灯结彩的,可总是少了些烟火气,太冷清了些,一点也没个过年的样。”
      江浮月说着朝柳静水一看:“你们啊……都不是普通人。普通人干的事你们嫌俗,一个个待在山里当隐士,连山都不肯下,我倒是喜欢那热闹劲儿。”
      
      柳静水知她在说自己,无奈笑道:“大俗即是大雅,我何时嫌弃过了?”
      江浮月轻哼道:“不嫌弃,就是怎么说都不肯去。明日就是除夕,你也忙完了,病还没好透彻,得了空出去走走散散心也好啊。反正我可是闷着了……小玉,少宫主,不然我们去附近镇上逛逛?这几日镇上也该开始放烟花了。”
      
      楚晏本身就不是个喜静的人,在伏鸾隐鹄峰待了那么些日子,早就想跟人一起出去走走了。不过身在异乡,认识的人就这几个,还个个忙着干别的事,身边的穆尼又无趣得很,楚晏也只能自己寻些乐子。此刻听江浮月邀自己下山,自然跃跃欲试起来。
      “好啊!”楚晏喜道,江浮玉又在旁边不动声色地瞪了他一眼。
      
      江浮月笑道:“那便关门走吧,马车都停在书院门口了。”
      江浮玉点点头,望向柳静水:“那柳大哥呢?”
      
      柳静水叹一声:“走吧。”
      
      本来是姐弟两个要下山走走,这下变成了四个人,那辆马车顿时被挤了个满。
      碧峭十二峰中武林门派众多,但这么大的地方也并非全被这些门派占了,山间还有许多小镇村庄。比起那山上的清冷,这山下小镇中确实要多些人气。马车行出十几里,便渐渐能见到些山间农人。
      
      路上,江浮月打开那盒白玉膏一闻:“这白玉膏好香……”
      楚晏解释道:“加了洛萨花调的香……洛萨花……中原话是叫玫瑰?”
      江浮月点头:“馥郁香甜,是玫瑰的味道。”
      洛萨是楚晏的本名,江浮月说那洛萨花香甜,楚晏心里就总有些羞怯之感,感觉是在说自己一样。
      
      江浮月合起那白玉膏,向楚晏道:“你住在沙漠,肤色还那么白皙,看来这白玉膏效用很好啊……对了,大漠中少水,不产珍珠,你该是没试过珍珠粉吧?润泽皮肤可是效果奇佳,等回去我给你些作为回礼。”
      
      江浮玉和柳静水感觉这两个人简直是跟自己隔了一道无形的墙,完全融入不进这两人中去,一句话都接不上。也是奇了,楚晏一个大男人怎么还能跟江浮月聊这些粉啊膏啊的聊得那么起劲。
      柳静水不由失笑:“你们……”
      
      “其实那白玉膏原本是伤药。”楚晏微微低头看着自己手臂,“大漠里一不留意就会被晒伤,像被烧过一样疼……我怕疼,所以要出去的话,总要涂上。”
      江浮月一想那处处风沙日晒的地方,便觉可怕,不由感慨道:“还是这中原山水养人。”
      
      “是啊,这边可好多了。”楚晏见车帘被穆尼拉开,便拉了穆尼当个活生生的例子,“要是在大漠里,不好好涂上白玉膏的话,就会跟穆尼一样。”
      
      穆尼是个金发碧眼的美人,不过明显不像楚晏那般讲究,肤色被晒得深了些,细看的话,皮肤略有些粗糙,手臂上还有些斑驳疤痕。其实楚晏每次看到他被晒伤都很心疼他,可惜对方根本不领情,拒绝涂抹什么白玉膏。这两人在这方面上简直每天都在相互嫌弃。
      此时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又被楚晏嫌弃了一通,他进来不过是来通报的:“少宫主,我们已经到了。”
      
      马车停下的地方,是一座小庙,分了十几个小殿,供的有菩萨也有三清,总之十分混杂,根本看不出到底是个道观还是个佛寺。这庙里也没有道士没有和尚,平日里也就镇上的普通百姓在管。
      临近年关,家家都要祈福消灾,求个好兆头,自然会到庙里祭拜。这小庙里今日倒还有几分热闹,等过了除夕,大年初一初二一来,庙里人只会更多。
      
      江浮月和江浮玉进了庙门分别拿了炷香,便跑得没影。楚晏又不信这中原的各路神仙,也就只是在外面走走,这下倒只剩他和柳静水两人了。
      楚晏一个外邦人,无论是长相还是打扮,都比较引人注目,在这寺庙中到处走,旁边的百姓自然纷纷看向他。他倒也不在意,毕竟身边还有一个人陪着他被看。
      
      人一多,寺庙中就没了那种静谧之感,不过那种香火气倒是一如既往地让人沉静。
      
      楚晏跟柳静水走着走着,忽然停下。
      “这是你们的神么?”楚晏看着一个小殿里面那泥塑彩像,问道。
      那神像一身绿衣,赤面长髯,楚晏好像在中原的各种故事里听说过一个人,外貌就是这样子的。
      
      柳静水朝他视线一望,道:“这是关帝圣君,汉末时的武将关羽关云长,你可听说过桃园结义?”
      
      “听过一些。”楚晏微微皱眉,“他不是一个人么?怎么会在庙里有神像?”
      柳静水道:“关公忠义,后世君王多有追封,民间对其尊崇,慢慢地便立像供奉了。”
      楚晏眉头皱得更深了些:“人怎么能成神呢?”
      
      “这倒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柳静水淡淡笑道,“细想来,中原的神,从人修成的数不胜数。”
      
      “这个世界,是由大光明神创造的火焰。”楚晏眼中一亮,“神是万物之始,怎么可以是人?唯有神留下的光明圣火,才能指引众生走向永无哀愁苦难的来世,人为众生,怎么会修成神,怎么能指引众生走向光明来世?”
      
      柳静水闻言不由沉默,他知道在异邦有许许多多教派,对于创世、对于神祗有着无数传说。这些教徒大多对神充满信仰,甚至会用一生来做一场漫长的苦行,以示对神的虔诚。
      毫无疑问,楚晏也是一个虔诚的教徒,他相信他的大光明神。
      
      “也许中原人心里本就没有能够主宰一切的神,自然人可为神。”柳静水将目光投向殿里那些正上香跪拜的百姓,“大多数百姓,其实都不是真正的信奉神灵。虽是逢年过节会来祭拜……可似乎不是那么虔诚,好像只是一种习惯罢了。拜了之后,若是恰巧心愿成真,便来还愿,若是一无所获,便将神一脚踢开……能助我时,便信,阻了我路时,便不信。”
      
      柳静水回头看向紧皱眉头的楚晏,淡淡道:“大概,信的其实是人定胜天,事在人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